1.湖北宜昌大地震

宜昌,湖北省第二大城市,位處於長江中上游段。自古以來,湖北省宜昌極少發生有感地震。根據中國地震局資料,該省並不在於活躍地震帶,地質結構穩定,沒有大型地震的記錄,地震烈度都是很小。但在,2014年春季,該地區曾連續發生2次4至5級的輕微地震,沒有造成傷亡。

2017年6月24日,上午10時23分,湖北省宜昌市秭歸縣發生黎克特制9.2級大地震。宜昌市區內的大部份建築因沒防震的措施而瞬間倒塌,城區長江沿岸的河堤出現多個缺口,大量江水湧入受災的現場。震央的秭歸縣位處郊區,縣城被河水掩蓋,附近的山區出現大面積滑坡狀況,岩崩等情況,加劇河水水位上升的風險。

宜昌是中國重要的水利樞紐之一,其鄰近的三峽水庫區為全國最大型儲水庫,以便為三峽大壩提供充足水量以供發電。與震央相距只有40公里的三峽大壩受到嚴重的損壞,壩身出現多道大大小小的裂縫,部份地方崩塌。可幸的是,大壩沒有斷裂,壩身仍阻擋住水庫的大量儲水。但是,三峽地區的降雨,山崩和泥石流正大大增加水壩的壓力,水位正接近警戒線的水平。

地震發生後,中央政府快速應變,調派大量解放軍趕赴現場,以趕修大壩,封鎖壩區和宜昌區域。中央電視台在正午新聞時發放有關地震信息,強調大壩完整,沒有崩塌的危險。三峽大壩抵禦了千年一遇的特大地震,中國正式走向高質量工程的里程碑。為了減輕水壩的壓力,三峽將會分階段排洪,荊洲一帶的居民被強制轉移到高地。長江沿岸的跨省市交通(火車,高速公路)將會暫停,所有機場一律停飛。沿岸的都市和長三角地區陷入了停頓的局面。



下午3時17分,宜昌市秭歸縣再發生餘震,強度為7.5級。三峽大壩的壩身終於抵受不住,開始大面積崩塌,然後完潰提。大約十兆噸的水,夾帶著碎片,大石,淤泥,樹木,水泥塊,車輛,房屋,形成一條長長的白龍,正奔中國東海。當中央政府得知潰提時,它向七大軍區下達戰時警戒的級別,要好一級準備以應付"未知的突發事件",並向長江下游城市發放緊急警報。

史無前例的洪峰正撲下流的各大省市,武漢,南昌,合肥,南京,蘇州,蕪錫一一被大洪水所掩沒。上海,中國經濟中心,鄰近長江出海口,城市的地勢只比水平面高幾米。傍晚時份,洪水正面撲襲上海,繁華的外灘和對岸的陸家嘴成了一片汪洋。改革開放的經濟成果一夜報銷。直至現在,沒人知道那天晚上死了多少人,至今仍陸續發現屍體。

三峽大壩的潰提無疑帶來恐怖的災難,但它也為中國提供了一條出路,點燃了革命的火花。

2.封鎖全國

2017年6月24日晚上7時,時任國家主席出現在全國的電視機裡面。他指出,大壩潰提是一場"無法預見的悲劇",更是一場"無法避免的意外"。他再次強調事件的突然性和天災的威力,而解放軍已經用盡一切力量去護住大壩。他說,英勇無私的人民解放軍在大壩崩潰時,仍毫無退縮,不惜犧性命去保護大壩和人民辛苦建設的財產。在廣播中,他完全沒有提及有關洪水的事宜,只是用解放軍正努力趕赴與世隔絕的災區輕輕帶過。



當晚,人們在網絡上議論紛紛。有人重提2014年2次連發地震是大壩引發大地震的先兆;部份內幕人士更在網上發佈早前工程師的年度檢測報告,表示已經探測到大壩底部存在裂痕。報告在官方壓力下被"修改";而一份地質專家所寫的報告更直指大壩地基下存在斷層帶,可能因為以前的大規模密集施工而影響了原先的地質結構,而大壩和水庫的重量好大機會引發淺源的大地震。網民不停轉發各種小道消息,有真有假。大量網民更越過了"防火牆",尋找外國對地震成因的說法。

主流官方媒體已經完全控制不了國民的想法,網絡上的各項消息被人們熱烈跟隨。政府已經把三峽,宜昌,地震,大壩等眾多關鍵字列為禁字,微博和百度將會搜尋不到有關消息。任何在網上發佈"錯誤"消息者一律被視為叛國者,危害國家安全,以反恐法執行。晚上11:30分,控制電信業的眾國企收到政府強制關閉全國伺服器的指令。15分鐘後,中國互聯網首次全國關閉。

翌日早上,國家頒佈緊急法令,全國國境關閉,只容許外國僑民(在外國出生者及其家眷;持外護照而生於中國大陸者則不符合資格)經政府包機離開中國。工商經濟全面停頓,市民不得離開居住的區域,並實施戒嚴令,等待政府發佈最新指令。中國更首次動用"北斗"衛星系統在本國領土上的外太空發放干擾信號,以免外國勢力遙距窺探我國,以乘機進行顛覆的任務。

三軍和武警作好一級戒備,應付一切反國家的行為。南京和廣州兩軍區全力前往長江沿岸,以控制災區和救援。成都和蘭州軍區則要提防民族極端主義和宗教原教旨等恐怖勢力崛起,重點控制新彊西藏兩省。其餘軍區(北京,瀋陽,濟南)作為預備隊。武警和城警主力控制都市治安,並協助國安局尋找叛亂份子。任何叛亂份子一經被捕,可繞過法律程序,立即執行反恐法,輕則無限期拘留,最重則為死刑。

中國有史而來第二次實施鎖國政策。第一次為鄭和後的明朝年間,第二次則為開放改革後的現在。兩者有著共同背景,中國急速與世界接觸後,因執政者無法控制民心,而把國策由開突轉為關。



3.內戰爆發

根據2016年中國計生局公佈的數字,中國現為13.3億人口,而當中超過2億人口居住在長江中下游流域,估全國人口一成半。

大洪水並沒有在短時間內退卻,災區對外交通完全中斷,空軍和直昇機部隊擔當起救援的重要任務。洪水把低窪和沿岸土地一律掩沒,只有前往高山地才可離開十尺高的水位。這約2億的華東生還者離開自己的家園,一律大規模向南遷徙,前往鄰近湖南,江西,福建的山區。他們沒有向北,原因很明顯。打開地圖,長江以北是華北平原,地勢平坦;洪水在北方停下來,但沒有在平地上退卻,所以唯一的選擇是南方。

南京軍區擁有全國最多,最優良的空軍和直昇機部隊,原因是軍區堅負收恢台灣的使命。這些部隊不斷努力地幫助遷移的難民,空投物資及設立臨時醫院。他們目標是幫助難民撤往江西和福建的省內。廣州軍區內只有兩省受災,全湖北省被掩蓋,湖南則一部份受災。南來的難民會被安置在湖南和廣東的省界一帶山區。

難民大多對政府不滿,當中有部份抵達安置區的難民向四處的人講述洪水的經歷,大大動搖官方的說法。小道的消息經一張張嘴巴不斷在南方各省傳播,南方沿海的人民是改革開放的先鋒,保留古時海洋民族性,對北方大陸政府的那套早已不太接受,傳言令他們更確信之前的種種被"和諧"的醜聞。

傳言的消息不久被北京政府知道。為保障南方各省的控制,當局下令南來難民不得離開災區,在地等待救援。軍隊要遺返抵達和前來的難民,取消安置計劃,並在南方山區定下阻隔線,嚴禁難民跨越,違者會被軍方開火。

這道命令下來後,眾多士兵不願意執行,因為他們一直是保護祖國前線的使命,他們的訓練是針對來自南海和東海的外方敵人,而不是祖國的人民。事件最終引發兵變,越來越多的部隊不執行北方那些不人道的指令。政府把那些部隊定性為叛國者,大大加速兩軍區的士兵激烈的不滿,最後倒戈支持叛變的部隊。消息從山區傳到南方的眾城市,湖南,江西,福建,廣東,廣西,海南的都市爆發了暴亂,武警大力血腥鎮壓,事件令人民怒火加劇,最終在大壩潰提一星期後(1/7/2017)爆發反北方的革命。

士兵把駐守城市的武警和效忠北京的人士完全消除,確保了處於戰線後方的南方都市安全。南方部隊擁有先進的武器,全國最強大的空戰部隊,更有南海和東海艦隊支援,與北方平分秋色。市民與難民的加入也大大增加叛變部隊的實力。



改革派在南方登場,主張深化改革中國政治體制,落實民主憲政。為了保護改革的幼苗,當局全力啟動珠三角和福建的工廠潛力,與效忠派決一死戰。成都和蘭州軍區表態為中立,但會執行之前交付的任務。戰火在洪水與泥濘的長江邊持續,雙方互有攻防,難分難解。北方也存在不少改革派份子,他們在後方的都市,甚至北京環城內,發起暴動和革命,使效忠派面背受敵,並考慮撤出人口眾多的北京都城,轉往北京軍區的第二核心---內蒙呼和浩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