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戰》

城門被破開後,魔卒魚貫入城,其聲勢更是壯大不少,似是向人類宣示主權。

「列盾陣!」赤城翔一說罷,與星野豐等人躍到盾陣後方,準備隨時應付混戰的開始。

數百赤甲武士站到前方,站一直線,高舉盾牌,準備擋住魔卒攻勢。

魔卒瞬間攻至,有如蝗蟲般衝擊著盾陣防線,光是第一次衝擊已經叫部份赤甲武士險些撐不住,破壞盾陣。





「穩住!」赤城翔一說罷,魔卒開始佔據了站崗位置,準備以跳彈方式空降到盾陣中間。

「第二排赤甲武士以長槍回擊!其他舉槍抵住跳過來的魔卒!」赤城翔一的命令一出,第二排的赤甲武士立時有默契的從人與人之間的空隙以長槍刺向魔卒,一舉將第一波的魔卒全數刺成串

燒,繼而化為飛灰。

站崗上的魔卒在月光下露出鋒利的魔爪,發出低吼,在一眾赤甲武士露出恐懼神情的時候,那些魔卒知道,是時候上了。

數十頭魔卒跳向赤甲武士陣的中央,雖然風間涼介在那時已經開始發箭阻止,但還是有近三十頭魔卒跳到赤甲武士中央。





中排舉槍阻礙魔卒的部份赤甲武士因為心有懼意,令長槍的位置有所偏差,雖然大部份跳過來的魔卒都被刺中,但還是有近十頭著地,落入人群中央。

只要有一頭魔卒打入赤甲武士陣營內,都足以令整個戰局變亂。

赤城翔一知道光以盾陣已經無法消耗再多波數的魔卒,只好讓整場戰爭瘋狂起來了。

「各位兄弟,自求多福吧!分散人手自由作戰!」赤城翔一甫說完,赤甲武士就已經亂成一團,有如驚弓之鳥散開都整個奈落村莊不同的地方。

前方列盾陣的赤甲武士亦自知盾牌只會成為負累,那乾脆棄盾作戰。





一面又一面長方形一米五高盾牌掉在地上,魔卒反應不及,就在那刻,赤甲武士開始舉起長槍作戰,與魔卒軍完全扭打成一團。

「奈落村的兄弟,隨我一起殺吧!!!!」紅蓮舉起奈落雙刃,帶領奈落村的三百名戰士,衝往最前線支援赤甲武士。

雖說有了赤甲武士和奈落三百勇士幫忙,但對星野豐、如月天馬、神山新等人來說,這可不是一件好事,他們再不能隨隨便便打無雙,星野早紀亦不能在此施展大型魔法,變相雙方的戰力開

始拉成均勢。

「操你娘!有完沒完的啊?」神山新斬完一頭又是一頭,可望過去魔卒大軍還是好像沒什麼消耗的。

「小心!」如月天馬喝道,神山新以其敏銳的戰鬥本能,避過一頭魔卒的奪頭一擊,彎下腰的神山新借機引出地火之力,以自己作圓心向開斬,「地火劍道.燎原封殺!」地火配上劍氣不斷

往外擴散,總算可以暫時幹掉數十頭,為赤甲武士爭取一點戰場優勢。

可惜魔卒數量太多,死了數十,又有數十補上。





神山新還沒回完氣,就得擋住數頭魔卒的夾擊,草薙劍雖擋到魔卒的利爪,卻被壓得神山新不斷後退。

忽然,三頭魔卒被一道銀色箭芒穿過,化成飛灰消失於原地,為神山新解決燃眉之急。

「謝啦,涼介。」神山新笑道,然後繼續開始斬殺著魔卒。

另一邊的風間涼介,可是最令魔卒意外的一人。

一群魔卒本以為風間涼介屬遠攻型,不能近戰,紛紛撲向這眼鏡男,豈料風間涼介利用手中天鹿弓的奇特設計——弓身上的利刃不斷的揮舞,用途型同雙刀,將魔卒殺個措手不及。

「新,你也就殺得太慢了吧?我已經殺了五十頭了。」風間涼介在這時候還有心情玩。

「那大範圍劍技夠我算上三十了吧?那我起碼殺了七十頭啦!」神山新不甘道,就在這分神之際,一頭魔卒將神山新撲倒在地。





瞬間,魔卒舉起利爪,要抓開神山新的喉嚨。

只是,有人比魔卒更快。

一隻冒出電氣、長有龍鱗、龍角和利爪的拳頭轟了在那道魔卒身上,將魔卒轟成灰燼。

「救你一次,你剛那招只算殺了一頭。」如月天馬訕笑道。

「媽的!你們以為自己一定領先嗎?不算剛才那招我也已經殺了四十頭!」神山新說話的時候,風間涼介在人群中射出一箭,將神山新身邊的一頭魔卒殺掉。

「六十五。」風間涼介自信的說。

「我操!!!」神山新抓狂了,草薙劍似是感覺到主人的不忿,斬下去更是順手,眨眼間,神山新在人群中穿梭,已經殺了快十頭。

「嘩,這小子瘋了。」如月天馬被這種氣氛感染,自己也不知不覺間,以一雙龍臂殺了快六十頭魔卒。





對比起這邊三人的瘋狂殺戮,星野豐、赤城翔一、赤城翔子和紅蓮則是沉穩得多,每一刻都在以最清晰的思路應戰。

只是,這四人中,有一人是第一次作戰的。

此刻赤城翔子已經離眾人的戰圍很遠,甚至可以大膽說這女孩殺魔卒量最多也不為過,只是正因為她衝得太快,太前,已經遠離赤甲武士和眾人的戰鬥範圍。

赤城翔子不斷地揮舞女神之刃,但長槍有相當的重量,本來要女孩子舉起就已經吃力,雖然赤城翔子在赤城家裡戰力排行僅次於赤城翔一,但要她不斷揮舞女神之刃,實力太勉強了。

當下,一陣暈眩感襲向赤城翔子——她的腦門被魔卒以骨感重的手臂打中了。

槍勢停下,魔卒瞬間圍上,撲倒赤城翔子,魔卒群可說是完全地把赤城翔子淹沒。

什麼?這麼快就要死了嗎?我還沒談過戀愛……還沒結婚……還沒生孩子啊……





赤城翔子已經完全沒有生機,只能靜待死亡的來臨。

但上天可不會讓這未來女戰神死於這場戰役上。

正當魔卒群打算開餐時,無數帶有地火的劍氣刺向牠們,叫牠們不得不暫時放棄眼前的食物。

「地火劍道.爆風散華!」神山新大喝,但見神山新從遠處拋出草薙劍,貫注大量地火之力和劍氣於劍身,令草薙劍臨時發揮出「炸彈」的效果,直到拋到赤城翔子處時,劍氣四散,將魔卒

刺碎,逼開。

而心急如災的神山新,則是不斷在魔卒頭上跳躍,務求以最快速度趕往赤城翔子處。

草薙劍倒插在赤城翔子身旁,嚇得魔卒一時間不敢進攻。

只有五秒時間,但就這五秒時間已經足夠。

神山新在半空翻了一下筋斗,立於赤城翔子身旁,抱起赤城翔子,而赤城翔子亦因為脫力,只能雙手環住神山新的脖子,保持不跌的狀態。

魔卒開始又要攻向神山新了。

「小新…?我不是說過…讓你不要冒險救我的嗎?」赤城翔子喘著氣說,神山新看著這女孩臉色慘白,就知道她已經到達極限了,太累了。

「怎可能不救你?我可答應過臭條子好好照顧你。」神山新說罷,以地火之力御起草薙劍,御劍飛行,這種力量可不是人人能做到,但神山新已經不想在這種情況隱藏實力,只好御起草薙劍

護在身旁擊退想撿便宜的魔卒,自己則以女神之刃開路。

「呆子…你這樣很危險的…」赤城翔子已經大概猜到神山新想怎樣做,但這種做法只會加重神山新的負擔啊……

不,我們偉大的毒男神山新可不怕死的。

「危險又如何?正如臭條子所言,死了,就做同命鴛鴦好了。」神山新本來只是一句戲言,沒別的意思,卻沒想到這一句會讓赤城翔子死心塌地的愛上他。

「小新……」赤城翔子笑得很甜。

「要殺出去了,捉緊一點。」神山新的臉色凝重起來,但見草薙劍越飛越快,開始拉出一道地火旋渦,將神山新包圍住。

「殺啊!!!」神山新緊握女神之刃,配合地火旋渦和草薙劍的軌跡,以女神之刃開路,就像騎兵隊硬闖步兵陣似的,將魔卒大量清殺。

神山新開路的速度奇快,在不遠處的赤城翔一本還在邊打邊尋找妹妹的身影,但見到神山新開路,就知道了——這男人,保護了他的寶貝妹妹。

神山新將赤城翔子送到戰場最後方,讓十數名赤甲武士守護著累透的赤城翔子,然後放下女神之刃,重奪草薙劍,繼續作戰。

在赤城翔子眼裡看起來,神山新的背影,就像她的英雄一樣,默默守護著她,不求回報的。

赤城翔子這輩子所尋求的男人,就是神山新了。

魔卒大軍已經被殺了起碼四千之數,戰場上的赤甲武士屍體亦越來越多,人類一方只剩下大約一半人數尚有作戰能力,但還得應付一千魔卒,實在叫眾人有點棄屢。

「快點解決他們吧。」赤城翔一的說話,星野豐、神山新、風間涼介、紅蓮、如月天馬,都已經有所明白。

「三百赤甲武士立即回後方保護小姐和早紀,二百赤甲武士準備緊隨我們後方殺敵,其他的接下來交給我們好了。」赤城翔一與星野豐、神山新、風間涼介、紅蓮、如月天馬站在最前線,魔

卒亦開始重整陣型,準備給予人類最後一擊。

「來吧!」紅蓮說罷,眾人一同以武器召喚出亞空間,除了如月天馬外,眾人都進入戰鎧狀態。

即使是星野豐,也是頭一回與這麼多人並肩穿著戰鎧作戰。

黃金戰鎧(星野豐),加上白夜戰鎧(赤城翔一)、鳳凰戰鎧(神山新)、天弓戰鎧(風間涼介)、銀月戰鎧(紅蓮),五個男人穿上散發出浩然正氣的戰鎧,有如戰神一樣威風凜凜的站在戰場上。

「我跟涼介守住後方吧。」如月天馬說。

「剩下的勇士,隨我一起殺敵!」紅蓮也下達軍令,一百五十多個拿著戰斧的奈落勇士走到紅蓮後方,準備迎接最後一戰。

「嘎——」魔卒一擁而上,誓要撕碎眼前的人。

「殺——」眾人大吼,將整場戰爭推進至白熱化的最後階段!

---------------------------------------------------------

《加藤鷹之『死』》

距離戰場近一里外的奈落祭壇,一個男人正努力地打開一個木棺。

惡靈已經盡數釋放,被魔卒附身,加藤鷹的責任已經到此為止,他的目的可是天叢雲劍。

只是木棺不論怎樣破壞都打不開,突然,一把聲音傳入加藤鷹耳內。

神秘之聲:「你……想成為審判者之一嗎?」

加藤鷹:「什麼是審判者?你又是誰?」

神秘之聲:「天地初起之時,本由天界萬神之首『神帝』、『約束之地』的上古龍神『逆天』和魔界群魔之首『陣』這三位『審判者』開拓天地,維持三界平衡;而我,則是輔助三位審判者

的『執行者』之一:『驕傲』;後世稱呼我們七位『執行者』為『七原罪』,而我現在的名字……你可是稱呼我為八歧大蛇或大日荒尊。」

加藤鷹:「很複雜,有點不明白。但,可以長生不死,得到滅世力量吧?」

神秘之聲:「我的甦醒,就是為了令世界歸零。三位審判者的轉生已經出現,時代的巨輪已經轉到尾聲,是時候要歸零,但我需要一個可以輔助的肉身。」

加藤鷹:「你想用我的身體回到人間?」

神秘之聲:「捨棄人類的靈魂和肉身吧,你會得到永生。」

加藤鷹:「這交易,化算。」

神秘之聲:「三聲過後,我的靈魂將會與你合二為一,成為新世界第一個重生的執行者。記著我們的名字,我們的名字叫——大日荒尊。」

「三……」

「二……」

「一……」

一道詭異的紫色光芒從加藤鷹的身體穿透出來,整個奈落之森開始出現在正常的震動。

地面開始出現裂痕,整個奈落之森活像有生命似的,在「移動」著。

這情況,甚至影響在村莊戰鬥的人。

八顆龍頭從地面中爆出,加上身軀,整頭八歧大蛇,根本就是奈落之森。

加藤鷹……不,大日荒尊站在祭壇上,本來閉著的雙眼突然張開,大放紫芒,似是將整個奈落之森盡收眼底。

在村莊處的長老吐出一口血,望了望水晶球說:「糟了……八歧大蛇…始終還是復活了…」

但長老絲毫估計不到,大日荒尊的威能不止於此。

除了加藤鷹外,還有一名傀儡。

一隻纖纖玉手穿透過長老的胸口,徒手將長老的心臟取出,整個畫面非常可怕。

如月天馬和星野早紀看著這一幕,完全不敢相信,但……事實發生了。

水野薰的雙瞳已經變成紫色,雙手染上鮮血,拿著長老的心臟。

「薰…」如月天馬跪了在地,突如其來的打擊,叫他有點崩潰了。

「水野薰已經死了,現在我是大日荒尊的『雙眼』之一。」水野薰詭異的笑著,散發出森然之氣。

「你在說什麼啊薰!快醒來啊!」星野早紀搖晃著水野薰,只見水野薰抬起手,一道紫色氣牆將星野早紀擊開。

「『新世界』的齒輪開始運作,我們作為執行者,開始要行動了。世界需要毀滅。」水野薰咬著長老的心臟說,似乎……打從如月天馬首次遇上紅蓮開始,水晶球爆裂,就已經將水野薰推到

命運的盡頭……

既然如此,雖然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但水野薰將會是相當危險的人物。

「薰……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但我絕不會容許你奪去世人的幸福和家園。」如月天馬的龍臂冒出電流,與水野薰對峙著,一道由電氣所組成的力牆與一道紫色的氣牆互相壓逼著,各不相

讓。

峰迴路轉的戰情,與及意想不到的變數,將眾人拉離了「平凡」二字;

隨著大日荒尊的甦醒,世界將會步入一個更亂的時代,到底眾人能否力抵大日荒尊,將祂再次封印?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