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兩極》

眾人只用上三年時間(外界三天)就已經登上第六層,當中進步最快的要算是天馬了,只花了兩年時間,就已經完全掌握到賀重光的秘法內功「陽極力」與「陰極力」,以及控制龍化力量、如何憑內力祭出天叢雲劍及劍宗不外傳的劍法。

那什麼是陽極力與陰極力?這是至尊門主堅信一套理念而創出的內功心法,陽極力和陰極力為基本,是一種透過將自身力量凝結為「內丹晶石」從而在需要時直接提取力量的方法,當聯繫上陽極力時,能控制火焰之力成為自己的力量;相反陰極力則是控制玄冰之力成為自己的力量;由於即使到達賀重光的境界也只能專注於分別控制兩種力量,而未能將兩者融為一體,所以賀重光那種稱為「太極力」,也就是雙手各自分別聯繫上陽極力與陰極力造成的力量;

再高層次一點的,就是至尊門主達到的力量——無極力,將陰陽兩極的力量融為一體,而自身可以負荷到的,那將會是一種非常強大的力量。至尊門主所追求的,是比無極力更進一步的境界,即是自己與天地共融為一體,達成終極的破壞力量,那種力量稱為——終極力。

而在戰鬥當中,天馬除了成功掌握分別聯繫陽極力和陰極力外,亦自創了一套近戰身法『七星遊步』,還有掌心雷的升級版——「奔雷手」,奔雷手分為三種層次:第一種,藍電奔雷手,速度快,攻擊力低,這適用於應付普通魔物,因為消耗力量最少;第二種,紫電奔雷手,較藍電奔雷手更快更強,消耗亦不算多,算是天馬常用的招式之一;第三種,血電奔雷手,速度極快,此招由於會牽引天雷,所以賀重光不建議天馬使用,即使進入通天塔這幾年,天馬也只是應用過一次,還他媽的不小心把一座魔物城堡給一招轟成灰土了。若然奔雷手配上雷霆戰鎧,力量將會幾何級數倍增,更是可怕。





劍法方面,賀重光將劍宗從來無人能參透到的劍法秘卷給了天馬,天馬憑著感覺演練,竟然被他誤打誤撞中悟到了當年神帝南征北伐所用的劍法——「龍炎神生訣」的其中三式。

「神皇.劍傲」,無匹的劍氣與劍罡,將眼前的所有東西都斬成碎片;「神皇.劍疾」,簡單的一劍,以最快的速度將敵人解決;「神皇.劍滅」,雜亂無章的劍罡四射,務求將身邊破壞成廢墟,但此招一出將會把天馬所有內力全數消耗,造成天馬本人進入昏睡狀態。天馬曾經因為不小心在第四層被一頭牛頭人給砍中背門,一怒之下使出「神皇.劍滅」,將整個第四層的空間結界都給破壞了,連傳送點都被劍罡分成碎片,叫眾人不得不在一個什麼都沒有的空間待上一個月,就是為了等傳送點自動修復。

賀重光不喜歡只偏袒天馬一方,所以此行的所有人全都有所得著;

風間涼介,箭法例不虛法,同時亦彌補了近戰能力弱的缺點,學會了「五行拳」,五行拳為「金形拳.截擊勢、木形拳.遊縱勢、水形拳.連綿勢、火形拳.破擊勢、土形拳.固嶽勢」。

紅蓮,以往的刀法大開大合,現在自創一套「狂龍八斬法」,剛猛無匹。同時其怪異性格亦與葉雅相當契合,兩者合作無間。





葉雅,算是隊伍中的治療師,亦是遠距離法術師,擅長佈結界、使用大型元素術法,就如星野早紀一樣。

葉小蝶,學會運用「劍意」殺敵,劍意的層次高於劍罡、劍氣,葉小蝶的劍意,是隨著詩詞歌賦投入於劍中,使自己的劍凝成劍意,這種殺傷力比任何劍罡、劍氣都強。與風間涼介同樣是冷靜頭腦派,分別在於……葉小蝶的劍法實在太強,光論實力來說,葉小蝶勝過風間涼介、紅蓮,直逼天馬。

至於小白……由第一層至第六層,牠只學會了一個壞習慣——吸煙。

這有什麼辦法,起初第一層還好,自己尚有用武之地,老大一學會了雜七雜八的東西就試,招招都把敵人殺個一乾二淨,自己還有什麼好發揮?那就只好吃、睡、吸了。

現在的小白比剛進來時胖了一圈,已經變成胖貓了,一點都不可愛。不時還會突然偷煙,叫天馬開始有點後悔教牠吸煙了,每次自己辛辛苦苦的打,看到小白就在一旁享受的吞雲吐霧,叫天馬氣得真有點牙癢癢。所以現在小白唯一的用處,就是利用牠已經吃到胖胖的身體駝著眾人,還好賀重光和兩位女孩比較「小」,要不然小白可吃力了,現在也只是剛好能載到六人。





但通天塔之旅,雖說眾人學到許多,亦不是沒危險的。

----------------------------------------

《血蛇精》

通天塔.第六層——

「好多骨頭啊!」走了快一個小時吧,空氣中開始飄散著差點令人窒息的腐臭味,而且地上更是堆滿不知名的白骨。

天馬按照這幾年在通天塔的經驗來看,這裡大概又是什麼巨型魔物的巢穴吧。從白骨的面積看來,這頭魔物還是很厲害的一隻。有可能是天馬進到通天塔以來遇到過最強的魔物。

「要進去嗎?」站在大明身旁的葉雅有點不自在,她不習慣血腥氣味這​​麼重的地方。

「廢話!不進去怎麼找傳送點啊。」天馬要找的是一個刻有太極八卦的石盤傳送點,那是樓層和樓層之間的通行點,也只有那石盤,才能讓天馬等人到第七層去。因為通天塔的出口在頂層,也就是第十層,只有那才能出去。





「走吧!」天馬點起根紅萬後,六人一獸又往這白骨平原內走去。傳送點的存在並不固定,什麼地方都有可能出現。所以每個地方都要詳細的去找。

天馬還記得,第二層到第三層的傳送石盤居然是給魔物掛在家裡牆上當擺飾,要不是小白的指引,他們還真的是找不到。

「吼—」小白停下了腳步,嘶吼了一聲。眾人經過這幾年的相處,也大概能聽的出小白的吼聲代表什麼。現在小白的吼聲,代表了警告。

一隻巨大的蛇精從骨山後滑行了出來。有多大?依照天馬看來,那條蛇至少有一條雙向三線道的馬路那麼粗。至於長度呢?天馬不知道。因為天馬看那條蛇應該還有三分之二還沒露出來,他可沒興趣跑上骨山去觀察它的長度。

巨蛇滑行的動作十分迅速,轉眼間已張開大口衝到天馬幾人的面前來。

天馬看到那蛇口,就像是看到隧道口一樣,大的嚇死人。

「跑!」天馬趕快喊著。不過不用多說,小白早就自動自覺的逃命去了,而且速度之快,讓眾人不得不抓緊小白的毛髮才不至於掉下去。





小白快!巨蛇比牠更快!

瞬間巨蛇已經用身體在天馬幾人的身邊繞了好幾圈,就像被高牆所封死了一樣。巨蛇將頭晃了一晃,似乎很滿意的點了點。然後張開血盆大口,一頭往天馬幾人的所在地栽下來。

不過巨蛇這下去撲了個空,咬了滿嘴的骸骨,就是沒咬到天馬他們。巨蛇感到自己撲了個空,忙左右張望,最後巨蛇抬起蛇首,才看到天馬正張翼飛在半空中。

原來剛剛天馬化出光翼一振,拉著風間涼介、紅蓮和小白飛到半空中。葉小蝶、賀重光皆懂御劍飛行之術,所以葉小蝶可以抱住葉雅御劍飛行,但由於太極雙絕劍身太短,只能供賀重光一人飛行。

「小白!你重死了,能不能變輕一點啊!」天馬拎著小白的脖子飛在半空中,樣子看起來有點好笑。

小白吼了一聲,身體又逐漸縮小,變成一隻白色的小貓。自從上次被凌巧巧他們逮住後,小白竟然莫名奇妙的有了變成小貓的能力。

減輕重量後,天馬再振翅急拍幾下,飛的更高更遠。這時天馬才真正的看清巨蛇的真面目。這巨蛇有著鮮紅的鱗片,像條血河一樣蜿蜒橫躺在白骨平原上。鮮血與白骨的強烈對比,讓緊張氣氛顯得更是陰森可怕。

「還好我會飛。」天馬舒了一口氣。就算那隻巨蛇再可怕,只不過是一隻不會飛的爬蟲類是咬不到他的。只不過大明放心的太早了,一隻能在通天塔第六層稱霸的巨大爬蟲類,能耐絕對不只這樣而已的。





「我想起,我以前有見過牠。」賀重光拍了一下腦袋說:「那時候牠還細的像蚯蚓一樣,在我眼前飛來飛去的。早知道當初就順手拍死牠就好了。」賀重光顯得十分惋惜。

「拜託!現在換成牠能輕易的拍死你了。」等等!風間涼介好像突然想到什麼事,眼睛都快凸了出來。

「你說牠會飛!」天馬鬼叫著。

「嗯!血蛇精生有肉翼,是會飛沒錯啊。」聽完賀重光的話,天馬趕快回頭一看。

血蛇精不知何時張開肉翼(就像蜈蚣的腳一樣,身體每隔一段距離就有一對。是看來頗為厚重的肉翼),在空中滑行著。動作甚至比天馬更加靈活。

天馬回頭看時,血蛇精已張開大口悄然逼近。天馬不得不猛一轉身,飛行路線成九十度角往上直衝,避開血蛇精這一擊。

血蛇精就像一條絲帶一樣,輕巧的在空中兜圈子。利用超長的身體在天馬周圍留下殘影將他包圍,而且不斷的用頭進行突擊。





「介不介意我把牠給砍了?」天馬詢問道,賀重光有個壞習慣,就是他不太喜歡殺一些稀有的魔物。

「唉啊!血蛇精也算是稀有魔物。搞不好整座通天塔才這樣一隻而已。」

這時血蛇精又來一次突襲。這次差點把賀重光的頭咬掉。

「馬上把牠砍了!」賀重光憤怒的吼著。

「收到!」天馬也憋了一肚子鳥氣,是時候該發洩了。一個旋身,天馬衝出血蛇精的包圍網。

天馬飛到一處高地,把小白甩到翅膀上,將紅蓮和風間涼介安置下。這樣天馬比較好施展身手。經過這些年的訓練,天馬已能自由控制想要龍化的部份。

像現在,天馬如果只是要用到翅膀的話。將兩手臂上半部龍化就好,不用整隻手都龍化。這樣一來,在戰鬥時的靈活性可以增加不少。

天馬祭出天叢雲劍,靜靜的等著血蛇精發動攻擊。血蛇精不疑有他,追上來張口就咬。

天馬此時全身上下綻放出強烈的氣芒,三年多的所學全在這一時候施展出來。血蛇精好歹也頗有年歲,幾近通靈。看到天馬這一股氣勢心知不妙,硬是挪身閃避。

外神內斂,這是賀重光每天在天馬耳邊叮嚀的話語。賀重光一直教導天馬如何去掌握運用自己身上的力量,就算只有一絲一毫,也不要浪費,要將它完全利用發揮。所以天馬養成了平時將力量真氣降到近乎於無的狀態。訓練自己對於真氣掌控的熟練度。

「神皇.劍疾!」天馬手腕一抖,劍氣沖霄。血蛇精雖已盡力的在閃避,但奈何身體太大。右側整排肉翼全給天馬的劍氣削斷。

血蛇精怪叫一聲,自空中翻滾落地上。且在地面上不斷掙扎,巨大的身體因劇痛而狂亂的扭動,掃飛起不少骸骨。從傷口上噴灑出的暗紅色血液更是散發著陣陣腥臭,哀聲震天。聲勢之淒厲,讓幾人也不想多看一眼。

「小白的大哥一樣也是大白痴!笨呆天馬。」賀重光開始碎碎念的抱怨。

「這一劍的出手和使力時機完全不對,還枉費我教你那麼久了。天啊,我怎麼那麼不幸,收了這樣一個笨蛋徒弟。你老婆資質還都比你好上千百倍啊。」賀重光自嘆自憐的說著,那語氣就好像遇上投資破產、老婆跟人跑了、全家死光光的樣子。

「死老頭,如果你再不閉嘴的話,小心我把你丟下去餵蛇。」活了五百多年了,這老頭果然也變的不正常。天馬和他相處幾年下來,可把他的個性摸的一清二楚。簡單可用八個字來形容:

風花雪月,無病呻吟。而他這次會自告奮勇陪天馬來通天塔,原因只有一個,就是他……很無聊,想找事情做而已。

「喔,那當我沒說。」賀重光乖乖的閉上嘴巴,一副很委屈的樣子。

「喵~」天馬背後的笨貓小白提醒天馬,是時候該把血蛇精解決了。天馬點點頭,就讓牠早點解脫吧。天馬舞動天叢雲劍,在身旁四周刮起陣陣狂風。

「神皇.劍傲!」天叢雲劍往下一指,圍繞在天馬身旁的狂風變化成數十片巨大的風刃,開始對地面的血蛇精進行轟炸。陣中風刃銳利異常,任牠血蛇精具何通天之能,一樣難逃死厄。

「你就不能用別的劍式嗎!這樣好噁心。」葉小蝶忍不住說了一句。

「那你又不自己動手?」天馬回了葉小蝶一句。不過眼前的場景,說真的,並不是很賞心悅目。血蛇精被風刃切成稀巴爛的數十段,散落在各地,惡臭的血液染紅了整個白骨平原。

「哇哈哈!找到了。」賀重光一邊大笑一邊拉著天馬的頭髮。

「怎麼了老頭,你又瘋了嗎?」天馬徑自點起一根紅萬說。

「哈哈!你看!」賀重光高興的用手指著。

天馬順著賀重光的手指方向看去,不由得也手舞足蹈,在天空中翻來翻去以示慶祝。不過興奮過頭的天馬,差點把小白摔下平原去。一座被血蛇精掃碎的骨山一角,露出了一個石盤的邊邊,正是天馬幾人找了半年多的傳送點。這表示,天馬等人離回家的路又進了一步。

天馬的心頭上浮現了凌巧巧的面孔。雖然外面的世界才過了三天,但他在塔內卻已經過了三年啊。天馬在這些年裡,發現原來自己最惦記著的,還是凌巧巧。

「再等等吧!我的老婆,我很快就會回來的。」天馬等人踏上傳送點,在一陣光芒的包覆下,消失在第六層。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