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宴風波》

天馬醒來時已是夕陽西下,百鳥歸巢的時候。

「姑爺,您終於醒來了!」四五個年輕貌美的婢女站在床頭邊。

姑爺?她們在叫誰啊,天馬一時還反應不過來。奇怪,他剛剛不是趴在地板上嗎?誰把他扶到床上的,又細心的蓋好了被子。

「姑爺,時候不早了喔。典禮快要開始,您要更衣了。」





「姑爺?」

「嘻嘻,您是我家小姐的夫君,我們當然要叫您姑爺啦。小姐可是全三宗六門,不、仙境裡公認最美的仙女呢,也是老爺唯一的掌上明珠。姑爺你能娶到小姐,可不知道是幾輩子修來的福分呢?」

(福分?我看是惡運才對吧?最近不知怎麼,老是和衰神打交道,走到哪就倒楣到哪。敢情我和衰神結拜過嗎,不然衰神為什麼特別照顧我?)天馬心暗忖。

「姑爺!您就快換衣服吧。耽誤了吉時,凌老爺怪罪下來我們可是擔當不起的。」

「去!我又沒答應著門婚事,為什麼要聽他的話。大不了讓他把我砍了,死了一乾二淨倒好。」天馬賭氣的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





「唉啊!這可不行。你死了,我們小姐也會跟著去死的。我家老爺可是萬萬捨不得啊。」

「那沒有我的事。」天馬說的有點心虛。這事的起因只是因為他媽的一點點小誤會,有必要搞成這樣嗎?

「既然姑爺不配合,莫怪小婢等親自動手了。」

「怕你啊!幾個小小女子能把我這個大男人怎麼樣?」天馬滿不在乎,一臉不願配合的表情。

「得罪了。」幾個女子一起湧上,天馬這時才知道自己錯了。這些女孩子個個力大如牛,輕易的將天馬擺佈於手掌心上。天馬很快的被扒的乾乾淨淨。





「救命啊!有人非禮啊!」天馬極力的掙扎,並且大聲的呼救。只不過,完全沒有人理他。

當天馬被拖去洗完澡,且換上一身新郎服後,整個人就像是煮熟的螃蟹一樣,紅到底了。嗚嗚……全被看光光了。

「你們幾個,到底知不知道什麼叫矜持啊。」對於天馬的抗議,幾個婢女只是微微一笑。

「只要是老爺所交代的事,我們都會全力去做。而且只要姑爺願意,小婢隨時是姑爺的人。」天馬聽到這番話,都快翻白眼了。

「不過還真的是看不出來,姑爺的本錢十分雄厚呢!小姐將來一定會很幸福。」

天馬這時就像是一個燒紅的鐵板一樣。額頭上還冒出絲絲蒸氣,如果在這時打個雞蛋放上去,肯定馬上就熟了。

「吉時到了喔,姑爺。」一群女子擁著天馬向禮堂走去。

婚禮採古法,整座凌府到處張燈節彩,不過倒是看不見有什麼客人。看來是家醜不出外傳吧,這件婚事的起因,可不是什麼光榮浪漫的事蹟。





在廳堂上,除了凌巧巧的父親凌鋒外。還有凌巧巧的母親,及三幾位長老在現場。天馬從他們的眼光裡,看出了一絲絲的惋惜與不捨。想必是在為凌巧巧的遭遇感到難過吧。整座本該喜氣洋洋的禮堂上,卻流露著一股哀傷的氣息。

我也是千百個不願意啊……天馬在心中暗嘆。

這時穿著鳳冠霞披的凌巧巧在幾個婢女的牽扶下,從室內走了出來。

凌巧巧的老爸凌鋒嘆了口氣,揮了揮手,意示典禮進行。這些天來,所有人都勸著凌巧巧不要做傻事。但凌巧巧固執得很,依然是那兩個決定。要麼天馬娶她,不然就是天馬和她一起死。

去他媽的三從四德,早知道就不拿這套來教女兒了,凌鋒開始深深的感到後悔。以前是怕女兒被現在外面的新東西、新學問教壞。早知道如此,一開始讓女兒去接觸那些就好了。也不會變成如今這般保守、固執。唉……千金難買早知道啊。

「一拜天地!」在悠揚的絲竹樂中,禮官清澈的聲音響遍整個禮堂。天馬雖然不想拜下去,但左右兩各婢女壓制著他,天馬也是身不由己。

「二拜高堂!」可惡!左右兩各丫頭將他扣的死緊,完全找不到一絲空隙發難。





「夫妻交拜!」沒時間了!天馬準備將左手龍化,希望能爭取到一點點逃脫的空隙。不過這時卻有人替他代勞了。

「不準拜!」隨著聲音的停歇。凌府的大門和附近牆壁完全被爆炸炸了開來。

不可能!這不可能的!天馬一在提醒自己,是因為自己緊張過度,才導致幻聽的。那聲音的主人根本不可能在這,她是怎麼追來的。

但細心想,這把他心中所屬的聲音……已經不再是那個人了……

「來者何人!」凌鋒憤而站起,誰敢在這種時候來搗亂。

「一個不可能出現的女人。」天馬應了凌鋒一句。

凌巧巧掀下紅頭巾,眼前的是一個擁有一雙翅膀的惡魔女——水野薰。

「你娶妻了?」





「也不是……只是曾經喜歡過她而已…但她現在已經是大日荒尊的傀儡…」天馬低聲的碎碎念。這時凌巧巧出奇溫柔的看著天馬道:「那麼,老公。就讓我們一起,共.赴.黃.泉.吧!」

凌巧巧說完,她那把水藍長劍——望舒立刻從霞披下竄出,一劍揮向天馬。

真他媽的可怕!婚禮上還帶著兵器,可見凌巧巧早有謀殺親夫的打算。天馬左手立刻龍化,並轉了一迴圈,甩開身旁兩個丫環。

只是,凌巧巧的目標並非天馬,而是想偷襲天馬的水野薰。

望舒抵住了水野薰的厲爪,硬是將水野薰盪開到一旁。

水野薰雙腳立於地板上,張起紫色氣牆,以作防禦。

「一別兩個月,比那時候強上數倍了……」天馬說著正想出手,凌巧巧以望舒抵住天馬的脖子道:「老公,這是我和那惡魔女人的戰鬥,你乖乖的在一旁看好了,我會保護你的。」





吓!?由老婆保護老公?這是什麼事情?天馬開始有點想死了,雖說凌巧巧當真十分漂亮,但如此強悍的性格他絕對受不了。

「天馬~你不是說過喜歡人家的嗎?來保護人家喔~」水野薰嫵媚的說,天馬登時發了一個冷抖,開玩笑,他喜歡的水野薰絕不是現在的水野薰。

對了,她不是隨大日荒尊逃去了嗎?為什麼會知道自己在這裡?到底她有什麼用意?莫非……大日荒尊已經完全回復十足力量,要回歸人界了?

天馬胡思亂想之際,水野薰已經與凌巧巧打了起來,打得不分上下,但真的要說的話,凌巧巧略佔上風,而已應付起來完全不見疲態,悠然非常;相反,水野薰雖然招招狠辣,但難以沾得上邊,可見她應付得頗為吃力。

水野薰越打越見下風,她心知眼前這用劍女子絕非普通人,既然自己今次的目標只是傳遞一個訊息而已,那就不用全力應付。

但見水野薰身子一躍,回到禮堂破碎的正門處道:「如月天馬,我今次來只為傳遞一個訊息而已:在人界,荒尊是第一位醒來的執行者,而第二位執行者暴食已經醒來,他可不同於荒尊的高貴典雅,說實話就連荒尊也不喜歡他,所以對於暴食做什麼荒尊絕對不會理會。如果你回到人界的話,記得一點:盡快把暴食給殺了,因為荒尊真的挺討厭那變態嘔心的傢伙。」

暴食?第二位執行者?

天馬還沒來得給問詳情,水野薰就已經召喚出傳送空間循走而去,剩下凌巧巧和一眾看得傻眼的老人家。

「老公,現在應該是時候完我們的婚禮吧?」凌巧巧用望舒指著自己,柔情萬分的說。

「慢著。」終於,真正的救星到了。

「老頭!!!」天馬感動得快要哭出來了。

「凌巧巧拜見師父。」凌巧巧雖然很想完成這個婚禮,但賀重光出現,禮節還是得要遵從的。

賀重光的出現,就連凌鋒、三位長老及一眾家將婢女都不得無禮,只敢半跪在地拱手作揖,等待賀重光的說話。

劍宗宗主,其地位絕不是開玩笑的。即使是凌鋒,面對賀重光認真起來也不敢說可以接到十招,可見賀重光並非如天馬一行人所想的糟老頭。

「全都免禮,站起來再說吧。」賀重光說罷跳上了一張椅子坐起來道:「天馬,通天塔之門將會於明早開啟,我想……這機會千年難逢,所以我想帶你、涼介和紅蓮進去好好修練一把。況且你身上的力量越來越不穩定,我怕你會一個不小心暴走,把整個三宗六門給毀了。」

「通天塔!?」凌巧巧和凌鋒同時驚叫道,似乎嚇得不輕。畢竟,歷來只有至尊門主一人能安全從通天塔離開……

「對啊巧巧,你不要少看你這呆頭老公,他身上的力量可是強得變態,萬一他暴走了,可是有能力一擊把仙境給毀了。」賀重光正色道,此時凌巧巧才好像研究怪物的戳了戳天馬的龍臂:「這淫賊原來還是怪物啊。」

「沒錯,所以我會陪同這怪物進通天塔,明早就起行。」

「那麼……我今晚會好好待老公的了…」凌巧巧突然害羞起來,叫天馬比起關進通天塔更不安,一種會被凌巧巧吃掉的感覺浮現上天馬心頭。

「好,那麼明天日出,通天塔外的『藍河』見。天馬,涼介與紅蓮今晚會隨我到葉家睡,你就乖乖在凌家好了,別玩得太過火啊,腰和腎可是習武之人最重要的東西。」賀重光狡猾的笑說。

就這樣,天馬被凌巧巧「押」進了新房了。

只是,這對冤大頭夫妻的感情,正是在今晚開始,慢慢孕育出堅強的萌芽。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