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婚》

三宗六門,是一個相當大的派系,亦是仙境長期排行第一的「幫派」。由一個名為至尊門主的男人創立,但鮮有門人見過至尊門主的真面目,只知道至尊門主是一個武痴,臉上戴著一個叫人望而生畏的面具,平常總是喜歡拿著酒壺求醉的,一旦出手則驚天動地。基本上至尊門主不太理會三宗六門的事,但如果人間或仙境有任何上古妖魔出現,他一定會出手將其誅之。

另一則傳說亦有人道:至尊門主是唯一一個能活著離開通天塔,登上天界得到神劍「羲和」和「望舒」的人。羲和與望舒本為一對天界鍊劍夫妻,後來為追求作品可比得上終極神劍「龍炎」,不昔以自身作為劍靈,跳入羲和與望舒劍內,就像干將與莫邪的故事一樣。

現在羲和於至尊門主身上,望舒則是賜予了給凌家門世代相傳,可昔到凌巧巧這代,就只有一個女兒了。但望舒與凌巧巧卻是無比的配合,這也證明望舒認同了凌巧巧,這是萬中無一的事情。

而三宗分為「劍宗」、「武宗」和「氣宗」,像賀重光則是劍宗的宗主;武宗宗主為一個大胖子,名為「顧神洲」;氣宗宗主則是一個神秘老者,名為「柳宗玄」。





六門,分為「凌家門」、「葉家門」、「鐵家門」、「柳家門」、「藍家門」和「金家門」。其中以凌家門為劍法最出眾;葉家門以術法為尊;鐵家門出名氣硬功;柳家門擅於暗器;藍家門醫術冠絕仙境人間;金家門近身作戰最強。六門的門人並沒指定要隨哪一宗學習,因為人人天生擅長的都不同,就像凌巧巧,從小開始就跟隨賀重光學習劍術,亦是劍宗有名的新貴。

三宗六門依山而建,佔地數千平方里。就像一個繁華的城市一樣,人口約五萬之數。十里外有一座巨塔直通雲端,亦即是通天塔,用作關住不安份的魔物,但從來沒有人能活著離開通天塔的,除了至尊門主。所以仙境的人都對通天塔敬而遠之。

天馬、紅蓮、風間涼介、賀重光……加上一個昏倒的凌家門大小姐——凌巧巧,啊還有一頭小白,就這樣於三宗六門的鬧市大街上行走,不少人見到凌巧巧的天仙臉都認得出她就是凌家門大小姐,紛紛投放奇怪的眼光望著天馬一行人,但礎於賀重光的威信,才不敢作聲罷了。

大約走了一小時路程,終於到了一間像故宮的古典建築物,忍不住吃了一驚。

不知是賀重光故意刁難天馬,給他一個考驗,還是他真的肚子不適,竟然在凌府門前突然調頭離開了。





留下紅蓮、風間涼介和天馬三人對望,再看看昏了的凌巧巧,這回真的麻煩了。

但與其站在這裡,倒不如實際行動。

天馬推開凌府的大門,隨即裡面有兩名家將走出來問道:「什麼人?所為何事?」

果然很公式化……活該你當看更的……

「你們凌家大小姐剛與我打上一架,還昏去了,我是來把這個超級大麻煩送回給你們的。」天馬本想著用婉謝的方式解釋,但很遺憾……凌巧巧總是在不適當的時候醒來的。





「給我捉住這淫賊!他摸過了我!」凌巧巧指著天馬說,那兩名家將立時大驚,算是為那公式化的臉孔添加一點趣味感。

「慢著!」突然左右兩把長棍伸了出來將天馬架住。屋外不知何時站滿了人,個個全副武裝,連小白、紅蓮和風間涼介也被制伏了。

「你要怎樣?」天馬看凌巧巧這回是來真的了。賀重光又不在,看來今次是難逃一劫了。

「爹爹要見你。」凌巧巧叉起腰說。

「我又不認識他,幹嗎要去見他?」天馬雖然心裡知道一定會有點事情發生,但只能希望事情不如他所想發生了。

被一眾家將押著的時候,天馬細心打量整個凌府。

想不到,這凌家門不是普通的有名,整個府第上上下下都是家將侍女,不時還會有人走過來向凌巧巧請安的,而且傢俱全都是上等好東西……

三人一虎被家將們押到大廳處,一個華髮男人正雙手擺後,渾身散發著一代宗師的味道。





這人,就是凌巧巧的父親——凌鋒。

「爹爹!」凌巧巧嬌聲一叫,凌鋒立時回首一望,但滄桑的臉孔卻多了幾分幸福感。

「事情,我都知道了。」凌鋒的說話叫天馬無比驚訝,天馬絕不會想到凌家門的人有種獨特的秘法,就是以劍傳意,只要修為到達一定的地步,可以透過以劍傳意,就像心靈感應一樣,不論什麼時候,多遠都能傳達到。這亦是為什麼剛才會突然有大量家將埋伏,以及彩虹戰隊的出現。

「帶下去,今晚完婚。」凌鋒沉穩的說了一句。

「喂!等等……」天馬還想抗議,但是架著他的家將已經把天馬抬了出去,安置在一個富麗堂皇的房間內,不過天馬這時可沒心情來打量這些東西。雲石屏風、瑪瑙燈座、翡翠吊飾、及一大堆精美的玉石飾品。隨便一件出去賣,都是天價。但此刻天馬完全沒心情去想這些。

「誰來救救我啊!」天馬趴在桌上,盯著眼前的白貓。

「好可憐喔!小白。」天馬又說。





「喵……」白貓回了天馬一聲。這隻白貓不是別人,正是小白。小白被逮了之後,被凌巧巧的一個好友「葉雅」下了咒法,變成一隻普通的白貓。這下子,天馬想靠小白魔化後的力量殺出去也辦不到了。

「小白,我會不會一輩子就被關在這呢?」

「喵……」

「老頭、涼介、紅蓮他們會不會來救我們呢?」

「喵……」

「不知道涼介和紅蓮現在怎樣呢?我好像害他們也捲入一個大麻煩了…」

「喵……」

「……」





「喵?」

「算了!當我沒問過。」天馬氣憤道,跟一個只會喵喵叫的笨小白討論問題,根本是問道於盲,於事無補。

本來打算來學習掌握逆天和天叢雲劍的力量,卻反被人拐來逼婚了,天馬可真是有夠「幸運」的。

只是,連日來都沒有好好睡過,這下倒是可以睡了。

但天馬卻沒想過,在這段時間,人間的巨變已開始慢慢醞釀……

------------------------------------------------------------------------------

《陷阱》





就在我們的主人公天馬還在胡里胡塗的陷入桃花劫的時候,人界的希望事務所陷入一片危機。

接下香港黑道皇者——雷俊的委託後,星野早紀一直都在調查神秘組織「金勳」的事情,但得出的資料卻少之又少,可見金勳行事何等低調。

但可以知道的是,自從SOD失去加藤鷹後元氣大傷,似乎已經被金勳招攬了為合作組織,而前者更有蠢蠢欲動的態度,令事件更為不明朗。

為此,星野早紀毅然決定與自己的「宿敵」赤城翔子一同潛入金勳於京都的分部,以作潛入調查。

這件事,連神山新也不知道……

本來,星野早紀是相約雷俊的人馬於星期日進攻金勳分部的,但星野早紀和赤城翔子於星期六深夜已經提早潛入。

二人打扮成男人來到金勳分部的廢工廠,才發覺這裡大得驚人,雖然已經搜集過資料,得到工廠地圖,但沒想到是那麼大的。

所謂的廢工廠,是由幾棟大大小小的廠房組合而成的一個寬大園區,四周還用高牆圍起來。

廠房區後方是一大片樹木茂盛的山坡地,也就是星野早紀她們現在身處的地方。

現在赤城翔子和星野早紀正分別站在一棵大樹上,居高臨下的眺望廠房。

夜半三更,可是在廠房區的停車場上仍停著許多車子,看來工廠內聚集了相當多的人。就常理推斷,這點很不尋常。

不過,讓星野早紀傷腦筋的是,現在她要怎麼進去。

以往都是天馬等人站第一線,所以星野早紀並沒有處理這種事的實務經驗。要是依神山新的個性,肯定是直接了當踹破大門進去找人,可是她是淑女,不能做出這種事來。

最後星野早紀和赤城翔子還是決定偷偷溜進去,因麼神山新那套不太適合她們。

只見兩女輕輕的屈膝一躍,就飛躍過了三米高左右的圍牆,而且體態輕盈的宛如黑夜中出來嬉戲的精靈一樣,最後兩人的身影悄悄消失在圍牆另一端。

由於廠房大得可怕,所以只能安排兩隊巡邏人士分AB區巡邏,最外圍,也就是最低層人士聚集的區域,我們先管這裡叫A區,A區有一大閘以阻隔AB兩區,若要通往B區只有從上層通道經過密碼檢查才能進入B區;而中心位置是一個約三萬平方尺的廣場,這裡可稱作B區;C區則是於B區一條秘道通往地窖的,地窖只有一千平方尺大,我們可稱這裡為C區。

星野早紀和赤城翔子甫著地後,就已經遇上了兩個巡邏隊成員。

還好這兩個倒楣的人只是因為生理需要才跑出來外牆位置,正當他們拉開褲鏈解放時,星野早紀和赤城翔子交接過一個眼神,然後衝了過去把兩個巡邏成員以電擊棒電暈。

「快換上他們的衣服。」星野早紀說完就脫下自己身上的衣服,但當她望到赤城翔子的身材後,再望一望自己的胸部,明顯地擺出一個輸了的表情。

「胸部大真麻煩,不知道新喜不喜歡大胸部的女生呢?」赤城翔子疑惑的說,星野早紀白了赤城翔子一眼道:「新喜歡長腿女生的。」然後秀了秀自己的長腿,這回合星野早紀險勝。

只是她隱瞞了……神山新也喜歡大胸部的女生就是了。

兩女換過巡邏隊的制服後,隨即往A區的上層通道裡潛入。

在鳥瞰的情況下,可以看到A區廠房內有為數不少,身穿白袍的男人在圍繞著十枝巨柱來回遊走,這十枝巨柱嚴格來說應該是巨型試管,插上十多部電子儀器,注入綠色的液體,然後連接著中間最巨型的試管。

「人體實驗?」星野早紀驚叫道,雖然聲音略為大聲,幸好在人來人往的情況下,並不明顯。

兩女繼續走進去,希望找到小朋友的身影,但她們的目標並不在A區。

二人沿著A區的上層通道一直走往連接B區的通道,只是越接近B區,星野早紀的心就越不安。

這份不安,連帶感染了天不怕地不怕的赤城翔子。

「怎麼了?」赤城翔子試探性的問道。

「有一種…有一種非常熟悉而我又很討厭的味道。」星野早紀一直在嗅著。

「那電子儀器你打算怎麼辦?」對於赤城翔子的問題,星野早紀自信的笑了笑,然後拿出一個儀器出來,在儀器的掃瞄下,出現了兩組可行的密碼。

星野早紀輕易的試第一組,密碼檢查就隨即通過,這種簡單的防衛可難不到我們全能的星野早紀。

當兩女步入B區的位置時,眼前的景像叫兩女完全愣住了。

三萬平方尺的地方,立著數以百計的人型試管,更可怕的是星野早紀再次遇上了她非常討厭的東西。

是魔將。

在B區這麼大的地方,有五頭魔將在巡視著,而看情況,這些魔將是聽命於一群身穿白色制服的人,這些人身上統一有個記號——一個金色的標誌。

「那些人應該就是金勳的人吧?還有那五頭怪物,跟我們在奈落之森打的很相似,但光是氣息就知道不同檔次的了。」赤城翔子的說話不無道理,星野早紀飛快的一望全場,還是沒有小朋友的身影,就連試管裡都只是將一些男人和一些奇怪生物放在一起而已。

正當兩女打算離開時,一頭魔將說話了:「傑洛…到底你們…要製造多少這種生物…我們已經餓了很久…」

叫傑洛金勳幹部(因為他肩膀上有一條彩色勳章,大概是幹部吧)回答魔將的問題,但答案卻叫星野早紀不寒而慄:「反正這些人都是雷俊的手下,我已經收到消息他會帶人來救兒子,但很可

惜,他的兒子並不在我們這裡。反而……你想要現成食物的話,上面有兩個嬌嫩得很的女孩,雖然有點浪費,但你們要就吃吧。」

現在什麼都知道得一清二楚了,這工廠完全是個陷阱,用來套雷俊的。

但可惜,星野早紀和赤城翔子已經被發現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