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家族》

日本,表面上是一個被政府管治得井井有條的國家。

私底下,日本卻是被「三大家族」所瓜分;不論經濟、政治、地下勢力等等,全都分別歸屬於三大家族旗下。

而三大家族中,以「神武家」最為強大,掌管日本最少四成商貿公司生意,就連首相安倍晉郎,也得要聽神武家的話,所以能成為神武家主,可謂已經得到半個日本。

其次,則是行動較低調的「赤城家」;赤城家掌管日本約兩成商貿生意,但對政治的勢力卻不怎染指,反倒是與地下勢力關係比較密切,同時秘密訓練赤城家專屬的軍隊「赤甲武士」,暗地裡替日本解決超自然問題。實力亦屬三大家族的中等位置。





而最弱的一方,則為「黑木家」。黑水家雖然行事高調,經常用極端方式解決一些暴力問題,但私下的用意卻與赤城家不謀而合,也是解決日本的所有超自然問題,像上田組、山口組等,則是黑木家的御用組織。掌管日本約一成的商貿生意。同時亦控制著古派忍者流派「伊賀派」,伊賀派更為黑木家訓練出一隊強大的忍者隊伍,人數過千,稱為「紫衣忍者」。

而不幸的是,神山新和天馬正分別落於赤城家和神武家手中,二人又豈會想到,因為小小的誤會,竟然會瓜分了兩大家族的權力,掌控大半個日本?

------------------------------------------

《赤城翔太》

距離上田組分部一戰已經一個月,神山新的傷勢已經完全康復,在赤城翔子和星野早紀的死纏爛打下,終於還是三人結伴,回到東京。





希望事務所已經有快兩個月沒接生意了,但所長星野早紀卻想放一段長假,那麼委託上的事情,就交給風間涼介和紅蓮了。

雖說由兩個男人打理事務所的生意好像比較吃力,但別忘了,紅蓮還有一個未婚妻——葉雅幫助他打理生意。

至於賀重光、凌巧巧、葉小蝶則是回到仙境,畢竟他們已經離開仙境一段時間,總得要回三宗六門好好交代一番的。

但丁和雷俊的任務已成,雷俊亦功成身退回到香港;但丁則是繼續流浪各國,進行驅魔工作。

我們是不是忘了還有個重要的「人」呢?沒錯,還有那頭只懂吃和睡的懶貓——小白。





小白的生活可好了,由於沒人覺得養得起小白那種可怕的食量,所以現在小白是跟隨凌巧巧回仙境的,還過著皇帝式享受,聽說每天最少吃十多斤肉才肯睡呢!

回說神山新三人,幾經轉折,還是回到了赤城家。

「小姐!你終於回來了。」說話的是赤城家的管家,在大約半年多前,神山新和星野早紀曾見過他,所以對他頗有印象。

依舊坐著那種高爾夫球場的車子,駛往屋子,只是每當車子途經女侍時,女侍都總會用奇怪的目光望著三人,似乎已經想到什麼的。

赤城翔子沒有理會,因為她只想著如果向自己的父親訴說哥哥的死訊。

麻煩,總是來得很快的。

三人坐在瑰麗堂皇的大廳,等待著赤城翔子的父親。

赤城翔子的父親名為赤城勇次,平常甚少會回家,但近兩個月因為身體差了太多,還動了手術通血管,所以就只好留在家中休養。





「爸爸。」隨著赤城翔子的叫喊,一個臉色蒼白的男人由兩個女侍的扶持慢慢從樓梯走下來大廳。

赤城翔子就像小女孩一樣,跑到赤城勇次身邊,緊緊的抱著那個好久不見的爸爸。

這種情景,叫星野早紀不禁想起已故的星野豐,要是星野豐還沒死的話,相信自己也會是這樣的反應吧?

神山新留意到星野早紀臉上流露的一絲悲傷,只是輕輕的用自己粗糙的手放在星野早紀的手上,然後緊緊的捉住星野早紀的手,點了點頭,這種行為令星野早紀窩心無比,還找到一種失去已久的安全感。這種安全感與赤城翔一的不同,赤城翔一給予星野早紀一種英雄式的安全感,那是一種生命的保障;但神山新給予星野早紀的,卻是精神的保障,叫星野早紀能走出喪父、失去一個可依賴的英雄和害了自己朋友的陰霾。

赤城翔子與赤城勇次寒暄一番後,由赤城翔子扶著赤城勇次,介紹著星野早紀和神山新:「這位是星野早紀,與我可是很要好的姊妹來的啊!而這男孩子……」赤城翔子說到這裡,赤城勇次豪邁的笑道:「是你男朋友吧。」

「不。」赤城翔子突如其來的反應,叫赤城勇次有點驚訝。

「是我們的男朋友、未婚夫。」赤城翔子同時牽住星野早紀和神山新的手,饒是神山新也料不到赤城翔子會有此一著,太直接了吧?





赤城勇次的表情由開心,變得沉著。

「翔子,你意思是,你願意和別人分享你的丈夫?」赤城勇次有點生氣。

「對!今生下世,我與早紀和新,永不分離!」赤城翔子說到這裡,赤城勇次似乎忍受不了女兒的荒唐,一記有力的耳光,扇向赤城翔子。

「啪!」巴掌,打在神山新臉上。

「不關你的事!你要討打我讓我的保安揍你一頓,別阻我教女兒!」赤城勇次氣得臉紅脖子粗的,剛才那巴掌本來是想打在赤城翔子臉上,但卻被神山新硬吃下來。

神山新不為所動,只是擋在兩女前面。

「好啊,你不聽我的說話,我讓你大哥來教你!」赤城勇次似乎很信任赤城翔一,但得出來的結果卻是……

「大哥已經殉職了。」赤城翔子突然說著,赤城勇次以為自己耳有點不靈了,問多一回:「翔子!你說什麼?」





「我說大哥已經死了,這次回來就是想帶這個訊息給你。」赤城翔子冷靜的說,但赤城勇次卻是不太冷靜:「死了?」

神山新本以為赤城勇次是一時間接受不了赤城翔一死了的事實,還走過去扶住搖搖欲墜的赤城勇次,但赤城勇次卻是甩開神山新的手吼道:「死了的話!下個月的三大家族會議怎樣!那赤城家不就是要把所有勢力都交出來?」

赤城勇次口中所說的三大家族會議,是一個兩年一度的會議,主要議題為三大家族的勢力分配,當時要分配資源,用的方法也是最古老的方法——單挑了;赤城勇次已經老了,不能再作出任何爭鬥,只好將希望放到赤城翔一身上,豈料赤城翔一現在也死了,更可怕的是赤城勇次對於兒子的死訊竟然無動於衷,反倒是對失去權力感到不安,典型的貪權者啊……

神山新對於這種事也略有所聞,而接下來他說的事,亦是今次一行最重要的說話:「我知道赤城家需要挑選一人出戰,但遺憾的是,赤城家根本就沒有可以應付到其他兩大家族的人。所以,我願意與翔子立下婚約,入贅赤城家,成為赤城家在下個月三大家族會議出戰的人!」

赤城勇次聽到這裡,突然眼睛都亮了:「你真的肯出戰?」

神山新祭出草薙劍,召喚鳳凰戰鎧,然後解除。

「這就是我能給予你的信心。」神山新恭敬的說。





「哈,哈哈,哈哈哈,那我就放心了!賢婿,有你出戰就好了!哈哈哈!」赤城勇次的變化快得可怕,似是忘記了赤城翔一之死一樣。

「村田、菊地,你們快扶爸爸回房休息。」赤城翔子指點著兩個女侍道。

女侍扶走赤城勇次後,神山新總算舒一口氣。

「對不起啊小新,讓你辛苦了。」赤城翔子似是有點自責,神山新搖了搖頭的摸了摸赤城翔子的秀髮道:「放心吧,我既然要你做我老婆,這種事,早晚也要應付。」

「愛死你了!」赤城翔子突然一下子吻在神山新唇上,叫神山新有點意外。

唇分後,星野早紀也緊接而來,吻了吻神山新。

這是神山新第一次同時與兩女接吻,感覺……有點幸福、甜蜜。

「好了,先好好休息吧,明天還有的忙呢!」神山新說罷,由赤城翔子帶路,到了一間大房間。

這天晚上,亦是三人第一次同床睡,只是沒發生什麼事情就是了。

翌日,赤城家對外公佈,赤城翔子與一名商界男子訂婚,此男子名為「神山翔太」,同時亦宣告入贅赤城家,更名為「赤城翔太」。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