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驗體》

赤城翔子事件發生後,整個上田組分部有如地震般震撼。

先是雷俊與上田秀虎打開地下軍火庫,測試火箭炮的力量,把整座大宅震得搖搖晃晃的。

及後,雷俊命令其五百名精銳手下趕到上田組分部,上田秀虎亦調動了一百人,全都準備好軍火裝備。

「新,你不拿一把趁手的嗎?」雷俊問道,神山新則是以憂鬱的眼神把玩手中竹劍,嘴上咬著一根快燒完的紅萬,然後用冰冷的語氣道:「今晚我們要面對的,可能不是人類那麼簡單。況且……我習慣了用劍。」至於赤城翔一,則是已經準備好制裁之矛,誓要好好制裁傷害他妹妹和他女人的金勳。





「我們先出發吧,我有位朋友正在英國趕過來,他一直是在幹驅魔的事情,我想他在這場戰爭裡會有用武之地的。」雷俊拿起他的御用長刀「村正」,就這樣帶領著二百名提起手槍、衝鋒槍的手下,還有三百名手持鋼刀的手下,離開上田組分部。

上田組的人接到消息後,早已經準備好裝備,在廢工廠附近潛伏好。

直到雷俊等人來到的時候,已經是凌晨四點多的時侯,亦是人最容易鬆懈的時刻。

「就是這裡了。」雷俊冷冷的說。

「該怎樣進去?」上田秀虎反問道,神山新此時才點起一根紅萬,瞇起被煙燻到的雙眼說:「拿這玩意不就成了吧?反正我們這是來砸場子找渣,不是來談判。這場戰爭沒有談判的餘地,我要他們全都給我滾到地獄。我要令他們明白什麼是絕望。」神山新舉起外號「火神炮」的火箭炮,不分由說就扣動板機,轟了一下,炸中了A區的外圍,爆炸立時引起一道爆風,將雷俊的手下都吹得快要倒下了。





「一下不夠,就來夠兩下吧。」神山新似乎玩上癮了,接二連三的拿著火神炮不斷轟擊A區,裡面終於有人忍不住衝出來停車場,而且近數百人全都是拿著烏茲衝鋒槍的人體實驗人員。

「接下來就是你手下出場的時候了,我跟你和臭條子殺進裡面,我想裡面應該沒那麼簡單才對。人類的戰爭就交給人類,怪物的戰爭就交給我們三人好了。」神山新對著雷俊說,雖說雷俊是凡人,但他穩穩感覺到,雷俊絕不簡單,最少是個實力能和自己看齊的人。

雷俊此時猙獰的笑了笑說:「那就開幹吧,我不怕子彈的。」雷俊雙膝一曲,就越過圍牆了。神山新和赤城翔一亦不怠慢,隨雷俊而去。

實驗人員見到三人出現,本來是想開槍的,但神山新突然震開竹劍,化成草薙劍,以地火劍道刺出帶有炎勁的劍氣,把一眾人員逼得掩住臉不敢應對。

直到劍氣過後,三人已經不見了,反而是數百人拿著重軍火對著他們。





「把他們轟成蜂窩吧。哈哈哈哈———」上田秀虎拿著M-16衝鋒槍不斷掃射,殺戮,將他帶入狂熱狀態了。

=========================================

神山新、雷俊和赤城翔一潛入進A區後,發現這裡完全是一個鬼地方。

十枝巨型試管經過剛才火箭炮的摧毀後,不少水泥磚塊已經將試管打爆,裡面的液體慢慢在流出來,反而本來在培植的生物卻不見了。

現在只剩下中間那根超巨型試管還沒爆,但裡面藏著一頭很不得了的魔物。

神山新絕對想不到,以人類的科學知識,竟然還真把這頭怪物給研究出來了。

那是一頭異形,而且還是異形皇后。

有異形皇后,那即是必定有——普通的異形,那不難想像,圍住異形皇后的那十根試管都爆了,即是說,有十頭異形被釋放出來了。





「小心!」雷俊喝道,赤城翔一下意識彎腰,避過一頭異形襲擊,卻被另一頭異形撲倒了。

這些異形全都與電影有點不同,電影裡的異形是有長長的腦袋,尖銳的尾巴、可怕的利爪還有那令人防不勝防的第二張嘴巴。但通常那些異形都只有兩米高,這些異形清一色最少三米高,擁有四條尾,完全是一副戰士的形相。

十頭異形,這絕不是說笑的,而且還是未完成體。

神山新和雷俊避開數頭異形的圍攻後,雷俊試探性以村正砍在一頭異形的腦袋,竟然輕易地就將那長長的頭顱砍下來。

還好,沒電影中的酸性液體和那麼堅硬,但光是戰鬥力已足夠令人絕望。

雷俊硬是以村正擋住數頭異形的圍攻,還要時刻提防那令人防不勝防的尾巴,令雷俊完全落於下風,要不是雷俊本來就已經開發了腦域,擁有「戰鬥本能」(詳見黑道煞星2),早已經被異形吃掉了。

赤城翔一與撲倒他的那頭異形拉鋸了很久,才能以制裁之矛將那頭異形擊開。





「媽的!不讓你們吃吃苦頭你還真當我這課長之位是買回來的?」赤城翔一舉起制裁之矛,在半空畫一個圓形,召喚出白夜戰鎧。

剎那間,光輝照耀了整個A區,吸引了異形的目光。

雷俊雖然是第一次見到戰鎧,但還是定神下來,利用光吸引異形的特性,瞬速將身邊兩頭異形橫身砍成兩半。

神山新亦然,眼下這環境不適宜召喚戰鎧,始終戰鎧消耗力量較多,還是到適當的時候再召喚吧。

想到這裡,神山新越過三頭異形,全都被神山新給砍下來了。

赤城翔一召喚白夜戰鎧後,實力倍增,在虛空揮了幾下,槍勁硬是將所有異形全都給殺了。

「呼,金勳的人瘋了嗎?竟然製出這種魔物來…」赤城翔一解除戰鎧道,神山新搖了搖頭的點起一根紅萬道:「恐怕,這些異形還未是完全體,要是完全體的話絕不會是軟柿子,那麼容易就被你這幸運小寶寶幹掉。」神山新言語間,還是有點點對赤城翔一不滿。

雷俊也不自覺點起一根紅萬來說:「要是讓這些鬼東西給放出去,恐怕整個日本都會毀掉。」





神山新想著,看到異形皇后沉睡的身影,突然想通一點東西:「雷先生,我有一點說話,可能會引起你不安。」

「說吧。」

「對方應該早預算到我們會來,所以才放翔子回來的。」神山新說著,雷俊似是已經想通了一點:「你是想說,這是一個陷阱,引我和我的人來……」

此時,異形皇后開始不自在的動起來。

「這個陷阱是要引我們來成為這些鬼東西的食糧,如果你兒子真的被抓了,亦絕不會放在這地方…因為小孩子是繁殖的絕佳導體……」赤城翔一開始明白了。

「換言之,從一開始,我就被人算計著。而你們則是被捲入來的意外收獲…」雷俊已經明白了大半。

異形皇后醒來了,開始猛烈撞擊著試管。





此時,外面的上田秀虎帶領著餘下的人馬走進來,大概有四百人左右,全都已經裝備好軍火。

「這是什麼鬼東西……」上田秀虎與其他手下全都看得目瞪口呆,雷俊此時冷冷的說:「要是你們再不開火,會被撕成生魚片的只會是自己。」

雷俊一聲令下,數百人扣動板機,子彈全數打在試管上,終於將試管打爆。

但這,只是助了異形皇后一把。

然而,異形皇后並沒有先幹掉眼前的人類,反而是猛擊隔著B區的牆壁。

或許,這是魔物天生感應到危機。

旁邊B區的五頭魔將,比起眼前的人類,更危險。

雖然人類已經拼命的扣動板機,但對異形皇后來說完全是毫髮無傷。

「雷俊,趁著那傢伙有什麼把牠吸引過去了,你先帶你的人離開。之後的戰鬥交給我,有什麼消息我會告訴你的了。明天一早,在上田組分部大宅見面吧。臭條子,等會應付那東西我可能不夠打,你就隨我一起去吧。」神山新說罷,一躍而上跳到上層通道,赤城翔一不疑有他,緊隨而上。

雷俊一方撤退後,神山新、赤城翔一越過上層通道,強行破壞通往B區的閘門,直接闖了過去。

B區的情況比A區情況更嚴峻,百多根人型試管,裡面的全都是由人演化為鐵血戰士,有些還能保持人樣,但大部份都已經沒有人類的外表,只能淪為鐵血戰士實驗體。

神山新誓想不到,金勳的變態竟然會將電視上幻想出來的怪物實體化。如此一來,金勳這組織更不能存在於世上。

金勳的人員似乎已經留意到神山新和赤城翔一了,紛紛拿出衝鋒槍出來準備殺敵。

只是,他們要面對的,似乎不是兩個人類,而是一頭剛才將隔著AB兩區的巨型厚水泥牆壁給拆掉的異形皇后。

神山新本來已經覺得魔將夠巨型,但在異形皇后面前,魔將就像是剛發育的少年一樣……

異形皇后,高十米,擁有九條尾巴,頭顱長之餘長有利刃,四肢亦長滿尖刺,雙掌除了有利爪外掌心還長有一張嘴巴,可吐出小舌頭,與電視所見的絕對不一樣,保證你見到牠已經絕望到不想跟牠單挑。

「開鎗啊!!!」金勳一名成員說,在場所有實驗人員立時對著異形皇后開火。

只是,尋常彈藥對異形一族來說根本沒用。

赤城翔一把握機會,跳到下方,趁亂將一名金勳成員給拐走到上層通道。

「臭條子今回挺聰明的,先把這傢伙綁住。」神山新說罷,開始放置炸彈在不同地方,畢竟這地方絕不是他們適宜久留的。

五頭魔將雖然勉強可以抵住異形皇后的利爪,但還是經不起那九條尖尾的考驗,抵不到一分鐘就已經被異形皇后刺成串燒,化成飛灰。

這頭異形皇后,絕對可以形容為恐怖級魔物,就連滿腹怒火的神山新都不想與牠打!

魔將被幹掉後,實驗人員開始紛紛引爆試管,希望那些鐵血戰士可以拖延住異形皇后。

只是,情況未如理想。

在異形皇后的九條尾巴橫掃之下,可謂無一生還。不論人類、鐵血戰士。

「是時候走了,帶走這笨傢伙。我要引爆這裡。」神山新說著,赤城翔一把人質背起,正準備走時,神山新高舉草薙劍。

「你怎麼辦?不走嗎?」赤城翔一問道,神山新笑了笑說:「走,但也得先重創這傢伙,誰保證那些炸藥一定能把牠炸死?你別再問了,帶那傢伙回去,我要好好拷問。」

赤城翔一在這一刻,拔腿就走,這不是因為他怕,而是他終於對神山新有信任,亦很清楚自己不能阻住神山新進行他的計劃。

赤城翔一離開後,異形皇后似乎嗅到了活人的味道。

「寶貝,你很餓嗎?我有點美味的東西請你吃啊。」神山新說著,把一根紅萬放到嘴中,點了起來。

「嘰嘎——」異形皇后在此時留意到神山新的存在,不分由說就是張牙舞爪的嘶叫。

「記住我的名字,我叫神山新啊操你娘的混球。」神山新躍過上層通道的欄杆,畫出圓形,召喚起鳳凰戰鎧。

神山新躍下去時,異形皇后硬是以九條尾巴迎接神山新,然而神山新亦不忘回禮,同時按下炸藥的掣,引發一連串的爆炸。

剎那間,爆炸聲響傳遍整個山頭,其震動就像五級地震一樣,整個廢工廠的水泥磚塊全都被爆炸炸得倒塌下來,就連圍牆外的地方都完全被爆炸的火焰所覆蓋。

雖然爆炸極強,但穿上鳳凰戰鎧的神山新,並沒有受火焰影響。

因為火焰,神山新,是共存為一體的。

那麼異形皇后呢?

剛才在爆炸之時,神山新可以肯定自己是砍中了異形皇后的,但此刻處處都是濃煙和火牆,神山新無法確定異形皇后的位置。

「呼——」在火牆中,一條尾巴猛地揮動而至,擊中神山新,將神山新打飛到數十米開外。

媽的,金勳的人到底製成了什麼樣的怪物來?竟然連這麼強烈的爆炸都捱得住?

異形皇后龐大的身軀從火幕中撲出,右手不見了,可見剛才神山新躍下的一刀已經成功將異形皇后的右手給砍了下來。雖不致死,但起碼能一挫異形皇后銳氣。

神山新閃過異形皇后的撲擊,卻冷不防異形皇后叫人防不勝防的尾巴,再度被尾巴打得飛到一旁。

異形皇后大概掌握到神山新的位置後,開始以與其體型不相襯的敏捷速度衝向神山新。

神山新避開這一擊後,雙腳全力一蹬,衝到半空。

「吃我這份厚禮吧!怪物!」神山新高舉草薙劍,以自身作為導體,將爆炸的火焰全都引到草薙劍上。

草薙劍瞬間就將火焰盡數吞噬,令神山新能清楚看見廢工廠的情況。

現在廢工廠已經變成廢墟,只剩一片頹垣敗瓦,還有一頭在尋找神山新的異形。

「死吧!!!」神山新緊握草薙劍劈下,異形皇后來不及抵擋,慘被神山新砍中,由左肩到右大腿,拉出一道觸目驚心的劍傷。

異形皇后痛苦的叫了一聲,終於慢慢倒下在這片頹垣敗瓦中。

神山新解除戰鎧後,也不由得深呼吸一口氣,這傢伙,還真有夠難纏的。

「媽的,又傷到肋骨了。」神山新拿出一根紅萬,放到嘴中,轉身慢慢離去。

只是……異形皇后真的已經死了嗎?

不,牠尚未找到牠的孩子,是絕不會那麼容易死去的。

就如神山新一樣,現在神山新需要回去好好拷問那他媽的金勳成員。

復仇,已經充斥了他的心。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