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魔窟》

天馬沿著兩頭巨型魔物墮向地底的巨洞一直追,但卻在地底失去了兩頭魔物的蹤影,然而,那種陰穢之氣卻是比起大樓上更濃烈。

「天叢雲劍,這裡的光源實在不足,能給我一點光嗎?」天馬舉起天叢雲劍低語,天叢雲劍就似是聽到天馬的說話似的,劍身頓時暴射出藍色光芒,把整個地底都照得亮起來。

本來以為兩頭魔物只是一直在地底進行追逐戰,破壞著地底的土地,但想來……天馬的想法錯誤了。

這裡有三條分岔路,每個分岔口都最少有十多米高,五米闊,足夠讓別西卜和異形皇后通過。





「應該往哪走啊?」天馬再一次問天叢雲劍,但今次天叢雲劍卻沒有反應,看來得要自己摸索了。

然而,天馬還沒下決定時,已經出現狀況了。

這裡是地底,加上有陰穢之氣,自然會產生出魔卒和一些原始智慧魔物,但天馬可是沒想到有……那麼多。

比起現在,上一次在奈落之森的魔卒量完全是小巫見大巫,當天馬以天叢雲劍照亮其中一個分岔口極目遠望,那裡密密麻麻,全都是魔卒,數量多得嚇人,就像螞蟻一樣多。

「嘎——」魔卒不能見到強光,當接觸到天馬的光芒後,立時瘋狂的嘶叫起來,叫人心寒。





「要把這裡拆了……天叢雲劍。」天馬微笑說,天叢雲劍的光芒立時變得更亮了。

魔卒群現在眼裡只有一個目標,就是天馬,然而,天馬可不是乖寶寶,可不會站在這裡被魔卒吃掉。

「雷霆戰鎧!來吧!」天馬高舉天叢雲劍,在半空畫出一個圓形,一個藍色魔法陣穿過天馬後,雷霆戰鎧再現人世,其光芒完全把整個洞口都給照亮起來,叫魔卒群瘋狂撲向天馬。

雷霆戰鎧的出現不止如此,還引動天雷,數條天雷從洞口而降,打在天叢雲劍上,天叢雲劍吸收天雷之力後,劍身立時暴長五尺,成為一把巨型大劍。

天馬知道天叢雲劍已經到了極限,不能再吸收更多天雷,況且眼前那麼多笨魔卒,正好用來消耗一下天雷。





「神皇.劍疾!!」天馬這一記「神皇.劍疾」比起以往的更強,夾著天雷之力的劍罡化成一道寬大的天叢雲劍劍影,將中間那條分岔口的魔卒完全殺掉,那些魔卒就彷彿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只是,天馬的劍式尚未完,竟然忘卻了賀重光叮囑的說話:龍炎神生訣是不能串連使用的,不然會引發嚴重後果。

天馬忘卻了這一點,接著使用「神皇.劍傲」,硬是將三條分岔口的魔卒盡數消滅。

兩式串連,令天馬累得跪了在地,就連雷霆戰鎧都自動解除,天叢雲劍的劍身縮短成一尺長的短劍。

這是因為天叢雲劍屬天界神器,神器認主後,會隨著主體的內力、真氣多少而改變大小,從而達到最佳的應用效果。剛才天馬串連兩龍炎神生訣,一下子將七成內力盡數釋出,此刻天馬全身軟得很,內力完全被抽乾似的。

幸好剛才一手把魔卒盡數清除,不然天馬可麻煩了。

天馬就地盤膝打坐,感受到空蕩蕩的氣海正有一絲絲真氣在回復。

然而,大家別忘了天馬是與麻煩共存的生命體。

一道身影從天而降,帶有烈炎的拳勁有如雨般落下,目標竟然是天馬。





天馬眼見情況不妙,只好聯繫上陰極力,祭出一道冰牆,將拳勁擋住,但來人的力量剛烈,一下子就破開冰牆。

就在神秘人的拳頭快轟中天馬時,突然收回力量。

「還以為這裡的人都已經死掉了。」來人是一個體型健壯的中年人,一看上去第一個感覺就像是古時那些豪氣幹雲,義薄雲天的大俠,要說有什麼例子嘛,天馬一定毫不猶豫說,眼前這人完全是張飛再世。

「我是剛追著兩頭巨型魔物來到這裡,但卻發現這裡的魔卒多如螞蟻,只好先清一清洗這裡的地方好了。不然怎麼追?」天馬擺擺手道,那人聽罷立時變了臉似的,由一開始充滿敵意,到現在還真是突然變了豪俠的語氣:「對不起啊,我剛以為你是魔物才會突襲你的。」

「不打緊。說起來,你來這裡幹什麼?看你的拳勢不像是普通人。」天馬邊說邊打坐運功,畢竟這地方遍地魔卒,雖說自己目標是異形皇后和別西卜,但還是有人結伴同行較好,必要時有人可幫忙幹掉那些小怪,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那男人拱手作揖道:「在下鐵忠,為三宗六門『鐵家門』門人。閣下是…?」

「啊,原來是三宗六門的人。我跟你們劍宗宗主…那老頭叫什麼來著…啊賀重光有點交情,但絕不是三宗六門的人。非要有個稱呼的話,你就叫我天馬好了。」





「原來是賀劍仙的朋友。那就是鐵忠的朋友啦!哈哈哈!!」鐵忠豪邁的笑著,與一開始充滿敵意的樣子完全不一樣。

「你還沒答我來這裡幹什麼。」天馬問道。

「我本來是三宗六門派來看管著這魔窟的門人,但不知怎地這陣子魔窟被人解開了封印。直到剛才陰穢之氣外洩,我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到我趕到來的時候,已經見到有大量員警封鎖了大樓。那只好從另一種途徑來看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魔窟…是什麼東西?」

「魔窟是天地間陰穢之氣最重的地方,也是各種妖魔鬼怪聚集的地區,所以才稱為魔窟。就因為魔窟是天地間陰穢之氣的聚集地,所以不能破壞魔窟,不然這些陰穢之氣一散開後會很危險。

所以魔窟的存在很隱密也很危險,魔窟歷代向來處於被封印的狀態,並由各地的靈學門派嚴加看管。而我家由明治時期開始就一直看管著這魔窟了。」

「不能直接將洞內的魔物全幹掉嗎?那不是省事多了嗎?」

聽到天馬的話,鐵忠只是搖搖頭:「就算把洞內的魔物全殺光了,過一段時間後,陰穢之氣又會再生出一批魔物出來,除非陰穢之氣斷了,不然會一直長出新的魔物出來。不過,那是不可能的,這陰穢之氣來自天地。所有的貪婪、怨恨等負面情感都是來源,怎麼斷?所以只有加以封印和看管了。要是有魔物出來做亂的話,就再加以討伐。」





「真有夠麻煩。」天馬搖了搖頭道,當天馬提一提起時,發現內力已經回復到六成功力,是時候繼續出發了。

「我要進去,畢竟那兩頭巨型魔物要是跑出地面了,可是一大麻煩。你是要在這裡進行封印還是怎樣?」天馬說罷,鐵忠雙拳一振,一道浩然正氣散發洞穴:「當然去了!就讓我看看是何方妖道那麼危險!何況,我要知道是什麼人有種突破魔窟的封印。這對三宗六門來說可不是小事。」

二人往中間的分岔口走去,一直走了約十分鐘才離開了「隧道範圍」。

外面的分岔口大,裡面更是別有洞天。

這裡排滿石柱,可那石頭絕不是鍾乳石,而是看起來漆黑沉重的石材,石柱表面平滑異常,倒有點像是人為的。而且石柱看起來雖是呈亂數排列,但亂中有序,天馬似乎看出了點什麼,卻又不太明白。

兩人又向裡面走了一會,迎面而來的血腥氣味讓兩人停下了腳步。前面的地上躺了兩具金色制服的屍體,附近還有幾灘黑水。天馬用劍翻著兩個屍體檢查,能看出來是被利器傷要要害致死的,應該是洞內魔物殺的。天馬看著制服上繡著的勳章,嘴裡念著:

「金勳,到底想幹些什麼呢?這樣做又有何目的?」





「什麼金勳?」鐵忠聽到天馬的話問。

「啊,你看,這組織叫金勳。」天馬指著那勳章。

「金勳……」鐵忠好像想起什麼。

「你知道金勳?」天馬看到鐵忠遲疑的樣子,又問了一句,難道他知道些什麼嗎?

「沒有,我今天是第一次聽到這名詞,看到這勳章,想起一段令人不愉快的過去罷了。」鐵忠下意識的回答,語氣多了幾分冰冷。

「這洞窟內魔物很多嗎?」既然話題談開了,天馬又開始發問了。

「照理來說,是沒錯。」

「可我們進來那麼久,連一隻都沒遇到,好像很不對勁。即使我剛才那串連兩式龍炎神生訣真有那麼厲害,總不可能把這麼大一個魔窟的魔物都殺了吧?」聽到天馬這麼說,鐵忠也感到事情不對勁。

「繼續往裡面走吧,如果金勳的人沒死光,總會有碰頭的機會,那時大概就能知道他們的目的。」鐵忠迅速下了判斷,繼續往裡面走。兩人繼續往裡面走,沿路上到處是魔物死後所化成的黑水,還有金勳的人的屍體,而且越往裡面,死狀越慘。

「金勳到底來多少人啊,一路上至少已經死了十個人了。」鐵忠看著眼前一堆屍塊,有被撕裂成三、四塊的,也有四肢和頭顱盡斷的。

「有魔物來了。」天馬舉起手上的天叢雲劍示警。

魔窟一戰,現在才正式開始。

------------------------------------------------

《女人的戰爭》

上田組分部失守,葉雅已經無力再維繫住守護結界,只好退到一旁作後援。

反觀葉小蝶和凌巧巧,卻是有著非一般的毅力,起初還好,劍勢有如涓涓細水,後來水野薰加入戰場後,凌巧巧就瘋了,劍罡有如黃河江水般衝擊,雖劍罡砍不中水野薰,但卻令不少魔物中招,全場很多魔物都慘死於兩女劍下。

賀重光騎著小白,專挑一些強悍魔物,出其不意地一劍了斷,薑是越老越辣的,這說話絕對沒錯。

「去把那些主力拖著!」水野薰似乎察覺到魔物如此消耗下絕不是辦法,始終還是要自己出手。

「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下則為河嶽,上則為日星。於人曰浩然,沛乎塞蒼冥……」葉小蝶也似乎打得爽過頭了,居然開始念起正氣歌,記上玉衡劍下,一道又一道劍意襲向眼前向潮水般的魔物。

面對著浩然正氣的劍意,魔物紛紛爭相走避,畢竟牠們最討厭就是正氣。

水野薰剩機躍到赤城翔子房外,準備搶人。

「休想搶人!你這醜女人!」凌巧巧以望舒劍抵在水野薰頸上,水野薰巧妙地身子一轉,以鐮刀柄擊中凌巧巧腰間。

但凌巧巧也沒有讓水野薰白佔甜頭,一記火辣辣的巴掌,狠狠地扇在水野薰臉頰上。

女人的戰爭……可怕啊……

要是天馬在場的話,恐怕早已怕得像駝鳥一樣將腦袋埋在泥土裡了。

「纏人的女人可不受人歡迎的啊。」水野薰怒目一視,鐮刀鋒刃直劈向凌巧巧。

凌巧巧回防一擋,望舒抵住鐮刀後,反被鐮刀滲發的黑氣纏住,叫望舒頓時黯然失色。

「你以為我就只擅長劍道嗎?」凌巧巧嬌笑一聲,一記勁腿猛地踢中水野薰小腹,硬是把水野薰連人帶鐮刀退到一旁。

「飛燕昇天.翻騰!」凌巧巧大喝一聲,其招就如招名一樣,有如一頭飛燕般襲向水野薰,腿勁不斷翻騰,一時間把水野薰成功壓下。

凌巧巧見腿勢已老,只好雙腳用力一踏,踹在水野薰胸口,拉遠距離,順勢奪回望舒,整個動作一氣呵成,優美至極。

「是你逼我動怒的!」水野薰被凌巧巧打得怒了,但見凌巧巧高舉鐮刀,詠唱起一段說話:「傲慢的荒尊啊,請你賜給你忠心的僕人黑暗力量,以黑暗的空間封閉敵人,把敵人的生機都吸盡吧!」

水野薰說完,一道黑暗力量蓋住了凌巧巧,這種情景,就像當日天馬等人戰大日荒尊一樣,被黑暗領域所籠罩,凌巧巧感到自己的內力真氣和生機正一點點地被黑暗領域抽走。

「巧巧!」在外面的葉雅祭出法筆(葉家門人施術的法器,為一枝毛筆),但見葉雅畫出一個符文後大吼:「破!」

符文在空氣中以光芒展現出古文字形相,並發生爆炸,但卻對黑暗領域完全無效。

葉雅無力的愣在原地,此時一頭魔物的巨爪,正準備取下葉雅的腦袋……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