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程》

時間,來到第五日的中午。

眾人集合於赤城家大宅的正門,如月天馬、風間涼介、星野豐、紅蓮、加藤鷹、水野薰、成瀨心美都到了,就只剩下赤城家的少主——赤城翔一和他的死對頭神山新還沒來,啊還有星野早紀。

良久,正門的紅色大閘緩緩打開,但見赤城翔一穿上火紅色的皮外套,牽著星野早紀的手,帶領著一千名身穿全身火紅色衣服的長槍武士走出來,宛如將軍帶著公主出征一樣,極其威風。

「你們……已經正式交往了?」星野豐乾咳一聲問道。





「嗯……我已經是翔一的人了。」星野早紀害羞的說,這是從來沒發生過的事。

「那新呢?新怎樣了?」說到底,如月天馬一點也不擔心星野早紀,反而是神山新,作為神山新的多年摯友,如月天馬怎會不知道神山新的心意呢…

只是,意外總是叫人驚喜。

回復神采飛揚的神山新,拿著竹劍從天而降,落在眾人身邊。

「我剛聽說了,你跟赤城一起了。」神山新意外地沒有稱呼赤城為「臭條子」,而且語氣不溫不火,非常平靜。





「對…」星野早紀低下頭說,不敢面對神山新。

「不要裝害羞吧,他是個好男人來的,我相信他會帶給你幸福。」神山新微笑說,然後拍了拍赤城翔一的肩道:「赤城,你可得要好好對早紀,她可是我的『好妹妹』,要是你敢令她傷心的話,我可不會原諒你的。」

「放心吧,我絕不會令你失望的……神山。」二人的拳頭輕碰了一下,似乎冰釋前嫌了。

但又有誰想到,神山新每說一句話,心裡都在淌血、滴淚?

「人齊了吧?那就出發好了。」紅蓮依舊冷冰冰的。





                                       「慢著!!!」

突如其來的一把女聲把眾人喝止了,一眾赤甲武士聽到這聲音則是一臉恐懼,怕得要命,於他們而言,寧願出外打仗也不願面對這聲音的主人,那可是代表「恐懼」的聲音。

「誰啊?」紅蓮有點不滿的說。

                                      「神山新老婆!」

在場所有人完全進入一片錯愕的狀態。

「妹子……你剛才說什麼了?」赤城翔一以為自己有幻聽了。

就連神山新也有點不安了,今早醒來自己就被那什麼牆紙抱著了,然後還雙方都沒有穿衣服,被子還有大量落紅……天,那什麼牆紙不會就是臭條子的妹妹吧?

「我說,我要嫁給神山新,我昨晚已經是他的人了。」赤城翔子也從天而降了,並拿著一柄充滿聖潔之氣的長槍,看上去有如女戰神一樣威風凜凜。





星野早紀看著眼前這個不論樣貌、身材都勝自己一籌的女人,看得有點發愣了。

「慢著慢著,牆紙…」神山新還沒說完,赤城翔子就吻了在神山新的嘴唇上,良久也沒有分開,看得旁人眼直。

事情發展簡直峰迴路轉,但神山新的樣子怎樣看都像是被頭女色狼強姦了的可憐小弟弟似的,有口說不清。

「新終於變成有腳的小鳥了。」星野豐老淚縱橫欣慰的說。

唇分後,赤城翔子堅決的說:「哥,我也要跟著你們去。」

「沒門,不可能。快來人把小姐帶回去。奈落之森這鬼地方太危險,我可不放心把你放在那裡混。」赤城翔一擺了擺手說,雖然剛才的「鬧劇」有點震撼,但還是不能讓妹妹冒險上戰場。

只是,赤城翔一太久不在家了,赤甲武士沒一個敢上前,因為他們太了解自己家小姐的可怕。





「哈,誰有種動本小姐啊?」赤城翔子奸笑道。

神山新雖仍在那片溫柔鄉中沉醉中,但還是得要弄清楚事實,自己可不是個什麼好人,只是個色狼,不會給予到赤城翔子幸福。

「牆紙,你先回家吧。我們不是去玩,是去打仗,一個不小心可是會出人命的。」神山新正經的說,但那專注凝神的表情與及充滿關愛的說話(被赤城翔子扭曲了的想),可是把赤城翔子完全吸引住了。
「那我更加要去陪著新你啊,要是你死了,放心吧在黃泉之下我會來陪你的。」赤城翔子雙眼發出淚光攻勢,而且看她的長槍可是真的在指著自己,神山新和赤城翔一可不敢冒這個險。


況且赤城翔一其實心知肚明的,這個妹妹可是全家人最重視的一個,而且性格也堅決得很,一旦決定了,誰也改變不了。

「那神山……你幫我好好照顧我妹子。」赤城翔一完美地將一個超超超超超大麻煩拋了給神山新。

「謝謝你啊哥!」赤城翔子突然變得非常高興,主動的抱著神山新的手了。

「鬧完了,要啟程了。」紅蓮說罷,赤城翔一牽著星野早紀走到最前說:「為了避免引起途人恐慌,我們將坐大型旅遊巴士出發,預計今晚凌晨到達,大家好好注意休息,帶齊裝備。」





「知道了!少主!」赤甲武士齊聲道,其聲勢之浩大,挺有古代武士的感覺的。

「出發。」赤城翔一高聲道。

---------------------------------------------------------

《祭典前夕》

眾人出發後不久,狂風暴雨大作,令交通擠塞著於市內,這情況不由得令人聯想起似乎有什麼力量,要阻止他們前進似的。

被天氣所影響,車程由本來的十三至十四小時變成二十小時,到達奈落之森邊緣的時候,已經是翌日的早上九時多。

整整少了六小時準備,眾人的神經都崩緊得很。





光是奈落之森外的奈落神社已經帶給人一種壓力,如月天馬看著眼前這奈落神社,心裡沒由來一陣震撼。

想不到,自己也有面對戰爭的一天。

由紅蓮帶頭,眾人一直跟隨紅蓮走進奈落之森範圍,走得越深入,越有不見天日的感覺,只有樹與樹之間的空隙有一點光線透射到,令氣氛變得更加詭異。

大概一小時腳程,眾人到達了今次的戰爭之地——奈落村莊。

本來荒涼的村莊,經由村民建立防禦工事後,開始變得有點像「城」的氣息了。

紅蓮:「長老,現在防禦工事進行到什麼程序?」

長老:「三條通往村莊的路都已經用木材、石材建了『城牆』,並施以結界封住,惡靈應該侵襲不了;但要是照你所說,以魔界生物來作附身對像的話…憑那些怪物,這些城牆應該守不了一根蠟燭的時間。」
「我們的兵力足夠應付了,那防禦工事只是用來拖延一點時間罷了。」赤城翔一說罷,命令赤甲武士們開始穿起一些看上去非常沉重的鎧甲,每一個赤甲武士穿上那副鎧甲後,活像翻版戰鎧似的,每一個人看上去都是那麼威武。

紅蓮:「加藤先生,你召喚魔卒需要什麼準備?我幫得上忙的一定會幫忙的。」


加藤鷹:「那些惡靈在日間不能作惡吧?」

紅蓮:「越過了祭壇結界的惡靈應該可以,但現在是正午,應該問題不大。」

加藤鷹:「就是有我也不怕,我現在先進祭壇佈下召喚魔卒所需的東西,照時間看,到今晚十二點,那些魔卒應該就會剛好『破繭』了。」

紅蓮:「好的,我為你引路。」

紅蓮帶走加藤鷹後,眾人就一直在準備當中。

時間眨眼就已經快到了午夜十二點了,奈落村莊已經燃起大量火堆和火把,加藤鷹還沒回來,紅蓮已經有點擔心,畢竟加藤鷹是今場戰爭的關鍵人物之一。

赤城翔一拿著制裁之矛,回復那認真的神態說:「赤甲武士,三百一隊,守住三路!一百赤甲武士留在村莊中央配合奈落村莊的戰士作後援!左路,由如月、神山、翔子帶領守住;中路,由我和伯父、早紀帶領守住;右路,由風間和紅蓮帶領守住。赤甲武士全給我聽令,一定要聽從帶領者的說話,只有帶領者才能站在站崗上,不從軍令或逃跑者——家法處置!」

雖然神山新依然對赤城翔一有點芥蒂,但無可否則,他的確有一種領袖魅力是自己所缺乏的。

根據赤城翔一的分配後,眾人跑到了自己的作戰崗位。

如月天馬雙手化出龍臂,望著無邊的黑暗準備作戰;

神山新破開竹劍,以地火之力貫於草薙劍,凝神以對;

赤城翔子站在神山新身邊,與在家中嬌縱的公主形象完全不同,反而是挺起神器「女神之刃」(聖潔長槍),與神山新並肩作戰。

星野豐拿著黃金之劍立在最中央,完全沒有恐懼之意;

赤城翔一緊握制裁之矛與星野早紀的手,心裡盤算著戰略,準備隨時發號司令;

星野早紀首次面對這種大型戰爭,手心不期然冒出冷汗,但見赤城翔一在身旁,總算有點放心;

風間涼介依舊冷靜,只是輕輕的彈著弓弦,淡定非常;

紅蓮是最緊張的一個,事關這場戰爭涉及自己長大的村莊的命運,背上的雙刀隨著紅蓮的殺氣越來越濃烈,變得銀光四射。

至於躲在後援隊再後方的水野薰和成瀨心美,則是緊握著對方的手,準備見證那恐懼降臨的時刻。

時間,來到午夜十二點。

長老敲起坐落於村莊中心的巨鐘,警惕眾人,時間到了。

在微弱的光線照射下,可以看到遠處有一些在移動中的黑點,正在發出駭人的低吼。

一直在沉思的長老突然拿出水晶球說:「來了,惡靈開始大量附體了……好像要衝出這個困窘似的。」

赤城翔一見黑點開始緩緩向村莊方向移動,他亦心裡有數,戰爭,要開始了。

「全人類準備!記緊守好自己的城門!」赤城翔一說罷,風間涼介和如月天馬分別召集十名赤甲武士走上站崗處,以弓箭手狀態備戰。

赤城翔一見左右兩路都這樣做,一定不無道理,雖然赤甲武士一直疏忽弓道這一環,但既然對方有數千魔卒,即使胡亂射箭也能殺到吧?殺得一頭是一頭,輕鬆一斤就是輕鬆一斤。

「十名赤甲武士帶上弓箭上來站崗準備!」赤城翔一也命令道,當三路的弓箭手都預備時,風間涼介脫下了眼鏡,脫下眼鏡後的風間涼介雙眼大發精光,同時亦從箭袋中拿出一道藍色箭矢拉到弦上準備隨時射出,似是曾被法術加持的箭矢。
如月天馬第一次見風間涼介脫下眼鏡,訕笑的吼道:「風間大哥,你怕鬼樣會嚇到你所以才脫下眼鏡嗎?」

風間涼介笑了笑回應:「別笑死人了如月,我可是你的前輩,怎可能怕鬼。而且,我再說一次,作為我的朋友,不要叫我全名亦不要叫我風間大哥,就叫我涼介好了。」

這是風間涼介第一次認同如月天馬和神山新是他的朋友。

「我看到了,那些魔卒正以不規則陣形的走過來。」星野早紀以法術加持,強化視力,能看到更遠的東西。

對於魔卒,她可是絕不會忘記這些怪物的樣子的。

赤城翔一聽罷,高舉制裁之矛吼道:「弓箭手準備!其他赤甲武士舉槍、列盾準備作戰!」

魔卒們似是聽到赤城翔一的聲音,自然叫得更興奮了。

這些魔卒望著遠處的光源,心裡興奮得很,眼前的,可是無數食物。

至於已附身的惡靈比起單純的魔卒則是更興奮,畢竟以靈體於這個鬼森林生活了這麼久,能離開這裡,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啊。

而在祭壇裡的加藤鷹,則是正半跪在地,與一種「精神」在對話。

魔卒大軍越來越接近站崗,隨著見到人影,魔卒們開始張牙舞爪大叫,並開始衝刺。

赤城翔一:「預備——」

眾人都已經將神經拉到最緊張,準備與眼前魔卒大軍作戰。

「滿弓——」

魔卒大軍距離站崗的防禦大門還有50米。

「放箭!」隨著赤城翔一下令放箭,奈落祭典正式由這場戰爭揭幕。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