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武家與式神使》

灰暗的天空中飄起片片的雪花,天馬坐在走廊上百般無聊的看著天空。今天是第幾天了,天馬都忘了數了。不過,這些天來的失蹤的日子,大概足以讓天馬被凌巧巧砍開十幾塊吧。冷風輕輕的吹拂在天馬面上,天馬舉起雙手,試圖想喚回一些內息,可是體內空空蕩蕩的,半分內勁也提不起來。

和神武孝造因談判失敗而打的一戰,天馬太過於自信,忘了這是人家的地盤上,加上自己有傷在身,結果吃了大虧。結果,全身的功力被封,天馬又變回以前功力平平的天馬。不過天馬也沒讓他們好過,除了神武孝造外,其他保安都給天馬擺平在地上。不過他們並沒有直接幹掉天馬,反而將天馬奉為上賓,盡所其能的款待,這舉動讓天馬十分不解。

這些天來,天馬好吃好睡,不過天馬私底下可想盡辦法要跑。天馬嘗試過利用金鷲跑路,但以天馬現在的力氣而言,根本連金鷲的毛都抓不住,金鷲振翅一飛,天馬立即就被甩了下來。現在天馬整天無所事是,連功也不能練,只好整天發呆打發時間。

「早安。」輕婉的女聲從天馬身後響起。





經過這些天來的認識,天馬不用轉頭也知道來的人是誰。這些天來,天馬的三餐都是她照顧的。也就是神武孝造的孫女,神武千秋。

「早啊,千秋。」

神武千秋身高還不到一米六,臉孔看來才十五、六歲,可是實際年齡已經二十歲了,與天馬相差無幾。

經過這些天的相處,天馬知道了一些事。

首先,天馬身處的是神武家的基地。天馬還發現,在名義上,他們以神武家的名字對外公開,但由於神武家掌管的脈絡太廣,所以骨子裡是由神武、中村、前田三家掌權。表面上神武家是神武財團的所有人,但實際上的領導人分別是三家的掌權人,尤其是神武千秋的爺爺神武孝造擁有絕對的地位。不過,這不關天馬的事,天馬不懂為什麼神武千秋要告訴他這些事情。





「吃飯了。」神武千秋端著一個餐盤,臉上盡是一貫親切的笑容。天馬總覺得在那笑容下還藏著某些東西,不過天馬不想去探究,因為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隱私。

餐盤上都是些很精緻的日本食物,天馬也不怕他們下毒。反正以現在的自己而言,他們用根手指就能解決自己,沒必要大費周章。

「對了,天馬,我曾經有次偷偷看到你召喚一頭金色的巨鷹……那到底是什麼?是式神嗎?」神武千秋突然問道,天馬暗地叫糟,想不到連自己擁有靈獸的事情都被神武千秋知道了。

「那…我也不知道怎樣解釋,就是有一次在戰鬥的時候,這三頭靈獸跑來說要跟我結下契約,然後就任我隨意召喚了。」天馬很簡單的解釋了一次。

神武千秋點了點頭,似是有點明白。





「怎麼了?」天馬反問道。

「我們神武家是世世代代的召喚師,以使喚『式神』為我們作戰,只是近年神武家的式神使越來越少,所以地位開始漸漸被中村家盯上;而中村家則是主攻『咒術』,像那天封鎖著你身上力量的那個人,就是中村家近年的王牌猛將『中村剛』;前田家不好爭鬥,所以一直只是培養後代處理商場上的事情。而我由出生開始,就被爺爺灌輸一個概念:我為神武家要付出自己的人生,包括學習使喚式神、為神武家作戰,甚至為神武家獻上自己。」

天馬聽得直是不斷搖頭:「這樣,你開心嗎?」

「為了神武家,我不昔一切……」神武千秋雖然是充滿笑容的說著這一句說話,但天馬能感覺到,神武千秋心底裡有陣陣的悲傷。這一種家族式的無形束縛,就是那悲傷源頭。

「就算把自己獻給一個你素未謀面,完全不喜歡的男人?」天馬繼續追問,他希望這種外來壓力能把神武千秋心裡的枷鎖壓碎,但似乎沒那麼順利。

「這是我的天職。生為神武家的人,我就早有心理準備,為神武家做任何事;即使當日我並不想動手,但也是得召喚『海猿』把你牽制著,讓中村剛從旁封鎖你的力量。」神武千秋依然微笑回答,但天馬卻是越聽越生氣,到底這家人是怎樣對神武千秋進行教育的?

「對了,爺爺要你用完早餐後到大堂去,他有事要說。」神武千秋看天馬一臉恍惚的樣子,並沒有太打攪他,轉身就退下。

老頭子找我幹什麼?莫非要判刑了,天馬感到好奇。也好,反正事情總要有一個結果。





天馬一踏進大堂內,他媽的,裡面的人還真不少啊,除了上次天馬擺平的那些人外,還多了不少年輕人,神武千秋還有那個中村剛也都在場。一個個穿的整整齊齊的,好像在開家族大會一樣。現場氣氛好怪異,天馬感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

神武孝造端正的坐在大堂的首端,中央有塊墊子。神武孝造意示天馬坐下,天馬盤腿而坐問道:「把我留那麼久,也該是時候做結論了吧,技不如人,我也沒有什麼好說的。」天馬滿不在乎的說。

「結論嘛,其實前幾天就做出來了。」神武孝造摸著鬍子說。

天馬:「喔,那最後你們想怎樣。」

神武孝造:「其實,你很強,雖然不成熟。但你的力量讓我們不得用言靈加上結界來封鎖,在式神的幫忙下,才能把你制服。」

「這算是誇獎嗎?我最後還不是給你們弄得像廢物一樣。」天馬只感到諷刺。

「你知道嗎?最近我們族裡出生的式神使越來越少了,這樣下去,我們這一族早晚都會面臨滅亡的危機,沒有了式神,我們也就失去了地位、尊嚴,失去一切。 」神武孝造話題一轉,臉上盡是哀傷的表情。





「嗯,我聽千秋說過了。不過,那關我什麼事?」天馬不解。

「不,你說錯了,這和你大大有關係。」神武孝造兩眼裡光芒大盛,天馬還是一臉疑惑,關我鳥事。

「你的力量雖然很強,但是你那種能自由操控式神的體質才是我們所需要的。當晚我已經見到了,你能隨便就使喚那種力量強大的式神(指金鷲)。只要有了你,我相信族內的式神使會更多,將再次光復我族的榮耀,你簡直是上天賜予我神武家的寶物啊!」說著說著,神武孝造大喊了起來。

這老頭瘋了,天馬決定在老頭前面加個瘋字,以後就叫他瘋老頭。敢情他要天馬改行當種馬,開玩笑,他又不是神山新。

「操你娘!雖然我的貞操不值什麼錢,但我可不是會任你擺佈的東西。」天馬破口大罵。

大堂內起了一陣騷動,天馬耳尖,隱約聽到:「這小子哪有資格……」等這一類的質問聲。

神武孝造舉起手來,大聲的說:「安靜!」會場內的人都靜了下來。

「從今天起,如月天馬就是御主。神武、中村、前田三家的少女,誰先懷孕,誰就是正室。那一家,也就是神武家的真正領導家族,這代表什麼意思,相信你們很清楚,儀式在今晚開始,你們都下去準備。」





神武孝造手一揮,所有人都退了下去,只剩天馬一人。

「神武家的將來都交給你了。」神武孝造很感慨的說。

「不要把責任推在別人身上,你以為我會答應這樣亂七八糟的事嗎?瘋老頭。」天馬的臉色很難看。

神武孝造有點大惑不解:「有何不好,你所擁有的,是別人一輩子所追求的。名利、權勢、財富,甚至一大堆的美女,你都有了。」

「我失去自由。」

「放心,等孩子們出生後,我會解掉你身上的禁制。」神武孝造笑呵呵的說。

「我不是說這個,的確,我是找不到人生的目標,看不到未來要走的路。雖然迷惘,但我希望用雙手來打造自己的未來,而不是給你們當傀儡,我可不會讓你稱心如意的。」天馬冷冷道。





神武孝造:「這可由不得你,為了神武家的未來,看來只有犧牲你了。」

「犧牲的不只是我,還有那些無辜的女孩子。你這樣做,是毀了她們的未來及幸福,這對所有人都不公平。」

「她們為家族犧牲是應該的。」神武孝造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應該,什麼是應該,就像式神一樣嗎?就像千秋的『海猿』,就像你的『那迦』,只能聽從宿主的命令,不能有自己的思想?這就是你口中他媽的應該?現在我又他媽的應該為你神武家當犧牲品?」天馬反吼回去。

「看來你並不了解式神存在的意義。」

「像這種不應該存在的東西,有什麼好了解的。」天馬滿不在乎。

神武孝造看了天馬一眼,淡淡的說:「你跟我來。」

神武孝造帶著天馬來到神社後山的一處山洞內,兩人一直走到山洞的盡頭,盡頭處是一面雕滿符文的石壁。神武孝造將手貼在石壁上,口裡還念著一些東西。石壁緩緩的打開,裡面是一道深不見底的石梯,黑森森的,好不嚇人。神武孝造從入口處拿起兩根火把並且點燃它,把其中一根交給天馬後說:「有些事,是你應該知道的。」

說完後轉身走下石梯,天馬也只好跟下去,當天馬下去後,背後的石壁又緩緩的關上。

一路上,在火光的照耀下,天馬可以看到許多由鍾乳石組成的石柱,說明這地洞已經有好長的年歲了。都為不時還可以聽到水滴聲,好沉悶,天馬似乎可以感受到洞內長久以來所承受的悲哀。也不知走了多久,總算是走完了,這次眼前出現的是座很大的石門,上面刻滿了更多更複雜的符文和圖案。

「這座『守護之門』,守護著我族歷代來的所有故事,只有族內被選上的人,也就是式神使,才能開啟。」神武孝造說完,在門上一摸。所有符文和圖案都發出光芒,大門慢慢的打開。

比起走道內的昏暗,石門另一邊的世界亮的令人刺眼,天馬在神武孝造的帶領下走進去。石門內是個相當寬闊的空間,約有一個足球場大,周圍的壁上正閃耀著不知名的光芒,照亮這整個空間。十來個類似繭的東西散佈於場內,天馬不知道要怎麼去形容這東西,繭的附近還繞著很多罐子。

「這是歷代以來式神宿主的骨灰。」神武孝造看出天馬眼中的疑惑,自動為天馬解答。

「大部分的式神會在宿主死後吸取宿主的靈魂,成為式神的一部份,這是使用式神之力後的代價,所以我們把骨灰放在這裡,算是紀念吧。死後什麼都不剩下了,我也一樣。」

天馬不說話,如果生命到最後,連靈魂都失去了,那這樣的人生還有存在的意義嗎?

「你認為我們是為什麼要去使用式神?明知道不會有什麼好下場。」神武孝造問了天馬一句,天馬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你認為世上有多少式神。」神武孝造又問。

天馬搖頭。

「很多,多到你無法想像,世界各地都有人在利用式神在做事,當然,不是每個人都用來做好事。對於作亂的式神,也只有用式神去對付他。我族並無意扮演什麼正義之士,因為我們也曾用式神做些不太光明的事。因為式神,所以才有今天的我們,這是自古留下的傳統,想回頭時,已經難了,我們已經和式神分不開了,失去式神,我們也失去了存在的意義。」神武孝造感傷的說。

天馬靜靜的聽他說下去,神武孝造抹了抹淚光:「我們的存在,相對的也嚇阻一些外來勢力的入侵。神武、中村家,則負責日本境內的安全,負責對付別國的攻擊,以及處理國內的一些問題。當然,這一切都是在檯面下進行的,一般人誰也不會知道。就因為我族負有這種沉重的使命,拋也拋不掉,希望你了解。」

天馬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內,一直思索神武孝造說的話。其實也不能說神武孝造有錯,每個人對於每件事的看法都不同,僅此而已。不過,天馬也有自己的做法。天色晚了,看來要開始打獵了,很不幸的,自己就是那個獵物。天馬開始收集所有可以到手的東西,等一群女人來強姦自己,這種事天馬可做不來。

今夜,神武家將會發生一場男女攻防戰。

到底是男的逃掉,還是女的得手?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