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窟危機》

天馬感應到有魔物走近,立時凝起真氣包圍全身,準備作戰。

鐵忠在黑暗中視力沒天馬般好,只能步步為營,小心翼翼的望著前方,以及將自己的感官凝聚至最敏銳的程度。

只是,天馬漸漸放鬆下來,雖然在黑暗中他只能感受到有不屬於人類的氣息,但面前這幾頭生物絕不是魔物那種感覺,反而有點像仙境的靈獸,與自己有種源出一徹的感覺。

漸漸地,在天馬的藍色真氣的光芒下,照亮了三頭巨獸的身影。





這三頭巨獸,各有特色,氣勢兇悍,似是守護著什麼,但卻又被打至重傷了。

最接近天馬和鐵忠的那一頭巨獸,是一頭金色的老鷹,嚴格來說,這老鷹有獅子的身軀,但頭卻是鷹頭,這令天馬想起傳說中神話所述的——獅鷲。肉眼計算,這頭獅鷲展開翅膀後足有半個籃球場大。

而緊接在獅鷲後方的,是一頭紫色巨狼,這頭紫色巨狼全身散發紫電,體型約有七米高,滿身都是爆炸性的肌肉。

而最後一頭的則不能稱為巨獸,那是一副散發著綠色幽光的石盔甲,看上去年代十分久遠。

「救救我們……」那頭紫色巨狼率先開口,但竟然是說得一口流利的日語,這讓天馬有點愣住了。





「發生什麼事?」天馬說罷,一道巨大黑影撲殺而至,就是這道黑影,令三頭巨獸重創。

想到這裡,天馬立時聚起電勁,一道紫電奔雷手迎向巨大黑影,正中巨大黑影的頭顱,將巨大黑影打飛到一旁,撞碎了不少石柱。

「想不到……七原罪竟然那麼快就醒來,還企圖打開聖殿的封印!」紫色巨狼一口氣就是不停的說,叫天馬完全不明白。

「那頭魔物又來了!」鐵忠話沒說完,黑影又再衝向天馬,一道強而有力的尾巴以極速揮向天馬。

「嘿!」此時鐵忠擋在天馬身前,但見鐵忠雙腳突然一沉,地面被鐵忠的腿勁壓得裂開,鐵忠的雙拳硬是擋住了尾巴的襲擊。





「別少看鐵家門人啊!!看我的——『天地霸拳』!!」鐵忠大吼後,格開尾巴,憑感覺跳上黑影頭上,雙拳凝聚起火焰,一時間把黑暗的魔窟照亮起來。

「火雨蓋!!」鐵忠大喝一聲,帶有烈焰的拳勁不斷猛轟黑影,這時天馬才看清楚黑影的真身,就是異形皇后。

看上去,異形皇后受了重傷,但饒是這樣,戰鬥力依然不容輕視,面對著鐵忠的「天地霸拳.火雨蓋」,竟然還能撐得住,在倒地之際揮出六條尾巴還擊。

鐵忠輕巧地避過尾巴追擊,在火雨蓋招勢將盡時,鐵忠深呼吸一口氣,將真氣提升到極點,再度大喝:「震紅塵!!」這一拳比起火雨蓋簡單,只是雙拳同時聚滿真氣,凝成一道紅色氣牆而已。但這道氣牆,加上那道壓縮了的拳勁,當鐵忠的拳頭轟中異形皇后的身體時,真氣與拳勁同時爆發,異形皇后竟然硬是被鐵忠這一招轟得痛苦呻吟,其拳勁之猛,連異形皇后的軀體也受不住,開始出現崩裂的情況。

「這頭鬼東西交給我!你先去了解情況吧!」鐵忠似乎打上癮了,招招下手極重,強如異形皇后亦不能再還擊了。

天馬與三頭巨獸走到一旁後,開始了解情況:「你們說清楚一點,什麼七原罪企圖打開聖殿的封印?」

獅鷲似是悲傷的說:「我們是來自仙境之地的靈獸,受主上『逆天』所託守護著這個封印著三神官的聖殿;我和修羅、閃雷本來守護著聖殿,一直好端端的,突然有一群人類闖進來,還好他們抵不過魔物的襲擊……但後來,這頭黑色的異獸竟然追殺著七原罪的『貪食』,我們拼命抵擋,但貪食的力量太強了…我們只能引這頭異獸來這裡好了。剛好遇上你……人類,你身上有主上的氣息,你是主上的什麼人嗎?」

天馬大概明白了,就是這三頭巨獸是一座地下聖殿的守護者,但因為別西卜和異型皇后的闖入,令這三頭巨獸都重傷了。





「我嘛……你可以理解為我是你們主上的力量繼承人。」天馬毫不在乎的說,豈料在這時,三頭巨獸突然變得恭敬萬分:「主上,你一定要盡快趕往聖殿!要是三神官重現人世,那將會是個比七原罪現世更大的麻煩!三神官可是不折不扣的瘋子來的!」

天馬雖然不知道什麼是三神官,也聽上去似乎也是一個天大的麻煩。

「你們先冷靜一點,雖然我想去幫忙,但你們傷重如此,怎樣帶路?」

獅鷲站在天馬身前,低下頭道:「只要主上肯用你的名字與我們訂下契約,我們就會成為主上的僕人。我的名字叫金鷲。與我們訂下契約後,我們將會以卡片形式存活於卡片世界,只要主上希望召喚我們,隨時都可以呼喚我們的名字。」

天馬聽到這番說話,心頭突然湧上一陣變態的爽快感,立時回想起童年時期玩遊戲王的青春……

雖然心裡千萬個不願意使用逆天的身份去與這三頭靈獸交涉,但不知怎地心裡就是有一種責任感,希望照顧這些靈獸,就如當初遇上小白一樣。

「金鷲,我如月天馬與你結下契約,成為我的僕人吧。」天馬把手放在金鷲的頭上,金鷲立時化成金光,變成一張卡片,飛到天馬體內。





「哇!我雖然新奇有趣,但我可沒有吞卡吞劍的興趣。天叢雲劍已經夠新奇的了,現在連吞卡都玩,我不去尚魔術師還真有點浪費。」天馬胡說八道期間,異形皇后甩開鐵忠的攻勢,撲向天馬。

在忙亂之下,天馬可以看到兩頭靈獸已經自知沒有能力再戰,只好退避一旁,而天馬卻是充滿邪惡的想法。

「金鷲!出來吧!」天馬說罷,一陣金光凝成力牆撞開異形皇后,金鷲的身影再度出現。

只是金鷲今次一出現,身上的傷勢已經完全痊癒,力量更是幾何級數倍增,最少足以纏住異形皇后。

「果然厲害!」天馬暗嘆,紫色巨狼閃雷在一旁解釋道:「只要主上與我們訂下契約,我們在卡片世界裡可以吸取主上的力量回復,那是一刻鐘的事而已,所以只要主上與我們訂下契約,我們就可以成為主上的一大戰力!」

「好,閃雷、修羅,我如月天馬與你們結下契約,成為我的僕人吧!」天馬與閃雷和修羅結下契約後,閃雷和修羅分別化成紫色和綠色的光芒,然後變成卡片,飛到天馬體內。

「金鷲,你先回來吧。」天馬說罷,金鷲化回卡片回到天馬體內,天馬知道時候差不多了,是時候了結異形皇后。

天馬祭出天叢雲劍,經過一輪回復後,天叢雲劍回復生機,變回五尺長劍。





「神皇.劍猛!」天馬突然悟上這一式,情急之下使出,力量卻比想像中大,雖沒「神皇.劍滅」般造成毀滅性破壞,但此式的劍罡卻是剛猛無匹,一式就把異形皇后斬成十數塊,任異形皇后再強,也不能再活下去。

當然,要不是神山新先斷異形皇后一臂,再補上一記重擊砍傷異形皇后,還有與別西卜、鐵忠先後激戰,恐怕這一劍要了結異形皇后,只是妄想。

金勳能製作出這麼可怕的東西,要是多來幾頭,恐怕天馬不死也得掉層皮了。

鐵忠見異形皇后終於死掉,總算可以鬆一口氣。

「快一點起程吧,照那三頭靈獸所說,現在那個七原罪應該已經趕到聖殿了。」鐵忠提點道。

二人一直往前走,終於到達洞窟的盡頭——一個陵墓。

陵墓並沒有繁雜華麗的雕飾,在石碑後就是個石室,兩人看著石室門上的門環,互相點點頭後,各拉一邊的石環,沉重的磨擦聲音在這密閉的空間響起,拉開石門後,眼前出現的是一道往下延伸的階梯,天馬率先走進去,鐵忠在後頭跟著。





石室裡的空氣相當沉悶,也許是這不知多少年來都沒被打開過的吧,兩人都不敢大意。

也不知過了多久,總算是走完這沉長的階梯,在兩人眼前出現的,是一條寬大的走廊,高寬都是六公尺見方。外表看來雖平凡無奇,但天馬總感到不對勁,太平凡了。整條走廊四面都是平滑的石材鋪成,連一絲突起或凹陷的地方都沒有,平凡的令人害怕。

「等一下。」天馬攔住鐵忠想走的步伐。

「電影裡的古墓裡不是都有很多機關嗎?例如牆壁會射出飛箭、天花板會壓下來、地面會突然塌陷,或者在通道另一頭滾來一顆大石頭等等的這些?」

「那是你電影看太多了。」鐵忠毫不理會天馬的疑慮,舉步就走,天馬只好跟上。兩人走了一會兒,什麼事都沒發生。

「你看,這不是沒事。」鐵忠冷笑著。

「那就好。」天馬剛說完,一枝短箭擦過天馬的鼻端,上下左右的牆壁上突然冒出無數的小孔,射出一連串的箭雨,連可閃避的空隙都沒有。

「操,我還真的猜對了。」天馬狂吼一聲,身上藍芒暴漲,護身真氣開到最強極限,在天馬周圍形成一個藍色圓球體,將箭雨格擋在外。鐵忠也雙拳轟在一起,以拳氣震開箭雨。箭雨射了好一陣子才停下,兩人附近的地面上都堆滿了細短的箭矢,好像是用石頭做的。

「好老套的陷阱。」鐵忠拍拍衣服上的灰塵。

「不過很有效吧,別忘了,這是不知多少年前的機關。數千年前能做到這樣就已經很了不起。」要不是兩個人都強的不像樣,還真的躲不過去說,天馬在心底想著。

兩人又走了一陣子,突然前後各落下一道石門。

「現在又是什麼情形?」鐵忠戒備著問。

「依照電影情節來看,當前後的通路被封死後,天花板就會開始下降,戲裡不都是這樣演的嗎?」天馬回想著看過的電影說。空中開始飄下灰塵,並且傳出轟隆的低沉聲,兩人抬頭一看,天花板正慢慢的下降。

「我就知道!哈哈!」天馬拍著手說,他又猜對了吧。

「現在可不是高興的時候,想辦法離開比較要緊。那請問一下,電影裡遇到這情形都是怎樣逃生的?」

「還不都是在最危險的關鍵時刻,主角們都會『即時』地發現逃生的地方,可能是條地道,也可能是個密門。」天馬說完後,兩人在這四周開始拍打尋找著。

「我可找不到這類東西?」鐵忠質疑的問,他找了半天可找不到類似天馬說的地方。天花板正慢慢的壓下,兩人還有心情在聊天。

「那你有沒有什麼他媽的好建議?我可不想在這裡變肉醬意粉。」天馬擺了擺手說,雖然他曾經想過在這裡召喚金鷲和閃雷,但看樣子這兩頭靈獸應該也不懂如何解決這陷阱吧?

「既然如此,就自己做一個吧!!」鐵忠雙拳聚勁,一道紅芒亮起來,天馬記得這個起手式,那是一式絕對霸道的拳招。

「震紅塵!」鐵忠大喝,第一次他是對著異形皇后使的,效果還真不夠顯著,但現在面對著石牆,天馬總算是可以親眼目睹這霸道至極的一招。

紅芒拳勁猛地轟在石門上,就在拳頭觸碰到石門之時,整道石門完全被拳勁所摧毀,只剩下一點點粉末,連渣子都沒有。

「會不會太誇張了一點?」天馬悠閒的走出石門,這時天花板才下降還不到二分之一的高度。

「這只是我的一成力量而已,面對著這些結構簡單的石門,足夠的了。」鐵忠透了透肌肉自豪的說,身邊還有些星星閃過,天馬發現這鐵忠完全是某動漫裡的迷之肌肉男,是來搞笑的。

「那我們等會要怎麼回去?」天馬指著正慢慢下降的天花板。

「啊!你再用剛才那招挖條路出來不就得了。」

「那麼長,我可沒辦法。」鐵忠搖搖頭,這長度至少有三十公尺。

「多挖幾次就行,就當練習好了。」天馬看著石門的厚度。好傢伙,一拳輕易地將五公尺厚的石門化成粉末,自己是不是太小看他了……

「那我會累死。」鐵忠抱怨著說。

「你不是說剛才只用了你一成力量嗎?啊說起來,改天可以介紹你去做隧道工程,那簡直是你的天職。」天馬笑說。

「哼!少來笑別人。看你剛剛說的頭頭是道,我問你,那你知道接下來還會有什麼機關嗎?」鐵忠反問道。

「就是看不出來才傷腦筋,電影裡都是去碰觸什麼燭台啊、踩到機關這一類的,你告訴我,你能分辨出眼前不同的地方嘛。」天馬指著前方的走廊。鐵忠看了一會,搖頭表示看不出來。

「這就對了,這裡四面完全找不到異常的地方,就是這樣才恐怖,剛那兩個機關是如何觸發的我們也不知道,殺人於無形,好厲害的設計。」

「那意思是說,只有自己多加小心了。」鐵忠無奈的說。

「也只有這樣。」天馬也無奈的點起一根薄荷萬說。

「那走吧,既然無法防範,不如大步前進,站在原地發呆一點幫助也沒有。」鐵忠很坦然的邁開步伐,天馬想想也對,在原地踏步是做不出些什麼來的。

走著走著,一路上竟然沒在發生任何意外,兩人不知不覺的走了快一公里了。

「這走廊裡到底有完沒完啊,這根本就不是人類蓋的出來的,這建築複雜的程度已經遠遠超過金字塔了。」天馬有點受不了,開始在碎碎念。

「別叫了,你看,前面有個彎道,大概快到目的地了吧。」鐵忠指著前面,然後又突然問道:「你肚子餓了嗎?」

「有點,怎麼了?」天馬這時才想起自己好像還沒吃午餐,難道鐵忠要在這野餐?

「那請控制你的肚子不要發出那種奇怪的聲音。」

「哪有,我還以為是你。」兩人面面相覷,不是他們倆那是誰。而且咕嚕咕嚕的聲音越來越大,地面也慢慢出現震動感。

「你剛說的陷阱還有哪些?」鐵忠好像想到什麼。

「地面塌陷和滾石……陷阱!」天馬說到滾石兩個字時也明白了鐵忠的意思。像是在回應天馬的話一樣,前面轉角處馬上滾來一顆大石頭,將石道塞得滿滿的。

「老天啊,你到底整完我了沒有?我快要操死你了可愛的老天爺!」天馬開始問候老天爺祂全家,包括祂的祖宗十八代。

「有時間罵髒話還不如想想看如何應付眼前的麻煩。」

「你有辦法?」天馬滿懷期望的看著鐵忠,這肌肉男的力量剛烈,而且鐵家門人出名硬功強,說不定他有辦法。

「沒有。」鐵忠直接了當的說。

「那怎麼辦?」天馬的臉都快掉下來了。

「跑啊,笨!」鐵忠轉頭就跑,天馬也忙拔腿飛奔,還邊跑邊問:「鐵家門不是會很多強大拳法的嗎?我看漫畫裡那些出自拳門高手不都是揮一揮手後,就能他媽的一拳轟爆地球了嗎,猶其是我最專敬的基頭四漫畫那畫家叫什麼來著……啊肥良!裡面有個人物懂我佛你,還會用我愛你、超級我愛你和超級無敵我愛你一拳轟爆地球的啊!」

「你搞清楚,那是漫畫好不好,如果我會的話早用了,何必轉頭跑。倒是你,你剛那一劍不是很強嗎?怎麼不用出來?」

「拜託,那招要蓄力很久,搞不好我還沒用出來就被壓扁了。」天馬在腦裡想著,「神皇.劍猛」的威力是很強,不過時間太久了,除非用串連式,不然也只能作為了結敵人的招數。

鐵忠突然停下腳步,天馬也一同停下來。

「又怎麼了?」天馬滿腦子在想如何改進劍法,沒看見前頭的狀況。

「前面。」天馬依鐵忠所言看去,只看到他們剛走來的長廊地面,已經從那一頭開始塌陷,慢慢的向兩人所在的地方蔓延過來。

「莫非老天爺已經耍夠我,準備要讓我收皮了嗎?」天馬暗嘆,腦裡飛快的盤算著可能脫困的各種方法。

這時地面塌陷到兩人身前就停了下來,兩人看著眼前的地洞,深邃的好像沒有盡頭一樣,完全看不到底,連掉下去的地板都無聲無息的,一點回音都沒有傳回來。

「好深啊。」天馬感嘆的說,掉下去的話搞不好能直達地球中心。

「來了。」看著逼近的滾石,鐵忠再度聚起紅芒拳勁,準備使出更強的震紅塵。

「等一下,我還有辦法。捉住我的手。」天馬說罷,雖然鐵忠連忙澄清自己的性取向,但還是捉住了天馬的手。

「我飛啊操你媽!!!」天馬展開光翼,飛過了所有陷阱。

「好險。」二人終於落於平地上,看著後方的陷阱,二人大有死裡逃生的感覺。

良久,又是一個彎道。

當走過彎道不久後,道路開始向上起伏,又一座石門出現在兩人眼前。鐵忠在這條石道憋了滿肚子的氣,這時看到盡頭到了,二話不說,使出震紅塵,將石門轟成粉末,光芒從門後爆出,讓一直習慣黑暗的兩人一時睜不開眼。

在看清了門後的東西時,天馬一時傻了。

雖然也是個地下洞穴,但一眼望去,似乎是無邊無際的樣子,大的讓人難以想像。天頂上的岩石正散發著強烈的光源,就像太陽一樣,照耀著洞窟。裡頭有花有樹有草,不過全都是石頭做的,但從精細的程度看來很難去想像這是石頭。兩人都沒去看那些東西,他們的注意力都放在正中央。

那是三個看上去十分神聖的巨型石像,而在石像下方,正有一頭巨大魔物在弄著一個魔法陣。

是別西卜。

那麼換言之,這三個神聖的巨型石像,就是封印著三神官的石像,而這裡,就是金鷲口中所說的聖殿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