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一的最後告白》

                                   「翔一!!!!」

在星野早紀的驚呼下,骨刃貫穿了赤城翔一的胸膛。

傑洛自知別西卜已經不可能幫助自己解圍,既然如此,倒不如賭一把,幹掉其中一人,將功贖罪。

故此,傑洛挑上了獨自離隊救人的赤城翔一。





傑洛早已經是合成魔物之一,而且是尚能保存自己意識的魔物,故此戰鬥力自然比普通的魔物還要高上幾班。眼下貫穿赤城翔一的骨刃,就是傑洛化回魔物原形的「螳螂手臂」。

沒錯,傑洛是與一頭螳螂魔物融合的,現在的傑洛除了臉還是自己的外,雙臂已經變成螳螂,還有著熊的身體,說多奇怪有多奇怪。

但現在絕不是研究生態的時候,赤城翔一這一下不單已經傷及肺葉,還造成內出血,要是不及早搶救的話,必然回天無力。

只是……赤城翔一會再選擇逃避嗎?

不,不可能,赤城翔一在兩年前已經放棄過星野早紀一次,如今難得一起,需要深知伊人芳心並不在自己處,但還是得要盡自己努力,保護星野早紀。





這是他自己作出的承諾。

赤城翔一沒有痛苦的叫聲,臉上亦沒有憤怒的表情,反而的冷靜的看著眼前的唯一敵人——傑洛。

「我就是死,也會拉你上路的。」赤城翔一微笑道,傑洛錯愕之際,赤城翔一的腿暴踢在傑洛的熊軀上,其力之大,竟足以強行令骨刃抽離自己的身體。

痛!這是撕心裂肺的痛!

但這些痛絕對及不上早紀所受的痛!





想到早紀在這兩日來感受的絕望,這一點痛就算不上是什麼!

在這種意志驅動下的赤城翔一,發揮出超人意志,制裁之矛連環刺出數道槍影,雖然無一刺中,但這都只是晃子。

真正的攻勢,在於「鞭!」

但見赤城翔一在最後一下刺擊完了後,傑洛正想埋身,赤城翔一猛地一揮制裁之矛,槍身硬是擊中傑洛的軀體,將傑洛打飛到一旁。

正義的力量是不容小看的,傑洛就是一個好例子,被槍身打中的位置正冒起煙來,這是因為制裁之矛的聖潔之力,令傑洛造成深層的灼傷效果。

痛!同樣地傑洛也感到撕心裂肺的痛楚,但這卻變成令他憤怒的催化劑。

傑洛揮舞起骨刃,劈向赤城翔一,赤城翔一以制裁之矛一一格擋後,把握機會,一記箭腿踢出,擊退傑洛,制裁之矛繼而刺出,成功刺中傑洛。

「嘎——」被制裁之矛刺中的傑洛痛得大叫,赤城翔一知道,是時候了。





「喝!!——」赤城翔一手中的制裁之矛雖然還刺著傑洛,但還是在半空畫出一個圓形,召喚白夜戰鎧。

披上白夜戰鎧的赤城翔一就似是從來沒受過傷般,戰力大勇,一擊將傑洛震離制裁之矛。

「人類!!!」傑洛怒吼一聲,骨刃不斷劈向赤城翔一。

只是……赤城翔一越擋情況越壞,到最後,就似是完全無力的慘被傑洛虐砍,無還手之力。

赤城翔一跪了在地,淡然的說了一句:「終於……還是撐不住了嗎?」

「人類!!!這是你的下場!!不要怨我!!」傑洛雙臂再度揮下,骨刃砍在赤城翔一胸口上,白夜戰鎧自動解除。

「翔一!支持住啊!!」星野早紀急得快哭了,她從來沒想過一直以來自己的英雄赤城翔一,會落得如此下場。





此時,傑洛被對面樓層紅蓮那邊的戰況吸引住,既然赤城翔一都已經幹掉了,要是還留在這裡恐怕早晚會被天馬等人找上,還是先避其鋒,到對面充撐一下場面好了。

赤城翔一跪了在地,身上不斷流著鮮血。

「早紀……」赤城翔一虛弱的說。

「翔一,你不要說話,我帶你離開這裡!」星野早紀還想扶起赤城翔一,但赤城翔一卻是撥開星野早紀的手。

「我快不行了……我知道……你其實是喜歡神山的……你知道嗎?其實我真的比不上他……為了這件事,他已經心力交瘁…你不用騙我,我知道你心裡其實是喜歡他的……去吧,我相信他的心,容納到你和翔子……記著啊…我離開以後,你要與翔子好好相處……與神山…一起…啊…」赤城翔一說到這裡,安詳的閉上眼睛。

「翔一!!!」星野早紀不斷搖晃赤城翔一,但命數已定,赤城翔一,注定絕命於此。

然而,在這個時候傑洛慘被一道刀罡砍得退回這邊,氣數將盡的傑洛,決定拿星野早紀陪葬。

「不要傷害早紀……」這是赤城翔一心裡最後的吶喊。





真的嗎?

或許赤城翔一真的絕命於此,但若然是脫離凡軀,那就另作別話了。

在黑暗中,赤城翔一聽到一把沉厚的聲音在他耳邊低語。

「你,真的能捨棄凡間的一切嗎?」

「我可以!只要能保護早紀!我什麼都願意!」

「即使是出賣靈魂和肉身?」

「什麼都好了!早紀現在危在旦夕!我要保護她!我要保護她啊!!」





「人類,你有永遠孤獨,甚至是與你一直嫉妒的朋友為敵的覺悟了嗎?」

「比起早紀的性命,孤獨算得上是什麼?朋友算得上是什麼?」

「你的奉獻,會得到回報的。」

傑洛的骨刃已經快砍到星野早紀眼前,此時,一隻強而有力的手把骨刃接住,並將之粉碎。

「翔一!?」星野早紀錯愕道,眼前救她的人的確是赤城翔一沒錯,但……感覺卻已經不是那個她心中一直仰慕的英雄,不再是那個正義的赤城翔一。

「翔一?這名字也許是這具肉體的主人之本名……但抱歉,我的名字叫——木靈。」赤城翔一張開雙眼,瞳孔已經變成深邃的海藍色,傑洛雖然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但他感到眼前這人,絕對是能與別西卜相提並論的恐怖存在!

傑洛反抗性地以腿踢向赤城翔一……不,是木靈,只見木靈簡單的捉住傑洛的腿,然後以手掌印在傑洛的胸口,一切,就像是時間停頓了似的。

死亡,原來可以降臨得那麼突然。這是傑洛最後的思想。

「嘭!」傑洛在一瞬間爆體而亡,木靈冷眼一看星野早紀,卻沒進一步行動,只是冷冷的說了一句:「赤城翔一,直到最後,都只是想保護你。我已經完成了他的心願了。」

木靈說完就走,化成一道旋風奪窗而去,彷彿赤城翔一從來沒出現過一樣。

星野早紀這時候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絕望。

真正的絕望,並不在肉體,而是在心靈。

那個她心中的英雄,亦不再復返。

翔一……再見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