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懸一線》

面對著嫉妒原罪化身的木靈,神山新可說是完全沒有嬴的機會,甚至連能否保著性命亦是未知之數。

「我不管你是臭條子還是什麼木靈,總之現在翔子需要我!我要回去!別擋路!」

「翔子……啊!是赤城翔一的妹妹,她被驕傲那傢伙盯上了啊……這女孩可是成為『色欲』的最佳容器呢。要是你不想她淪為七原罪一員,倒不如我順手幫你殺了她?還有那個星野早紀,這兩個女孩都是對赤城翔一最重要的人呢……」木靈不說還好,這樣一說,可是完全把神山新的憤怒激起來。

「我.操.你.媽!!!」神山新大步躍前,木靈夾起食指與中指,凝出一道泥黃色劍芒,有如激光般穿過神山新的小腹。





只是,神山新就似是不痛不癢似的,瘋了一般以草薙劍劈向木靈。

木靈不斷以劍芒格擋,佔佔地,竟然落於下風,這令他對神山新更感興趣了。

神山新的傷口已經被地火燒得止血,但內傷卻是一直影響著神山新的神智。

「知道為什麼我叫木靈嗎?」木靈邊擋邊問道,但神山新卻是一直沒有回答,只是以行動回應木靈他並不想再聽到木靈的聲音。

此時,木靈手臂一揮,地上突然長出無數樹根,將神山新硬是纏住。





「是因為我能隨意使用林木的力量。」木靈拳頭一握,樹根長出荊棘,將神山新刺得滿身傷痕,痛得要命。

神山新雖然殺得性起,但此刻還是得冷靜。

但見神山新以僅餘能活動的手,將草薙劍拋向木靈。

木靈不疑有詐,輕易接住草薙劍,接住之時才發現這是一個陷阱。

草薙劍會排除兵主以外所有人的接觸,並以地火之力將對手燃燒,木靈的屬性是木,他的剋星自然是神山新的地火。





剎那間,木靈全身燃起烈焰,神山新以意念御起草薙劍,奪回主權。

「哈哈哈,多謝你告訴我這個大秘密,我可是你永遠的剋星啊。」神山新說罷,畫出圓形,召喚鳳凰戰鎧。

鳳凰戰鎧自我燃燒,將樹根一下子燒光。

木靈正努力以自身力量排除地火之力,他犯上了與大日荒尊同樣的錯誤,就是對剛甦醒的自己過份自信。

神山新慢慢走近,身體燃起純陽之炎,又來了!神山新又再次以生命力換取純陽之炎了,這即是證明神山新只有一次機會殺掉木靈。

「想殺了翔子和早紀?這是你得到的代價!」神山新躍到半空,草薙劍加上純陽之炎全力一劈,斬向木靈。

然而,神山新這一劍卻在木靈額上停下來了。

不是因為神山新下不了手,而是因為有另一道更強的力量在壓制著現場,就連神山新本身也是動彈不得,但木靈身上的地火之力卻在剎那間消失了。





木靈在這刻就明白,是誰搞的鬼了。

「三神官……連你們也復活了嗎?是哪一個混蛋把你們解封的?」木靈虛弱的說,光琳緩緩降下身來,扶起木靈道:「今天,未是時候。」

這是一句含有深意的說話,就連神山新也搞不懂是什麼回事,只知道眼前這三神官,只會是比七原罪更可怕的東西。

三神官眨眼間就把木靈帶走,神山新的禁制亦已經解除,同時把鳳凰戰鎧的力量解除。

燃燒生命之力消耗過大,一下子就把神山新的力量燒得一乾二淨,神山新縱想再戰,也沒有那種能力了。

「赤城……對不起啊……救不了你……我會幫你好好照顧翔子的了…這是我對你的承諾。」神山新無力的倒在地上,望著月亮,許下這個承諾。

--------------------------------------------





《鐵漢柔情》

凌巧巧與水野薰的戰爭到了白熱化的階段,雖然在黑暗領域裡發生什麼事外面完全看不到,但想助凌巧巧一把的葉雅,卻反陷入死亡危機。

一頭魔物的巨爪抓向葉雅,只會術法的葉雅,在近戰面前,可說是完全變成待宰羔羊。

賀重光、葉小蝶亦分別陷入圍攻,雖說以他們那種變態實力,要一下子開範圍技把所有魔物都給殺了絕不是問題,但這裡是人界不是通天塔,他們可不敢對人界造成破壞,那就只能逐一擊破了。

在加上這批魔物不能以尋常彈藥攻擊,所以人類一方基本上是只有幾個人有戰力。

然而,打從進入通天塔之後,她再也不是一個人。

有人說,人在死亡之前,會在一剎那間回想起過去種種深刻的事情,以及見到最重要的人。

而葉雅所見的,則是她一生唯一一的愛人,他亦是葉雅唯一一個愛過的人。





記憶,倒流至通天塔。

曾經有一次,葉雅在混戰中,被數頭魔物圍攻,葉雅的術法完全起不了作用。

一個紅髮的男人,為她擋下了所有魔物的猛擊,甚至令自己的鮮血不住向外流,暖暖的血液,滴在葉雅的身上。

這個男人不顧一切的為自己擋下致命攻擊,令葉雅愛上了這一個男人。

葉雅現在的腦海,就只有這個男人那個溫柔的表情,和那一句窩心的說話。

「我永遠不會遺下小雅一人的,我要好好保護小雅,因為小雅是我最重要的人。」

回到現實,魔物的巨爪已經快要擊中葉雅脆弱的腦袋。





這個時侯,無力感湧上葉雅心頭,只能將她的希望之光喊出來:「紅蓮!!!」

鮮血,沿著葉雅的腦袋流到地上。

葉雅的腦袋還沒有掉在地上,那些鮮血,不是她的。

一個熟悉的身影擋在葉雅身上,以粗糙的手臂擋住魔物的巨爪,但都已經入肉三分了。

葉雅認得出這個身影,眼前這人就是她的守護者,亦是她最愛的人。

「放心吧小雅,一切都已經沒事了。」

紅蓮擋住了魔物的重擊,葉雅立時退避到一旁。

「敢傷害小雅的東西,我是絕不會留情的。」紅蓮甩出銀月雙刃,刺在魔物身上,硬是將那頭魔物分開成兩半。

「小雅,你先退開,這裡交給我們好了。」紅蓮說罷,召喚出銀月戰鎧,往戰場撲去。

葉雅見危機已除,立時將目標轉回黑暗領域處。

「破!」葉雅再度以術法令黑暗領域產生爆炸,但還是沒有什麼反應。

突然,一枝箭劃破了黑暗領域,然後傳來一聲慘叫,黑暗領域解除了。

只見凌巧巧頹然跪在地上,只是以最後的意志撐住而已。

能有這麼強的箭術,就只有風間涼介一人,與及那加上天弓戰鎧的力量。

箭矢射中了水野薰的背部,而望舒劍則是貫穿過水野薰的心臟處。

本來凌巧巧一直處於下風的,直到水野薰中箭,凌巧巧才把握機會,一舉以望舒劍刺在水野薰心臟,但凌巧巧也不好過,中了充滿黑氣的一掌,加上黑暗領域抽取她的生命力,凌巧巧已經到了極限。

葉雅扶住凌巧巧,水野薰還欲再戰,握起鐮刀,只是風間涼介不會容許她再有戰鬥的機會。

要是天馬在場,或許水野薰能逃過一劫,但今天在場的是冷靜理智的風間涼介,他可是絕不會容許水野薰回到大日荒尊身邊。

水野薰已經到了最後的時刻,只見她慢慢走向凌巧巧,似是有什麼說話要說。

「小女孩……替我轉告天馬……荒尊很快就會回復十足力量……還有,我愛天馬…這是作為原來的水野薰對他最後的說話…」水野薰說罷,突然高舉鐮刀,雖說她是想自我了斷,但這行徑只會引起風間涼介的殺意。

風間涼介一次射出一束十箭,全數射中水野薰,水野薰連鐮刀也握不穩,就已經倒在地上,慢慢化成一副白骨。

天馬第一個愛的人,死在現在愛的人面前,實在諷刺。

凌巧巧拿回望舒後,心裡只是想著天馬,不知道現在天馬在哪裡呢?會不會遇上危險呢?想著想著,凌巧巧昏倒過去,剛才一戰,險勝。

水野薰死後,紅蓮和風間涼介不用顧及凌巧巧和葉雅,就更能發揮出其強橫實力,再加上但丁和雷俊及後加入,未幾,魔物已經盡數被消滅。

經過這次一役,大日荒尊少了一個得力助手,可謂大傷元氣。

神山新雖然昏迷,但在雷俊的搜刮下,亦在當日一戰不久後尋回,並交給藍夢治療。神山新雖然重傷,但並沒傷及內臟骨骼,所以只需一段短時間就可以康復。

而赤城翔子在最後在藍夢的神農巧手下,救活下來,而且以三宗六門其中一件至寶「麒麟之心」作為心臟活下去的赤城翔子,更是百毒不侵,連淫蛇都被藍夢全數驅散,可謂因禍得福。

更難得的是,以下發生的事。

星野早紀雖然失去了赤城翔一,但亦很清楚自己對赤城翔一是一種什麼樣的感情。

但不論如何,事情因她而起,她必須要向赤城翔子道歉。

上田組分部一戰三日後——

星野早紀拉開赤城翔子的房門,見赤城翔子已經生龍活虎的在舞動女神之刃,樣子非常精神。

「翔子……」星野早紀第一次用這麼親暱的稱謂叫赤城翔子。

赤城翔子起初眉頭一皺,但之後就笑了:「對於我哥哥的事,我已經知道了,那不是你的錯。反倒是你,不要再不開心了!」

「我必須要向你道歉!對不起!」星野早紀鞠躬說。

赤城翔子放下女神之刃,扶起星野早紀道:「你道歉,除了因為哥哥的事情外,還因為你想說,你喜歡新吧?」

星野早紀就像被赤城翔子拆破謊言了,無以言對。

「放心吧,我不介紹多一個姊妹的。」赤城翔子突然說出這句話來,叫星野早紀有點意外。

「這是……什麼意思?」星野早紀有點不敢想像,她想搞清楚這句話的意思是不是她心想的。她可不信堂堂赤城家,日本三大家族的大小姐會甘願與自己兩女共侍一夫。

「就是說,以後我們一起虐待新,讓他幸福得來又有點痛苦好了。」赤城翔子說話的時候,臉都紅了。

「你願意,與我一起分享新?」星野早紀從來不敢想像有這樣一日,她等這句話已經等了很久!以前就是因為與赤城翔子總是不咬弦,所以不敢說自己喜歡神山新,但現在赤城翔子卻主動表示可以兩女共侍一夫。

「你不肯嗎?我還想著反正都與你同生共死過了,你不會介意呢!」赤城翔子裝個失望的樣子道,星野早紀拼命搖頭,完全與以往的堅強形象截然不同。

或許,接連失去星野豐和赤城翔一,這令星野早紀已經不想再失去任何重要的人。

「我不介意啊!」星野早紀有點害羞。

「那還等什麼?快去好好炮製一下新吧!」赤城翔子興奮的說,還主動捉住星野早紀的手,跑向神山新的房間。

這時候,剛醒來的神山新沒由來一陣打冷抖。

他還不知道,他的未來,將會與兩個他最愛的人,攜手渡過。

這邊廂的神山新享齊人之福,那麼他的摯友——天馬又如何呢?

----------------------------------------

《神武千秋》

天馬昏迷後一星期——

「咯——咯——」有規律且沉重的敲打聲喚醒了天馬,還有細細的流水聲。天馬睜開眼睛一看,天亮了。不過天馬張開眼看到的,卻是陌生的天花板。天馬起身一看,四周都是古典的裝潢,就像電視裡介紹的古日本建築一樣。

天馬的身上被換穿著一身浴衣,他當日昏倒時穿的衣服已經被洗乾淨,正折疊的整整齊齊的放在一旁,旁邊還有天馬的卡片。天馬換回自己的衣服,拿了卡片後,拉開房間的紙門。眼前一亮,天馬不由得舉起手來遮著眼睛,好一會才適應。

映入眼簾的,是一片白靄靄的冰雪世界。樹上、地上都積滿著厚厚的一層白雪。天馬可以看出來眼前的是個大庭院,未結冰的小溪潺潺的流著。一根竹子很有規律的裝水、倒水,一次又一次的敲打在石頭上,沉重的聲音響徹整個寧靜的庭院。

門外是條走廊,天馬看看兩端,都沒有看到人影。天馬順著走廊走著走著,這庭園還真是大,比赤城大宅還要大,這是天馬一路走下來的感想。這並不是單一的屋子,而是有很多房子所組成,彼此之間再用走道連接起來,就像是迷宮一樣。天馬繞了一會,都沒有半個人,天馬感到很奇怪,正想回去剛才的房間時,天馬才發現自己已經迷了路。

怎麼辦?天馬只好再走下去。走著走著,天馬突然聽到一陣歌聲,聲音很好聽,雖然歌聲中隱約帶點悲傷。

天馬循著歌聲找去,在一處庭院裡,天馬找到歌聲的源頭。一個少女坐大石頭上,口裡還唱著天馬不知道的歌曲。

白色的寬袖上衣,紅色的長裙,這是完全正宗的巫女服飾。雖然那少女沒有凌巧巧那樣的完美身材,只是長的很清秀,但清秀的臉孔給人很親切的感覺,而且還有點熟悉,好似在哪裡見過這女孩似的,但天馬卻沒有作多想,反而是欣賞著少女所散發的親切氣息。

幾隻小鳥正繞著少女飛舞,還有隻小鳥正停在她手指上。但發覺天馬的走近,小鳥們都飛走了,少女也停下歌聲。糟糕,天馬感到自己好像打擾到別人了。

「早安啊。傷勢都好了嗎?」少女看到大明後,很有禮貌的打了聲招呼。然後又問了幾個問題。

「啊,好多了,是你救了我嗎?」天馬禮貌性問道。

「不,是我爺爺救你的。你只是剛好跌進我房子裡而已…」少女說到這裡時,臉上又一片緋紅,叫天馬沒由來一陣不安。

「那麼這裡是?我不是應該在大阪嗎?大阪應該很少機會下雪才對的。」

「啊,那裡是我在大阪的家,這裡是我真正的家。而這裡……是北海道。」少女說罷,天馬快要愣住了,自己一直是在東京生活,已經不知怎麼搞著搞著去了大阪,這次還可怕,竟然去了北海道,要是讓凌巧巧知道自己去了這麼遠的地方肯定又要砍人了。

「抱歉,我要回大阪了,我有急事要做。」天馬正想轉身走人,卻有一個老爺子擋住他的去路。

「爺爺…」少女好像有點怕這個老爺子,但天馬卻不怕。

「你就是這女孩的爺爺吧?謝謝你的救命之恩,他日要小弟還恩小弟絕對會幫你的,但現在有急事先要回大阪,能讓一讓路嗎?」天馬說話的時候完全不用敬語,這一點倒讓老爺子有點意外。因為從來沒有人敢對他無禮。

「抱歉,你不能回大阪,因為你看過了我孫女的身體,所以為了補償她的損失,只能讓你嫁了她。」老爺子說起這件事時,臉有一點怒意。

「什麼!?又是逼婚?不,我絕不會的!況且你有什麼權利逼我?你問過你孫女的意見了嗎?還有!我絕對沒看過你孫女的裸體,我連誰是你孫女也不知道!」天馬千百個無奈,怎麼去到哪裡都被人逼婚的?這桃花劫也來得太密了吧?

老爺子聽完更是龍顏大怒,眼前這小子太無禮了。

「就憑我是神武家家主!神武孝造這名字!」老爺子說完這句說話,天馬突然像是將所有事串連起來似的。

北海道,是日本三大家族「神武家」的根本地,眼前這人是神武家的掌權人神武孝造,那麼天馬所見到的親切少女,就是神武家在近年高調招親的孫女——

神武千秋!

事情竟然與神武家牽上關係,這回天馬可是千萬個麻煩了,更麻煩的,是他又再與桃花劫打交道了……

(待續)

(第三章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