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仇之火》

天馬一行七人經藍碧的傳送下,來到了上田組分部大宅,赤城翔子和「藍醫生」藍夢的房間。

藍夢看著眾人的出現,再看看天馬手中拿著的木盒,心裡大概有個底,眼前的應該就是藍家門所找的「速遞員」。

天馬、風間涼介、紅蓮曾與赤城翔子見過面,心裡都覺得赤城翔子是個活潑好動,敢作敢為的大美人,但當日的大美人已不復存在,反而變得蒼白如紙,完全沒有生氣的躺在床上。即使是凌巧巧見到這種情況,也不自覺把天馬的手捉得更緊。

「搶救行動刻不容緩,你先把麒麟之心交給我吧。這女孩的心臟已經不見了,雖說那頭魔物以魔氣維持住這女孩的性命,但現在唯一的救援之法就是兵行險著,把麒麟之心給換那女孩換上。





成功與否我也不知道……」

「啊~」赤城翔子下意識地淫叫了一聲,淫蛇發作時間又到了。

「媽的,不會是淫蛇吧?」天馬破口而出,葉雅想了想後道:「這女孩身上被人植入了一種魔物,必須盡快根除,不然將會失去心智,淪為慾望的傀儡。」

「小雅,你能幫她根除嗎?」紅蓮問道,葉雅眉頭一皺後說:「應該還可以的,交給我吧。」

「除了藍夢小姐和葉雅外,全都出去吧。」賀重光少見地面有難色,似乎已經被這事弄得有點不悅。





眾人離開房間後,剛巧遇上了審詢完畢的神山新和雷俊。

「天馬!」神山新錯愕了,但這不是相認的時候,有天馬與紅蓮等人在,形勢可說是逆轉了。

「廢話我不多說了,我身邊的這位是我老婆;拿劍的這位是葉小蝶;這頭貓是我在仙境撿回來玩的,叫小白;這矮小的屁小孩就是賀重光。新,把事情完完本本的說出來吧。」天馬不疾不徐的說,整個氣勢與以往完全不同。

神山新嘆了口氣,點起一根紅萬,將事情說出來。

天馬努力的壓下怒火,畢竟這事情可不是說笑的,敵在暗己方在明,總得要小心處理。何況金勳這組織太神秘,即使自己想去拆台也沒辦法。





「先別說其他,昨晚的事情可能已經驚動了金勳。況且我們不知道對方掌握了多少情報,所以我不建議此行太多人去。萬一是調虎離山之計,放幾人在這裡總比全軍出發好。」天馬沉著的說,神山新點了點頭後道:「我也不建議雷俊帶他的手下去,畢竟在這種環境,面對那種變態魔物,再多人去也只是送死罷了。」

「今晚去拆台的事,盡量以人數最少為佳。我去定了,其他人如何?」天馬說罷,神山新緊握拳頭說:「他們捉了早紀,又傷害了翔子,這仇我一定要親手報!」

「我留在這裡,我對於這個神秘組織有所保留,他們絕不簡單,可能已經掌握了我們的所有情報,甚至對方可能圖謀的是整個上田組和新青年的人員!」賀重光正色道。

「我去作支援吧,既然他們有一棟大樓作為基地,那我就在那大樓的附近埋伏,必要時放暗箭幫你們解圍。」風間涼介依舊冷靜的盤算著整個形勢,作出這一個決定。

「為免他們有伏兵在涼介那邊,我去涼介那邊作支援。」紅蓮道。

「我也要去。」雷俊走近道,天馬打量了一下雷俊,渾身散發的殺氣不比紅蓮弱,但卻只是普通凡人……

「晚上去金勳的基地,可能會遇上魔物,那絕不是你能面對的層次。」天馬毫不留情的說,但卻被雷俊一句說話打斷了:「他們綁架了我兒子。」

「那……」天馬還是有擔心的,但神山新卻是拍胸口保證道:「雷俊可是個辣角色啊,昨晚即使面對著數頭異形突襲依然處變不驚,還幹掉了幾頭!」





「那好吧。」天馬同意了。

「我留在這裡吧。」葉小蝶主動表示留下,那就剩下小白和凌巧巧了。

「喵~」小白弓起腰叫著,似乎牠很想幹架。

「你就不要去了,留在這裡好好陪著你老大的女人。」天馬嚴厲的說,小白立時像洩氣皮球,洩氣了。

凌巧巧雖然也很想跟去,但既然自己夫君不讓自己衝到最前線,那就留在這裡好了。

要不是賀重光、凌巧巧和葉小蝶主動肯留下,相信在晚上,這裡將會變成人間煉獄……當然,這是後話。

而最後決定會出發翻了金勳老巢的有:天馬、神山新、紅蓮、風間涼介、赤城翔一和雷俊,雖說一行只有六人,但卻是絕強的隊伍。





=====================================================================

「Bar City」是一間酒吧的名字,也是大叔提及的唯一線索人物「沖田」會出現的地方。

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卻是Bar City最狂野熱情的時間。在這個遠離社會秩序的地方,毒品和色情交易隨處可見,就算是要雇用殺手也沒問題。這裡是人性墮落的天堂,任何你心目中所渴求的,這都能找的到。然而前提是,你必須有錢。

Bar City不同一般三流場所,門禁相當嚴格。東西保證都是高檔貨,所以許多有錢人也特別喜歡來這尋求刺激。

天馬等人要進來時也是被保鑣們百般刁難,不過當雷俊將一疊鈔票砸上他們的臉時,那些目中無人的保鏢立刻變的像條狗一樣,努力的阿諛諂媚著。

這裡,自尊是沒有價值的。

一進門,裡面的情形倒是讓天馬略感錯愕。他本以為會看到聲光喧囂的畫面,就是一群人擠在一起,隨著搖滾樂跳來跳去的景象。不過裡面的情形卻不是這樣。

典雅的擺設,輕柔的的音樂,以及三兩成群穿著高雅的人群走來走去。這看起來到像是一間高級的餐廳或俱樂部才對。





風間涼介的眼裡也滿是不解,畢竟兩人都未曾接觸過這種世界。

看出了天馬和風間涼介的疑惑,神山新輕輕的說:「別被外表所蒙蔽。我以前進行調查時曾經在這裡混過一段日子。把他們想像成披著羊皮的狼群,一不小心!你連一根骨頭都不會剩下。 」

「看到左手邊那麼幾個男女嘛,別被他們斯文的外表騙了。他們可是毒販、軍火商、人口販子等等行業的龍頭。沒事別靠近他們。」

「你們好,請問需要什麼服務嗎?」一個穿著兔女郎服裝的美貌侍女帶著滿臉笑容走了過來。

「情報。」神山新冷冰冰的回答。

「請跟我來。」兔女郎將三人引領到吧台上。

天馬和風間涼介瞪的眼睛都快突出來了,這是他們第一次看到神山新在美女面前全無反應,而且還冷言冷語的。當他們悄悄的問神山新這問題時,神山新的回答卻是讓兩人愕然。





「剛剛那女的。只要你給她錢,她甚至願意馬上脫光跪在地上讓你當馬騎著走,可我對這種賤女人沒興趣。像這種出賣肉體的人這裡可是很多的,不分男女。別忘了,這裡可是完全超出一般社會的認知範圍。」

走到吧台前,雷俊意外的看到一個熟人也在那。

「但丁!」雷俊驚訝道,叫但丁的男人對著雷俊微笑後,拿著酒杯迎上了雷俊。

但丁是一個外表俊朗的外國人,樣子與奇洛李維斯十分相似,最特別之處是……他滿身都是十字架,職業是神父。

一個無時無刻都在抽煙的神父,他應該能與神山新做到朋友,反正兩個都不過是煙剷罷了。

雷俊與但丁會合天馬一行人後說:「這位叫但丁,是位神父。在英國已經處理了不少驅魔的案件。」

天馬很爽快的與但丁握過手後,心裡大概有個底。

這但丁,也不是普通人。他身上流有魔物之氣,但那是與生俱來的血統,反倒是那正義之氣,強得叫天馬有點發冷抖。

「幾位需要什麼呢?」酒褓笑著問。

「六杯珍珠奶茶。還有,找人。」

神山新的話讓酒褓頭上冒出許多黑線,這還是第一次有人會在這種場所點珍珠奶茶的,不過酒褓還是馬上將神山新所要求的東西呈上。

「不知先生要找誰?」

「金勳的沖田。」

看到酒褓說話吞吞吐吐的。雷俊知道規定,於是丟給他一疊鈔票。那酒褓看到雷俊出手那麼豪氣,馬上詳詳細細的說來。

「沖田先生他剛去了找人…」

「我要那男人的資料。」神山新又丟了一疊鈔票過去。

「沖田嘛,我們都叫他小白,意思是小白臉。長的很帥,而且對女人很有一套,專門靠女人吃軟飯維生的。」天馬聽到這裡,不小心笑了出來,小白,原來你是吃軟飯維生的。

「以前他都是先找好一名對象,等過了一段時間騙完那女人的錢財後,在去尋找下個目標。只是這幾天不知怎麼搞的,那傢伙天天來搭訕女孩子,而且都是年輕貌美的。與他平時的做事方法有很大的差異。」

六人對望了一下。這麼說起來,受害的不只赤城翔子一個人,而是有好幾個少女已經被這沖田帶走給那個吃心臟的魔物了。

「很好!嘿嘿,我要買那個叫沖田的人。」神山新的笑容看起來是那麼的可怕。

「先生,這……」酒褓被眼前疊的像是座小山的鈔票嚇傻了眼。

「別給我找藉口!Bar City裡沒有東西是買不到的,這點我清楚的很。每樣東西都有他的價錢,我想那人渣如果知道自己值那麼多錢,恐怕會感動到落淚吧。」

「當然!先生,我十分樂於為您服務。」酒褓笑著收起這堆錢。

天馬輕輕的在神山新耳邊說了幾句,神山新點了點頭。

「給我一個私人包廂。」神山新對那酒褓說著。

進了包廂後,但丁拿起手中的龍舌蘭一飲而盡,然後點起一根紅萬。

「是不是你們之中有親人或朋友出事了?」但丁很嚴肅的問著。神山新和雷俊沉著臉將事情說了一遍。

「唉…果然。」但丁忍不住嘆氣。

天馬問:「怎麼了?」

「我對於你們朋友的遭遇深感哀傷,這是第六個少女了。前幾個少女完全和你們朋友一樣,這事情已經引起梵諦岡教廷高度注意了。所以我此行不止為幫阿俊的,還是為了工作。」

「是因為對手是個妖魔嘛?」天馬可擔心了,看來這次事情遠比他想像來的嚴重。

這時那個酒褓敲門走進來說:「幾位,沖田來了。」

「準備好了嘛?」天馬看著雷俊和神山新,兩人同時點點頭。

「那麼……要開工了,今晚就讓我們好好大鬧一場。」

天馬幾人看到沖田時忍不住暗嘆,這傢伙果然有吃軟飯的本錢。他那偏似女生的俊美,足以迷倒許多女人,不過還是比不上天馬和神山新。去當個明星拍拍電影也是很有成就的,只可惜他只會以玩弄女人為生。

這時沖田還不知死到臨頭,還在用他那三吋不爛之舌勾引女生。

天馬和雷俊一同走了過去,一人分別在沖田的一邊架著他的手。沖田別說反抗,連叫也叫不出來。

看到兩個比沖田還要帥的帥哥對自己微笑,那女孩子魂都不知飛到哪去了。兩人趁機將沖田架回包廂內,準備大刑伺候。將沖田扔到沙發上後,七個人圍在小白身邊盯著他看。

「幾位大哥,有什麼需要小弟服務的嘛?」沖田笑的很諂媚。現在他形勢比人弱,以沖田打滾多年的經驗,自然深知見風使舵的重要性。

神山新掏出星野早紀和赤城翔子的照片說:「這裡一個是我妹妹,一個是我老婆,我想……你應該很清楚我們的來意吧。」

「幾位大哥可能是誤會了,小弟從來沒看過這兩位小姐……」沖田還想裝可憐,不過神山新可不吃這套,拔出雷俊的手槍馬上開了一槍,子彈精準的擦過沖田俊美的臉龐,劃出一道血痕。槍上裝有消音器,所以還不至於引起騷動。

赤城翔一想上前阻止,可是天馬一手拉著他,並且搖頭意示赤城翔一別插手。這次的事件,讓神山新的凶狠血液甦醒了。神山新將槍口緩緩的向下移,直到抵著沖田的老二。

「如果你不想轉職當人妖,就把所知道的全說出來。不然,你下半輩子就得改換伺候男人為生了。」神山新說話完全不帶任何感情,冰冷的令人發寒。

「你不能這樣對我!告訴你們,如果不想死的話,馬上把我放了。」沖田這時也發起狠來了。

神山新的回答則是用槍托敲碎了沖田的一隻手指頭。沖田痛的滾來滾去,一直哀號。

「沒關係,反正夜晚還長的很。我們有時間慢慢敲斷你身上每一根骨頭,很快你就會體會到『生不如死』這句話的真諦了。」

「金勳不會放過你們的!」沖田嘶啞的喊著。

金勳!七人目目相視,看來還真押中了。

「那又怎樣。」神山新漠然的說,並順手再打碎沖田兩根手指。

沖田看抬出金勳的名字幾人依然無動於衷,態度終於軟化了下來。哭著說:「我說,我全說。」

根據沖田的供詞。他只是負責誘拐少女的人,並且在事後都會獲得一大筆金錢。而他直屬的上司,命名傑洛。

「他們的辦公室在哪裡?」這回到天馬發狠了。

沖田趕忙說了一個地址,那裡是市區的一棟大樓。七個人押著沖田離開Bar City,來到他所說的這個地點。沖田說的這棟大樓是棟辦公大樓,看起來還蠻新的,有二十層樓高。不過現在是晚上,整棟大樓全黑漆漆的不見燈火,門口還有守衛。

「我和紅蓮到對面的大樓待命。」風間涼介說罷就走,與紅蓮一同走到對面的大樓。

「好,今晚,這城市將燃起復仇之火。」神山新抬起竹劍,走向金勳的大樓。

兩三個守衛看天馬等人來勢洶洶,趕緊圍了上來。沖田只對他們說了一句:「他們要見傑洛。」

所有的守衛便帶著一抹嘲弄的笑容讓他們過去​​。彷彿在笑他們不自量力,跑上門來送死。

「傑洛是誰?在金勳內是什麼地位?」天馬在電梯內握著沖田的手腕問,同時手上微微施力。沖田吃不住痛,全說了出來。

「我不了解傑洛在金勳裡的地位,不過裡面的人對他必恭必敬的,身分應該低不到哪去。我帶女孩子來了以後就是交給他,並且由他來支付酬勞。剩下的我就不清楚了。」

電梯在十七樓停了下來,裡面看起來就像是普通的辦公室一樣。可才一開門,裡頭就一堆凶神惡煞的大漢瞪著他們看。想來樓下那些警衛已經事先通報了樓上的人了。

「真是歡迎啊!還是頭一次有客人來到這拜訪。不知幾位大駕光臨,有何貴幹呢?」一名面帶微笑的中年人看著天馬等人神色自若的說著。看那人黑髮藍眼和臉型,大概是個混血兒吧。

「傑洛?」天馬試探性的問。

「您知道鄙人的名字真是讓鄙人感到無限光榮啊。」傑洛說話十分恭敬,不過眾人從來沒與金勳交過手,自然不敢掉以輕心。

「廢話少說!你該了解我們的來意吧。」神山新一手將沖田舉的高高的。

「當然,打從沖田進門開始,我就已經明白各位的來意了。」傑洛也不再擺出低姿勢,今日一戰,在所難免。

「那你也該知道,今天該有什麼覺悟了吧。」神山新冷冷的說。

一陣寒風吹過,傑洛雖然有一絲驚慌,但已經做好準備。

復仇,正式開始。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