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城翔子》

如月天馬等人駕著自己的車子,緊隨著赤城翔一的電單車出發,大約兩小時車程,終於到了「赤城家」的大宅。

赤城翔一甫下車,就有一名老者跑出來說:「少爺,你終於回來了。」

「他們是我朋友,好好款待他們啊。」赤城翔一對著老者微笑道,那表情是出於內心的真摯。

隨著車門被拉開,入眼的,是佔地寬廣的庭院。





「這邊請。」如月天馬等人被請上了一輛小四輪車,高爾夫球場常看到的那一種。

車子朝向一棟「大」房子行駛,說大還不為過,簡直像是城堡了。雖然說車子的速度不會很快,但也花了近五分鐘的時間才到,由此可知那庭院有多大了。大房子旁還有幾棟獨立的建築物,

造型很典雅。大門口還有貌美的女侍列隊迎接,簡直就像皇宮一樣。

眾人被帶到會客廳裡,女侍們端上了茶點後,柔聲的說:「請等一下,少爺更衣後就會過來的了。」說完後,全離開了大廳各自回到工作崗位。

「到底我們每年有多少民脂民膏被赤城家的混蛋貪了?你看,這裡簡單像是皇宮似的。」神山新態度依舊不滿,星野早紀凌厲的盯了神山新一眼道:「你不要那麼幼稚好不好?」





「我是幼稚,不夠你那刑警好。你就與他高高興興結婚生寶寶吧,反正你也想了很久。」神山新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但心裡那道刺卻是一直在來回抽插著。

「都給我閉嘴,這裡是別人的家,不是自己地方,注意一下禮儀。」星野豐乾咳一聲正色道。

良久,赤城翔一換上一身古式和服走出來,神山新笑了一聲道:「換上和服的樣子倒也像個人啊。」

赤城翔一大方,不予理會,無視好了。

「這五天我會在這裡開始召集赤城家的精英部隊『赤甲武士』,而這段時間,各位可在赤城家自由活動,若想練武的話,可在練功房練習,那裡有結界作屏障,不用怕會破壞到外面;若想好





好休息的話,外面有天然溫泉;餓了可以隨便找個侍女說,讓她們端到你們的房間;整體就是這樣了,希望大家可以在這五天好好休息。」赤城翔一說完,吩咐侍女將所有人帶到自己的房間

。神山新縱是有千百個不喜歡,也得要安份。

時間飛逝,連日來發生這麼多事,所有人都累透了,一回到自己的房間,就不管一切的倒頭大睡,尤其是星野豐,他累了幾十年,如今總算可以暫時放下一切事務,好好休息。

翌日一早,各人亦開始做自己的事情。

如月天馬則是和紅蓮在練功房練習,務求達到最佳狀態;

風間涼介與成瀨心美一別數載,自然要在自己的房間,好好浪漫一下,享受時光。但亦不忘練箭,偶然會見到風間涼介兩夫妻在練功房練習箭法;

赤城翔一與加藤鷹召集赤甲武士,並教導他們如何擊殺魔卒;

星野早紀與水野薰一直努力著,為備戰而訓練鎗法和腿法;





就只有神山新一人,百無聊賴的四處遊盪。

愛情,有時候真的可以令人瘋狂。

只是,盪太久始終會空虛,神山新拿著竹劍,決定尋回他的夢。

神山新走到溫泉處,看到不遠處有一隻美麗的蝴蝶在飛翔,但又突然被溫泉的水蒸汽遮住弄得若隱若現,神山新決定用心眼,閉上眼睛,靠感覺去以竹劍點在蝴蝶身上,以不殺生為原則,訓

練自己的劍法。

厲害的是,神山新完全感覺到蝴蝶的去向,就在神山新完全平靜一刻,彷彿自己隱藏了於這個世界似的。

剎那間,神山新出劍了。





竹劍的劍尖頂了在蝴蝶身上,嚇得蝴蝶一動不動。

「飛吧。」神山新甩開竹劍,讓蝴蝶繼續自由飛翔。

神山新的劍術,已經到達超神入聖的境界了。

但星野早紀的事情還是讓他非常困擾,在這種時候,還是脫光光去溫泉更爽。

水蒸汽非常濃,而且分隔男女的屏風上的字體已經有點脫色,叫神山新無法分辨。

「分正男女也沒關係,先爽一把最重要。」神山新點起一根紅萬,三扒兩撥的把衣服脫光光後,跳了進溫泉。

就在此時,一雙眼睛盯著剛跳著溫泉的神山新說:「你在幹什麼?」

神山新咬著香煙與那雙眼睛對望。





「………」

                                        「呀呀呀呀呀——————!!!」

雙方同時發出尖叫,一男一女,雙方同時把對方看光光。

男的,一臉俊俏,精壯有力,還有一條巨龍長於下身;

女的,嬌小可愛,長得一臉傾國傾城之相,身材平均,胸部渾圓,堪稱仙女;

兩人,簡直就是絕配。

只是,竟然會在這種場合相遇。





「你是誰?」二人同時問道。

神山新立時以手遮住巨龍道:「你不要走過來!!!我要叫了……我可是赤城翔一那傢伙帶回來的上賓啊!!!!!」

那女孩聽罷立時沒好氣的說:「叫什麼叫,就算要叫都應該是我叫對吧?我可是赤城翔一的妹妹——赤城家最受寵愛的女兒.赤城翔子啊!」

「我真的要叫了!什麼牆紙!」神山新似乎完全失控、崩潰了,他的感覺就像被強姦一樣,很想叫救命。

「你可不要叫,驚動到爸爸到時候又是麻煩。」赤城翔子說罷,神山新細心一看,眼前這幅牆紙,倒也是天仙般的美女啊。

但一想起星野早紀,他就完全沒有性趣,而且眼前的還是自己情敵的妹妹。

「那我先離開了。」神山新突然變得冷淡,但見神山新拿起和服直接穿,不理會自己渾身濕透就離開了。

「喂,告訴我你的名字。」赤城翔子嬌笑一聲,眼前的男人完全超出她預算,畢竟從來沒有男人見過她的絕世容顏是不會動心的,而且還把那魔鬼身材看光光。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無伴終老的無敵劍神——神山新。」神山新裝出一個酷酷的樣子,事實上,他只是沒心情回應赤城翔子而已。

神山新徑自離去,赤城翔子望著神山新的背影,記住在腦海裡。

「神山新嗎……挺好的一個名字。」赤城翔子又嬌笑了一聲。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