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

經歷過拘留所一戰後,神山新和赤城翔一雖然互相看大家不順眼,但總算是發洩過,倒也可以冷靜下來,正經想想有關奈落祭典的事。

星野豐、如月天馬、神山新、風間涼介、星野早紀和赤城翔一回到了星野事務所,本來一臉寂寞的水野薰見到眾人回歸後,立時充滿笑容。

只是,她亦忍忍感覺到,當中有一點火藥味,來自神山新與赤城翔一。

「這段日子以來大家都累了吧?先吃點東西吧。」水野薰端上精製的點心,放在茶几上。





眾人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如月天馬向著赤城翔一打了個眼色,希望說明一下實際情況。

「還沒開始會議吧?」一把叫人既痛且恨的聲音傳到眾人耳邊,是加藤鷹。

水野薰一見到加藤鷹的樣子,腦袋就痛得不堪,似是有什麼記憶被抹去,不能強行想起似的。

「薰,你先回房間休息一下吧。」如月天馬扶著水野薰到房間,然後走出大廳,揪起加藤鷹說:「你來幹什麼?」

加藤鷹默不作聲,另一人回答了如月天馬的問題:「你和加藤先生也是關鍵人物,事關日本存亡,你們必須好好合作,不能有私心。」





是紅蓮。

「那邊的混蛋我早已認識了,加藤,你『殺』了『心美』的事情我日後再跟你算帳;反而是這一位,似乎你對於奈落祭典的事清楚得很,你是誰?」風間涼介的語氣依然平淡冷靜,但任誰都知道,他只是壓抑著自己的怒火,畢竟大事為重,事關日本的未來,風間涼介可不會像神山新一樣胡亂動武。

「我說了多少次,我只是利用淫蛇控制心美,僅此而已。」加藤鷹說得滿不在乎,風間涼介拿起天鹿弓,拔出一根箭矢,射向加藤鷹。

箭矢釘了在大門上,只是輕輕劃過加藤鷹的臉頰,整個過程只是兩秒左右的事。但任誰都很清楚,以風間涼介的箭法,剛才一箭是有心射側的,僅是一種發洩行為,所以加藤鷹才那麼淡定的站在原地。

紅蓮:「先不要內哄,我的名字叫紅蓮,是奈落村莊裡唯一一個能召喚戰鎧的人。我這一次來找上你們,就是知道如月先生和加藤先生是整個奈落祭典的關鍵人物,所以才請兩位共同相議如何解決這場災難。」





「合作不是問題,但你應該很清楚,我們和那傢伙是仇敵。」星野豐大方的說,既然要合作,就得先弄清楚雙方的利益關係。

「這一點我很清楚,加藤先生亦已應承了,會滿足幾位想要的東西。」紅蓮恭敬的說,然後就是一個女人拉開大門,這個女人,正是風間涼介朝思暮想的妻子——成瀨心美。

「風間涼介,打從我得知你回到了星野豐身邊,我就知道,你一定會找上我報復的。但現在不是談論私事的時候,我把她還給你,從今以後不會再找她。」加藤鷹說罷,成瀨心美慢慢走向風間涼介,雖然風間涼介心裡是很清楚,加藤鷹把成瀨心美身上的淫蛇除去,並施以洗腦之術,但成瀨心美所受過的苦,是絕不能磨滅的。

即便如此,自己的妻子被人以奸計所害拍AV,這又能怪老婆嗎?

只能怪自己,能力不足保護不了妻子。

風間涼介放下了成瀨心美的過去,緊緊的擁抱著妻子,畢竟這幾年,自己就是一直在等待重逢的這一天。

「如月天馬對吧?我聽過你的大名了,聽說你跟希志近來關係不錯,你亦不會希望與她分開吧?」加藤鷹居高臨下,但又有何辦法?大事當前,如月天馬無法發難。

如月天馬:「你想怎樣?」





「放心,我不會怎樣,我亦不會再騷擾她,你安心與她繼續一起吧。」加藤鷹微笑說。

但……天底下有這種好事嗎?加藤鷹轉性了嗎?

「好了,私事完結,應該是時候說正經事了吧?」紅蓮正色道,作戰會議,正式開始。

「奈落村莊佔地不多,大概就只有你們城市口中所說的運動場一般大,分別有三條路,通往奈落之森的核心地帶,三條路各長五百米,以奈落祭壇作為終點,再裡面就是禁地;這麼多年來,從來沒有人會越過祭壇,所以村莊歷代長老都會施以結界,封住三條路,不讓村民走進祭壇。祭壇內,有一木棺,據長老所說,惡靈就是為了守住木棺而存在的,因為木棺裡藏著封印八歧大蛇的神劍——天叢雲劍。」紅蓮說到這裡,在場所有人的眼光都有點浮動。

因為,天叢雲劍可是日本的上古神劍,相傳大神須佐之男封印八歧大蛇後,在八歧大蛇體內找到天叢雲劍,然後以天叢雲劍開天霹地,絕對是一柄無人能敵的神劍。

恐怕加藤鷹,能開出這麼大的條件讓步,就是為了在這奈落之戰中,爭奪天叢雲劍。

「我曾經試過闖入祭壇打開木棺,但惡靈太強,即使我召喚了戰鎧,根本就不能傷到惡靈,所以只好退回村莊。有關這一點,我研究過,有一個方法可以破解。」紅蓮說到這裡,加藤鷹悠揚地說:「紅蓮你是想借我之力,召喚魔界生物,以魔卒作為媒介,因為惡靈的彌留,或多或少都想得到軀體回到人間;而魔卒的體質與惡靈相輔,能被惡靈附身,那到時候就可以借戰鎧之力將魔卒殺掉,同時除去惡靈。」





「沒錯,我在美國時曾與魔卒戰鬥過,亦曾測試過奈落之森有多少惡靈;若然計劃真的成功,那我們將要面對的敵人就變成大約五千頭魔卒。」紅蓮的得簡單,但眾人聽在心裡可是非常心寒,五千魔卒!當日如月天馬與神山新光是面對二十頭魔卒已狼狽不堪,若要面對五千頭魔卒豈不是送死?

「放心吧,你們不是孤軍作戰。赤城家世世代代一直為了應變未知的事件而培訓著一群精英,到時候我將會率領一千赤城家的精銳『赤甲武士』迎戰!」赤城翔一說罷,紅蓮接著說:「我們村莊亦有三百勇士,可以作戰。」

「換言之,現在這是一場戰爭了?」星野豐問道。

紅蓮:「對。」

「既然是戰爭,一定有攻方與守方,攻方必定不利,我們何不利用地勢,以守勢迎戰?」如月天馬說罷,紅蓮點了點頭道:「這一方面我們也有想過,所以現在村民已經在建造防禦建築。」

加藤鷹:「要說防禦的話,怎樣也得要有肉盾,我能召喚汁男作陣前卒送死。」

「這樣就好辦了,我們何時啟程?我現在可是非常想打架啊!」神山新磨拳擦掌說,眼神飄向赤城翔一,這句說話有點別有用意啊。

「反正尚有一星期才開始祭典,首五天就先在赤城家好好休養,我會命人當大家為上賓款待的了。當然了,這段時間也可利用赤城家的設施備戰啊。」赤城翔一說了句公道話,當然神山新會覺得他只是單純想表現自己的財力。





「那我們現在就起程往赤城家吧。」星野豐說罷,水野薰走出來說:「我也要跟著去。」

如月天馬扶著虛弱的水野薰道:「你身體不好還去什麼?我們這是去打仗,不是以前的調查,危險多了。」

「我不管,我要跟著如月君你,況且,我也能戰鬥的。」水野薰的堅持,叫如月天馬心軟。

成瀨心美雖然不大懂現在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但還是知道危險性高的。

只是,自己的男人去戰鬥,自己怎能不去作出心靈支援?

成瀨心美:「我也要去。」

「放心吧,戰爭開始時,我會派人好好照顧水野小姐和成瀨小姐的。」紅蓮說。





「那這就啟程吧。」星野豐站了起來,加藤鷹在他身旁細語道:「當年的意外…對不起啊,師弟。」

「我現在不與你發生衝突,純粹因為大局為重,我不想節外生枝,祭典過後我還沒死的,我一定找你算帳,除非你死了。」星野豐冷冷的說。

距離奈落祭典,尚有七日,但天色出現不尋尚的紅霞,會否就是意味著這一場戰爭,將會充滿變數…?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