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炎》

傳說,於萬多年前,諸神之首神帝曾擁有兩柄開天辟地的神劍,其中一柄名為天叢雲劍,後來為了鎮住大日荒尊和八歧大蛇而流於奈落村。

而另一柄神劍,名為龍炎。

龍炎,是一柄霸道非常的極剛之劍,於神帝的手中,曾配合上「龍炎神生訣」,將天地斬成三界;將人界斬成五大洋七大洲。

據星野豐留下的羊皮古書,上面大概有記述一小段傳說,是有關龍炎的。





相傳,當年三神官自知以力量來算,絕對鬥不過逆天或神帝兩人,於是用智鬥,先利用七原罪的服從性,令七原罪與神帝、逆天為敵,但結果卻是令神帝以一敵六,將大日荒尊以外的其他原罪全都打至沉睡長眠狀態;三神官見情況並不樂觀,所以利用一個凡間女子挑起神帝與逆天之間的死戰,令逆天與神帝由朋友變情敵;後來,逆天與神帝一戰,從天界打至人界,再打至魔界,甚至連陣的怒火都挑起了,三人亂鬥至真魔界,最終陣重創,繼續留在真魔界;神帝、逆天於人界打了整整三日三夜,最後兩敗俱傷,離死不遠。

只是,擁有這種終極力量的兩個男人,在死前有一個一致的目標:殺了三神官。

雖然最後只能將三神官封印於地底一座聖殿,但神帝和逆天都分別遺下一道意識,挑上自己的繼承人。

逆天,挑上了天馬。

神帝的意識則是一直留在龍炎之上,而龍炎現在的所在地,正正被神武家的人,當作為一般古董一樣放在一個殘舊不堪的地窖處……





-------------------------------------------

《絕望鐵塔》

三神官換上一身平民衣著,站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望著眼前聳立於城市中心的東京鐵塔,沒有感到平常人所感到的宏偉,只是感到這座塔非常適合為城市帶來的絕望。

半年後,這裡將成為修羅煉獄。

「這裡……就是所有事情的結束之地。這個世界將會回到我們那時候的面貌。」光祖感慨萬分的說。





「世界已經受很多無謂的規條所束縛,你們聽到嗎?世界在悲鳴,希望我們拯救她。」光瞬面無表情的說,雖然滿口歪理。

三神官當中,就只有唯一一個女性光琳,還保持著所謂的「人性」。

「但是這樣好嗎?逆天的繼承人根本就不會做什麼,他一直都只是在享受自己的人生,還有他愛的那個女孩,他的一群好朋友,全都是無辜的啊。」光琳開始出現一絲猶豫。

光祖聽到光琳的說話,只是輕蔑一笑:「所有事情都是逆天的錯,你記住這一點就是了。我們只是讓命運回歸正途,守護著『正義』。」

「嗯…明白。」

「好了,再說下去也沒什麼意思。金勳和SOD方面已經完全被我們控制,雖然大日荒尊和木靈尚未表態自己的立場,但有別西卜一個笨傀儡在,就已經足夠了。」光瞬緊接道,光祖望著東京鐵塔,拿起一個水晶球道:「加緊速度培育魔物,要應付逆天那種絕對霸道的毀滅力量,光憑這一點怨念和魔物還不夠。再捉多一點人類、魔物踢到『血海』裡去,只有更多死亡、恐懼、怨恨,才能壓制得住逆天。不要有任何仁慈,這一切都是逆天的錯。是他令世人痛苦的。」

光祖說罷,從水晶球裡可以看得到,一個火山林立的平原,天空被血染得一片血紅,在水晶球中央,有一群人在不斷將生靈推到一個血海裡,這些生靈有狗、有貓、有老虎、有魔物、有靈獸、有成年人、有老人家、有孕婦、有嬰兒。所有生靈都在痛苦的尖叫,但還是無一受到赦免,被掉到血海裡,化成一堆堆白骨。

「還有半年,我們的世界就回來了。那個混亂的世界,才是真正的自由。」光瞬的思想已經完全扭曲,但可怕的是,這世界的最後希望,還被蒙在鼓裡……





---------------------------------------------

《男女攻防戰》

夜深.凌家門——

「巧巧,是時候起床了。」賀重光躡手躡腳的偷進了凌巧巧的閨房,並把凌巧巧叫醒過來。

「師父?找到天馬了嗎?」凌巧巧興奮的說,聲音難色大聲了一點。

「殊~別太大聲,你知道啦,你老爸並不大喜歡你到人間找他。今次之行只是先斬後奏,偷走了再算。回歸正題,那小子的力量被人封住了,所以我一路上在仙境都感應不了他在哪,但一到人間,就已經感應到他了。」

「我馬上換過衣服就出發!」凌巧巧正想起床,賀重光拿了一套很新潮的背心長裙給凌巧巧:「要在人間方便活動,就換上這衣服吧。我在外面等你。」





「嗯!」凌巧巧猛地點頭,賀重光拍醒趴在桌上睡了的小白道:「笨小白,去找你老大了!還只顧著睡!」

小白一聽到可以找老大,就高興得張起爪來,雖然一頭小白貓張爪的動作很可愛,但對小白這大胖貓來說,未免有點累贅。

今夜,賀重光、凌巧巧、小白將會再度下人界,找回天馬,但想不到在他們尚未找到天馬之前,天馬的貞操已經受到威脅……

=============================================

日本.北海道——

今天,又是一個美麗的早上,天馬依舊百無聊賴的在房間發呆。

神武千秋依舊將早餐送到天馬房間,與天馬談天談地就是不談感情。

「對了,天馬喜歡什麼類型的女孩?」神武千秋突然問道,天馬先是愣了愣,然後決絕的回答:「應該是像我未婚妻那一種吧,直率,做事脫線,但又無比關心我的那種。」





「真好,如果可以的話,我也想挑一個好男孩……開開心心過日子。但是爺爺一定不會容許的……」

「你的人生也是不屬於任何人的,你該為自己而活。」天馬沉聲的說。

「我…我的人生可以重來嗎?」神武千秋幽幽的問,臉上已經沒有以往的笑容,換上一張哀愁的面孔。

「可以的,只要覺醒了,人生任何時候都可以從頭再來。至少,我們已經改變了。」

神武千秋低頭不說話的離開,走到一半時,突然轉過頭來大喊。

「你真是個好人,也許我該聽爺爺的。」說完後紅著臉跑掉了。

怎麼回事,今天大家都好像莫名其妙的樣子。接著中午過後,天馬就沒再見過神武千秋了,午飯也是由別人送來的。





不知不覺中,天色也晚了,晚飯依然不是神武千秋送來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天馬躺在走廊外看星​​星。遠離都市的地方果然不一樣,天空上的星空燦爛,閃閃動人。這段日子已經變成變相的渡假了,天馬不去想以後會發生什麼事,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

突然間,天馬聽到一絲絲聲音。雖然天馬的力量被​​封住了,但五官的感覺還在,好像是很輕微的腳步聲,而​​且有三個人。鬼鬼祟祟的,一定不是什麼好事。

天馬迅速的想進到屋子裡,正當天馬剛想打開房門,腳上就被纏上的東西,天馬立時硬生生的倒下,還撞破紙門。天馬一看,腳上纏著黑色的麻繩,兩端還綁有石頭,好像是打獵用的東西。天馬趕快爬了起來,用跳的跳進房內,找了把刀子割開麻繩。

這時又有東西飛來,天馬用眼睛看的很清楚,是手裡劍,忍者用的手裡劍。但看的倒並不代表閃的過,天馬身體的動作跟不上眼睛,被手裡劍插在肩膀上,傷口不是很深。

門口走進來三個蒙面黑衣忍者,從身體的曲線來看,都是體態皎好的女性。出乎意料的,三人並沒有進一步攻擊,反倒跳起舞來。不過天馬越看越詭異,因為她們跳的,是脫衣舞。

三人身上的忍者服隨著舞蹈慢慢的滑落地上,露出裡面白色的內衣。在室內幽暗的燈光中,天馬可以看到三人的內衣下什麼都沒穿,稍微大一點的動作,馬上就春光外洩,讓天馬看得一清二楚。更要命的是,她們正漸漸的朝天馬走過來。

天馬想退,但身子正慢慢的麻痺,一定是剛剛的手裡劍上有古怪,天馬馬上想到了,不過對於現況沒任何幫助。三女緊緊圍著天馬,開始拉扯他身上的衣服,天馬用盡力氣一直後退,開玩笑,他可不想失身在來歷不明的女人身上。

「救命啊!!」天馬突然發了瘋的往外面跑,幸好連日來天馬一直暗中計劃逃跑路線,在房間外面有一個小洞,可以讓他暫時躲在那裡,雖然還沒計劃如何越過外圍的圍牆,但現在這情況,還是先保護自己的貞操好一點。況且天馬並沒有想過召喚靈獸為他戰鬥,這一切都只是神武孝造那瘋老頭做成的鬧劇,沒有人應該受傷的。

天馬一直躲在他藏身的地方不動,他可不敢有什麼動靜,就這樣,時間一點點的過去。

「夜深了,該休息了喔。」少女的聲音在庭裡響起,天馬默默不動。

「難道要我們挖你出來嗎?」另一把少女聲音說。

天馬聽得頭皮發麻,他用自己不怕冷的特性在地上挖了個洞,然後把自己埋起來,只留下個小洞呼吸和監視,沒想到這也被發現了。

「數到三,你不出來我就用炸藥炸了喔。」

天馬趕緊爬出來,回頭一看,昨日那三名女忍者正好整以暇的坐在樹上,頭上還蒙著布套。

「不錯嘛,你一個人也能做到這麼多事情避開我們。但現在也好,省得我們麻煩,你是要自己乖乖進房,還是我們拖著你進去。」說完後,三人開始脫下頭上的布套。左邊和中間那個不認識,只記得左邊那個短髮女孩叫前田舞、中間那個強勢女叫中村綾音,但右邊那個女孩卻叫天馬有點崩潰了。

「千秋,你跑來湊什麼熱鬧啊!」天馬快昏了,沒想到平時一臉親切的神武千秋也跑來參一腳。

「這是爺爺的交代。」神武千秋紅著臉說。看情形,自己是跑不掉了。天馬想不到自己竟然要動用到金鷲和閃雷出來幫自己解圍,還要是因為這麼腦殘的原因!只是經過這些天的相處,她們知道天馬要召喚靈獸時都要先把卡片拿在手。三道飛影,將天馬的手腳捆的結結實實的,又是剛剛用的那種飛繩。

「今晚,你是跑不掉了。」中村綾音依舊強勢的說。

「抗議,你們藐視人權。」天馬大叫。

「抗議無效。」前田舞準備動手。

「誰說的!」一陣清脆的女聲傳來,四人都轉頭看向出聲的方向,一道白影從天緩緩而降。

「誰來壞事?」中村綾音有點氣憤,但天馬接下來的說話卻是叫三女意外。

「我老婆殺來啦!」天馬的語氣有點救星到的樣子,但又有點害怕。

「我說老公啊,怎麼我們還沒結婚,你就急著搞外遇,你知道這樣很傷我的心的嗎?」來人幽幽的抱怨,肩上還扛著一頭胖胖的白貓,她正是凌巧巧。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