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天塔之旅》

隔天一大早,通天塔的大門緩緩在眾人眼前打開。以前每次開啟這道大門,都是為了封印怪物。凌巧巧也有參加過幾次,只是沒想到有一天,這道大門是為了自己的師父和丈夫而開。

這趟通天塔之旅參與的人數可不少,除了天馬和賀重光外,還有風間涼介、紅蓮,還有來自葉家的劍術高手「葉小蝶」和凌巧巧的好友,葉家術法高手「葉雅」,一共六人。

「有師父在你身旁,我也能安心多了。你要自己多多保重喔!」凌巧巧忍不住又說了一次,這句話她已經重複不下百次了。

「是的!老婆大人。」天馬拉著凌巧巧,讓她的手掌疊在自己左手上,然後將右手掌覆蓋上去。





「乖乖的等我回來,好嗎?」天馬看著凌巧巧說,凌巧巧只是用力的點頭,眼淚都快掉出來了。

「小傻瓜!我又不是不回來。好了,我也該走了。你也要好好的照顧自己啊。」

「老公!」凌巧巧突然叫住天馬。

「嗯!還有……」天馬話還沒說完,嘴唇已經被凌巧巧堵住了。唇分後,凌巧巧的臉難免會多一片緋紅,畢竟這是她的初吻嘛……

「哇!還真大膽。放心啦!我會把你老公安安全全的帶回來的,一根毛也不會少。而且通天塔裡的時間過得很慢,裡面一年,外面才一天而已。我們很快就能出來的。」





賀重光說完後就走入大門中。天馬也揮了揮手,隨後跟上。

「小白!走了啦,還混。」天馬喊著,躺臥在一旁的猁虎小白這時才不甘不願的跟上。同時心底抱怨著:搞什麼嘛!人家好不容易跑出來了,現在又要人家回去。嗚嗚,好歹命。

凌巧巧左右手用力的握著,一直向天馬揮手。

通天塔冰冷的大門再次關上,彷彿未曾打開一樣。通天塔依然靜靜的聳立於仙境之地上。

通天塔內——





「對了!老頭,你是在多久以前進來過。」天馬好奇的問了一句。

「大概在五百年前吧!」賀重光不確定的回答著。

「……那你還認得路嗎?」風間涼介不安的問道。

「應該吧!我想。」賀重光訕笑說。

「……」

通天塔,用來囚禁魔物的巨塔。

傳說,神帝將這些作亂的妖魔神禁錮在塔中,希望依通天塔的獨特設計,能慢慢鏈化牠們的戾氣。不過這只是傳說,通天塔的歷史比三宗六門還長久。而至今被關進去過的妖魔鬼怪,還沒有看過能活著出來的。

所以除非是窮凶惡極的妖魔,否則一般三宗六門不會輕易用到通天塔。也因為通天塔關了太多上古妖魔,所以三宗六門一直小心翼翼的看守著。





那裡是一個沒有秩序的世界,擁有力量就是王者,所以小白很害怕進入通天塔,小時候牠就是曾經關進通天塔,然後在一次偶然機會變成小貓逃出來的。

這亦是為什麼小白說自己沒有「家」的原因。

通天塔最可怕的地方,是塔外看上去裡面好像不算太大,但在裡面由於有結界所在,所以這裡是無限大的空間,而且每一層的傳送點也不同,四周的環境也不同。而眾人現在身處的第一層,就是一條廢了的村莊。

「喵!」小白突然怪叫一聲,葉雅嗅了嗅後說:「有魔物的血腥味,小貓子,今回不玩你了,放心變大吧。」葉雅施以法術,解除小白的禁制,小白立時變回白色的人虎。

久久未以這面目示人的小白,一站起來就張牙舞爪,似乎準備充足。

「哈,這頭白色老虎是你的新寵物嗎?」風間涼介問道。

紅蓮摸了摸小白後補充道:「肌肉結實有力,不錯啊小伙子。」小白聽到紅蓮的讚美就更是表現得興奮,在虛空中打了幾下虎拳,突然一頭魔物不小心衝過來,就這樣被小白一拳打爆頭顱了。





小白錯愕之際,風間涼介拔出箭矢射出說:「戰鬥開始了,天馬。加油啊。」

紅蓮興奮的拔出銀月雙刃道:「戰鬥的味道,亢奮。」

「天馬,你這回可放膽的打了。」賀重光笑說。

天馬龍化雙臂,化出翅膀後笑了笑:「知道啦,老頭。」

------------------------------------------------------

《噩耗》

京都.上田組分部大宅——

神山新此刻睡得正好,突然,在睡夢中聽到兩把女聲呼喊自己的名字,一種不安感叫神山新醒來。





抱著納悶不安的心情,神山新走到旁邊的房間問道:「喂,條子,有煙嗎?」

此刻,同行的赤城翔一睡得正好,只是極不情願的拿出一包Peace給神山新:「你不知道擾人清夢死後會燒春袋的嗎?」

「操你娘,回去睡你的覺吧……咦?翔子和早紀呢?」神山新看著房間裡的環境,突然驚叫了出來。

「不就是在睡嘛…」赤城翔一往赤城翔子本來的床看去,赤城翔子不見了。
 
                                            「新…」

一把哀怨的聲音傳到神山新耳邊,神山新和赤城翔一往聲音的方向看去,一幕恐怖的景像出現於二人面前。

「翔子!!」神山新驚叫出來,而赤城翔一竟然還是愣住當場。





神山新接住滿身是血的翔子,直到神山新摸到了赤城翔子的背時,一陣熟悉的不安感傳到心頭。

「啊~」赤城翔子又是突然的一聲呻吟,然後瘋了一般的脫下自己的衣服,此時二人終於見到不應該見的東西。

全裸的赤城翔子,白晢的肌膚被鮮血艷成一片詭異的血紅色,那雪白的胸脯上,居然出現一個令人觸目驚心的孔洞,像是什麼獸爪插進赤城翔子的身體所造成的。

這孔洞雖大,但卻是很詭異的沒流出任何血跡,而且位於心臟的部位。神山新直覺的閃過一絲不妙的念頭。再仔細的查看後,證實了神山新的疑慮不假。

                                     赤城翔子的心臟已經不見了。

在神山新還沒細想為何人類失去心臟後,依然還能存活下來時。赤城翔子已經先開口了:「那人……那個有著蜘蛛爪的男人硬生生的將我的心臟掏出來,我還能看到到自己的心臟在眼前跳動著。我不知道我為何還會活著,不過那人還說用很平淡的口氣說『心臟還是活生生的最好吃』。」赤城翔子這時已經快歇斯底里了。神山新緊緊的抱著赤城翔子,不讓她亂動。

從剛剛開始,神山新就感到赤城翔子體內的血氣越來越少,這樣下去就算神仙也救不活……

「到底是什麼回事!!」赤城翔一怒吼道,神山新不作一聲,慢慢走往赤城翔一,不分由說就是一記重拳,這拳力度之大,將赤城翔一轟得飛到牆邊,但赤城翔一並沒有反抗。

內疚感,蓋過了痛楚。

「你為什麼不好好看著翔子和早紀啊!!!」神山新的怒吼,把上田秀虎和雷俊都喚醒過來,睡眼惺忪的雷俊和上田秀虎看到這一幕,都不由得倒抽一口寒氣。

「啊~」赤城翔子這一次的呻吟聲比上一次的更銷魂,下體不自覺地流出混濁的液體,看來這就是傳說中的高潮。

剎那間,神山新聯想起一個組織——SOD。恐怕赤城翔子已經被植入淫蛇了。

「我去叫醫生。」雷俊沉著的說出一句說話。

神山新扶起赤城翔子進房間內,用一張被子蓋著赤城翔子,雙手緊緊的捉住赤城翔子的手。

「沒事的,別怕,我在這裡…」神山新急得快哭了,赤城翔一跪了在床邊,無力的哭道:「妹!!!是哥沒用!!!是哥對不起你!!!」

「不關你們的事……是我太任性了……」赤城翔子的臉已經蒼白如紙,眼淚,流到她充滿病意的笑容上。

「你不是說要當我老婆的嗎?你要撐下去啊!!!」神山新已經禁不住,哭出來了。

「新……我知道,你還喜歡早紀的……勉強…是沒幸福的啊。」赤城翔子虛弱的說。

「不……其實我一直不知道怎樣開口,我只知道我想你當我的老婆啊!!!」神山新吼了出來。

「謝謝你……即使是說謊…我也很開心…」赤城翔子閉上眼睛。

此時,一名女醫生走了進來。

雷俊冷靜的說:「藍醫生是一個學習過不少秘術的醫生,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她吧。」

藍醫生拿著一個木箱走了進來,把了把赤城翔子的手脈道:「我希望各位避席一下,現在這女孩的氣息很弱,我會用一些奇怪的方法替她進行治療,可能要用上一天的時間。遇上了這種事情,我想絕非人為,兩位相信亦非凡人,希望你們阻止這頭魔物繼續為禍人間,這才是你們現在需要做的事情。」

聽到藍醫生的說話後,神山新輕吻了一下赤城翔子的額頭後走了出房間,赤城翔一亦只好離開。

關上門後,裡面閃過一道金色的光輝。

赤城翔子的生死,仍是未知之數……

但可以知道的是,金勳已經成功地燃起了神山新、赤城翔一和雷俊的怒火。

今夜,這城市將會燃起復仇之火。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