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落無雙》

赤城翔一甫下令放箭,弓箭手就開始一箭接一箭的射出,把衝過來的魔卒射殺。

尋常兵器可不能重創到魔卒這種魔界生物,似乎赤城家預備的武器全都通過特製的,不管是赤甲武士的長槍還是箭矢。

星野早紀自知用玫瑰可不能打得掉多少魔卒,在這種兵臨城下,對方大軍壓境的時候,就只好用點傷元氣的魔法。

但見星野早紀雙眼閉合,祭出法杖,以法杖召喚出一個大型魔法陣於魔卒大軍中。配合著星野早紀的詠唱,然後大喝:「高級火系魔法.聖潔之炎!」





隨著星野早紀的召喚,魔法陣冒出大量白色火焰,據古羊皮書所說,這是最聖潔的火焰,用以對付魔物,隨非那魔物有毀天滅地之能,否則定必一擊燒成灰燼。

現場來看,此招一出,果然威力強勁,一招已經將近數百頭魔卒燒成灰燼,但換來的代價非常大。

一,星野早紀跪了在地,剛才一招虛耗甚大,不要說叫她繼續使魔法殺敵,就連站起來走路都成問題。

二,此招引來魔卒的怒火,本來兵分三路的魔卒,就像瘋了一般撕碎眼前的樹木,為求的就是集中成為一路,直攻中路。

赤城翔太和紅蓮的策略失效了。





既然如此,就只能臨時制定策略,赤城翔太將所有赤甲武士召集到中路城門,準備應戰。

只是…赤甲武士會聽從赤城翔一的命令,其他人可不會。

就只說風間涼介,只見他興奮的一躍到中路站崗上,以居高臨下的姿態,拉起箭矢,這一箭蓄力特別久,因為那是聚滿風間涼介的「玄冰之力」的一箭。

魔卒已經衝到城門,企圖突破城門防線。

「呼嘯——」風間涼介射出冰箭,冰箭射中一頭魔卒,只見那頭魔卒痛苦的叫了一聲,爆體而亡,同時就像病源體似的,引發連鎖反應,以那頭魔卒為中心點,往四方八面分散出冰箭,被刺





中的魔卒全都凝結成冰,對比起星野早紀的聖潔之炎,風間涼介這一手「連鎖箭雨」更有效果,因為基本上那一箭早已奪去魔卒的性命,但要是凝固成冰,就能阻擋後面的魔卒前進,有利於

己方出手。

「天馬!去吧!」神山新興奮的叫道,星野早紀的事叫他鬱鬱不歡已久,如今有發洩機會,怎可能不興奮?

對比起風間涼介,神山新實在不惶多讓,雖說神山新用的是劍,但魔卒完全無法接近神山新的身邊,上一次應付十頭魔卒會有吃力的感覺,是因為那裡有結界封鎖了神山新的地火支援,現在

神山新才算是完全發揮到實力。

帶有烈炎的劍罡不斷砍過魔卒的身體,令神山新就像黑暗的光芒一樣,把本來漆黑的站崗外圍,照亮起來。

「謝了啦,天然火把。」如月天馬訕笑一聲,聚力於雙拳,天雷之力把魔卒當場打成灰塵,但當然以如月天馬現在的實力來看,對比神山新起來自會遜色一點。

在站崗上的赤城翔子本是有點怕魔卒的,但見自己喜歡的男人正在拼命,立時拾回女戰神的威風,聚力於女神之刃,從站崗跳到外圍位置,槍頭一轟在地,把地面都打出一個大坑來,十數頭





魔卒飛上半空,在月亮的光芒下變成飛灰。

赤城翔子加入戰圈後,反而影響了神山新的作戰能力,畢竟神山新可不願意看到赤城翔子受傷。

「這些魔卒可不是鬧著玩的,快回去!」神山迎吼道,始終現在戰場上只有他與如月天馬在作戰,沒有赤甲武士的保護下,赤城翔子可是危險得。

分神之際,一頭魔卒以厲爪在神山新胸口抓了一把,一道五爪血痕出現在神山新胸口上。

一見神山新掛彩了,星野早紀就在知為什麼生起怒意,在站崗上以玫瑰指著那頭抓傷神山新的魔卒開了幾槍,將那頭魔卒打成飛灰。

「放心吧早紀,我可不會讓你的『好哥哥』愛傷。」赤城翔一提起制裁之矛跳了下去,就像打三國無雙一樣,揮了幾下,將十數魔卒一擊瞬殺,有如古代武將一樣,虎虎生威。

「既然如此我可不能袖手旁觀,讓你們領功了。」紅蓮拔出『奈落雙刃』,一腳跳出神山新身旁,雙刀起舞,將魔卒一一斬殺。





「哎呀,老頭子不敢動手吧?」風間涼介故意恥笑星野豐,但他心裡可是知道,要是星野豐出手,最少那些魔卒在半小時內是一定攻不進來的了。

星野豐雙眼閃出精光,舉卦黃金之劍吼道:「誰怕誰?」

隨著星野豐的怒吼,黃金之劍化成一個巨形劍影插在戰場中央,碰到劍影的魔卒無一不是當場變灰的。

星野豐有如天神一樣,跳到劍影裡,化出黃金之劍,自以身作圓心,迴旋斬出幾道劍氣,一下子將近百頭魔卒殺掉。

似乎,這才是星野豐的實力,但尚未見底。

看來赤城翔一對於「五千魔卒」這數量有點過慮了,單看城門外那群他媽的變態,全都像開外掛了似的,一直在高興的打無雙,每一招都最少殺四五頭魔卒,還不說在站崗上那變態神箭手風

間涼介,普通一箭也可貫穿四五頭魔卒變成串燒,這群人要是放到古代應該會被所有國家列入黑名單。

只是,這樣戰鬥著,實在令他們虛耗甚大。





在清減了近一千頭魔卒後,眾人全都回到城門裡,作短暫休息。

神山新點起一根紅萬說:「還真爽呢,殺也殺不盡,真可怕。」

「有空就該做多一點運動,不要打那麼多飛機。」赤城翔一奪過神山新的煙盒,取了最後一根紅萬,點起來細味。

雖然眾人已經氣喘如牛,但聽到這一句實在笑得不行。

一眾赤甲武士在後方看得傻眼,雖然看不到剛才發生什麼事,但從聲音來看,他們應該已經在外殺了不少,而且是以「百」作單位,到底赤城家的少主帶了什麼朋友來打仗啊……大戰當前,

還有心情抽煙。

「碰!」城門和城牆開始被魔卒撞擊、撕咬起來。





星野早紀已經回復狀態,拿著玫瑰跳到赤城翔一身邊說:「翔一,我要與你一起戰鬥。」

「我可不能保護你的啊。」赤城翔一滿足的笑說。

「那就一起當同命鴛鴦吧。」星野早紀羞澀的說。

看到這情況的神山新,難免會臉有難色。

赤城翔子自然會留意到這情況。

哼,大哥你要在這情況跟別人調情嗎?我也可以!

當下,赤城翔子吻了吻神山新的臉頰道:「小新,要是我落入魔卒手中可不要笨笨的救我啊!還是活下去重要點。」

神山新領略到赤城翔子的用意,但這不是在拿他玩嗎……

「碰!」魔卒又再撞門,城門已開始見有點撐不住了。

「全體赤甲武士準備迎戰!」赤城翔一收起耍寶之心,回到那將軍感覺的狀態。

眾人亦開始回復狀態,準備迎接第二輪戰鬥。

神山新和赤城翔一同時把煙蒂掉到地上,擺出戰鬥架式。

「嘭!」城門被破開,寓意第二輪戰鬥正式開始!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