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家門大小姐》

天馬醒來的時候,小白已經駝著他跑到叢林的出口停了下來。

徹夜趕路,想必小白也應該累透了吧?

天馬拍了拍小白的背道:「累了吧?你先睡一下好了。」

聽到天馬的說話,小白連忙搖頭。





「不累嗎?那餓嗎?」天馬拿著那半截麵包,都不知苦笑還是慘笑好,這鬼東西昨晚才用來打完小白的屁股,現在怎可能吃得下。

小白用可憐的眼神望向天馬,想必一定餓了。

天馬用那半截麵包放在地上,小白虎口一開,竟然就把麵包吃掉了,連個渣子都不剩。

「用不用那麼快啊!!!」天馬有點崩潰了,這老虎是餓鬼轉生嗎?

翻了翻背包,天馬將沿途買的乾糧,就連出門時帶的一個合味道杯麵都拋出來了,全都給小白一口吃掉。





「不是吧……你一下子把我的乾糧都吃掉要我怎麼辦…?」天馬慘叫連連,小白在滿足的表情下,竟然就這樣睡著了。

望著遠處一座圓頂建築,不時會有一兩個人飛到半空舞劍,想必這裡就是三宗六門了吧?

正當天馬想出發時,小白突然醒來,身形回復猁虎的狀態,盯著叢林裡看。

有敵人嗎?這是天馬當時的想法。

「小白,不要管了,起程嚕。」天馬一把跳上小白背上,背起小白的背向著三宗六門出發。





只是,剛起步之際,就有一種熟悉的危機感,叫天馬不得不回頭應戰。

眼下沒有天叢雲劍,就只好龍化起左臂暫時對敵。

天馬回頭一擋,硬是被一柄水藍色中國古劍刺中龍臂。

來人劍法極精巧,一刺,一挑,其力足以將天馬挑離小白背上。

老大遇襲,當小弟的怎可以袖手旁觀?

當下小白就厲爪反擊,抓向持劍者。

持劍者以奇怪的步法避過了小白的攻勢,但忘卻了天馬的存在。

天馬定神一看,持劍的是一個擁有絕世容顏的女子,就連星野早紀和赤城翔子都比不上她,說她是天上仙女也不為過。而且看著她的臉,有相當的熟悉感。





好像……在哪裡見過她的。

回說戰況,可說是一面倒。

小白雖然步大力雄,但畢竟只是一般靈獸,面對著持劍女子,完全無法反擊,反而處處受制,落於下風。

作為老大,天馬只好出手了,前提是不傷到持劍女子的容顏。

天馬躍到持劍女子身邊,聚力於腿,一道天馬形相的腿勁疾踢向持劍女子。

持劍女子望也不望,只是本能地回身一劍,將腿勁斬開,然後就以長劍架在天馬身上。

一招,足以證明高低,持劍女子的劍法,猶勝於天馬。





「你是誰?從昨晚開始我就一直留意到你與猁虎對話。此猁虎暴戾兇殘,必須關回進通天塔!」持劍女子嚴肅的說,天馬望了望小白,看小白一臉慘樣的,天馬忍笑問道:「喂小白,原來你是逃犯啊!還慘得要坐監?你犯非禮了嗎?」

只是,天馬的說話卻令持劍女子開始有點生氣了:「我在問你是誰!不要只管跟猁虎對話!」

天馬雙手舉高,裝出一個投降的姿勢說:「你別激動,刀劍無眼啊!」

「那你快說你是誰!為什麼你會與猁虎溝通到!」持劍女子雖然在發怒,但一點也不會令她的容顏降級,反而更有味道。

「我叫如月天馬,是賀老頭帶我來修鍊的。」天馬口快說漏嘴了,改不了的習慣……稱呼賀重光為賀老頭了。

「混帳!竟敢對師父不敬!?」持劍女子長劍一揮,天馬彎腰避過後,慘被持劍女子踢中小弟弟,痛得天馬跪在地上:「喂!你是不是女人來的啊!?耍陰的?你不知道什麼是禮儀嗎?」

本來宛如女劍神的持劍女子被天馬這樣一喝,倒是有點臉紅了。

被天馬分神之際,天馬一把撲上,務求先將女子趕走,然後騎著小白盡快逃離現場好了,天曉得這女人會不會一時高興把自己砍了?





只是……天馬好死不死,撲倒持劍女子後,雙手落點在那渾圓的胸部……

二人倒在地上,姿勢極為尷尬。

「我……」天馬這下真是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了。

「淫賊!竟敢對本小姐無禮!?」持劍女子似乎認真了,一道水藍色氣牆將天馬直接彈走,持劍女子瞬速站起來,以長劍指著天馬。

「那是誤會好不好?」天馬快瘋了。

「沒有誤會!就連『望舒』也看到了。『望舒』,你說我應不應該把這傢伙給閹了?」持劍女子對著名為「望舒」的水藍色長劍說,長劍聽罷頓時藍芒暴發,就似是有靈性的回應著持劍女子

的說話。





「望舒也認同,那你可以安心的當太監了!」持劍女子疾揮望舒,數十道水藍色劍色將天馬的退路封死。

媽的,這時候可沒法再隱藏實力了吧?

天馬將兩臂同時龍化,把劍氣全都給擋住了。

「原來你不止是淫賊,還是怪物。看本小姐如何代表『凌家門』將你宰了!」持劍女子挺劍一砍,快得叫天馬完全看不到,雖然雙爪能勉強捉住望舒劍身,但還是被劍尖劃傷了胸口。

「我不是怪物啊…」天馬也有口說不清,難不成跟她說:啊!其實我不是怪物,只是偶然得到上古龍神逆天的力量而已?

「不是怪物就是淫賊,兩樣都足以把你關進通天塔!看本小姐如何對付你!」持劍女子雙手一甩,望舒掙脫了龍爪,往天馬的咽喉刺去。

「真頑固啊!」天馬也逐步釋放出逆天的力量,一道灰暗力牆將望劍硬是擋住。

只是,甫一釋放出來,天馬就有種不受控的感覺,體內源源不絕的力量好像要把自己撐破似的,只好先回收龍化力量和灰暗力牆。

「玩夠了。」天馬冷語一過,結起手印,召喚出雷霆戰鎧。

一個藍色魔法陣穿過天馬,天馬頓時披上雷霆戰鎧,威風八面。

在旁的小白看得直拍手掌,想不到老大原來是魔術師。

披上雷霆戰鎧後的天馬力量倍增,光是第一擊以拳擋劍,已經高下立見。

天馬聚起掌心雷,一擊轟在持劍女子的小腹,雖然只是微量電流,但足以把女子殛個昏去。

女子中招後,以望舒撐住地面,拼命叫自己不要昏去,不然就會被眼前淫賊辣手摧花了。

但電流對女子而言還是太強,最終女子撐不住昏去了。

天馬扶起持劍女子,雖然有點不知如何做,但交給老頭處理還是較好吧?想到這裡,天馬把女子和望舒放在小白背上。

「小白,載我們到三宗六門去。」

---------------------------------------------------------------------------

《金勳與新青年》

神山新坐在希望事務所的助手席上,看著一宗新的委託。

說來奇怪,一直以來自己也不過是接有關超自然的案件,但沒想過會涉足黑道勢力的案件。

而最奇怪的是,所長——星野早紀竟然接下了。

今天,就是相約了一名在香港隻手遮天的黑道風雲人物和日本第一大組織上田組的組長面談。

這事赤城翔一也知道,但礙於赤城翔一與上田組組長曾有過節,所以還是不在場比較好。

如此一來,今天就變成四人面談。

星野早紀穿得十分清涼養眼,就這樣大咧咧的坐在所長椅上,叫神山新完全不知道星野早紀到底打什麼主意。

良久,事務所的門被推開。

一個年約三十的男人與一個二十出頭的少年走了進來,星野早紀急忙站起來道:「上田先生你好,我是所長星野早紀,這位是我得力助手神山新。」

(只是得力助手而已嗎…?)神山新心暗忖,看來他還是放不下。

「你好,你可以稱呼我為秀虎或上田也可,這位是來自香港的雷俊,雷先生。」上田秀虎,也就是年約三十的男人介紹著。(兩位都是小弟另一作品《黑道煞星》的主角)

上田秀虎與雷俊差異極大,對比起上田秀虎的沉穩,雷俊給予神山新一種熟悉的感覺,那種狂妄……就像是看著自己一樣。

而且,上田秀虎流露的只是普通人的氣息,但雷俊所流露的,有點叫人恐懼的邪氣。

「廢話我就不多說了,今次的委託要求在委託信上寫得很清楚,我們希望貴事務所幫我們調查一個組織——金勳。」雷俊冷冷的說,神山新腦袋飛快轉了一圈,的確,近來很多綁架事件都是由一個名為「金勳」的組織所策劃,最可怕和奇怪的是每次綁架都不會要求贖金,只會撥打電話給該家庭,然後寄「死亡錄像」到那家庭。

「這變態組織我有聽過,但金勳行動極低調,而且分部遍佈世界各地,要應付有點麻煩。」星野早紀沉思道。

「我已經調查過,近來我的幫會『新青年』有部份人手流失,全都是被金勳收買的。現在正於日本京都縣一間廢工廠裡為金勳的人做事。」雷俊說著,然後又說:「我的兒子也在裡面,他們綁架了我兒子。這事我絕不會罷手,在昨天為止,我已經調動了新青年的五百名精銳來到日本,軍火方面秀虎哥會提供。至於你們的工作,就是藉著混亂下,幫我救回我兒子,還有盜取一點金勳的資料,畢竟這組織太神秘,我需要多一點資料。」

(原來是為了救兒子啊……)星野早紀黯然的想著,果然,當爸爸的都是為子女好的。

「這委託我們接下來了,行動上由你們決定何時出發,我們只做好自己那部份就好了。」星野早紀蓋上檔案說,此時雷俊才露出笑容道:「謝謝所長。」

二人離去時,雷俊才放聲道:「所長,我下次不希望會有人偷聽我們的會議。在衣櫃裡的女孩,你也別躲了,快出來吧。」

雷俊和上田秀虎離去後,赤城翔子才極不情願的從衣櫃走出來。

神山新和星野早紀暗自叫驚,這個雷俊比想像中還要厲害,竟然留意到赤城翔子躲在衣櫃,前提是連神山新和星野早紀也不知道。

「小新——」赤城翔子衝往神山新,就像坦克車一樣,抱住神山新。

只是神山新的表情不甚好過,似乎這對男女的關係,還未明朗化啊……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