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物》

「山田店長…?」星野早紀強行壓抑著恐懼感,臉上沒有流露任何不安,但現場環境太靜,那心跳加速的聲音,完全聽在山田店長耳裡。

「找什麼呢?要找東西為什麼不去貨倉找?這裡可不是你能來的地方啊。」山田店長緩緩走近,星野早紀知道自己不可能再隱瞞,既然事敗,除了逃逸,就只有戰鬥。

逃避,不是星野早紀的性格;換言之,她選擇戰鬥。

星野早紀弓起右腿,全力踢出一記側踢,把山田店長踢開。





「真可惜啊,明明臉孔那麼可愛。真不想把你帶給吉村那傢伙,但要不是這樣,我可生存不了啊…」山田店長邊說,星野早紀邊上著子彈,正當山田店長站起來時,星野早紀以玫瑰指著山田店長,毫不猶豫地不斷開槍,直到六發純銀子彈完全射光。

六發子彈,全中山田店長頭顱,把山田店長的頭顱打成稀巴爛,繼而倒下。

星野早紀不敢鬆懈,收起玫瑰,雙手緊持法杖,慢慢走近山田店長。

「呼…原來是人類…」星野早紀見山田店長完全一動不動,自然以為他是人類。

只是,每一個獵人都會一種技能。





就是靜待獵物鬆懈一刻,進行撲殺。

星野早紀鬆懈一刻,山田店長捨棄了人類的肉身,整個人類軀殼被黝黑而堅硬的身體所撐爆,整整近三米的高度,令整間店長房無法容下這頭異獸;鋒利的爪子,加上有如夜貓般銳利的目光,正凝視著眼前可愛的獵物。

「嘎……」異獸的嘴巴滴著唾液,星野早紀終於怕了,逐漸退後。

「想不到,那個慈祥的店長原來就是魔將。即是說,那些失蹤的小朋友都是被你拐去的了?」星野早紀試圖透過說話拖延時間,魔將在這刻終於開口:「的…確,小朋友的肉…最美味…要是我不吃…就不可能生存…」

「那很抱歉,你不可能吃掉我的。因為我的一個好戰友正在外面。」星野早紀說著,突然施以法術,一個魔法陣在地面出現,釋放出為數不少的冰繩索,把魔將纏住。





「嘿,在我的『中級冰系魔法.冰蔓藤』下,你只有留在這裡等著被那傢伙宰掉的份兒!」星野早紀拉開店長門,一直向著大門方向跑去。

「喂色狼!快進來幫我!喂…聽不聽到?」星野早紀不斷叫喊著,但藍芽耳機卻完全沒反應。

視力,觸及到外界的燈光。

神山新,卻已經不見了。

一陣壓力、恐懼、不安,傳到星野早紀心頭。

她感覺到,一頭龐然大物,就在自己身後。

逃不掉了。

逃不掉的獵物,只會成為獵人口中的美食。





                                                 「新————」

-----------------------------------------------------------

《鳳凰戰鎧》

麻生希的攻勢既快且急,帶有黑氣的鬼鞭凡是鞭中的位置,全都被黑氣所腐蝕。

「不錯嘛美女。」神山新以草薙劍將鬼鞭攻勢一一擋住,形勢看上去就像是神山新落於下風,但細看之下,其實形勢盡在神山新的控制之內。

「來讓我看看你的真正實力吧!」麻生希自知久攻不下,只有耍陰招。但見麻生希結出手印,召喚出亞空間。

麻生希從亞空間召喚出數以百計的汁男,這次的汁男與以往的不同,雙眼通紅,動作極之敏捷,叫神山新不能再輕敵。





「你想要知道我的實力而已吧?我保證你會爽翻天的。」神山新說話的語氣不再輕蔑,反而有點認真,眼神亦較以往凌厲。

就在汁男群衝向神山新之時,神山新以草薙劍在半空畫出一個圓環,一個帶有烈炎的魔法陣將神山新包圍住,令神山新方圓三米的範圍全都被魔法陣所包圍,烈炎成為神山新的護法,令汁男無法欺近。

魔法陣散去後,神山新被一副冒著火焰的紅色鎧甲包裹住,鎧甲的胸口刻有鳳凰雕塑,這正是草薙劍配合神山新的地火異能覺醒出的『真.戰鬥領域』——鳳凰戰鎧。

「鳳凰戰鎧,我們又合作了。」神山新自信的笑說。

汁男們作為無意識生物,他們不懂害怕,不害怕,就只會跟隨命令行事——攻擊神山新。

「生為汁男,死為汁鬼,讓我把你們帶往極樂吧。」神山新發動劍罡,交錯的劍罡把汁男軍團瞬間斬成碎片,烈炎同時把汁男燒成灰燼。

「哼!別少看吉村大人賜給我的黑暗力量!鬼鞭!給我把他絞成肉碎!」麻生希甩出鬼鞭,鬼鞭在剎那間伸出數倍,化成數道鞭影,攻向神山新。

「嘿。」神山新冷笑一聲,以草薙劍擋住鬼鞭,繼而聚炎於右拳,毫不留情的轟在麻生希胸口。





「媽的,難怪這麼挺,原來是假波。」神山新笑說,但剛才那一拳可不是說笑,把麻生希由妖后之鎧狀態打回普通狀態,甚至打得麻生希內傷,可想而知到底神山新有多強。

「哈,就算你殺了我也沒用。你的女朋友現在應該被那魔將品嚐中吧?要不然應該已經被吉村大人植入淫蛇了。」麻生希的說話觸動到神山新的思緒,的確,剛才神山新是被麻生希所誘惑而離開超市範圍了,那要是星野早紀遇上敵人的話……

「媽的!算你走運!下次我一定殺了你!」神山新解除鳳凰戰鎧,跑向超市方向。

跑著跑著,藍芽耳機傳來如月天馬的聲音:「新!你到底去了哪裡?早紀不見了!」

聽到這消息,神山新心頭一震。

(早紀,你千萬不要有事!新現在來救你了!)神山新終於怒了,他不知道自己心底裡對星野早紀是一種什麼感情,但他只知道,要是失去了星野早紀,他將會生不如死。

「在超市等我!我正趕來!一分鐘時間!」





-------------------------------------------------

《黃雀在後》

神山新趕到超市門前之時,與如月天馬和水野薰會合。

「薰,你先回事務所吧。等會發生的事很可怕的,你還是回事務所吧。」如月天馬有不祥的預感,所以只好不讓水野薰進超市,不管他是如何不放心水野薰獨自回事務所。

「但是…你們會有危險吧?小早紀不會有事吧?」水野薰依然非常不安,在她心目中,如月天馬就有如她的摯友;神山新就像她的哥哥;星野早紀就像她的姊妹一樣,缺一不可。水野薰即使再笨,也知道此行必然凶險非常。
「放心吧,接下來就讓我們來處理。」如月天馬說罷,與神山新的拳頭碰了一下,二人眼神一個交接,慢慢走進漆黑一片的超市內。

(如月君,不要死啊。)
正當水野薰擔心的望著二人的背影時,一個巨大的身影就在她背後。

「找你很久了。」

水野薰望向背後,巨大身影是一個有三對手的肌肉男——南佳也。

「如月君…救我…」水野薰無力的後退,直到絆到石頭,坐了在地。

「這回沒有人教到你的了。」南佳也淫笑說。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