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樓激戰》

現場開戰氣氛已經到達限界點,傑洛低頭一笑道:「愚蠢的人類啊……為何要捨棄生命,與金勳對抗呢?你看,金勳到底做了什麼壞事?我們在創造忠心的僕人,重建這個已經腐化的世界,我們為什麼就不能攜手把這個黑暗的世界毀滅,創造一個屬於我們的自由國土呢?」

連日來,一次又一次目睹身邊的人受傷,就是因為金勳這見鬼組織,神山新已經受不了傑洛的滿口歪理,當下就已經破開竹劍,以草薙劍疾劈向傑洛。

傑洛退得極快,就連天馬的視力也差點來不及捕捉他的身影。

「嘿嘿……把他們給砍成肉碎餵給異形吧。」傑洛幽幽的說了一聲,然後化成一道黑影循去。





天馬是故意讓傑洛逃去的,因為整棟大樓都是魔物,他可不敢因為面對傑洛一個強敵而把大樓給拆了,放了那些魔物出外面的世界。

傑洛退去後,整個十七樓頓時殺聲四起,過百名身體健壯,放出去也可以一敵五的男人手持鋼刀衝向眾人。

「上帝只讓我驅魔,沒讓我殺人。」但丁不疾不徐的點起一根紅萬說。

天馬、神山新、赤城翔一作為主力,亦絕不可能花時間在這動手。

此時一直沉默的雷俊終於走出來說:「我殺孽早已經夠重,落地獄是預料中事,這群混人就交給我,你們盡快救走我兒子和那些女孩。」





「一個打一百個?你應付得來嗎?」神山新此刻的嘴巴完全是「O」了的,他絕不敢想像一個凡人如何應付百多個刀手。

只是……雷俊也不是路人甲,在數年前,他就曾經在台灣以一擋千。(詳見黑道煞星2)

雷俊大步踏前,一直以來不能殺人已經令他的怒火抑制到不能抑制的地步,現在眼前這百多個男人,充其量也只是送死的角色而已。

這是傑洛算不到的一點。

「砍了你!!」一個男人大喝,但這已經是他的頭掉下來後說的話。





雷俊的刀快得可怕,甫殺入人群已經有四五人被砍成數件掉在地上,天馬等人眼見情況穩定,在雷俊的開路下,登上往十八層的階梯。

雷俊掩護眾人到樓梯口後,人數依然好像不減,黑壓壓的人群衝向雷俊。

「仔呀仔……老豆已經好耐冇出過手喇。今次為左你,唯有破戒啦。」雷俊點起一根紅萬說,然後就是一陣金鐵交擊的聲響,與及人類痛苦的尖嘯。
眾人到達十八樓後,發現這裡的情況與十七層完全不同。

十七樓的全是活人,但十八樓卻已經佈下了結界,因為這一層生存的,都不是活人。

只是,眾人尚未見到任何魔物的蹤影。

一種不自在的感覺湧上眾人心頭,令眾人不自覺地同時說:「好強烈的陰穢之氣!」

「我已經嗅到有一群魔物在接近,加上這裡佈下的結界,我可肯定這些魔物不同於魔卒,是比魔卒更高層次的低智慧魔物,大家要小心。」天馬在通天塔打滾六年,除了訓練本身的力量外,就連感官都敏銳許多,魔物未到,天馬已經嗅到了。





「那即是我可以出手了。」神山新變態的笑了笑。

「我要為我妹妹報仇。」赤城翔一也緊握制裁之矛說。

只有天馬和但丁同時不疾不徐的拿起一根紅萬,點起,似是享受的在吞雲吐霧。

「但丁,你不怕嗎?」天馬隨口問道,現在這種守勢,眾人不能做什麼,就只有等。

但丁咬著那根紅萬,很隨意的說:「有什麼好怕,反正我這一次不是沒準備來。」

但丁說罷,拉開身上一件一直穿得很緊的長袍,媽的,這傢伙完全是個開外掛的變態,絕不可能是神父。隨了林林總總的重型衝鋒槍、手槍、手榴彈、閃光彈外,還有背門背著一個有但丁那麼高的大十字架,說他是移動軍事要塞也不為過。

「來了,大家合上眼睛,我想玩一點東西。」但丁興奮的笑了笑,就在眾人合起雙眼時,但丁抬起他的那個大十字架,對準辦公室方向扣動了機關。

一道超粗的火束在十字架的末端射了出來,然後就是聽到一些魔物的痛苦吼叫。





這道光束的力量不止於此,還他媽的把結界給打破了,窗戶、水泥牆壁也被炸得融掉,光束直射到對面樓層才停下來,產生出一個小爆炸。

此時風間涼介和紅蓮完全地感受到下方的樓層結構被光束轟得有點不穩定,當風間涼介以他的超強視野望向金勳的大樓,才知道是誰弄成這場混亂的。

「那神父……絕對是來開外掛的。」風間涼介不自覺的額冒冷汗。

只是……這一道光束,為風間涼介和紅蓮引來了不屬於他們工作範圍的東西。

是一群人型蝙蝠怪。

「涼介,開工了。媽的,早知道買點宵夜來吃。有點想小雅的飯團了。」紅蓮托起銀月雙刃說。

風間涼介射出一記三重箭,擊中三頭人型蝙蝠怪後也有點思春的說:「要是小蝶現在在這裡的話,恐怕會興奮得已經動劍了吧。」





六年來的生活,已經把風間涼介和紅蓮洗淡了痛苦的過去,開展了新的緣份。

回到金勳大樓,眾人張開眼睛後,望著眼前的事物,完全是目瞪口呆。

過百頭魔物被光束打剩一小部份,良久後,那一小部份亦慢慢化成黑色的血水,就似是從來沒出現過於十八樓似的。

「但丁,你還真像移動軍事要塞啊。」天馬感觸的說,但丁抽了一口煙後道:「對不起,剛才那一擊有點過火了。」

「不是有點過火吧……」滿身是血的雷俊笑了笑說,然後奪過但丁口中的紅萬道:「我可是在下面也感受到這裡的震動啊。」

「下面的人已經解決了嗎?」神山新愣住了。

「對啊,沒難度。」雷俊說得輕巧,但身上十多道大大小小的刀傷可不是說笑的。

「好了,先不要在這裡談賽後報告,這場戰鬥還沒完的。」天馬說罷,眾人重整一下士氣,開始向十八層內出發。





「走吧!」天馬在身上散發出帶著淡藍色光芒的氣罩,多少讓幾人能在看清一些周遭的環境。另一方面是為了減低其他人的危險性。會發光的天馬在黑暗中看起來格外顯眼,當然有事也會先沖著他來。

眾人大概可以看出這裡的地形環境。這裡以前可能是某企業的辦公室吧,有許多隔開的小房間。只是眾人不明白,為什麼房間面前會有數字符號標示著。

但丁好奇的走過去打開其中一間房間。

「別輕舉妄動!」天馬忙出聲阻止,可是還是晚了一步。

「哇靠!」但丁開門後嚇的退了幾步跌在地上,他驅魔多年可從沒看過這麼噁心的東西。

一開房門後,房間裡詭異的暗紅色光芒出現在眾人眼裡。裡頭有著很多不知名的儀器、管線和一個很大的封閉式透明水槽。水槽內盡是暗紅色的液體,光線也是從這發出的。雷俊一看到那水槽內的東西也忍不住別過臉去。

那是一個成年的男子,不過現在已經看不太出來他曾經是個人類的模樣了。他身上的許多部位腐爛到幾乎只剩骨頭,要不是那人的臉還算完整,他們還真的看不出來。

如果是這樣也就算了。可那水槽內那具看起來像是屍體的東西,居然還是會在水槽內扭動四肢掙扎的,就像是還活著一樣。

「他們居然在培養魔物,而且是拿人類來當實驗!」但丁看到這一幕,已經驚訝的不知要說什麼了。難怪這裡陰穢之氣這麼重,原來是在做這種事。

「有救嗎?」天馬例行性問道,但丁搖了搖頭後,打開長袍,抽出一根M-16重型衝鋒槍,嘭嘭嘭嘭的將水槽打破,連帶裡頭的「人類」都給打成蜂窩。

先前的光束攻勢,加上剛才的鎗火聲,終於引來生存在十八樓的真正魔物。

被光束打死的只是先鋒,真正的魔物現在才醒來!

「我想把這拆了。」天馬淡淡的開口。

「我也想。」其餘幾人異口同聲的說,隨即七人哈哈大笑。

「那還等什麼!」但丁抽出一柄散彈槍,並裝滿了子彈。接著轉身踹開另一間房門,裡頭也一樣有個大水槽。不過不同的是,水槽內是一隻狼。

「靠!這東西也有。」但丁擊碎水槽後馬上又補上一槍。

天馬的方法最簡單,起手,收手,一陣紫色電光閃過,水槽裡的魔物立時變成黑水。

雷俊也是邊打邊目瞪口呆的看著天馬那邊的破壞份子。天啊!他們到底都是些什麼人。連個神父都有這麼可怕的破壞力,想要拿下這座城市都沒問題。

眾人開始各自處理身邊的魔物,竟然忽略了一個重要的人物!

赤城翔一不見了。

遠處的傑洛也聽到一連串的槍聲和爆炸聲,心理不由得叫苦連天。

這裡是組織內一個極重要的實驗室,專門研究魔物的合成、培養。現在居然給一群來歷不明的份子全數破壞,傑洛完全不敢想像未來組織會給他予怎樣的懲罰。

對於敵人、叛徒及失敗者,金勳向來是不留情,而且手段是難以想像的殘酷。一想到這傑洛就全身發冷顫。最後還是咬牙切齒,像下定什麼決心一樣,朝二十樓走去。

赤城翔一憑著感覺追到上十九樓,這一層全都是還沒完成的鐵血戰士,所以赤城翔一要找傑洛並不難,傑洛身上的陰穢之氣和那種高級魔物獨有的血腥臭味太重了。

只是,當他登上二十樓的階梯,情況就變得不一樣了。

不同於剛才底下黑漆漆的樓層,這樓層到處都閃耀著紅色的光芒。牆壁走道上還有著許多不知名的花紋,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來到一座宗教廟宇​​一樣。而且二十層是很單一的只有一間房間,不是多房式的。

在傑洛於房門外愣著時,一條黑影悄悄走過。

傑洛站在房門外,內心卻一直在掙扎著。

房間裡封印著一隻十分可怕的魔物,可怕到令傑洛一想到牠就會不自主的全身顫抖著。甚至為了討好這頭擁有驚人智慧的魔物,傑洛還順從它的要求,每天奉上一個年輕女子當祭品。

這隻魔物可不是一般的魔物。根據上頭的命令,傑洛必須將這頭魔物當成「盟友」來看,並且務必滿足它的一切需求。如有必要,傑洛也要受命於它的指揮之下。

而且這個封印並不是用來限制這個魔物的行動,而是用來隱藏它身上那股強大的魔氣,以免被人發覺。只要那惡魔有意,隨時都可以突破封印出去。

「有什麼事嗎……」房內傳出嘶啞的話語。傑洛每次聽到都會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那聲音彷彿就像是從地獄來的淒嚎一般。

「別西卜大人……因為出了一些小小的問題,在下可能需要大人的出手幫助。」傑洛還是勉強自己鎮定的說完這些話,他可不希望被這非人的怪物看弱了下去。

「咯咯咯……沒興趣……滾吧……還有……別忘了今天的祭品」房內的魔物根本不理會傑洛的請求。要不是金勳答應每天提供給牠一個祭品,牠才不會答應駐守在這。可這又不表示它必須替金勳的人做事,惡魔可不是個會遵守承諾的種族。

傑洛氣的臉色發白。沒想到他們冒著危險辛辛苦苦為牠誘拐來少女獻上,現在出了事,牠卻連理都不理。反而還在要求自己貢獻少女。其實傑洛也是急瘋了。跟惡魔講道理,那不跟對牛彈琴是​​一樣的道理。

此時,在外面傳來了星野早紀的叫聲。

「翔一!你為什麼會在這!」被一些暗紅色蔓藤纏住的星野早紀全身上下並沒什麼傷痕,衣服亦十分完好,看來尚未被下毒手。

赤城翔一沒多說話,只是徑自以制裁之矛解開星野早紀的禁制。

「想不到會有漏網之魚啊。」傑洛討厭的聲音傳到赤城翔一耳邊,赤城翔一正想轉身迎戰,卻慘被一雙骨刃貫穿身體。

                                               「翔一!!!」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