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神官》

天馬一思量到不能釋放比七原罪更危險的東西後,立時祭出天叢雲劍,疾刺向別西卜。

「沒用的!」別西卜瘋狂的笑說,蠍子尾巴猛地一揮,襲向天馬。

但顯然,這對天馬來說是完全無效的。

你快,我只會比你更快。





「神皇.劍疾、劍傲、劍猛!三式串連!」天馬大喝,先以「神皇.劍疾」一式,疾刺向別西卜。

這一劍快得很,就連蠍子尾還未擊中天馬,天叢雲劍就已經夾著濃厚劍罡,刺中別西卜。

別西卜痛呼之時,天馬第二式已經來了。

「神皇.劍傲」一式劍氣四溢,而且在別西卜體內而發,硬是令別西卜完全無法抵擋,血液、皮肉不斷被劍氣所削。

第二式完結後,第三式緊接!





「神皇.劍猛」一式將別西卜挑得離地,天馬借力躍上半空,剛猛無匹的劍罡從天而劈,將別西卜斬成兩半。

事情有那麼順利嗎?

不,這個龐大的身軀只是別西卜的另一具軀殼。

真正的別西卜,現在才出現。

出現在天馬眼前的別西卜是一個胖大的男人,鮮血流滿嘴巴,加上那一抖一抖的脂肪,說有多嘔心就有多嘔心。





然而,這具軀殼卻給予天馬無從抵抗的壓力。

但見別西卜張開嘴巴,剛才天馬三式串連的劍罡,竟化成一道巨大劍影,吐向三神官的石像。

「嘭!」石像應聲破裂,此時魔法陣終於啟動,一道灰色光芒將三神官石像裡的三顆光粒催化成三個「人型」。

這三個人分別是兩男一女,一身簡單的裝扮(亞當與夏娃那種),但所發出的聖潔之氣,卻是叫人神聖不可侵犯。

一個身形瘦削的男子首先張開眼睛說:「一別萬年了……別西卜,是你解開我們的封印嗎?」

「沒錯,光瞬先生。」別西卜恭敬的說。

「想不到啊……當初逆天和神帝將我們封印住,我還以為沒有機會再見到這個美好的世界了。」聖潔如女神般的「光琳」開口。

「只是……逆天的轉生也在這裡……真是意外的相逢啊。但以這傢伙的力量,相信今次應該阻止不了『大審判日』的來臨。」健壯如巨人的「光祖」以不屑的目光望著天馬說。





「我雖然不知道什麼是大審判日,但就知道這絕不是什麼好東西!我今天就替天行道!把你們給砍了!」天馬跳向三神官,以天叢雲劍畫圓,召喚出雷霆戰鎧。

鐵忠雖然還欲幫忙,但卻發現……三神官以一道奇怪的力量將整座聖殿壓制住,別西卜亦然,所以別西卜只是躲到遠遠的,畢竟沒有力量的他,與一個普通胖子沒分別。

只有天馬……一個繼承了上古龍神逆天力量的男人,才能突破這個禁制。

「啊?竟然能破開小琳的禁制?還能用上神帝賜予的戰鎧力量?」光瞬用奇異的眼光望著披上雷霆戰鎧的天馬,天馬在這一刻不作多想就是一式「神皇.劍滅」,帶有毀滅性力量的劍意將整座聖殿瞬間破壞得體無完膚,有如颱風過境,但光祖卻是不疾不徐的以手掌擋下來。

聖殿的光源已經被破壞,此刻眾人完全看不到什麼,只是聽到天馬的慘叫聲。

「別西卜,這小子不留得,希望你不會令我們失望。」三神官放下這句說話就走,鐵忠急忙釋放出一道白芒真氣照明,把整座廢棄聖殿照亮起來,但三神官卻已經不知所蹤。

沒人知道剛才三神官是如何擋下天馬毀滅性的一招,亦沒人知道天馬是如何被擊倒的,但此刻天馬正躺在一片頹垣敗瓦中,全身傷痕,一臉痛苦神情,似乎傷得不輕,而天叢雲劍更是插在別西卜那邊的碎石,叫天馬無法取回。





再加上三神官的禁制已除,別西卜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幹掉天馬。

「鐵忠!走啊!」天馬歇斯底里的說,但鐵忠絕不是不講道義的人。

「走?我鐵忠一生講道義,要我遺棄一個曾經與我出生入死的朋友?不可能!」

「那你兩就死在這裡吧!」別西卜血盤大口張開,將所有黑石都吸到自己嘴裡,「吞」掉了。

剎那間,別西卜出現變化,由本來的胖子,變成由黑石組成的黑石巨人,似乎別西卜的力量是靠「吞」掉其他生物與物質化為己身之用的。

「死吧!」別西卜石拳一揮,揮向無法作戰的天馬。

此時鐵忠擋在天馬身前,聚起紅芒拳勁,再度以「震紅塵」硬擋別西卜一拳!

「嘭!」鐵忠敗了!但見鐵忠口吐鮮血被別西卜一拳轟開倒在地上,鐵忠雖想站起來,但內傷之重無以復加,只是不甘的跪在地上,眼白白由任別西卜宰割,但不甘又有何用?層次相差太遠了。





「遊戲就玩到這裡好了,小朋友。」別西卜陰笑道,天馬銀牙暗咬,強忍痛楚,苦苦站了起來。

天馬繼承了逆天的那超恐怖痊癒體質正漸漸修補著天馬身上的多根斷骨,雖說要完全痊癒最少三日,但現在天馬能站起來,四肢能動到就成了。

至於痛楚什麼的,去你媽,忍下好了!

「星野叔叔!保佑我把這傢伙殺了!」天馬祭出星野豐的遺物黃金之劍,一柄閃耀著金色光芒的長劍出現於天馬手中。

別西卜已經近在眼前,那石拳快要轟到天馬腦袋了!

「吔———」天馬在空中畫一個圓形,一道金光沐浴於天馬身上,一副久違了的戰鎧重現人前。

黃金戰鎧,竟然能披在天馬身上,而且發揮出來的力量竟然猶勝於星野豐使用的時候!





一道金色氣牆將別西卜震開,天馬舉起黃金之劍,將真氣集中於黃金之劍,令黃金之劍的金芒更是大發!

「神皇.劍猛!」天馬拼上所有真氣全力一劈,黃金之劍連帶劍罡將別西卜的黑石巨人之軀砍成兩半,猶如斬瓜切菜!

別西卜回復胖子身型,退到一旁,身上出現一道觸目驚心的劍傷,天馬剛才那一劍險些把他的身體都斬成兩半!

天馬站在場上,威風凜凜,其正氣完全神聖不可侵犯,叫別西卜不敢再進一步行動。

「留得青山在,哪怕沒柴燒?今回算你們好運!」別西卜放下一句狂話後,化成一道綠芒破開聖殿的土地石牆,直飛往地面去。

天馬想阻止,但不能。

因為他已經快不行了。

別西卜逃走後,黃金戰鎧亦已經到達極限,失去應有的光輝,同時自動解除。

天馬跪了在地,幸好剛才他撐得住,不然被別西卜知道自己已經到達極限,恐怕死的會是自己。

「鐵忠,還好吧?」天馬虛弱的問道,鐵忠擺擺手示意還沒死。

「我先和你回地面,你記得通知鐵家門人好好把這魔窟給封了。」天馬龍化雙臂上半部份,化出光翼,捉住鐵忠的手,取回天叢雲劍後,往別西卜留下的出口一把飛了上地面。

直到飛上地面上,天馬感覺到凌巧巧正面臨著重大危機,說來好笑,自從天馬離開通天塔後,竟然與凌巧巧有著一絲絲連結,就像現在,天馬能感覺到凌巧巧遇上了敵人,而且敵人還威脅到凌巧巧的生命。

想到這裡,天馬只好將鐵忠安置在附近的一個公園後,自己徑自離去。

「喂!你去哪裡?」鐵忠問道,天馬沒有回頭,只是淡然道:「我要救我老婆。」

天馬振翅一飛,往凌巧巧的感覺方向飛去,只是越飛,天馬就發現視野越模糊,多場激戰,連番使出龍炎神生訣的串連式,還有用上「神皇.劍滅」,再加上那險些叫天馬見上帝的傷,叫天馬已經快要油盡燈枯,此刻連真氣都點滴不全,天馬完全透支了所有的力量。

「巧巧……」這是天馬有意識前最後一句說話,當天馬昏倒後,好死不死,竟然掉了進別人的大宅裡,而且還是超級有錢人的大宅。

更好死不死的……是案件重演,他的落點是一個正換衣服的女生房間裡。

----------------------------------------------

《神山新 vs 木靈》

雷俊駕著車子,與神山新、但丁、風間涼介、紅蓮和星野早紀趕往上田組分部大宅。
大宅戰況激烈,就連在不遠處的雷俊等人都能看到漫天魔物的恐怖情況,看來賀重光等人正在苦戰中。

只是,一道熟悉的身影卻阻在他們面前。

是赤城翔一。

「媽的,臭條子還沒死?」神山新正想破口大罵,此時星野早紀突然說出一句令眾人不安的說話:「他……不是翔一!他只是借用了翔一肉體的惡魔!」

「哈,這傢伙就讓我來解決吧,你們先去大宅幫忙。」神山新抬著草薙劍下車後,雷俊將車子駕到另一邊,抄小路趕往大宅,畢竟大馬路已經被木靈擋住路。

神山新點起一根紅萬,慢慢走近木靈。

「臭條子,想不到啊,你會那麼早死。」

「你……就是赤城翔一最妒忌的人,神山新?」

「哈?有什麼好妒忌?」神山新大惑不解。

「不論如何,你是赤城翔一妒忌的人,我就只有將你殺掉了,以圓他心願。這樣才能完全控制這具身體為我所用。」木靈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就像機械人一樣。

神山新慢慢走近木靈,用不屑的語氣說:「雖然我不喜歡臭條子……」

「但更討厭別人用臭條子的嘴臉說著滿口歪理啊!!!」神山新以草薙劍疾劈向木靈,木靈以手掌硬擋,神山新猛地一吐地火烈焰,化成劍罡,將木靈斬得退避三舍。

「實力還不俗。」木靈滿意的點點頭。

「說,你到底是誰,為什麼要用臭條子的身體!」神山新以草薙劍指著木靈。

「我叫木靈,以前的人都稱呼我為——嫉妒原罪。」木靈依舊冰冷的說。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