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誤會》

小白將天馬和持劍女子送到三宗六門外之時,已是黃昏時份。

只是,小白並不能以靈獸身份進內,何況,在大門外有五男二女在守著。

這七人分別穿上紅、橙、黃、綠、青、藍、紫七種顏色的長袍,看著就像七色戰隊的,天馬就暫且稱呼他們為——彩虹戰隊。

然後,紅戰士說話了:「你們到底是何人?因何來到三宗六門?還有,為何凌家門大小姐會昏了過去的?」





天馬聽著不禁脫口而笑出來:「哇靠!原來紅戰士真的是隊長!真有隊長的氣勢和架子。」

紅戰士說罷,黃戰士(其中一女)見天馬的反應極為失態,立時拿出一柄長劍指著天馬的咽喉,出劍極快,叫天馬當場不敢笑出來。

小白本想發作,但天馬阻止了牠。

天馬拱手作揖道:「抱歉了,我是賀老頭的朋友,但我與他走失了,只好照他所說到三宗六門找他。你們有見到他嗎?」

「竟敢侮辱賀劍仙!?」紅戰士老臉一紅,立時疾揮出長劍,一道紅色劍光斬中了天馬的左臂,逼得天馬立即龍化左臂。





「哎…變得越來越像怪物了…」天馬無奈的說,左臂龍化程度嚴重了許多,鱗片亦開始明顯了,即使擋住紅戰士的劍亦不痛不癢。

「此怪物絕對不簡單!應該是從通天塔逃出來的上古魔神!大家要小心!」紅戰士的說話叫天馬不知該不該笑了,只好裝一個恐怖的樣子說:「對啊,我就是上古魔神,你認為憑你們可以阻止到我找賀老頭嗎?」

小白在旁見到彩虹戰隊的臉色由黃變綠再變紫,高興得不斷狂笑,露出獠牙;可看在彩虹戰隊眼裡,卻是上古魔神的寵物猁虎正垂涎自己的鮮肉,就看主人何時出手把自己幹掉而已。

但紅戰士作為隊長,可是絕不能掉了自己的面子,只好硬著頭皮說:「彩虹劍陣!列陣!」

「還真是叫彩虹……」天馬已經笑得無法說話了,面對眼前的劍陣,完全沒有懼意。





彩虹戰隊七人分別佈在七個方位,劍對著天馬,看似簡單的劍陣,其實精妙得很,叫天馬完全無處可逃。

「封死他!」紅戰士說罷,七名隊員同時疾刺出自己的配劍,人與劍化成一種顏色的劍光,大有人劍合人的感覺。

七道劍芒將天馬完全封死,而且變化極大,每一刻都在變,叫天馬放下玩敵之心。

「吼——」小白準備狂化之時,彩虹劍陣內傳來天馬的聲音:「小白,給我乖乖的照顧好『大小姐』就是了!」

雖然天馬是正下著指令,但其實在劍陣內的他已經傷痕累累。畢竟這裡是三宗六門的地方,他可不想開罪任何一個衛道之士。

要知道,每一個衛道之士打著正義旗號討伐敵人,都是會引來更多衛道之士的,天馬可不敢把事情弄得太大。

「全部給我讓開!讓我來把這淫賊給殺了!」說話的是先前與天馬有過誤會的持劍女子,現在她已經醒來了,甚至把小白打昏過去。

看來,她真的怒了。





「是凌大小姐!快讓開!」七名彩虹笨蛋似乎意識到凌大小姐的可怕,立時化開劍陣,退到一旁。

只是,正當望舒的劍鋒快砍中天馬之時,一道帶有冰之力的箭矢在凌大小姐身邊掠過,讓凌大小姐不得不退開數尺先避箭鋒。

「誰?」凌大小姐往箭矢射出的方向看去,賀重光正與一個拿弓箭、架著眼鏡的男人和一個滿身充戾之氣的紅髮男人站在大門上方,雖然凌大小姐不知道這是發生什麼事,但還是得依照禮節請安的。

「巧巧見過師父,請問師父為什麼要阻止我殺了這淫賊呢?」原來凌大小姐的名字也挺可愛的,叫凌巧巧。

「淫賊?你是指…他嗎?」賀重光用奸笑的表情指著天馬說,天馬當下只想把這可恨的老頭給砍了。

「對…他…他…」凌巧巧本還想再說,但又突然無話可說了。

「他摸你胸部了?」賀重光好死不死的還是要提,這下天馬可沒面子了,就連風間涼介和紅蓮都在訕笑著。





更過份的是,凌巧巧害羞的點了點頭。

賀重光擺出可惜的眼神道:「哎呀天馬啊,你知道嗎?全三宗六門都知道凌家門大小姐凌巧巧雖是刁蠻,但卻是最漂亮亦是最保守的一人。現在你摸了人家的胸部,是不是應該負一點責任呢?」

「老頭,你這是在玩嗎?信不信我砍了你?」天馬想不到他的開玩笑,竟然又會引來凌巧巧的發瘋。

凌巧巧手中的望舒暴射而出,劍氣四溢,令天馬終於明白什麼是凌遲。

「你這個淫賊!今天不把你誅除我怎可能有面目回去見我的家人!?」凌巧巧暴喝道。

「都說了是場誤會。」天馬低聲的說著。

「住手吧。」賀重光沒好氣的說。

「你不要理我!」凌巧巧尖叫了一聲,聲音尖銳到天馬不得不摀住耳朵。





好厲害的音波攻擊啊。正當天馬這樣想的同時,凌巧巧手上再次飛出一條絲帶,將天馬捆的動彈不得。

「師父,你從小開始照顧我到現在,我可捨不得你啊。但我知道三宗六門的法則,殺了他之後,我會自刎謝罪的。所以,再見了。」凌巧巧依依不捨的看著賀重光,慢慢的緊握長劍。

天馬在一旁是聽的心驚膽跳。自刎謝罪!事情有那麼嚴重嗎?這裡面還是不是有什麼內情?

正當凌巧巧打算下手時,賀重光首度出手。

但見賀重光捏動劍指,一道氣劍破空而出,硬是將望舒盪開。

「你先睡一下吧巧巧。」賀重光久飛快的跳了下去,在凌巧巧身上點了幾個穴道,把凌巧巧強行弄昏過去。

「老頭,你這樣做有點粗暴吧?」天馬喘著氣說。





「你捏人家胸部就不粗暴嗎?」賀重光恥笑道。

天馬沒好氣的嘆了口氣,莫非自己將要步神山新後塵?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