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宵》

時光飛逝,眨眼間,已經到了第四天的晚上。

早幾天,眾人還在努力練武,令身體進入最佳狀態。

今天,眾人與自己的愛侶一起,難捨難離。

如月天馬雖與水野薰未正式表白,但雙方對大家的存在,已經習慣了,漸漸有了愛的小芽,互相依靠。





風間涼介與成瀨心美難得有短暫時間可以朝夕相對,只能好好珍惜,畢竟奈落祭典一戰,生死難料。

星野豐依舊好好休息,務求進入最佳狀態。

接下來,就只剩下神山新、星野早紀、赤城翔一這三個麻煩人。

神山新今天沒有拿著竹劍遊盪,反而改為拿著鮮花,一朵美麗的白玫瑰。

他知道的,星野早紀不喜歡自己吊兒郎當,不喜歡自己終日吸煙,那自己就把這些缺點都改掉。





為了星野早紀,他能做到這地步。

二十一歲了,快二十二歲了,他從來沒認真談過一次戀愛,甚至他一直以來都只是「空好色」,沒有「實好色」,換言之,他還是一個處男,一個只敢打飛機渡日的處男。

命運,叫他今晚要擺脫處男身份了。

======================================

赤城翔一把星野早紀約到自己的房間裡,今天的赤城翔一與往日的正義英雄形象有所不同,他難得的浪漫地為房間佈置了一番,這是可以看得出來的。





「怎麼了,把房間弄成這個樣子的…」星野早紀的心跳得很快,宛如一個小女生一樣,完全沒有平常的女戰神風範。

「早紀,我上一次說過了。兩年前,我捉不緊你;但今次,我不會放棄機會。」赤城翔一深情的說著,同時拿出一個心形的小禮物盒,送給星野早紀。

「什麼來的?」星野早紀有點高興,畢竟她從來沒有談過戀愛嘛。

「你打開看看不就知道了?」赤城翔一微笑說。

星野早紀小心翼翼地把禮物盒打開,裡面放了一條很漂亮的水晶頸鏈。

「這頸鏈,我在兩年前已經想送給你。但……」赤城翔一還沒說完,星野早紀就主動吻了過去。

這一天,她期待了太久。

今夜,她要把自己奉獻給赤城翔一,最起碼不會叫自己後悔。





星野早紀騎在赤城翔一身上,眼裡滿是炙熱的目光。雖然羞澀,但毫不退縮。

「呃…現在是…」

星野早紀的氣勢比赤城翔一還強盛,讓他有一種自己正在被強姦的感覺。

隨著星野早紀的外衣慢慢褪下,赤城翔一的心跳也在逐漸加快中。也許是在自己的房間吧,星野早紀現在的衣裳不但輕薄,還顯得相當暴露。就算是星野早紀個性再倔強,可現在只剩半露出

性感內褲和水藍色胸圍的她,氣勢實在強不到哪去。

隨著雙手悄悄在星野早紀的身上摸索,赤城翔一發現了星野早紀的一項絕強優點。

星野早紀並沒有因為學習腿法和戰鬥而在身上留下任何缺陷。不但雙腿關不會因練習腿法變粗變大,長年握槍和法杖的手掌連繭都不生一個。就算跑去和別人說星野早紀是個超級厲害的女戰





神,只怕別人打死都不信吧!總而言之,星野早紀是個受上天特別眷顧偏愛的存在。

當赤城翔一雙手輕輕撫過的那件內褲時,赤城翔一可以清楚感覺到星野早紀身上傳來的顫抖。赤城翔一壞壞的繞過重點地帶,改摸索其他部位,這動作讓星野早紀不禁鬆了口氣,可心裡卻也

在埋怨赤城翔一這麼捉弄她。

赤城翔一像是在按摩一樣撫遍星野早紀身上的每一寸肌膚,除了三點禁地之外。

星野早紀被越摸越無力,最後整個人都靠在了赤城翔一身上。幸福的赤城翔一,被星野早紀的雙峰壓的差點喘不過氣來,真是既悲且喜的極樂地獄啊!

趁星野早紀有點失神的狀態下,赤城翔一悄悄的伸手解開胸圍。看著突然彈出的堅挺雙峰,赤城翔一也有點傻了。星野早紀的身材也跟她的容顏一樣,完美的讓人找不出一絲瑕疵。

赤城翔一失神的同時,星野早紀坐下身來和赤城翔一對目凝視著,並且主動的索吻。唇分後,星野早紀用手指按著赤城翔一的嘴唇不讓他說話。

「今晚……你是我的!!」星野早紀的眼中雖然略存些羞澀,不過佔大多數的卻是那火辣辣的情意,像是要噴出火來一樣。





赤城翔一很懷疑,今晚他是否會被燒個屍骨無存呢?

星野早紀拉著赤城翔一躺下,開始換她上下其手。可能是在報復剛剛赤城翔一的舉動吧,星野早紀的身體總是有意無意的挑弄赤城翔一的敏感部位,搞的赤城翔一處在爆炸邊緣,直想把星野

早紀狠狠的就地正法。

還好星野早紀知道玩夠了,身子坐到赤城翔一腰上,並且對赤城翔一笑了笑,一雙小手也在赤城翔一那重點處輕輕的搓揉著。赤城翔一給星野早紀搞得暈頭轉向,茫茫然不知身在何處。

星野早紀趁赤城翔一不注意,靠著身體的重量,身子猛然往下一沉,讓兩人最私密的地方契合在一起。赤城翔一回神要阻止時已來不及。

星野早紀居然毫無預警的做出這種事來,而且頑固的叫都不叫,銀牙暗咬,身體像是在極力的忍受什麼一樣,汗水一滴滴的滑落。

赤城翔一現在也只能在星野早紀身上來回的撫摸,試圖減少她的痛楚。良久,星野早紀才吐出口氣,整個人倒在赤城翔一身上。





「換我來吧。」赤城翔一柔情的看著星野早紀,與狂野的星野早紀完全截然不同。

就在赤城翔一換了男上女下的體位後,外面傳來一陣聲響,叫赤城翔一分神。

「不要管了……來吧…翔一…」星野早紀嬌喘道。

赤城翔一聽到這樣的要求,只覺一陣熱血湧上腦門,在不斷抽插之下,將精華都灑在星野早紀體內。

二人對望一下,吻了一下後,擁抱著對方沉沉的睡了過去。

-------------------------------------------------------

《絕望的神山新》

神山新拿著白玫瑰,完全震撼得愣住當場。

一直以來,自己的最愛,把她認為最重要的第一次,給了一個只有數面之緣的臭警察。

難道,自己就真的不適合她嗎?

我不是在改嗎?

早紀,我可是一直在等你啊…

神山新的腦袋越想越亂,突然引發心臟跳動過快,牽動舊傷,喉頭一甜,神山新吐了一口鮮血,全都噴了在手上的白玫瑰上。

被鮮血染紅的玫瑰,另有一番詭異的艷麗。

但可以知道的是,神山新真的絕望了。

他不知道找誰談好,甚至他已經不知道,眼淚不自覺的往外流。

腦海裡就是星野早紀被赤城翔一不斷抽插的畫面和聲音,無限迴盪,在這種時刻,他只能找他的兩位好兄弟了……

豈料走到風間涼介的房間附近,已經聽到強烈的女性呻吟聲,神山新吐出一大口鮮血,把玫瑰染得更紅。

不要緊,還有天馬這好兄弟。

神山新走到如月天馬的房間,正想慢慢拉開,卻從門縫中見到如月天馬正與水野薰激吻……

神山新從地獄中,墮入一個更絕望的無間地獄。

「咳…」神山新再吐出一口鮮血。

在連番心靈創傷下,神山新走到寧靜的溫泉池附近,跪了在地,手拿著紅玫瑰,望著皎潔的新月,不斷痛哭。

這個畫面,被一個女孩看到了。

「神山…新對吧,你在這裡幹什麼呢?」

是赤城翔子。

神山新詭異的擠出笑容說:「我絕望而已,沒什麼。」

「為什麼?不是失戀吧?」赤城翔子原意只是訕笑一下,沒想到刺中神山新的要害。

神山新再吐血了。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我這麼喜歡她,她竟然連手也不讓我拖,但就這麼簡單把第一次奉獻給那臭條子…」神山新咬著嘴唇哭起來,拳頭不斷打著身旁的石頭,打得拳頭也出血了。

赤城翔子在旁邊聽著倒是一陣心酸,神山新口中所說的,除了星野早紀和自己的哥哥,還會有誰?

「好啦不要哭了,最多給你一個抱抱好了。」赤城翔子聽得心也煩了,神山新卻是毫無反應的繼續哭。

「不要在這哭了,被人看到肯定被笑一輩子,回我房間哭好了。」赤城翔子扶起絕望的神山新回自己的房間。

當晚二人並沒發生什麼事,在神山新於自己房間吐了幾次血和哭得淚也乾後,終於累得睡了。

而赤城翔子則是甜蜜的睡在神山新身邊,望著這個小男孩,甜甜的笑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