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

猁虎說打便打,天馬還沒來得及抽多一口煙,猁虎的巨爪就已經抓至。

爪風撲面生痛,叫天馬重新估計這頭人虎的實力。

「喂,真的要打?最多我離開好了!」天馬此舉用意並不志在談判,而是耍流氓。

猁虎聽到天馬的說話,還真身形一窒了。





雖然時間不短,但足夠天馬找武器了。

說來可笑,天叢雲劍自從那天對付完大日荒尊後,就自動藏於天馬體內了,天馬只是苦笑連連,開玩笑,自己的興趣可不包括吞劍。

但要怎樣祭出天叢雲劍,天馬可是完全不懂。

現在可慘了,面對著有自己兩倍身形的猁虎,天馬一件趁手武器都沒有。

唯一像武器的,就只有那條已經咬了三份一的長麵包。





說時遲那時快,猁虎的手掌已經再度劈下,險些打中天馬的頭顱,叫天馬慘叫連連。

撿過麵包後,天馬隨手一手,想不到竟然打中了猁虎的屁股。

猁虎似乎很痛,雙目更是紅起眼睛的仇視天馬。

「不是吧那麼猛?」天馬已經想放棄了,趁著猁虎打量著他的時候,倒是一手抄起背包背著,往叢林深處跑去。

猁虎不疑有他,緊隨著天馬的步伐追去。





天馬再一次估計錯誤,原本他打算靠著錯綜複雜的叢林擋住猁虎的攻擊,豈料猁虎已經怒得把擋路的全都樹林全都給拆了,不是斷成兩截就是整根樹給猁虎給拔出來砸向天馬,有時猁虎高興的甚至把整根樹給用來揮舞大吼。

「靠,怎麼你不去地盤找兼職?那裡倒是有的你拆啊!」天馬話剛完說,又一根樹林扔過來,剛好在天馬頭上掠過,嚇得天馬大叫幸運。

但前面的路已經被封了,後又有猁虎,那怎麼辦?

只好打吧…這是天馬的想法。

天馬站在一根斷木上,凝神面對猁虎,雙方開始對峙起來。

「我喝——」天馬躍到半空,拿著麵包,揮向猁虎。

猁虎本想著可以雙掌一拍把這可恨的傢伙給打成肉醬的,但天馬卻快猁虎一步,麵包用力的砸在猁虎頭上,但麵包卻絲毫無損,痛得猁虎跪了在地。

天馬看著麵包心裡暗叫可怕,媽的,到底自己的牙齒是不是金造的?這種麵包都可以咬得了?





猁虎可不容天馬多想,一手揮向天馬,天馬借力一跳,落地點剛好是猁虎背後。

情況危況,打了再說!

天馬拿著麵包,對著猁虎的屁股狂打。

「喝啊啊——我打我打我打我打打打打打打!!」天馬不斷用麵包狂打猁虎,越打越高興,亦越打越順手。

到最後,猁虎站在樹林中,開始悲嘯的起來。聽起來好像在哭,而且哭了好傷心。讓天馬聽了也​​不禁感到心酸,忘了自己就是肇事者。

天馬和猁虎保持一定的距離後,開始盯著牠看。但猁虎絲毫不理大明,哭的更是悲傷異常。

「閉嘴!男兒有淚不輕彈。男子漢大丈夫,怎可為一點點小挫折哭成這樣。」天馬突然的喊了一句,開始訓起話來了。但天曉得那隻猁虎是公是母。唉,算了,不管牠。天馬搬出長篇大論的向猁虎說教,說是「鳩up」比較洽當,因為話裡面都沒有什麼內容。





猁虎看了天馬一眼後,又低下頭去傷心的哭著,絲毫不理會天馬,這讓天馬看了有點不爽。

「還哭!我拿麵包打你啊。」天馬拿起麵包做勢要打的樣子,一邊還在恐嚇猁虎。猁虎給天馬手上的麵包打怕了,馬上停止了哭泣。

「這就對了嘛。我不玩了,你也別再在這裡逗留了,知道嗎?」天馬用命令式的語氣對猁虎說,猁虎聽了之後點了點頭。

之後天馬在森林內繞來繞去,始終是找不到出路。

「迷路了,不會吧。」天馬看著四周開始暗下來的樹林,顯的特別陰森。遠處一片昏暗,根本看不到東西。

天馬雖然不想再在這個地方過夜,不過四處亂跑的話可能會更危險。那隻猁虎還在這樹林內,誰知道牠會不會突然想通,又跑來追自己。而且除了那隻猁虎外,天曉得會不會有其他怪物的存在?自己還是要小心一點。

在幽暗的森林裡,天馬點燃起一堆木材,做出一個小小的火堆。這次天馬出門,因為不知道要這待上多久的時間,所以帶了蠻多的東西,全放在身後的背包裡。不過天馬是第一次一個人在野外過夜,聽著遠方傳來的不知名吼叫聲,這讓天馬有些毛骨聳然。說實在的,這感覺還真不好受。

「過來吧!不用在那鬼鬼祟祟的。」天馬對著火堆說了一句。





猁虎的身影慢慢從黑暗的角落裡走了出來。打從剛剛開始,這只猁虎就一直跟在天馬身後。不過牠一直沒有什麼特別的舉動,天馬也就不去理它。但被跟蹤的滋味可是不太好受,所以天馬想早點解決這事。猁虎的眼神裡沒有了剛才的狂暴氣息,安安靜靜的坐在天馬對面。

「怎麼不回家去。這麼晚了,不怕家裡的人擔心嗎?」天馬沒頭沒腦的問了一句。基本上,他是把眼前的猁虎當成人來看待。猁虎也沒想到天馬會問這句話來,愣了一下後搖搖頭。

「你沒有家嗎?」天馬不知道像猁虎這類的東西,是否也是由父母生養出來的。猁虎黯然的點點頭,用利爪在地上寫了兩個字。

「死了。」

「誰殺的?」天馬沒想到猁虎還會寫字。

「不知道。」猁虎的眼裡閃過一絲的茫然。

「所以你變成了孤兒,就開始四處恐嚇旅行者了?」天馬推測道,看猁虎低下頭來的樣子,天馬知道自己是猜對了。





「那,你這樣做,心裡有好過一點了嗎。瘋狂的破壞雖然能夠發洩情緒。可是胡亂的遷怒於他人,就變成毫無意義的事了。這樣下去只會迷失自我而已。」見猁虎面無表情,天馬又說了一句:「你快樂嗎?」猁虎又哇哇大哭了起來。這次天馬沒有阻止,只是在猁虎哭累的時候,天馬跳起來狠狠打了牠一拳。猁虎傻在那看著天馬。

「該哭夠了吧!幸福是要自己去爭取的,而不是別人施捨可憐的。把眼淚擦乾,從今天起,你就是我小弟,我會負責把你教育成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大丈夫。」猁虎依然站在那不為所動。

「懷疑啊!給我站起來。」天馬挺起胸膛,大聲的說。猁虎宛遭雷擊,趕緊立正站好。天馬抬頭看著體型比自己大上兩倍的猁虎,覺得這樣說教一直抬頭,脖子會很酸的。

「能不能變小一點,讓大哥抬頭和小弟說話,這像樣嗎。」天馬不滿的抱怨著。只見猁虎體型慢慢縮小,變成一隻普通的白老虎。

「哇哈哈──一變小後立時沒霸氣了。」天馬發出一陣暴笑,只是猁虎不懂,為什麼牠這個新認的大哥,會笑的像瘋子一樣。

「那以後就叫你小白好了。」天馬對於自己取的名字感到很滿意,小白亦一直點頭。

「累了,小白,你知道三宗六門在哪嗎?」天馬伸了一個懶腰說。

小白點了點頭。

天馬騎了上小白身上,趴起就睡。

小白看了看天馬,想了一會後,用爪子崛起土壤覆蓋在火堆上,將火堆弄熄。接著咬起天馬的背包,駝著天馬消失在黑暗中。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