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重臨》

在眾人依然於金勳大樓奮戰時,殊不知一條巨型黑影已經在都市中悄然逼近。

十八樓的魔物已經盡數被殺,此時天馬才提出一個重要的問題:「翔一呢?」

神山新想了想後,心裡湧現出一陣不安感:「不是吧,臭條子不會自己先行救人吧!?」

「快上去!」天馬喝道,眾人急步登上通往十九層的階梯,只是在這種重要的時刻,鐵血戰士紛紛破水槽而出。





鐵血戰士不同於魔物,他們全都掌握著高科技武器,要應付需不成問題,但肯定不能在一時三刻解決。

「別擋路!」天馬心急上頭,一起手就已經是紫色奔雷手,一道紫色電光掠過,將眼前最少十數隻鐵血戰士烤熟。

「我和但丁在這裡把關,你們先衝上去!」雷俊揮舞起村正,鐵血戰士面對著雷俊的掃蕩,完全落於劣勢,加上後方有強大火力但丁作後援,相信將第十九層交給二人絕不成問題。

天馬與神山新點了點頭後,在鐵血戰士群中穿梭,直接跳上通往二十層的階級。

有一頭鐵血戰士還是死心眼要跟上天馬,卻慘被一記藍電奔雷手給打至全身殛成黑炭。





天馬聯繫上陰極力,凝起一道冰牆擋住通往二十層的通道,叫鐵血戰士無法再向上走。

二人到了二十層後,眼前的情景叫二人呆住。

「早紀!為什麼你會得救的?臭條子呢?」神山新急著的跑去星野早紀處,此刻星野早紀已經跪在地上哭成淚人。

「翔一他……翔一他……犧牲了…」星野早紀說到這裡更是臨近崩潰邊緣,只能抱住神山新痛哭。

天馬自知這種場面不大適合自己,只好到一旁救其他人,包括雷俊的兒子。





「新,盡快把早紀帶走,這裡有一頭不得了的魔物,而且還有一頭強大的魔物在接近這裡,盡快與其他人離開!」天馬凝神聚氣,尋找那頭「不得了」的魔物——別西卜。

終於,天馬找到了,別西卜此刻正藏在一扇門後,那種感覺,強得叫天馬熟悉,就像是當初面對大日荒尊一樣。

門一打開後,裡頭妖氣有如暴風般湧出,吹的天馬長發紛飛。天馬一接觸到這股妖氣後,馬上大喊著:「你們千萬不要進來!相信我。」

隨後天馬馬上沖進去並且關上房門。

神山新和其他人質被這股妖氣沖的暈頭轉向,險些昏迷。而且心中狂跳,莫名的恐懼感和壓力湧上心頭。要不是天馬及時關上門,神山新知道自己可能會這樣崩潰下去。層次差太多了,即使是神山新也不敢貿然進去。

天馬不敢托在,在這種情況下,必須先將護身真氣擴張至最密的情況,以防敵人耍陰的。

房間很大,裡頭有無數吊著的赤裸屍體,這些屍體統一有一個特徵——全都是年輕貌美的女性,心臟處穿了個大孔,下體有數條赤紅色的蛇在蠕動。

「你來了。」在屍體群中,有一個男子在吃著什麼,但天馬肯定這男人吃的絕不是正常的東西,而是女性的心臟。





「你是誰?」天馬試探性問道,雖然他已經怒火燒心,但還是得摸清楚對方的底子。

「這具身體的主人,叫東尼大木;但我的本名,叫別西卜。在以前,你們都比較稱呼我為『暴食』。」別西卜慢慢轉過上半身來,滿臉都是肉碎,加上正咬著半口冒出鮮血的心臟,叫天馬有點想吐的感覺。

「這些都是你做的?」天馬滿臉殺氣。

「很美吧!而且這世界上沒有比少女帶著恐懼的哭泣聲更好的音樂了。」別西卜十分得意。

「就因為這個原因!所以你禁錮這些被你殘殺玩弄而死的少女。」

「飽嚐恐懼與痛苦的新鮮心臟,那可是無與倫比的美味啊。」

天馬已經聽不下去了。一個箭步衝上前去,同時左手聯繫上陽極力,右手聚起血電,先將屍體燒光,再以血電奔雷手打向別西卜。





「哎呀……為什麼把我的玩偶都給燒了?我還沒幹這些女孩呢!」別西卜輕而易舉的擋住天馬的血電奔雷手,卻忽略了血電奔雷手帶來的效果。

天上一道驚雷響起,直接劈破房間的天花,天雷成功打中別西卜!

「你這種傢伙,死一百次也不夠!」天馬祭出天叢雲劍,眼下就已經使出「神皇.劍傲」,看來別西卜真的惹怒了天馬。

「神皇.劍傲」一式的劍氣剛猛無匹,且帶有天雷之力,硬是將別西卜的軀體刺得遍體鱗傷。但別西卜卻完全沒有痛覺似的,這讓天馬有點對別西卜重新估計。

既然能當上七原罪中的暴食,那別西卜的實力絕不止於此。這種程度就被天馬幹掉的話,連血蛇精都不如。

「這軀體太礙事了。」別西卜說罷,整個軀體被一道綠色魔法陣包圍,天馬的心有所感應,看來別西卜要來真了。

正當天馬想退開時,神山新有如炮彈般撞向自己處,令二人剛好撞正在一起。

「發生什麼事?」天馬話沒說完,一道巨型尾巴揮舞劈向自己,天馬立在神山新身上,以天叢雲劍強行抵擋,但還是被擊得退開數米。





「異形皇后殺來了!我還以為昨晚已經把牠幹掉,怎料牠竟然又來了!」神山新說著的同時,別西卜已經化回原型。

別西卜的真正軀體是一頭會飛的蜘蛛,有蠍子尾,全身冒著綠色毒氣,最過份的是有著與異形皇后不相伯仲的體型,看來要應付絕對不易。

「好戲上場了。」別西卜說罷,以蠍子尾亂揮,將金勳大樓頂層強行搗碎,令房間頓成露天狀態。

別西卜飛上大樓上空的同時,異形皇后就似是十分討厭別西卜似的,發了瘋的撲向別西卜。

「自己人打自己人了?」但丁已經趕到,但面對著眼前這種情況,即使但丁有強大火力也不禁眉頭一皺。

「先別管了,分部那邊來電話了!在分部外有很多魔物在盤踞,似是要攻入大宅!」雷俊抱起兒子著急起來,天馬雙眼閃過殺機後,拍了拍神山新的肩道:「你和涼介他們先回去支援!我收拾這裡的殘局!」

天馬剛說完,異形皇后就與別西卜一同墮向大樓,由於兩頭巨型魔物的體重也超過三十噸,加上在空中纏鬥後的衝力,一墮向樓層就有如流星一樣,撞破無數樓層的水泥層,直墮向地底深處。





但丁在此時落井下石,以大十字架再發射出光束,但光束卻似是一直未落到盡頭似的,直到聽到別西卜的慘叫聲,但這種高度,加上光束的去勢,這兩頭巨型魔物的落點最少有地下一百米深。

「這兩頭魔物今天一定要解決,不然要是跑到都市的話就麻煩了!」天馬龍化雙臂與光翼,眼下就要跳進那個無底深淵。

「天馬!」神山新叫停了天馬的腳步。

「絕對不要死啊。」神山新拋了一根紅萬給天馬,天馬點起紅萬後,振翅一飛,飛向深淵。

「好,我們快趕回去!」神山新說罷,眾人開始馬不停蹄,趕回分部……

---------------------------------------------

《十面埋伏》

上田組分部大宅外——

水野薰正與於魔界集結的魔物大軍,於大宅外盤踞。

在大宅裡的葉雅已經全力施法,以加強守護結界,但似乎成效不大。

「快一點!『色欲』的『容器』就在裡面!加緊努力把人搶過來!記著,是一個沒有心臟的女孩!至於其他人,就殺了好吧。」水野薰下達命令後,魔物紛紛叫囂示意明白。

還好在這一帶附近都沒什麼民宅,全都是上田組的宿舍,要不然這魔可怕的陣容被發現,人界一定亂!

現場由水野薰帶領的部隊最少有近一千頭魔物,雖然說不上是很龐大的軍隊,但要踏平整個上田組分部絕不是問題。

注守的上田組人馬和新青年人馬已經準備好軍火,隨時可以迎戰,但賀重光卻是皺眉起來,似乎對此戰不大看好。

一切,都太巧合了。

賀重光記得至尊門主留下一顆「七面玲瓏水晶」給他,並留言曰每一面水晶有團火焰燃起來,就代表又多一個「原罪體」甦醒,而現在,已經有四團火了。

大日荒尊、別西卜,已經佔上其中兩個,那麼剩下兩個是誰呢?賀重光想不通,雖然他尚未知道赤城翔一已經化為「嫉妒」木靈的事實。

看來,水野薰的目標就是赤城翔子,用作為「色欲」原罪的宿主。

「嘭!」大門被硬物撞擊,其力度之大,已經將鎖住大門的鐵鏈給撞斷。

「操你媽的,不管那麼多了,最重要是守護住那女孩和藍夢!」賀重光祭出太極雙絕,站在大門準備。

「還好我們留下了呢!要不然天馬可會責怪我們了。」葉小蝶亮出她的神劍「玉衡劍」,站在賀重光身旁準備迎戰。

「老公在那邊正熱鬧來著,我們這邊怎可以不熱血一點?」凌巧巧也拔出望舒,隨時可以上陣。

「小白,你老大在外面幹架,現在人家找上門了,你還在混?欠打啊你?」賀重光怒喝一句,小白立時化為人虎狀態,似乎狀態大勇。

「結界快不行了!」葉雅不斷消耗法力修復守護結界,看來已經累得不行。

「那就讓他們來好了,反正我已經習慣了這種幹架方式。」賀重光興奮的說。

「吼吼!!」小白在虛空打出幾下虎拳。

「嘭!」大門被打開,一頭拿著巨鎚的牛頭人闖進來了。

然而,這頭牛頭人卻再沒有發揮,就已經被太極雙絕砍下頭顱了。

「太歲頭上動土?老子好歹也是三宗六門劍宗宗主,你們到底是何方妖道?」賀重光義正詞嚴的說,水野薰拿著一柄滲有邪氣的鐮刀道:「我管你是什麼人,總而言之,荒尊讓我做的事,我一定會辦妥。那女孩,我搶定了。」

「又是你這搶人老公的醜女人。」凌巧巧一見水野薰就氣得眼都紅了。

「上次還沒分勝負,今次就先把你幹掉。」水野薰的矛頭明顯地指著凌巧巧。

「殺!!」隨著水野薰的命令,這場十面埋伏的戰鬥,正式開始!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