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誓》

如月天馬的力量已經全面失控,一種來自遠古的純力量正慢慢憑空於如月天馬體內屯積起來。

強大的力量,令如月天馬失去短暫意識。

雖然只有一秒,但他所見所聞,卻是一段長時間。

「你,願意繼承我的力量嗎?」





漂浮在深邃無邊的黑暗中,如月天馬隱約聽到耳邊傳來一些聲音。

他不知道自己的身體還在不在,因為已經完全沒了感覺。

雖然他還有眼耳口鼻,但在這個無窮的黑暗空間裡並沒什麼用處。眼睛看到的只有黑暗,耳朵也絲毫聽不到任何聲音,嘴巴雖然可以說話,可任憑他喊破喉嚨也沒有東西能答他。

這樣的時間不知過了多久,如月天馬也計算不出來,只是感覺上覺得十分漫長,漫長的可怕。

起初如月天馬還算平靜,但時間一久卻漸漸的開始感覺起煩躁,於是放聲大吼大叫著,直到鬧累了又冷靜下來,不過休息完後又繼續的鬧。





如此反覆了不知多少次,如月天馬終於放棄了這種白痴的行為。取而代之的,是心頭浮現起一眾友人的身影,只是想著想著,居然哭了出來。

在種種情緒的折磨下,如月天馬最後平靜了下來。如果他能累到睡著倒還好,可意識就是有夠該死的清醒。

如月天馬懷疑是不是自己產生了幻聽?抑或是心中對自己所產生的疑問?

的確,自小就失去雙親的如月天馬,從小就已經被別人當成異類。

隨時能召喚出電球,直到長大後開始接觸一些不屬於正常人理解範疇的力量、生物,雖然在電影上看到這些英雄是很酷,但如月天馬一點也不喜歡。





他只是一心追求平凡、自由,但為什麼這兩樣東西都總是離他遠去。

甚至,現在連自己的再生父親星野豐都死去了。

想著種種原因,如月天馬終於平伏心情,淡然的道:「願意。」

此時,如月天馬留意到有一道巨大黑影悄悄接近,那是一條巨龍,長得無遠弗屆,看不見龍首,亦看不見龍尾。光是身軀,已經粗得無法估計,要是這龍放在現實世界,大概會把天空完全遮蔽,弄得日月無光吧……

如月天馬一看身旁,天叢雲劍已經不在,無法召喚戰鎧,那就喚來那奇怪龍臂吧。

只是,任如月天馬怎樣召喚,都召喚不了龍臂。

他完全感覺不了身上的力量,就似是被人抽乾了似的,或者應該這樣說會比較適合——力量回歸原主了。

「不用召喚了,你的力量本源於我,現在我在你的意識裡,你怎可能召喚到?」那條龍說話了,但說話的內容卻叫如月天馬無比不安。





「言歸正傳,就算你做出這種事,你依然不後悔?」

巨龍說完,如月天馬眼前的黑暗突然轉變為耀眼的亮光,刺目的讓他睜不開眼睛。等好不容易眼睛適應後,所見的景象卻是讓他觸目心驚。

眼前的地方看起來「曾經」是一座城市,也許可能還是如月天馬很熟悉的一座城市,但現在只剩一片大樓倒塌的鋼筋水泥殘骸,地表上四處留有巨大的坑洞,顯然破壞的很徹底。

然後鏡頭疾速下轉,把畫面拉到這片廢墟的某一角。

那裡的地上滿是肢體不全的屍體,而且許多都是如月天馬所熟悉的人。穿著禮服的神山新牽著正穿著婚紗的赤城翔子和星野早紀、風間涼介的屍體倒掛在一根尖銳鋼筋上、與及被雙刀貫穿的紅蓮。還有等等許多他曾遇過的人,死狀十分淒慘。

如月天馬咬緊牙根,力道大的幾乎要讓牙齒碎裂,但如月天馬已完全感覺不到一絲痛楚。他此刻心中只有憤怒,而那來源就是自己。

最後畫面一轉……





在一塊巨大的水泥殘骸上,一個他從來未見過的頭靜靜的擺放在最上端,嘴角留著一絲凝固的血絲,臉色蒼白的嚇人。

事實上,那女孩也只剩一顆頭而已,頸下部位就是被鮮血所染紅的水泥塊,那頭柔順烏黑的秀發還隨著狂風飄揚著。

「哇啊啊——」

如月天馬的腦中再無意識,只懂得放聲大叫而已。雖然他想伸出雙手去觸摸這些熟悉的人,但身體根本沒有動作,他能做的只有「看」這件事情而已。

忽然畫面整個消失,一切又都歸於黑暗之中。

畫面雖然消失,但如月天馬的叫聲卻依然尚未停止。如果不發洩出來,如月天馬恐怕會瘋掉,而且……這也是他目前所唯一能做到的事。

過了很久很久,如月天馬終於停下了叫聲。他的心裡此刻只充滿了絕望與悲傷。

「怎樣?感到後悔了嗎?這是我所預見到的未來。」巨龍續問道。





如月天馬沒有回答,眼神看起來空空洞洞的,好像靈魂已不在身上一樣。

「你就是逆天?」如月天馬謹慎的問。雖然他身體裡還有很多力量尚未被開發,但能帶給他這種感覺還沒遇過。

想來想去,也只有聽聞中的逆天了。

巨龍:「逆天……那只是當時的人給我的稱呼,但時間已過了太久,我連本名也忘了,所以你要叫我什麼都可以。」

「你不是早就死了?怎現在還突然又跑出來了?」如月天馬倒是滿腹疑問。

「我是早已死了沒錯,現在的我只是逆天最後一絲殘存的意識而已,我等了數萬年就是為了轉生,命運要我遇上你。你把我弄醒了,我就只好跟你留下一些說話。而且……我有想見的人。」

巨龍黯然的說。





「那你還在這跟我廢話!?」如月天馬大驚:「你有你想要見的人,怎麼不把握這時間了卻這心願?」

「我不久後就將消失,所以見上一面並沒有什麼意義。我出現,只是想看看我和神帝的繼承者是個怎樣的人,結果嘛……」

「很失望,對不對?」如月天馬苦笑了一下,然後想了想後驚叫出來:「神帝和你的繼承人!?這是什麼回事?」。

「若以我往日的水準來看,你不足之處可能多到會讓我落淚吧!遇事不夠冷靜,連身邊的水野薰早被驕傲那傢伙做手腳也無法發現,事後還一副要死要活的樣子……老實說,你各方面條件皆不成熟,就像個稚子一樣。」

雖然被說成這樣,但如月天馬一句話也無法反駁。

「不過就因為你的不成熟,未來的可塑性還相當大。繼承兩者力量的你,不要走上我和神帝一樣的路,自己去發掘你想要走的道路吧!你現在對人豐富的情感,也許會成為日後的痛苦,但從痛苦中學習成長,會讓你更加成熟。少年,你所走的路可能會比你想像中的痛苦也不一定,但千萬不要放棄了你身為人的心,那是我和神帝最後所欠缺的東西。少了它,那你就跟我們沒分別了。至於審判者這個位置,接不接都隨你吧!你是一個新的開始,不需要背負著我和神帝的過去。私底下,我亦希望你有餘力時能多加照顧『仙境之地』,守護著那些可愛的『小精靈』。最後,我把我的記憶和知識全留下來,希望在你往後的路途上會有所幫助。」

巨龍的殘存意識說到最後,身體也開始慢慢淡化,一副要消失的景象。

「喂!!!你還沒說你想見到誰?還有神帝的繼承人又是什麼一回事?你先別走啊!」如月天馬急忙喝止巨龍,畢竟一連串的事情發生叫他難以消化,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已經繼承了逆天的力量,逆天亦已承認,只差如月天馬還未能控制好而已。

巨龍漸漸消失了,只是出現一個畫面,上面有一個非常漂亮的女孩,宛如天仙、女神一樣,這女孩正在練劍,非常專注。

同時,巨龍殘留的聲音傳入如月天馬的耳朵:「她是神帝那傢伙和『小凌』的後代,而我……只希望她會幸福,因為她的樣子跟小凌完全一樣……」

「你愛上神帝的女人對吧?」

「對,所以,我跟神帝大打出手……我希望你不會重覆犯上我的錯誤。再見了,少年。還有,記著一句說話:審判者只是一個名字而已,沒有任何意義,未來在你掌握之中,千萬不要令世界步入絕望,你要成為眾生的希望。」巨龍的聲音一說完,黑暗空間開始瓦解,如月天馬亦漸漸回到現實中。

眼前的,依然是大日荒尊那張可恨的臉,但出現變化的,是如月天馬感覺到一直以來控制不了的龍化現象漸漸控制到,只是全身上下痛不堪言而已。

但力量好像把自己擠得像快爆的汽球似的,不釋放出來只會爆體而亡。

既然如此,就把大日荒尊摧毀吧。

「付出你的代價吧!!!混蛋!!」如月天馬無懂使出任何招式,只能以純力量打出,但每一擊都是毀滅性的力量,這就是缺點。

如月天馬衝向大日荒尊,帶有龍形氣勁的拳頭硬生生轟在大日荒尊的黑暗領域上,大日荒尊頓感壓力大增,這種熟悉的力量,就是令他沉睡的惡夢。

眼前這人已經再不是之前的弱者,而是已經繼承了上古龍神——逆天力量的人,雖未能發揮逆天的一成力量,但光是這種力量已經能令大日荒尊知道,如月天馬將是未來的一個強敵。

「給我破吧!!」如月天馬大喝,拳上龍形氣勁再度增壓,黑暗領域漸漸破裂,大日荒尊亦開始略見吃力於應付如月天馬。

如月天馬振翅一飛,聚力於拳上一點,猛地轟在黑暗領域破裂的一點,硬是將黑暗領域轟成破碎。

「什麼…?」大日荒尊不敢相信,眼前這少年竟然是第三個將黑暗領域打破的人。

眼見形勢不對,大日荒尊立時驅動八歧大蛇。

雖然八歧大蛇極不願意對上如月天馬,但主人的命令還是要聽的。

八顆蛇頭一同咬向如月天馬,掩護大日荒尊、水野薰和成瀨心美撤退。

八歧大蛇並沒有要了如月天馬的命,甚至沒有咬他,因為大日荒尊已經成功離開人界;主人離開,八歧大蛇亦緊隨主人離去。

整個奈落之森被破壞得像廢墟似的,加上沒有八歧大蛇的身軀,奈落之森已經變成一個大坑洞。當晚因有民眾見天雷大動,多次擊中奈落之森,再加上那大坑洞被雨水填滿這超自然現象,所以後來稱這裡為「奈落奇潭」,當然這是後話。

隨著大日荒尊的離去,如月天馬解除一身龍化狀態,頹然跪了在地。

如月天馬握著天叢雲劍,一步一步拐著離開現場。

「終於可以回家了……」如月天馬嘆氣道,但回家又有何用?星野豐已經不會再回來了。

-----------------------------------------------------------

《短暫的和平》

奈落之戰後兩個月,眾人的傷勢已經痊癒得七七八八。

風間涼介的殺人罪與神山新的強姦罪亦被警察局撤銷控罪,二人總算可以回到正常的生活。

失去加藤鷹的SOD,由吉村卓補上作為「會長」,短期內將不會再吸納新血。

星野早紀背負著星野豐的遺願,在新一個地方重新開設星野事務所,並更名為「希望事務所」,成為希望事務所的所長。只是……那事務所是建在赤城家的不遠處。同時,星野早紀在赤城家的幫忙下,亦開始建立網絡生意,接受網絡委託,繼續解決超自然事件。

紅蓮痛失家園,流離失所之下只好與一眾勇士暫寄居於希望事務所(因為整棟公寓五層被星野早紀買下了)。

赤城翔一因奈落之戰一事而被警察上級提攜,終於升職成為整個超自然事件調查課的課長。

赤城翔子則是因為曾面對過生死一瞬,而對自己的實力開始產生懷疑,每天都努力練習槍法。

至於我們偉大的主人公如月天馬嘛……
大家不用擔心,他剛得到了一份足可毀滅世界的力量,而且他需要好好學習如何控制,就只有離開一下日本,到香港尋找一個名為「賀劍仙」的奇人,學習劍術、力量的控制。

與他同行的有紅蓮與風間涼介,而希望事務所有星野早紀和神山新撐著就夠了;何況現在星野早紀有赤城翔一的支持,即使遇上麻煩,赤城翔一恐怕也只會飛奔過來救美吧?

故此,如月天馬、紅蓮、風間涼介在希望事務所的事務穩定下來後,就拿著星野豐的信物(黃金之劍),出發到香港了。

==============================================================

香港.國際金融中心二期天台——

一個雙鬢花白,仙風道骨,卻有著小孩臉與小孩身形的男孩雙手擺後,望著維多利亞港的夜景。

如月天馬、紅蓮與風間涼介用不正常途徑來到這個位置,眼前這小孩應該就是他們要找的人——賀劍仙了。

如月天馬恭敬的抱拳下禮道:「賀劍仙,小弟是星野豐的徒弟,我叫如月天馬。」

「我感受到你身上流露著一種傲視眾生的氣息,似乎你的來頭應該不小。」賀劍仙轉身說,眾人完全想不到,他們要找的賀劍仙竟然是個死小孩。

「曾經有個叫『大日荒尊』的人,他說我是上古龍神『逆天』的轉生。而我亦曾與逆天在意識上有交流過,我身上的力量,應該就是繼承他的。」如月天馬將事情又說了一遍,賀劍仙點了點頭後道:「他們是你兩位同行的友人?」

「對,我是天馬的師兄,亦是他的朋友,我叫風間涼介。」風間涼介鞠了個躬說。

「挺好,神色中能看得出你是個冷靜理智的人,天馬的確需要一個這樣的人同行;那麼另一位呢?雖然你身上流露著一種血腥暴戾之氣,但我感覺到你的勇氣和無懼之心。」

「我叫紅蓮,天馬曾幫過我,保我村的村民免受大日荒尊的殺害,此行我是為了報恩,亦是為了陪著我的朋友。至於我身上的血腥暴戾之氣……是因為我在村莊時的職位是——劊子手。」紅蓮雖然語氣態度粗野,但賀劍仙能聽得出紅蓮心中對自己的尊敬。

「很好很好……三個都給我站起來。接下來,我將會帶你們到一個不屬於這人界的地方,那裡……算是天界的邊境,我們都稱呼那裡叫『仙境』。在那裡,有一個地方,可以讓天馬好好掌握他身上的力量。還有你們幾人的力量運用。」賀劍仙憑空祭出兩柄短劍,那不是召喚術,而是一種內力,那兩柄劍是從賀劍仙體內直接祭出的。

「仙境……逆天的故鄉…」如月天馬喃喃自語。

「準備好了嗎?這旅途不會很好玩,而且有可能危機四伏,你們真的不後悔?」賀劍仙一再提醒。

「絕不後悔。」三人齊聲道。

賀劍仙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帶三人到IFC二期的八十樓。

這裡的裝潢有點古典風味,但依然是有不少身穿行政人員套裝的人在走來走去忙於工作,但無一不是見到賀劍仙帶有恭敬神色的。

「你們記著,往返香港和仙境的傳送陣就在這房間裡。」賀劍仙說罷,推開了房門,在房裡放著一個巨形八掛盤在牆上。

「直接穿過去就是了。」賀劍仙說完就走進了八掛盤上,消失於房間中。

如月天馬與紅蓮、風間涼介交流過眼神後,同時走進八掛盤內。

八掛盤內的世界,與外面截然不同,這裡顯而易見是一條通道,眾人浸在一條彩芒空間內,一直走,都舒泰無比。

直到走了半分鐘,看到一個白光點,越來越接近。

三人跨過白光後,終於來到「仙境之地」。

而如月天馬的故事,亦將會在這裡,展開新的一頁。

(待續)

(第二章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