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長》

如月天馬與水野薰在大街上逛著,二人雖然曾是同學,但感覺卻已經截然不同。

時間,把他們之間的感情沖淡了;

失憶,令水野薰失去了部份應有的感情。

「對了如月同學,我記得你以前不是很胖的嗎?怎麼變得現在這麼酷?」水野薰的表情依舊歡樂,很難令人想像她在數小時前經歷了一場畢生難忘的災禍。





「因為…我喜歡了一個同學嘛…所以就努力減肥了。水野同學以前不也是弓道部女箭神嗎?一定很多人追求吧?」如月天馬傻笑說,但正如水野薰所言,在高中時的自己很胖,怎可能受女神青睞?

水野薰嬌笑一聲說:「的確很多人追求,但我對那些滿腔熱血又滿身汗臭的男生沒興趣…還是籃球部的櫻木君帥啊…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呢?」

「啊!比我們高一年級的櫻木花道學長吧?聽說他好像在後來進了國家籃球隊,現在還進軍世界了。」

一路上,如月天馬與水野薰無所不談,直到走到一間超級市場。

「如月同學,想吃什麼?為了答謝星野先生給我地方住,總得要買點什麼煮給他吃吧?」水野薰拿起一些新鮮蔬菜挑了起來,看上去就像賢淑的新婚人妻一樣,看得如月天馬如痴如醉。





突然,一群小孩天真的叫聲引來了如月天馬的注意。

五、六個小孩聚到一起,跑向一個穿著圍巾的男人身邊高興的叫著:「店長叔叔!我要糖果!」

店長是個年約五十的男人,笑容十分慈祥,予人一種爸爸的感覺。

如月天馬看著店長派發糖果給小朋友,令他想起了童年的自己。

「我小時候,雙親不知因何事而去世。後來我被送到孤兒院了,這些日子我完全沒笑過,甚至沒人送過我糖果。你看,這些只有在小朋友臉上才會出現的笑顏,在我身上卻從來沒出現過。直到星野叔叔領養我後,我才重拾家庭溫暖。」如月天馬神情悲傷,水野薰突然拿出一根糖果給如月天馬:「來,我請你吃糖果吧。不要老是苦著臉吧,會很易老的。」





如月天馬接過糖果,放進衣袋裡說:「多謝你啊,水野同學。」

「走吧,我們去看其他食材,今晚一定要弄一頓豐富晚餐給星野先生和小早紀吃!」水野薰高興的拉著如月天馬到肉類部走去,如月天馬被一陣幸福感所包圍,完全沒想到在超市裡,正發生著一宗危機,是他可以拯救的……只要他專心留意那店長。

                              「來吧可愛的小朋友,跟店長叔叔到店長房去,那裡有更多口味的糖果。」

-------------------------------------------------------

《潛入》

夜——

星野早紀打扮成超可愛的高中生,在發生失蹤事件的超市裡尋找經理。

「我……我是田中經理,請問有什麼可以幫你?」叫田中的經理雙眼露出色迷迷的眼神,看似對星野早紀有不正當的思想。





星野早紀亦十分配合,用可憐的目光看著田中經理:「我在附近的高中上學的…但又住得遠…而且這裡的手袋都很貴…所以我想在這裡打工,請問你可不可以聘用我?」

「當…當然可以了,但你可以先跟我進店長房填一填資料嗎?」田中經理說罷,星野早紀點了點頭,然後隨著田中經理走進店長房裡。

田中經理進店長房後,把所有拉簾都拉上了。

「你不是經理嗎?為什麼可以使用店長房?」星野早紀問道,田中經理淫笑說:「這段時間店長通常都不在,作為經理的我為什麼不能使用?」

「厲害啊…」星野早紀繼續裝可愛,但其實心底裡已經感到有點煩躁,甚至已經有想動手的念頭。

「你不是很需要錢嗎?跟我去開心一下,就可以有很多錢啊。」田中經理發動銀彈攻勢,星野早紀聽到這裡終於還是忍不住,把偷聽器校服裡拿出來說:「從進店一刻我已經開始錄音,要是我把這個拿去警察局,你就是犯上了誘騙未成年少女發生性行為,光是這罪名夠你坐上三數年!」

「媽的,區區小女孩不要唬大叔了!」田中經理發難,撲向星野早紀,雙手成功胸襲星野早紀。





「好軟的胸部啊!」田中經理笑得更變態了,這激起了星野早紀深層心理中討厭男人的細胞,但見星野早紀猛地以一記快拳打在田中經理的小腹,再補上一記膝撞破蛋,痛得田中經理倒在地上痛呼。

「可惡!臭女人!殺了你!」田中經理再度站起來正想揮拳時,手腕被一隻強而有力的手捉住了。

「山田店長…」田中經理恐懼的看著店長山田,星野早紀整理一下校服後,山田店長捉著田中經理的手帶到星野早紀身前說:「對不起啊小姐,這傢伙我會給予他懲罰的了,希望你能原諒我們。不知道有沒有什麼事我可以做的?當是補償。」

「我不喜歡天降的橫財,你就讓我在這裡打工好了。」星野早紀說罷,山田店長高興的說:「當然不是問題了,有你這麼漂亮的女生在這裡打工,一定可以引來很多同校男生來買東西吧?你什麼時候能上班?」

「明天就可以了。」

「那個…你叫什麼名字?」山田店長又問道,星野早紀想了想後說:「青山早紀。」

「小早紀,很可愛的名字。那明天你就在放課後來上班吧,這傢伙我會懲治他的了。」山田店長的笑容依然慈祥,星野早紀作出道謝的鞠躬道:「那我先回家了,謝謝你,山田店長。」

「別客氣。」山田店長甩開田中經理,送走星野早紀。





送到超市門時,山田店長開玩笑的說:「這個不良少年是你的男友嗎?」山田店長指的是打扮新潮的神山新。

「算是吧。」星野早紀的態度依舊不屑。

「好的,那明天見吧。」山田店長說罷,回到超市內。

「剛才那傢伙是誰?為什麼說我是不良少年?」神山新不忿的說,星野早紀則是指著神山新的一頭金髮道:「你看你這金髮,還不像不良嗎?」

「哈哈,也對,我剛才扮你男朋友扮得像樣吧?」

「一點也沒男兒氣概。」星野早紀依舊毒舌。

「不要這樣吧小早紀,笑一個吧!」二人邊打罵邊回事務所,思毫沒想過在這一刻,又一個無辜的人受害。





-----------------------------------------------------------------

店長房內——

                                      「魔卒們,把這礙事的臭男人吃掉吧。」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