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敵》

大日荒尊重整一下現場的形勢,一幅戰略圖在他腦海裡浮現;

眼前只有配上雷霆戰鎧的如月天馬尚有與自己一戰的能力,反觀一下神山新、風間涼介、赤城翔一、紅蓮都已經沒有戰力,己方完全穩佔上方;只是比較危險的是水野薰與成瀨心美才剛剛覺醒出部份「原罪力量」,而且還是源自大日荒尊的,雖說能力不強,但卻是一流的傀儡。

這多得加藤鷹對兩位女孩所施下的「毒手」,令兩女的軀體成為極陰之體;現在加藤鷹與大日荒尊合二為一,就大有「前人種樹,後人乘涼」的效果,令大日荒尊多了兩個不可多得的忠心傀儡。

既然如此,水野薰和成瀨心美可不能受到傷害,還是先調離現場。





至於如月天馬,雖然召喚到雷霆戰鎧,但平均實力還不及星野豐,要解決並不難。

這只是大日荒尊的猜測,他太少看如月天馬的潛力。

第二回合正式開始,如月天馬依舊不作主動,畢竟他對大日荒尊的實力有高度評價,連星野豐都被秒殺的人,他絕不敢輕視。

謀定而後動,這是星野豐一直教導如月天馬的戰鬥意識。

果然,今次也是大日荒尊作主動,注滿紫氣的白骨邪劍一抖,大日荒尊整個人疾飛向前,人尚未到,劍氣已經撲面生痛,甚至把雷霆戰鎧刺出一道又一道的劍痕。





大日荒尊出劍的速度真的太快,叫如月天馬完全無法捕捉,雖然第一回合僥倖擋到,但今次可沒那麼幸運。

雷霆戰鎧被劍氣刺出大量劍痕,如月天馬勉強以天叢雲劍抵擋白骨邪劍的劍尖,但卻是被白骨邪劍強行壓得不斷後退,叫如月天馬完全無還手之力。

只是,在後退的時候,大日荒尊和白骨邪劍的去勢因為被天叢雲劍擋截而逐漸變慢,如月天馬把握這個機會,耍他的專長——耍流氓。

但見如月天馬棄掉手上最大的籌碼天叢雲劍,在大日荒尊錯愕之際,反貫注一道電球於掌心,一掌轟在大日荒尊腦門,把大日荒尊硬生生連人帶劍轟得趴在地上。

掌心雷的效果發揮了!雖然電流只能令大日荒尊暈上一至兩秒,但已經夠了。





如月天馬就像流氓似的,不管一切不斷狂轟,拳頭、雙腳,打、抓、踢、轟、踩無一不出,打得大日荒尊氣在心頭。

大日荒尊回復過來後,強忍痛楚,震出一道灰黑色的力牆,將如月天馬強行逼得飛退到十米開外。

同時,如月天馬奪回天叢雲劍暗自叫驚,要不是時機掌握得好,那他將會被白骨邪劍刺成串燒。

大日荒尊慢慢站起來,灰黑色力牆漸漸散去,可以看得出大日荒尊的樣子已經沒有剛出場的帥氣,因為剛才如月天馬的亂打一通已經把他的帥臉打成豬頭……近看之下,還有點像湯馬斯火車頭,看著又他媽的挺逗趣啊。

「真是野蠻的傢伙,你就不懂什麼叫『優雅』的嗎?戰鬥、殺戮都可以很優雅,為什麼你總是那麼野蠻的?」大日荒尊似乎另有意思,但在七原罪中,驕傲可是最重視優雅的,所以剛出場時的大日荒尊也是一臉優雅的登場。

但如月天馬可不是那種人,他只是一個無欲無求的人。

別人找他打架,他會奉陪,但絕不會跟你談什麼規矩,何況談優雅?

「於我而言,只要把你幹掉就是了,還管什麼優雅不優雅?」如月天馬擺出鬼臉,把大日荒尊激得更是憤怒。





大日荒尊,也就是驕傲,最討厭就是別人「侮辱」他理想中的「優雅」。

「別以為自己頂著『逆天』轉生就一定嬴我!你現在還沒覺醒,只不過是一個黃毛小子而已!」大日荒尊真的憤怒了,本來尚被壓制著的力量全面解放,大日荒尊一聲怒吼,雙臂一展,一個灰黑色的力牆把整個奈落之森籠罩著,令這裡充斥著一種死亡氣息。

這招亦是大日荒尊最可怕的地方之一,此招名為「黑暗領域」,被黑暗領域所籠罩的生物將會被黑暗吞噬著生機,令這片領域變成一片灰黑色的世界,任你再強也沒用,只要你一天不能衝破這黑暗領域,你就會逐漸被黑暗吞噬、抽乾,成為大日荒尊的力量。

而且黑暗領域有種限制,就是因為生機正被吞噬,所以連帶動作、思維都會變慢,這有利於大日荒尊解決敵人。

從古到今,就只有當年「神帝」曾以終極神劍「龍炎」強行破開黑暗領域,但同時卻將地球的大陸斬開成七份,也就是現在的「七大洲」;還有一人叫「逆天」,這上古龍神從人形化成真正龍形,直接將大日荒尊打至不得不沉睡,所以黑暗領域亦因此而破開……但當時的黑暗領域大得最少佔上大半個日本。

黑暗領域唯一的缺點就是,會消耗大日荒尊的精神,不能長期使用,大概只能維持三至五分鐘,但已經足夠把敵人解決。

只是論目前的形勢,要憑如月天馬一人抵抗這黑暗領域,實在有點螳臂擋車。





難歸難,不嘗試就沒有機會,即使如月天馬已經感覺到力量正一點一點被抽離身體,但他還是窮一身力量引發天雷。

五道天雷劈下,當天雷接觸到黑暗領域後,這道電閃就停止了。

眾人可以清晰見到那道天雷慢慢化成碎粒,被黑暗所吞噬,然後飛到大日荒尊體內。

如此可怕的敵人,他們還有勝算嗎?

就連雷霆戰鎧也在剎那間被黑暗吞噬得自動解除,如今如月天馬就只能以天叢雲劍硬撐,力抵這黑暗領域。

眾人的身體都開始支持不住了,漸漸出現裂痕,開始碎粒化。

「住手啊!!!」如月天馬甩出天叢雲劍,如月天馬已經用盡最後的力量將天叢雲劍甩向大日荒尊,浩然正氣是唯一能對抗黑暗的東西,所以如月天馬能依賴的只剩下天叢雲劍。

「你慢得就像走不動的螞蟻,還打什麼?你的劍也好不到哪裡,也是太慢。」大日荒尊以白骨邪劍盪開天叢雲劍,快速的在如月天馬身上不斷游走亂斬,這是要回報剛才如月天馬的拳打腳踢。





如月天馬慢慢倒了下來,身上過百道深可見骨的劍傷,就算華佗再世,也救不了如月天馬。

看著有如爛泥般倒在自己眼前的如月天馬,大日荒尊解除了黑暗領域,世界頓時回復彩色,但地面已經開始出現龜裂的情況。

「逆天啊逆天,當年的你是何等霸道,何等厲害,甚至為了跟神帝爭奪一個女人而大打出手險些將整個世界毀掉……但現在看來,你竟比我還弱,就像嬰兒一樣。作為審判者的你,難道不覺得恥辱的嗎?起來啊,再跟我打啊。」大日荒尊的狂妄說話,正慢慢挑動起如月天馬深層的記憶和力量……

「我說過…我是如月天馬…不是什麼逆天…」如月天馬奄奄一息的說。

就連最後戰力都倒下了,眾人…還有勝算嗎?還是這樣說,他們有機會再生活於這美好的世界嗎?

答案是:有的,因為在這絕望的都市中,有著最後的曙光,在照耀著。

「既然你都站不起來了,就讓我給你一個解脫吧,逆天。你誓想不到,會死在我手上吧?哈哈…」大日荒尊興奮的舉起白骨邪劍,準備砍向如月天馬的頭顱。





劍勢極快,在空氣中留下一道白森森的劍影。

畫面,沒有預期中血腥。

如月天馬亦沒有死,反而是有一個全身披著火紅色鎧甲的男人,正咬著一根紅萬,立在他身前。至於大日荒尊,則是被撞開四五米開外。

「嘿……挺有趣的嘛。這才是我喜歡的戰鬥。」大日荒尊滿意的笑了笑,救了如月天馬的不是別人,正是他的摯友——神山新。

披上鳳凰戰鎧的神山新,雖然已經疲態盡現,但還是燃燒著他的生命之火,本來的鳳凰戰鎧應該是燃燒著火紅色的地火,現在卻是燃起綠中帶白色的純陽之炎,這是一種生命能量轉化,雖然純陽之炎力量極強,能把世上所有東西都融化,但同時亦極為危險,一旦過度使用,輕則力量盡失,重則燃盡生命,燈枯油盡。

於神山新而言,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會使用到純陽之炎,他只知道他的摯友有難,他要迎救。

其他人雖想召喚戰鎧,但實在傷得太重,無法召喚,連移動四肢也有困難,這不代表神山新比他們厲害,只代表如月天馬於神山新心目中,是無比的重要。

「來吧,讓我感到興奮吧!!」大日荒尊提著白骨邪劍迎上神山新,草薙劍一下燒盡純陽之炎,神山新很清楚,他只有這一劍機會。

簡單的一式劍招過後,神山新再沒燒起純陽之炎,鳳凰戰鎧亦已經解除,只見神山新跪了在地,腹部有鮮血不斷長流。

神山新輸了。

但大日荒尊也好不到哪裡,剛才草薙劍的純陽之炎並沒有實際斬中大日荒尊,只是輕輕擦過,左臂已經整條手臂融化了,雖然大日荒尊有再生能力,可以再長一條手臂出來,但這絕不會是三兩天能做到的事,最少要休養半年;何況純陽之炎最厲害之處是可以直接傷害靈魂本體,要是不盡快把純陽之炎化解出體外,那靈魂將會無止境被純陽之炎不斷燃燒。

神山新對著如月天馬滿意地微笑,然後筆直的倒在地上。

此時,赤城翔子和星野早紀剛好因擔心而折返,因而目睹這觸目驚心的一幕。

同時,如月天馬亦開始產生了一點微妙的效應。

「新!!」赤城翔子比星野早紀更快跑過去,但見赤城翔子扶起神山新,神山新還是傻笑的吐了一口血說:「哭什麼…有什麼好哭…我還沒死哩…給我一根煙就行了…」

「不要只顧著抽煙了,我送你去搶救!」赤城翔子說罷,背起了虛弱的神山新,離開戰場;星野早紀雖然心裡有點揪著,但還是扶起赤城翔一緊隨在後離開;而風間涼介和紅蓮則是被幾名赤甲武士抬走的,看上去比赤城翔一好不了多少。

而星野豐的遺體和黃金之劍亦被赤甲武士抬走,大日荒尊沒有阻止,因為他更喜歡現在這種氣氛。

為什麼如月天馬沒有被抬走?因為沒有人敢去接近他。

現在的如月天馬,雙眼變得深邃無比,就像深淵一樣,加上那大放血紅色光芒的瞳孔,已經叫普通人怕得心膽俱裂。

本來身上的傷勢正急速自然癒合中,原因還沒知道,但應該與他的『血統』有關。

大日荒尊有點期待,又有點害怕,因為他知道自己已經惹怒了不應該惹怒的人。

龍有逆鱗,觸者必死。

摯友就是如月天馬的逆鱗,大日荒尊在無意中觸碰到了,引致如月天馬的身軀開始慢慢龍化。

以往只有雙臂能龍化,現在已經長出一雙透明黑色的光翅,加上龍臂上又長多了幾根龍角,還有身上的鱗片,龍化程度由當初的百分之十變成現在最起碼百分之三十,那是一個非常危險的數字,因為如何如月天馬控制不了這與生俱來的力量,將會把眼中所見的全都破壞、毀滅。

他,就是上古龍神「逆天」的轉生。

「你終於回來了,逆天。」大日荒尊的語氣依然不溫不火,但白骨邪劍已經注滿黑暗力量,準備迎接一場硬仗;腳下的八歧大蛇更是不安無比,因為牠很清楚一股牠無法匹敵的力量正急速成長中。

「我不是逆天,我再說最後一次,我叫如月天馬。」

「你,能令我再次回到當日的興奮嗎?」

「我要殺了你,放馬過來吧。」如月天馬沉沉的發出一聲低吼。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