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謀再起》

當日大日荒尊先被神山新廢去一臂,後再被覺醒部份力量的天馬破去黑暗領域,連番受創的大日荒尊只好帶同兩個傀儡——水野薰和成瀨心美連同坐騎八歧大蛇遠赴魔界,尋找昔日的一個沉睡魔帝幫忙。

魔界是一個很可怕的地方,但魔帝——「陣」卻居於一個更可怕的地方。

如果說魔界就是地獄,充滿魔物、亡魂之地,那麼陣所居於的「真魔界」就是一個只有陣才能存活的地方。

或是這樣說,這裡只有七名「執行者」和三位「審判者」所能停留之地,這裡的死亡氣息太重,若然沒相當力量,留在這裡多一分就只會距離死亡更近。





所以,真魔界是連魔物都不敢到的地方。

真魔界是個一望無際的空間,這裡的天空是一片血紅色的,除了有岩石平原外,就只有一個巨形血海,真魔界就是一個這麼簡單的地方。

大日荒尊憑著記憶,找到了真魔界的傳送點,與同八歧大蛇和兩女到了血海的上空。

血海中央有一個深不見底的旋渦,而旋渦的底層,就是陣沉睡的地方。

「你們先上魔界找地方駐紮,順道幫我組織一隊軍隊。下次回人間之時,我要讓逆天完全覺醒,這樣世界才會歸零,就如命運一樣。」對於大日荒尊的說話,水野薰和成瀨心美似懂非懂的,但她們不會懷疑,只會執行。兩女策騎著八歧大蛇,回到傳送點,傳送往魔界去。





大日荒尊跳了下血洞旋渦裡,經歷過一陣死亡、恐懼的感覺後,大日荒尊找到了他需要見的人。

陣。

但眼前的陣,已非昔日所見,威風無比,每一舉一動都令人感覺到死亡和恐懼的男人,只是一個被一團血紅色氣泡包裹著的嬰兒。

「久違了的氣息……驕傲…是你嗎?」陣沒有說話,這是一種思想上的交流。

「偉大的尊上,雖然當年我被逆天打至沉睡,但現在我已經甦醒了。只是……剛甦醒,實力未能回復十足,只好來尋求您的幫助,借著這裡的氣息加速我的回復。」大日荒尊恭敬的說,雖然當年他也是很強不錯,但唯獨還是不敢惹怒陣。畢竟陣的存在就是與死亡、恐懼永存。





「神帝、逆天…都已經轉生了嗎…?」陣嘶啞的聲音,往往會觸動大日荒尊心中的恐懼。

「說來可笑,照我估計,神帝是不會轉生的了。因為他的力量繼承了在逆天的轉生身上。」大日荒尊說。

「兩者合為一體嗎……那我也不能怠慢了…來吧驕傲,與我一同好好修練。」陣示意大日荒尊跳上氣泡處。

大日荒尊不疑有他,與陣同存在氣泡內,斷去的左臂立時重生。

如此快的痊癒速度,相信不久之將,大日荒尊將會以十足力量捲土重來……

只是,這還不是現在的麻煩而已。

----------------------------------------------

《夢境》





自從天馬當日見過逆天為他所預測的未來後,他就不能好好睡上一覺。

從一起初,只夢到被破壞的東京市。

到現在,整個夢境越來越清晰了。

在夢中,他拿著一柄長劍,展出雙翅,站在已經倒塌了一半的東京鐵塔上暴吼。

那柄劍並不是天叢雲劍,而是一柄叫天馬熟悉無比,但又說不出是什麼名字的劍,總而言之,這劍的力量猶勝於天叢雲劍。

遍地都是亂跑的魔物,大日荒尊的頭顱正被他踐踏著,而自己則是瘋狂的笑著,有如瘋了一般的惡魔。

星野早紀與赤城翔子穿著婚紗,在市內帶著赤甲武士迎敵,將魔物殺個片甲不留。





紅蓮、風間涼介則是以自己作為目標,不斷攻擊,嘴巴更是吼著:「為什麼要殺了翔一!你這惡魔!」

只是,自己卻沒有動手的意思,就似是早知道會有人幫他作戰一樣。

果然,一柄水藍色的中國長劍從旁出現,擋住了致命一箭和紅蓮的狂刀。

「老公,即使全世界都把你誤會,我也不會誤會你的。」持劍女人說,這女人擁有一張叫人非常舒服的清秀之臉,相信普天之下,還真找不到一個女人比她更美,說她是仙子也不為過。甚至比赤城翔子、星野早紀更漂亮。

然而,這女人叫自己做……老公?

她就是自己未來的愛侶?

在天馬暗爽的時候,一柄灼熱無比的劍貫穿了自己的心臟。

那柄劍是草薙劍,每當天馬轉身一望劍的主人之時,總是就在這時候醒來了。





「喂混人,該起程啦,還有一天腳程就到『三宗六門』了。快給我滾起床!」賀劍仙好不客氣的說。

-----------------------------------------------------

《靈獸猁虎》

仙境之地,故名思義,這裡真的是如仙境一樣。

清新的空氣、碧藍的湖泊、翠綠的草原、充滿生機的樹林,還有不少可愛的生物在到處活動,在這裡待著真會讓人明白什麼是遠離塵囂。

而這裡大量出沒的靈獸,則是在這裡還沒有人之時已經存在,靈獸模樣全都是在人間沒見過的,或是該說這裡的靈獸應該就是人界動物的原型吧?

不知怎地,天馬好像有一點明白為什麼逆天說好好照顧仙境,甚至說這裡是他的故鄉。





因為,這些生物都是他一手一腳創造的。天馬有這樣的感覺。

天馬與紅蓮、風間涼介已經跟隨著賀劍仙在仙境之地走上了一星期路,起初見到沿途有很多不同種類的靈獸,天馬倒是很興奮的,但被那些可愛的靈獸襲擊多了,現在天馬已經對那些可愛的動物全無好感。

加上沿途一直與賀劍仙談話,在談笑間,三人可得知眼前這賀劍仙的一些資料。

賀劍仙,原名賀重光,擁有天界神劍「太極雙絕」;現已有五百多年的修為,得道成仙,顧名為「賀劍仙」。少年時候為一名武當劍客,於是學懂不少飲譽天下的劍法和內功,後來接到任務  ,要守住仙境之地不讓任何魔物襲擊,一守就守了五百年,現在都成仙了。現為「三宗六門」中的「劍宗宗主」。

對於賀重光的人格,三人統一的看法就是:人不可貌相。

起初相識之時,三人對於賀重光都頗著重禮節,但過了一夜後,發現賀重光除了有劍仙之美名外,其他一律與一名市井之徒無異,光是第一夜要求天馬幫他說人間的髒話,就足以令天馬將賀重光的印象分大大減低。

現在四人之間的感情,已經好得要緊,不時會打罵一下,倒是挺快樂的。

對於賀重光為何會有這樣的性格,賀重光倒是用那張很天真的臉說:「操!整天跟老子談什麼禮節?老子最討厭這爛規矩了。人生在世非得要跟隨著規則走吧?老子就是不愛跟從規矩。所以我與這裡的人總是做不了朋友。」

憑著這一句,天馬可以很放心,有了賀重光在旁,整個旅途將會快樂得很,因為大家都是同一類人。

今天,已經是賀重光所說走往「三宗六門」的最後一天路程,然而天馬三人卻是完全不見有任何建築在方圓百里,只有一個又一個小型市集和村莊,還有好多討厭的靈獸。

「你們餓不?」天馬突然問道,紅蓮與風間涼介則是表示不餓,而賀重光更是瘋狂,擺出一隻中指說:「你餓你就先吃,我可不會等你的。」

「那你們先趕路,老頭,你可不要等會說餓,我一定會把你幹得屁眼出血的。」天馬回敬賀重光一根長長的中指。

就這樣,天馬暫別了紅蓮、風間涼介和賀重光。

天馬來到一個人來人往的市集,這裡與古時的市集相近,分別在於這裡沒什麼現代東西可賣,有賣的都是一些食物、飾物。

慢著慢著,天馬決定收回剛才的說話。

這裡…這裡…這裡為什麼會有iphone5充電線買的?

天馬問了問大嬸:「大嬸,這東西……這東西是什麼?」

大嬸反而用看鄉下人的眼光望著天馬:「這不就是iphone5的充電線嘛,客官,你不知道什麼是iphone嗎?」

天馬差點吐血了,誰會想到這麼純樸的仙境之地,竟然會有人用現代科技,而且還不是一個,而是已經變成大眾物品……

此時,一個男人牽著一頭牛來到大嬸旁邊的賣包檔,拿出一部Samsung S4來,撥打了個電話說:「老婆,我買個叉燒包給你今晚當宵夜好不好?」

天馬要吐血了。

想到這樣,天馬決定問大嬸:「那麼請問,這裡有沒有那個…香煙賣的?」

大嬸聽到這裡,突然雙眼發光說:「客官你真有眼光,大嬸我這裡的香煙可什麼款都有,看,要萬寶路有萬寶路,要Mild Seven有Mild Seven,要中華有中華,日版港版美版韓版什麼都有,客官你要哪一種?」

此時天馬感到喉頭一甜,哎,原來吐血了。

他是絕不會想得到,這小小的村莊,竟是一個臥虎藏龍之地,就連一個賣電線、香煙的大嬸,都能說得一口好英語。

「那個,給我兩包醇萬寶路。」天馬說罷能出一個袋子,那袋子是賀重光給他們買乾糧的,因為仙境之地所收的貨幣都是一些水晶幣、銀幣和貝殼幣。通常要水晶幣買的,都是非常昂貴的東西,一個水晶幣大概等如人間的一萬美金左右。

至於銀幣則是最常用,一個銀幣大概有十美金。

而貝殼幣,則是用作買小食零吃的,一個貝殼幣大概是一美金。

但這裡買東西是有種規矩的,就是不設找續……

「兩個銀幣。」大嬸說罷,天馬拿出兩個銀幣給大嬸。

接過煙後,天馬行動迅速的點起一根醇萬,畢竟他已經快三天沒抽過煙了,沒煙的人生可是會死的,這是神山新所說的,現在天馬深感認同。

另外,天馬還買了一條長麵包,天馬第一口咬下去只有一個感覺——硬!

但沒辦法了,誰讓老頭給自己的錢不多,還得要省著用買煙呢!

天馬走著走著才發現——媽的!忘了問老頭該走什麼方向。

但也沒辦法了,既然自己一直是向北方走著,就只有向北方走好了……但,哪才是北方啊你媽的?

對於路痴天馬來說,要他認路還好,要他看地圖或分辨方向可是會要了他命的。

於是,天馬在胡亂走的情況,又走進了一個叢林裡。

「又是叢林啊……」天馬對於上次奈落之森的事還猶有餘悸,現在又走到了一個叢林,難免會感到不安。

走著走著,太陽伯伯已經下山了。

自趕路以來,天馬有個習慣,就是當太陽一下山就會停止趕路,據賀重光所說,因為有不少兇猛的靈獸也是夜間行動的,但這些靈獸也不過是找食物而已,所以賀重光不主張殺生的。

故此,一到夜晚,眾人就開始休息、睡覺。日出,又開始趕路。

現在夜幕正低垂,天馬亦只好點起一根醇萬,鋪起睡袋來。

只是,他萬萬想不到,在叢林裡點煙,是一件極白痴的事。

而他更想不到,緣份,正式降臨他身上。

一頭全身黑白相間的「老虎」正在天馬身旁低吼著。

老虎很奇怪,雖然眼前這人完全沒危機感,甚至說得上有點親切,但就是很討厭從他口中呼出的味道。

那種味道叫老虎很討厭。

「吼~」老虎吼了一聲,吸引了那人的注意,那人先是回頭一望,然後繼續吸著那討厭的香煙,還若無其事的「喲」了一聲,這讓老虎非常憤怒。

老虎決定伸出利爪,一把抓向那人。

這人正是天馬,天馬身子一翻,避過老虎攻擊。

月光,慢慢照到這頭老虎的身子。

黑白相間的紋,兇狠的臉容,加上那站起來的姿態,天馬完全不敢想像,眼前這東西就是賀重光曾經所說的叢林之王——靈獸猁虎。

猁虎,擁有黑白相間的花紋,外貌與老虎無異,雜食性靈獸,但鮮有離開叢林地帶,因為猁虎通常很重家庭性,通常會守護著叢林內的小猁虎。猁虎最大特徵,就是當牠進入戰鬥狀態時,可作站立姿勢,站立時約有三米高,亦可於必要時縮小至普通小貓的狀態,作偵測之用。

「媽的,不打行不行啊?」天馬還沒抽完那根煙,況且他知道眼前這猁虎並沒惡意,只是為了保護家園而已。

那頭猁虎似乎聽得懂人話,在旁拿了根樹枝,在泥土上寫了兩個中文字:不行。

哎……又是麻煩,天馬此刻有點後悔為什麼要突然離隊買麵包和買煙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