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晚之後,詩雨找我的次數密了一點。

每次都是老地方,每次都是喝醉酒。

數次過後,我在家中買了張梳妝檯,買多個衣櫃,我想讓這裡同時成為詩雨的家。

我想給她家的感覺。

很可惜,每一次每一天,當天亮的時候,她都會消失不見。



我是不明白到底為什麼每次她都比我早起……

後來才知道,她只有和我一起的時候,才不需要安眠藥。

這些都是後話。

目前而言,我和她的關係,真真正正變成了青梅竹馬兼炮友。

我喜歡她,我愛她,所以當然樂於和她發生關係。



不過,如果可以選擇,我寧可和她促膝長談,分擔她的痛苦,而不是讓她的痛苦在和我的纏綿當中得到短暫紓緩。

十數次過後,我只感到自己和她的距離越來越遠。

她用行動告訴著我,她只需要我的人,而不需要我的心。

每次天亮都留下「謝謝你陪著我,請不要找我,我會再找你。」這樣的紙條,我幾乎以為她跑去印了一百張每次帶來用。

但我又有什麼可以做呢?留住她的人,已經是我歇盡所能來做到的事。



我以為終有一天她會放下心中那道橋。

又一次我以為。

狀況仍然持續著,然後某一天她告訴我,她交新男朋友了。

那個人是公司裡的高層,年收入以過百萬起跳,還未把投資,物業等資產計算在內……

而我呢?表面風光,實質沒有物業,銀行存款只有數十萬,每個月要付租金、供車、供人壽、供養閒賦在家的父母。

老媽自結婚以來便是主婦,而老爹是幹買賣生意。這簡單的家庭背景早前已經提及過,不過自從我搬出來住並穩定下來之後,我便隨便說說地勸老爹多點時間留在港陪老媽,怎料他真的不再工作,而是花著畢生的積蓄和老媽到處旅行歎世界。

雖然就算這樣,家庭壓力都不算大,但每個月扣除基本開支後,我基本沒什麼錢剩。有時遇著大客情況則好一點點,所以才儲了點錢。

不過,我努力維持的生活質素和詩雨的新男朋友相比,簡直小巫見大巫。



你永遠不會明白為什麼香港有人這麼有錢。可能這就是資本主義制度下的畸型發展吧。

聽到她告訴我認識了新男朋友時,我靈魂簡直出了個竅,希望就這樣魂遊太虛再不回來面對現實。

詩雨是個認真的人,並不會輕易和其他人開始交往關係……

這些年她和我取回聯繫以後,除著見面次數增多,她已經不抗拒和我說一些生活上的瑣事。

她不時對我透露有人追她,而我得悉她都打算拒絕後,都只是一笑帶過……

當我和她肉體上的關係已經親近到不能再親近時,她還是選擇了別人來做男朋友,我還能說什麼?

「點解?」即使知道是個愚蠢的問題,還是忍不著發問。



就像親手向她遞上一把刀讓她插下來一樣。

「啱key啱feel咪試下一齊囉!我唔細架喇!」她說。

「咁……你當我係咩?」即使知道是個愚蠢的問題,還是忍不著問多次。

就像親手向她遞上一把槍讓她爆我頭一樣。

「由細玩到大囉!」

她用極其輕鬆的口吻說出這句我曾經深深傷害她的說話。

「嗯……」

祝你幸福……這麼假的狗屁說話我當然說不出口。



唯有抱著他們會分手的堅定信念,繼續做一個好炮友。


終於,來到二零一九年。

在詩雨認識新男朋友之後,我們仍然保持聯絡。

不過我再沒有看見她喝醉酒了,而且比以前更加開朗。

我們不再相約於那間酒吧,見面的時候她會直接買壽司或披薩或炸雞上來我家一起晚飯。

她堅守著不為我下廚亦不讓我下廚這條界線。

這種巧妙地劃清界線的方法卻使我更加心痛。



就像你小學時喜歡的鄰座女生跟你說:「過界呀!」一樣。

在家一起進餐的時候,我們會看電影、聽音樂、玩電視遊戲機、玩層層疊、玩撲克牌……

和小時候的暑假沒什麼大不同。

我們的關係沒有變,只是在「青梅竹馬」的這個基礎上,鎖上了一道門,沒有曖昧進來,沒有愛意出去。

詩雨並不是每次來的時候都會過夜,有時吃完飯便會離開。如果當天選看的是西方浪漫電影,或是在玩大人層層疊的話,那麼我們便會完成一系列活動過程。

我始終對她已經有男朋友這事沒任何實感。

眼前的她觸感仍是那麼柔軟溫暖,明明在另一個時間和空間,有另一個人享受著同樣的她,我卻避而不想。

只要沒看到她和他一起相處的畫面,我就擁有逃避現實的想像力。

也許在看這個故事的人會罵我是個廢柴,看著她投進別人懷抱都不阻止。

對,在愛情上,說我是廢柴也太抬舉我。

但你根本完全不能想像詩雨消失於我世界的那段日子是多麼難捱……我不能承受多一次,只能每天祈求他們分手,等詩雨回心轉意……

這樣的話,至少現在這一秒鐘、下一秒鐘、下下一秒鐘,我都能維持著她還在我身邊這件事。

對,我就是廢柴都不如的……的……的……廢廢柴……

沒勇氣去愛,沒勇氣去承受total loss。

我的勇氣早已隨著中七畢業、詩雨寧願選擇子華都不選擇我的那天消失得無影無蹤。

其後要不是巧妍出現,我可能已經一早尋死。

她使我獲救,我卻使她傷透……

對,我就是廢柴都不如的……的……的……廢廢柴……

但至少,我愛詩雨的心絕對比誰都壯烈……

對,我是人渣,愛著詩雨卻不捨得推開巧妍……

所以才獲得現在這般懲罰。

我最愛的人和別的男人一起,我只能傷春悲秋,等春來秋去等來等去。

直到那一天,我終於等到。

等到她和我說要結婚。


最殘忍的是,在向我宣布婚訊前,她還帶我和她的男朋友吃了一頓飯。
那個他不比我高、不比我帥、不比我幽默……
當除了錢之外的條件我都比他優勝時,詩雨還是選擇了他。
我還去憑什麼讓她喜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