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拷問》

神山新回到上田組分部大宅的時候,已經是早上八點的事。

作為一個黑幫分部,總會有些類似審訊室的地方,用作審問的,這剛好正中神山新意思,現在他需要兩種東西——

發洩、情報。

雷俊、神山新、赤城翔一走進審訴室後,看著已經睡著的金勳成員,沒由來一陣生氣。





有哪個笨蛋在人家地頭被人捉住還可以睡著的?

赤城翔一拿起一盞電燈,照向那人,但那人卻沒有醒過來。

「白痴條子,弄醒人用這樣的嗎?」神山新說罷,從牆上拿起一柄短刀,不分由說就是對著那個金勳成員,一刀掠過,把他的一邊耳朵切了下來,痛得那人立時醒過來,還從連人帶椅子跌在地上。

「喂,太殘忍了吧?」赤城翔一不忍的問道,這方法太不人道了。

「對敵人仁慈時,敵人有對翔子仁慈嗎?現在,我要他們感受什麼才是絕望。」神山新反而用冰冷的眼神望著赤城翔一說,那種眼神,就像是從地獄爬上來的魔王一樣森然,叫人不寒而慄。





反之在神山新旁邊的雷俊卻是滿意的點點頭,這種生活才是他刺激的來源,那就是對血腥、暴力的原始欲望。

赤城翔一乾咳了一聲,扶起那人後,一拳揍在那人臉上說:「現在不是事必要你說,但你所說的一切都會成為呈堂…」赤城翔一話沒說完,神山新就抄起桌上電燈,一下砸在那人臉上。

「條子,你還是不懂審訊的方法,你出去吧,我想發揮一下我的創意。」神山新冷冷的說,雖然赤城翔一作為警察是極不認同,但換個角度想,神山新之所以會瘋狂,那是因為赤城翔子的不幸。何況,赤城翔子還在搶救中。想到這裡,赤城翔一點起一根煙後遞給神山新道:「我出去吃個早餐。」

由於將死的人是無需要知道名字的,所以以下的對話會管這金勳成員叫「大叔」。

神山新笑了笑後,吸了一口煙說:「大叔,你最好把你知道的都說出來,不然我會讓你爽翻天,知道什麼叫絕望。」





那個大叔不安的望著神山新和雷俊,他心底很清楚這兩人不同於剛才的赤城翔一,他們真是說到做到的。

「我只是區區一個金勳低層人員,我怎會知道什麼啊…」那大叔怕得要哭出來了,但神山新和雷俊可絕不會給予他機會隱瞞和說謊。

但見神山新拿起短刀,捉住大叔的左手,放到桌上;雷俊亦已經預備好,拿出生魚片刀,準備把大叔的手指逐根逐根切下來。

「我什麼都說啦!不要啊!!!」大叔恐懼的叫聲充斥審訊室,神山新對著他微笑道:「你早就應該說這一句取代你的上一句,現在,你需要為你的錯誤行為付上代價。」

雷俊對神山新的說話心領神會,生魚片刀用力一切,硬是將一根尾指切了出來,大叔立時痛得大叫。

「手指失血會造成休克,讓我幫你療傷吧。」神山新捉住大叔的傷口,地火之力傳到傷口上,傷口的血立時凝固起來。

好可怕的惡魔啊!這是雷俊心想的說話,但自己也好不到哪裡就是了。

「拿冰盆過來。」神山新說罷,雷俊把一個冰盆拿到桌上,然後將大叔的手浸到冰盆裡。





神山新拿出星野早紀的照片出來說:「這女孩在哪裡?」

大叔喘氣道:「她被金勳的一名高層傑洛帶走了……」

「傑洛是誰?帶到哪裡了?還有我兒子在哪?」雷俊也拿出自己的兒子「雷霆」的照片給大叔看,大叔看到後,搖了搖頭說:「這小孩子我見過……他也被傑洛帶到『辦公室』了…」

「辦公室在哪裡?他們要我兒子和這女孩幹什麼?」雷俊開始著急了。

「金勳……與SOD是合作夥伴……東尼大木……就是別西卜……他最喜歡吃東西……猶其是新鮮的心臟……至於小孩子……金勳近日在研究一些合成魔物……當中以異形為最厲害的完成品……但異形幼體需要以小朋友作宿主繁殖……今晚是月圓之夜,辦公室將會設下結界……讓東尼大木享受他的女孩…異形幼體將會破卵而出……」說到這裡,神山新怒得拿起士巴拿,砸在大叔的嘴巴上,砸得幾顆牙齒混和牙血掉了下來。

「翔子就是被東尼大木所害的……這樣說,你兒子和早紀都會很危險!」神山新吼道,雷俊揪起大叔,用吼的問道:「他們的辦公室在哪裡!」

「這個我真的不知道啊!!」大叔驚叫道,但神山新可不會信,當下就見神山新把大叔的褲子拉下來,抄起巨鎚道:「媽的,還跟老子耍花樣!!」





「我真的不知道啊!」大叔的叫喊是沒用的,因為神山新手中的巨鎚已經砸中自己的陰莖和春袋,一次不夠,神山新還來第二次,第三次,把大叔的下體都砸成一團爛肉。

好死不死,要命的痛楚,就是死不去。

或許下體的痛楚已經蓋過了手指被切的痛楚,大叔現在才發現——原來自己十根手指都已經被雷俊砍了下來。

「說,他們的辦公室在哪?」神山新臉如玄壇,可見他已經再沒耐性審下去。

雷俊見大叔完全不說話,遞了一個鉗給神山新。

「好,我會慢慢地把你的牙齒都給拔出來的。」神山新說了就是,第一次拔,沒有結果,就拔第二根、第三根、第四根。

痛苦的叫聲,充斥整個審訊室,甚至傳出了外面,叫赤城翔一的心不太好過。

這房間,宛如地獄一樣,有兩頭魔鬼,在審判著一個無辜的靈魂,赤城翔一開始後悔自己把大叔帶回來。





直到神山新把牙齒都拔掉了,雷俊連耳朵都給大叔切下來了,大叔還是不肯說。

看來,神山新要作出最變態的事了。

「眼耳口鼻,只剩下鼻和眼未玩。鼻只能打折,不夠痛,還是眼睛好玩。」神山新拿起一個湯匙般的器具,一下插在大叔的眼裡,用力一拔,將大叔的左眼硬是挖了出來。

「金勳的高層可以玩變態,我也可以。你沒機會選擇了,你只能選擇痛快地死,或是痛苦地死。」神山新的可怕,就連雷俊也感到心寒!看來赤城翔子和星野早紀,已經成為神山新的逆鱗…

「大阪……Bar City……找沖田……他知道的……其他的我都不知道了……讓我死了吧……」大叔已經無力了,離死不遠,只望可痛快一死。

「Bar City……我知道了!」神山新恍然大悟,但他可不會讓大叔死得舒服,但見神山新抄起桌上的斷指,塞到大叔的嘴巴裡,然後一記虎尾腳,將大叔踢倒在地。

指甲,把喉嚨刮得破開;





手指,卡在咽喉處,不上不下,無法呼吸。

終於有痛得中掙扎了三分鐘,大叔窒息而亡。

「Bar City在晚上才開的,我們也只有趁這段時間好好休息,今晚再找那個沖田。」神山新說罷,雷俊點了點頭後,打開審訊房,拖著疲累的身體說:「阿坤、皇蜂,幫我搵人清一清入面d零

件。」陳洛坤、皇蜂(黑道煞星2主角)接到命令後,立時叫了幾個手下進審訊房,但見到那情況後,無一不嘔得一地早餐的。

由此可再一次證明,仇恨是可以令人變得可怕的。

神山新,就是最佳例子。

----------------------------------------------------

《重返人界》

「第六天了,怎麼天馬還沒回來?」凌巧巧有點擔心。

「賢婿吉人天相,一定會回來的。」凌鋒緊握凌巧巧的手,堅定的說。

「是啊!我沒有懷疑過他說的話,只要他說會回來,就算他變成鬼了,還是會從地獄爬回來找我的。」凌巧巧幽幽的說。

「抱歉喔!我還沒死。你真的很想當寡婦嗎?不然怎麼一直詛咒我。」

「爹爹,我大概太想他了,現在連幻聽都出現了。」凌巧巧搖了搖頭。

「可是……我也聽到賢婿的聲音。」

凌鋒、凌巧巧猛然轉頭。站在身後的,可不就是多日不見的天馬嗎?

凌巧巧想給天馬一個擁抱,但天馬手腳快了一步。雙手抱起凌巧巧的腰,在空中不停的轉圈圈,將凌巧巧抱的死緊。

「怎麼……那麼激情啊?」凌巧巧被天馬的舉動嚇了一跳,反而有點不好意思。

「對於你來說可能只是短短的六天,但我可是度過了六年的歲月啊!現在我才發覺,你在我的心裡,是多麼的重要。」

「我在這裡等也是度日如年啊!」凌巧巧聽到天馬的話,眼眶都紅紅的。

「可是,老公。這裡……很多人在看。」凌巧巧羞的把頭埋在天馬懷裡,不敢抬起來。

「啊!」天馬現在才注意到。剛剛跑太快,眼裡只看到凌巧巧,絲毫沒有註意到,原來現場有這麼多人。

除了凌鋒外,還有幾個長老,和兩個不認識的傢伙在。

「算了!當作沒看到吧!」

「討厭。」凌巧巧不依的撒嬌著。

天馬的出現讓在場的所有人全都大吃一驚。因為天馬就像是鬼魅一樣,憑空出現在凌巧巧身後。凌鋒連察覺都察覺不到,直到天馬抱住凌巧巧才反應過來。看來這小子長進不少啊!

「請問……你就是巧巧她的夫君嗎?」一個女子在這時走了過來。眼前和凌巧巧親熱的抱在一起的,就是他們要找的人吧!

「目前還不算,不過快了。有什麼事嗎?」天馬放開凌巧巧,轉向那女孩問了一句。

天馬在練妖塔的這段日子裡,頭髮變長了,長到大腿的黑髮被天馬用布碎胡亂的綁成一束。原本剛毅的臉龐上,多了幾許歷經歲月的風霜,讓天馬看起來更成熟穩重。而身上到處都是髒兮兮的,所穿的不知名毛皮做成的衣服也是到處破破爛爛的。

「你吃了不少苦啊!」凌巧巧拿出手帕,細心的擦乾淨天馬臉上的灰塵。

「為了你,這些付出是值得的。」天馬捉著凌巧巧的手,微微笑著說。凌巧巧臉上紅通通的,讓天馬看了好想咬上一口。

此時,那女孩才乾咳了幾聲正色道:「我叫藍碧,是藍家門的人。我的師妹藍夢一直在人間修行,濟世行醫,直到昨天她突然向我們發出求救訊息,說遇上了一個被魔物襲擊的女孩,需要極罕見的麒麟之心,作為替補心臟…而這女孩,她說她是神山新的朋友,叫赤城翔子,而在今早亦證實了,神山新有一位朋友正在仙境修行,相信就是我眼前的如月先生。」

「不是吧!人界發生什麼事了!」天馬驚叫出來,捉住凌巧巧的手亦被緊張的汗水沾得濕濕的。

「這一點我不清楚,但現在藍家門人不能走得開,所以只能要如月先生你走一趟到人間…把麒麟之心交給師妹。若然有魔物的話,我希望如月先生幫忙清除掉,因為那魔物太危險了……以女孩的心臟為食…我怕再這樣下去人間會動亂!」藍碧不安的說,此時賀重光走出來說:「那就到人間吧,把那些變態魔物都給砍了。」

「我也去。」葉小蝶也舉手道。

「人間是我們的家,我們怎可能不回去?」風間涼介托起眼鏡說。

「這麼變態的魔物,我不砍了牠就不是紅蓮!」紅蓮憤憤不平的說。

「紅蓮去,小雅也要去!」葉雅像小女孩一樣,抱住紅蓮粗大的手臂說。

「吼!」小白精神的吼了一聲,在虛空打了幾下虎拳,以表示自己的想法。

「老婆……我要回人間了。」天馬有點不捨,剛見面又要分開,這才是叫他最痛心的。

「不用怕……你老婆我不是弱質女流,絕對有能力對付那些魔物的,順道也到人間遊玩一下好了。或許,我會愛上人間的生活,與老公長住人間呢!」凌巧巧絕對脫線的思想,叫天馬快吐血了。

「好吧,那我們就一起回人間,老頭,這裡有傳送點到日本吧?」天馬說罷,藍碧將一個木盒交給天馬後說:「我直接把你們傳送到師妹那處。」

「好了,大家準備出發。」天馬點起一根紅萬。

藍碧佈下一個八卦陣後,唸了幾句咒語,一個法陣穿過眾人,將眾人傳送回人界。

如月天馬,即將以更強的姿態,重返人界!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