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界》

翌日黃昏——

依舊穿著一身校服的星野早紀到了超市上班,然而田中經理和山田店長卻都不在。

「Hey~Baby~」星野早紀的手機鈴聲響起,來電的是星野豐。

「爸爸?」





「又再接到消息,有五個小朋友在昨日失蹤,據消息所指,這五個小朋友都是在昨天到了超市見過店長後失蹤的。」星野豐說罷,一隻手搭在星野早紀的肩上:「放學了嗎?」

星野早紀被這突如其來的手嚇得立時別過臉來,看清楚,是山田店長。

「對啊…」星野早紀掛斷了手機後說:「我的職位是什麼?」

「你先當一下收銀員吧。加油啊。」山田店長的笑容依舊慈祥,但見山田店長說罷就徑自走往店長房,就在這刻,星野早紀察覺到一點異常。

在店長房兩旁,貼著極不顯眼的符文。





只是,礙於現在星野早紀不能曝光自己的身份,只能先在這裡潛伏一段時間再調查了。

====================================================

夜.事務所——

「來,這是炸蝦天婦羅。」水野薰把一碟香氣四溢的炸蝦天婦羅放到餐桌上,令本來已經滿是美食的餐桌更豐富。

神山新拿起一條新鮮的炸蝦天婦羅放進嘴裡:「小早紀,你不是說今天有點突破性的調查嗎?」





「對,我發現在店長房兩旁貼著符文,要是我沒看錯的話,那應該就是結界符文。」星野早紀狼吞虎嚥著三文魚刺身道,星野豐看了看羊皮古書說:「失蹤的小朋友越來越多,那個山田店長極可疑。」

水野薰在這時候走出來說:「我在小早紀還沒上班的時候去問過了失蹤小朋友的父母,他們統一都有項奇怪的供詞:小朋友老是嚷著要去找山田店長吃糖果,說是要多少有多少。」

「但店長看上去很慈祥啊。」星野早紀始終不太想相信,那個對著她很慈祥的山田店長,就是拐了小朋友的魔將。

「失蹤的人越來越多,不能怠慢了。看來只能在明晚偷偷進那店長房看看有沒有什麼可疑的線索了。」如月天馬大口大口的吃著白飯說,星野早紀擺出抱怨的表情道:「那要是有危險怎麼辦!」

「不用怕,有無敵的神山哥哥在,我絕對會保護你的。」神山新試圖把星野早紀抱住,卻反被星野早紀以筷子插眼睛了。

「就這樣決定吧,明天兵分兩路;天馬與薰一隊,繼續向受害者的家長套多一點證供;新與早紀一隊,潛入店長房。」星野豐下達命令後,眾人連回答都沒有,就自顧自的在吃東西……

------------------------------------------------------

《曝光》





翌日晚上——

星野早紀如常在超市打工,直到深夜十一時。

全場的員工都已經離開了,只剩下星野早紀繼續以「點貨」為理由留在店內。

戴上藍芽耳機的星野早紀則是不斷聽到神山新的抱怨說話,似乎神山新在外面已經等了很久。

「還不開始啊!?你真的打算點貨嗎?」神山新繼續抱怨。

「做戲要做全套,不然會露出馬腳的。」星野早紀專心的點著貨道。

恰巧,在外面的神山新已經等得不耐煩,抽了一包又一包煙了。





「最後一根了嗎?」神山新自言自語道,然而火機卻是怎麼也點不著,看來是沒汽油了。

「啪—」突然,一條玉手伸到神山新面前,點起火機,為神山新點煙。

「啊,謝謝了…」神山新正式留意到眼前的人時,完全被其吸引住。

有如林志玲一般的外表,高雅的氣質、最少E Cup的巨乳身材,這個女人完完全全把神山新迷倒。

「夜裡寂寞一個人,要不要找點歡樂?我叫麻生希,你在某些影碟上會見到我的。」原來這女人就是麻生希。

「我早已經想跟麻生希好好交流了,要不就現在就地正法吧。」神山新的色狼細胞完全被麻生希所挑動,麻生希若即若離的說:「這裡不太方便…要不到遠一點的酒店…好好享受?我最喜歡就是你這種帥哥了。」

「那我們還等什麼?」神山新牽著麻生希的手,離開了超市的範圍。

在店內的星野早紀聽到神山新沒有再抱怨,倒是鬆了一口氣,反正她對自己的能力有信任。





星野早紀把手上的工作都做完後,終於開始調查那符文。

經過一番調查後,可以肯定的是:那是封印符文,用以把店長房封住,要是符文繼續貼著的話,在裡面是無法使用亞空間召喚戰鎧或使用非本體發出的異能的。

星野早紀拿出法杖,把符文的效力解除後,打開了店長房走進裡面。

店長房內非常整齊,就與星野早紀上一次來的時候一樣,但符文一解除後,星野早紀就已經感覺到不自在,與及一種令人嘔心的腥臭味。

星野早紀循著腥味尋找來源,發現腥臭來自一個儲物櫃。

「把失蹤的人都放在這儲物櫃?不太可能吧…?」星野早紀懷著戰戰競競的心情,拿出法杖與玫瑰護身,慢慢打開儲物櫃。

沒有預期的恐怖畫面,反而是更詭異的畫面。





打開儲物櫃後,發現的是一條秘道。


                                           「你在找什麼?」

一把熟悉的聲音傳到星野早紀耳邊,星野早紀緩緩望過去。

是山田店長。

==============================================================

另一邊廂———

「喂喂,不是去酒店的嗎?為什麼帶我來後巷?」神山新的態度依舊色迷迷的,還不知道自己已經中計了。

「這裡不是刺激一點嗎?」麻生希的媚眼放電,把神山新迷得完全沒有理智:「刺激…我喜歡!」

神山新與麻生希激吻起來,絲毫沒察覺到麻生希已偷偷結起手印。

「嘭!」麻生希一掌打在神山新胸口,把神山新打得飛到牆上,一陣黑氣殘留在胸口上。

「會打架的女人,不會討人喜歡的啊。」神山新甩了甩手,以地火烈炎將黑氣消除。

「我這輩子最討厭就是你這種色男人。」麻生希完全是變了臉似的,本來是一頭小狐狸,現在反變成老虎了。

「是嗎?要是打嬴你了讓我幹一炮可以嗎?」神山新甩出竹劍道。

「我可是吉村大人的四天王之一,不要少看人了!」麻生希結出手印,亞空間召喚陣穿過麻生希的身體,就在那刻,本來看上去清純無比的麻生希變得有點狂態,暴露的黑鐵鎧甲加上散發黑氣的長鞭令麻生希看起來有如女魔王一樣。

「好性感的鎧甲啊,可惜你不可能令我召喚出我的鎧甲的。光憑我的好戰友就已經足夠把你打敗了。」神山新雙手開始冒出地火,竹劍散發出彩芒,化成草薙劍。

「要是你被我打敗的話,可得要給我中出幾連發啊。」神山新淫笑說。

麻生希的反應則是不以說話回應,以攻擊作回答。

長鞭,直奪向神山新的咽喉去……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