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婚宴風雲》

隨著聖誕節快要到來,街上也到處可看到應景的擺飾與聖誕樹,充滿歡樂的氣氛。

神 山新也是因為赤城勇次提起聖誕舞會與訂婚宴的事,所以才想到的。他也該為每個人準備一份聖誕禮物吧!不過神山新逛了好幾家百貨公司,也不知道要買什麼。長 那麼大,神山新還是第一次買東西送女孩子,可是也不知道星野早紀和赤城翔子喜歡什麼,總不能當面問吧!那就失去送禮物的意義了。啊!真是傷腦筋啊!就在神 山新煩惱的同時,一則珠寶鑽戒的廣告看板印入他的眼簾。

「情系所戀,鍾愛一生。」這句廣告詞讓神山新若有所思,也許……神山新當下走向那高級珠寶飾品店內。

「歡迎光臨!」店員小姐聽到門鈴響就知道有人上門光顧,紛紛鞠躬歡迎。不過看到來人只是個毫不起眼、外表雖然略帥但還是有點猥褻的神山新時,便露出失望的神情--這人大概也是只看不買的吧!





「先生,這地方可不是隨便逛逛的地方……喔!」店員小姐準備請人出去的聲音止於神山新掏出的一張卡上。

那是日本第一大銀行開出的白金信用卡,可信度百分之百。而且擁有的人不多,都是些非富則貴的超有錢人家,店員小姐也只有看過幾次而已。所以店員小姐們立刻堆起笑容,迎著神山新到展示櫃檯前奉若上賓,用心的招待這好不容易上門的大金主。

要是她們知道神山新口袋裡還有一張她們這輩子也見不到一次的超級夢幻金卡,怕是要跪下來膜拜了。不過那張卡是赤城勇次留給他的,神山新不打算去用。

目 前他這張是赤城翔子幫他辦的,因為前陣子接的委託確實是賺了不少,所以辦了一張,當私人的零用錢。但神山新又開始傷腦筋了。戒指兩個一組,可是他和星野早 紀、赤城翔子有三個人,怎麼辦?店員小姐看到神山新擠眉弄眼的表情,顯然是拿捏不定主意。不由好奇的問,因為​​必要時她們也能給客人一點專業的意見。

「先生!你要送的對像是……」





「老婆。」神山新回答得很扼要。

「那先生可以參考一下我們今年最新最流行的對戒。」

「問題是,我有兩個老婆。」聽到神山新的回答,所有店員小姐的臉上都冒出幾條黑線。說實在的,眼前這少年年紀輕輕且長成這副德性,會有人肯嫁他已是天方夜譚,居然還是兩個。

這讓店員小姐立刻聯想到眼前的男子是個空有錢財的浮誇子弟,是用金錢讓女人們屈服於他的,這想法立刻讓店員小姐們討厭起眼前的人來。不過基於職業道德和不與錢作對的最高生意原則下,店員小姐還是擺著一副笑臉迎人,儘管心底嘔個半死。

「那先生你可以買兩對戒指啊!左右手各戴一個不就好了。」有個店員小姐氣不過,故意給神山新出了個餿主意。





只是沒想到這主意居然讓神山新拍手叫好,一口氣買了兩對戒指。結帳時神山新看了看帳單,乾脆俐落的簽下自己的名字,眉頭也不皺一下。

這份魄力讓店員們為之動容,她們拿給神山新看的都是店內最高級的高價品。全部加一加要好幾百萬日元,這可是她們賺好幾年都賺不到的數字。可神山新居然不在乎的一筆簽下,這倒是讓店員小姐們有點羨慕起神山新的老婆了。

而替神山新出這個主意的店員小姐,神山新在離去時還塞給她十萬日元當小費,並鄭重其事的說了聲「謝謝!」,讓那店員小姐說不出話來,只能看著神山新歡天喜地的離開。

神山新小心翼翼的將禮物藏好,準備在聖誕夜當天的訂婚宴來給她們個驚喜。

不過才一踏入家門,神山新立刻被更大的驚喜所震撼住,差點……差點就要昏了過去。

原本,在以往的家裡,赤城翔子習慣穿得密實一點,好像生怕被別人看到什麼似的,但這也怪不得她的,在不解風情的老頭子赤城勇次的管制下,怎可能在家裡穿一些清涼的衣著。

可是今天神山新進門所看到的是……赤城翔子居然穿著一件細肩帶的衣服、迷你裙,羞澀的站在神山新眼前。她的雙臂、大腿、香肩全裸露在外了,讓神山新看的下巴都快要掉下來了。

「回來了啊!」星野早紀也走了過來和赤城翔子靠在一起。





星野早紀更誇張,穿的是露肚肚的小可愛。看到兩女穿的這麼樣的香艷且靠在一起,神山新趕緊忍住吐血的衝動。

「我的天啊!妳們又在給我搞什麼鬼?現在是冬天,穿這樣不怕感冒啊?!而且不怕羞啊!都快被人看光光了。」神山新感到無力。

「你是我老公,反正早晚都要給你看的,怕什麼!而且,這裡也沒外人。再說啦……你不是早已經……把人家全看光了嘛!」赤城翔子媚眼如絲的靠在神山新肩膀上說著,並且在他耳朵旁輕輕的吐氣著。

面對赤城翔子​​那麼明顯的挑逗,神山新健步如飛的衝回樓上房間,中途還不時的被絆倒幾下。以神山新的身手還會跌倒,表示他真的是很慌張。

「早紀……我們這樣會不會太過份了點?」赤城翔子有點不安,神山新的反應看來太激烈了點。

「別擔心。對這不解風情的大木頭,現在也只能下猛藥讓他開竅了。況且,不這樣做的話,他可是會猶豫自己對我們的愛的。」星野早紀拍了拍赤城翔子的手道。

夜 晚,神山新睡到半夜時又察覺到有腳步聲悄悄的靠近。不過這次他可學乖了,乾脆閉上眼睛裝睡,來個眼不見為淨,不然看到張眼後的尷尬場面,他今晚就又別想睡 了。他是有想過直接把門鎖上,只是這個家住的都不是普通人,有用嗎?果然!兩具柔軟的身體鑽進神山新的被窩,將他抱的緊緊的。





神山新只有一直反覆數著羊,一頭羊,兩頭羊,三頭羊,三頭羊,三頭羊,三頭羊,三頭……三……,數著數著神山新竟然沉沉的睡去了。

隔天醒來,神山新感覺到自己的頭好像靠在什麼軟綿綿的東西上,感覺蠻舒服的,於是伸手摸了一摸,入手熱烘烘的,好像就是剛出爐的大饅頭一樣。

神山新感到奇怪,今天早餐吃饅頭嗎?睜開眼簾,神山新看到的可不是什麼饅頭,而是赤城翔子嬌羞欲泣,紅到不行的臉龐,且自己的手還在她胸部上揉啊揉的。

「討厭啦!老公,你頂的人家胸口好難過。」星野早紀抱怨的說著。她的睡相可有夠差的,居然整個人都趴在神山新下半身。

星野早紀單手撐起身子,另一手在胸口揉著,臉上也是紅到不行。更糟糕的是,星野早紀這姿勢,加上她那睡衣領口本就寬鬆,所以什麼都被神山新看光了。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的神山新臉上一熱,一道熟悉的液體在神山新嘴裡流出來。

神山新再度吐血了。

===================================================

聖誕夜很快就來臨,據赤城勇次所說,今晚的宴會除了是訂婚宴外,亦是公佈下個月三大家族會議詳情的日子。





逛了一整天街後,太陽伯伯已經準備下班打卡回家吃飯做愛,此時神山新三人終於回到了赤城家。

「大小姐,你終於回來了!」女侍們見到赤城翔子回來後,欣喜的說。

「我們的禮服晚裝都準備好了嗎?」赤城翔子冷冷的問道。

「都放在房間了。」女侍們恭敬的說。

三人回到房間後,開始換上自己的衣服。

神山新的禮服是一套很整齊的燕尾服,而且因為是度身訂造,所以與神山新相配得很。

赤城翔子是今晚的主角之一,所以她的晚裝比較艷麗,一襲紅色的低胸晚裝,加上那露背的剪裁,讓神山新有點想把那個設計師給砍了。





星野早紀因為在今晚不會怎露面,而且她亦不想在公眾場合表露自己的身份,所以她的黑色晚裝相對地比較密實,但還是把那條乳溝和長腿給露出來就是了。

只是……任神山新和星野早紀再怎樣想,也想不到今晚會有一個天大的驚喜送給星野早紀,令今個聖誕夜成為她人生中最深刻難忘的一天。

隨著時間慢慢流逝,神山新走了出房間看著開始三三兩兩進入會場的人群,忍不住叫了一聲。

進來的不是政商名流,就是影視明星,全都是神山新只能在電視上看到的名人。還有許多他沒見過的外國人,不過從穿著看來,地位也不低吧!還好宴會場地本身就大的離譜,快要有半個足球場大了。所以就算是人群不斷的湧入,還是不見擁擠。

神山新當然不可能在會場上跑來跑去的,他現在和赤城翔子、星野早紀一起在三樓的高台上看著。在這裡,不但能一覽會場的所有動靜,還不用擔心有人來打擾。

「伯父、伯母呢?」神山新見會場中並沒有赤城翔子父母的身影,一切所有的接待工作都是由赤城家的女傭和保鏢來做的。

「他們應該在接待黑木家和神武家的人吧,畢竟今晚三大家族的人才是主角,聽說神武家也有重要事於今晚公佈。」赤城翔子若有所思的說,相信他們絕對想不到神武家今晚會公佈神武家新的繼承人就是天馬吧。

這時,下面的大廳開始揚起優美的音樂聲,是一支頗具規模的交響樂隊在演奏著。有錢人就是不一樣,做事都比尋常人誇張,這也說明了舞會正式開始。

赤城翔子的父母一襲盛裝的走進會場,沿途都有許多人搶著打招呼和行禮。

說真的,這還真的很像神山新在電影裡所看到,古代的國王和皇后出席時的場面。

照例是由赤城翔子的父母說了幾句開場詞,大意是說希望大家今晚能玩的開心一點,然後牽著手走下舞池,由主人家開始第一支舞。

在舞池之外,另有一區有許多人聚集在一起坐著聊天。這些人可都是赫赫有名的商業大鱷,難得今天有機會聚集在一起,當然是趁機做生意或打聽情報了。

政客們也是到處問候、打招呼,這種時候,可是開拓自己人脈的最佳時機。

只是,神山新沒想到在這種場合上,會遇上他熟悉的人。

紅蓮是最早到的,但見一身西服的紅蓮牽著穿上綠色晚裝的葉雅走進會場,這可讓神山新驚訝得想抱著紅蓮想親吻。

赤城翔子見到神山新的表情,微笑的說了句:「一起下去好好跟他們聚聚吧,都一段日子沒見了。」說罷,就抱著神山新的手從階梯慢慢走下去,星野早紀則是隨後跟上。

「紅蓮!」神山新把東張西望的紅蓮叫住,紅蓮見到神山新後,沒有多作說話,就是一個擁抱。

兄弟情,就是不用多說話,簡簡單單,一個動作就足以表達一切的一種簡單感情。

「其他人呢?」神山新下意識問道,此時另一把熟悉的聲音傳到神山新耳邊:「你是真的見不到我還是裝著見不到我啊?」

說話的人是一個戴眼鏡的文靜男,他身邊則是一個冰霜美人。

「涼介!」神山新的心越來越高興了,接二連三見到自己熟悉的人,這讓他的心情高到極點。

「先不要抱著我,小蝶會誤會的。」風間涼介突然開懷大笑,在他身邊的葉小蝶冷眼一望,但臉上卻是掛著平常鮮會見到的笑容,那是幸福的微笑,同時看來風間涼介已經走出成瀨心美的陰霾,終於可以找到一個值得愛的女人了。

「唉啊!我的徒弟們都快被你們這群混小子給搶了。真不知是幸運還是倒楣。」聽到這種無病呻吟的說話,神山新抱起了穿著童裝禮服的賀重光道:「老頭!好久不見!」

雖然神山新與賀重光交情不算深,但自從上田組分部一役後,賀重光與眾人都產生出友誼,這是賀重光很多年都沒感受過的一種感覺。

「新,恭喜你。雖然晚上還得要去砍人,但還是先來喝你這頓訂婚宴。」說話的是曾與神山新出生入死過的「客人」雷俊,「對了,這兩位是我老婆,唐嫣雯、未來里香(出自黑道煞星2)。這位是我兒子雷霆。小霆,叫新叔叔吧。」

「新叔叔~謝謝你救了我啊!我長大了也要學新叔叔一樣打倒壞人怪物!」雷霆童言無忌,卻沒想到一語成讖,當然這是十多年後的事,亦是另一個故事。

「抱歉啊,剛有位客人讓我驅魔,所以遲來了。總不成讓我背著那十字架來吧?」但丁也來了,雖然依舊是煙不離口,但神山新卻感到無比窩心。

「新!」這把聲音,是神山新最熟悉的聲音。

這聲音曾與他共渡過不知多少個寒暑,共渡過不知多少次生死,這聲音的主人,就是神山新一生最信賴的朋友、兄弟、知己、摯友。

「天馬!」神山新擁抱著眼前一身禮服的天馬,一切盡在不言中。

凌巧巧也是頭一回見到天馬這種樣子,但見一身紫羅蘭色低胸晚裝的凌巧巧摸了摸手中抱著的小白,笑了笑說:「天馬他為了見你們,可是裝毒男自閉了很久啊!快要連我也不理會了。」

「那是因為巧巧你一直在欺負我吧。」天馬舉手投降道,但接著又說:「只是……沒想到你那麼快就結婚啊。而且…你終於找到了心中最愛了。」

此時一個女侍很懂事的走過,遞上紅酒給天馬等人。

「老頭,你還喝酒?小心醉啊。」天馬還是不忘要嗆聲一下,賀重光白了天馬一眼道:「老子在仙境有另一個外號叫『酒鬼』,老子懂喝酒時你還只是一顆小春子而已。」

「哈哈哈,現在我們大家都有情人終成眷屬了,算是大團圓結局了吧?」神山新高舉酒杯,眾人也心有靈犀地同時舉起酒杯,一碰,飲盡,將所有感情都喝下去。

「新,時間差不多了。」赤城翔子說罷,赤城勇次走到台上讓樂隊暫時安靜下來,並舉手表示有事情要宣布。

赤城翔子拉著神山新和星野早紀的手,慢慢走上台上,只是神山新對赤城翔子臉上掛著的奸笑有點不安。

「呃……能告訴我,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嗎?」神山新不解的望向赤城翔子和她母親。

「咦!?翔子,妳沒告訴新和早紀嗎?妳這孩子還真是胡鬧,這麼大的事也不告訴他們一聲。」赤城翔子的母親無奈的嘆了口氣。

「要是我跟他說的話,這呆子肯定轉頭就跑。所以當然是先斬後奏啊!算是給他個驚喜,我想他這一輩子都不會忘記今天這個大日子的。我想早紀會很喜歡我這個決定的。」

「等等!」神山新聽到赤城翔子的話連忙說:「我怎好像有會被嚇到心臟病發的感覺,先跟我說一下,給點心理準備。」

「對,到底是什麼事?」星野早紀也有點大惑不解。

但還不等赤城翔子回答,台上的赤城勇次已經解決了神山新和星野早紀的問題:「其實今天舉辦這個宴會,除了慶祝聖誕佳節外,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要宣布。今天……同時也是不才夫婦倆的女兒,翔子的文定之日。」

這事早已經公開了,神山新並沒什麼感覺,台下則是例行的一片掌聲。

「慢 著,我還沒說完。其實一直以來,我也有一個很疼愛的義女,她叫星野早紀,雖然她無父無母,但我和惠美(赤城翔子母親)就是喜歡這女孩到不得了,所以早已經 把她當成乾女兒。今天,我們夫婦希望充當她父母的角色,把她嫁給翔子的丈夫,以後兩女一起同心協力,輔助我女婿接管赤城家。」

聽到說的最後一句,星野早紀嚇得有點離神,神山新更是已被嚇的魂飛魄散,轉身拔腿就跑。自從上次和赤城勇次一別後,神山新就沒再見過他,更別說「乾女兒」的事,沒想到他們原來早就計畫好了。在這種場合對外公​​開,這下子神山新想不出名恐怕也難了。

神山新這想跑的舉動,卻沒法如願實行,因為赤城翔子直接揪著神山新的後衣領不放。同樣地,赤城勇次的話在台下也引起不小的騷動。

赤城夫婦這掌上明珠,在社交圈裡可是赫赫有名的。雖然她本身極少出現在各種聚會上,所見的人也不多,但見過她的人一律對她的美貌與才氣讚不絕口。

會場裡有很多人本認為這大概是以訛傳訛,被過分誇大了,因為他們不曾親眼看過赤城翔子的樣貌。直到赤城翔子出場,眾人才相信了傳言的真實性。更何況在赤城翔子身邊,還有一個擁有絕世容顏的星野早紀。

現在聽到赤城翔子和星野早紀要訂婚,許多初見兩女美貌的富家公子不由得扼腕不已。在商場上打滾一輩子的大鱷們更是豎直了耳朵在聽。

赤城翔子的婚姻可不像外人所想的那麼簡單,身為赤城家的繼承人,赤城翔子所代表的可是難以估計的財富和勢力。過去很多人都曾有意無意的向赤城夫婦提起聯姻的念頭,但是全都被委婉的拒絕了。而如今究竟是哪一家拿下和赤城家聯姻的權利,這就值得注意了。

這表示今後商業界又將掀起一場不小的風波,畢竟兩家聯姻的資源和勢力可是非同小可,大鱷們已經在構思著如何採取應變措施了。赤城翔子對星野早紀招了招手,在眾人熱烈的掌聲中,赤城惠美領著神山新三人走上台去。

只是……在場眾人不管怎麼看,都覺得那即將成為赤城夫婦女婿的年輕人,是被赤城大小姐硬拖上台去的。

錯覺,這一定是錯覺。氣質高貴典雅的千金大小姐,怎會做出這種近於花痴的舉動呢?直到赤城翔子在台上露出一個迷倒所有人的笑容,彷彿春風吹拂過大地一般,在場眾人更是一致的認為自己眼花看錯了。

然後眾人才將目光聚集在今天的主角,神山新身上。然而大家看到的第一個反應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

沒錯,天仙般的赤城翔子和一個外表沒什麼特別的神山新站在一起,這可讓不少人感嘆。尤其是那些富家公子們,不管怎麼看,他們的條件都比台上那「一無是處」的混小子好上千百倍。倒是那些狡猾成精的商業大鱷們感到奇怪,台上的那人並不是他們所猜想的當今各大企業的青年才俊。

難道說……那少年另有來頭?想到這的幾位大鱷馬上吩咐下去,務必查清少年的真實來歷,絲毫線索都馬虎不得。

雖然台下的人都不認為神山新配得上赤城翔子和星野早紀,不過在主人家的地盤上,加上赤城家財大勢大,所有人當然是見風使舵,說些冒著良心的話,例如「天作之合」、「郎才女貌」等等的恭維話。

然而,從他們的身上,神山新根本感受不到絲毫的祝賀之意……倒不如說是嘲諷還比較恰當。要是他們知道眼前的人只不過是個很普通的小小偵探,既無學歷也無身分背景,大概會嚇的下巴都掉下來吧!

想到這,神山新就覺得好笑,嘴角同時不自覺的微微上揚,心裡的緊張感也不翼而飛。在這些人面前,自己又有什麼好怕的呢?

「想到什麼了,突然這麼開心的?」赤城翔子一直留意著神山新的臉色,畢竟她很怕神山新突然反臉走人,因為神山新向來討厭變成眾人注目的焦點。

赤城翔子會計畫今天的事,一方面是想讓星野早紀能光明正大與神山新一起,另一方面也是想宣告大家她心有所屬的事,這輩子她只屬於神山新一個人。

神山新將自己的想法告訴赤城翔子,赤城翔子聽了以後也是笑個不停。

「想試試看嗎?」神山新眼裡閃過惡作劇的眼神。

「老公……你不生氣嗎?我瞞著你讓你有點出醜了…」赤城翔子說話時有些吞吞吐吐的。

「笨!妳是我老婆,有什麼好在意的?不過生氣是有一點,回去我會好好教訓妳的……在床上。」神山新在赤城翔子耳邊說出這話,讓赤城翔子的臉都紅了起來。

星野早紀見兩人玩得這麼高興,也不忘插嘴道:「算上我一份,我們今晚兩姊妹好好炮製一下你。」

就在三人說悄悄話的時候,赤城惠美拿出一對鑽戒。三人就在眾人的注視下交換戒指,算是完成了文定。

在滿場熱烈的掌聲裡,唯一會為赤城翔子真心高興的,也只有她的父母吧!神山新、赤城翔子、星野早紀手拉著手,微微鞠躬,算是謝謝大家的見證。接著赤城夫婦帶領三人,一一的和赤城家有密切往來的大鱷們打招呼,算是鄭重的介紹神山新。

「這位年輕人看來儀表不凡啊!只是我老眼昏花,看不出是哪家的公子。」一名大鱷問出了所有人最想問的問題,在場的人全都凝神靜聽。

「幾位看不出是正常的,我父母早年車禍喪生,家世平平無奇,怎會是您這幾位大人物在意的人呢!」神山新侃侃而談,一點也沒有緊張的表情,倒是眾人聽的臉有點綠了。

「那想必你在學術上有驚人的成就了?」

「呃……這也沒有,其實不瞞各位,我只是個小小偵探,學歷水平……還好吧有高中畢業,還是不太有用的那種,成績更是一塌糊塗,就別提可以有什麼驚人的成就了,哈哈——」

聽到神山新的笑聲,在場的人臉色都由綠轉灰了。赤城翔子和她父母也忍不住在偷笑,他們還是第一次看到人的臉上能表現出那麼多顏色。

「那為什麼赤城小姐和星野小姐會看上你?聽起來,你簡直一無可取啊!你不太配與兩位條件那麼好的女孩共渡人生吧?」一個較為急躁的富家公子已經脫口而出了。等到說完,才發現所有人都在注視著他,他馬上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場面一時變得十分尷尬。

不過神山新倒是不被這尷尬氣氛所動,搖頭晃腦的說:「我自己也覺得奇怪。兩位老婆,說實在的,我既無身材錢財,腦中也無萬卷藏書,妳們到底是看上我哪一點啊?」

「笨!愛你就愛你了,何必問為什麼。當愛情來臨的時候,是沒有原因的,看到你的時候,我的心就自然的淪陷了。」這一句,是兩女預先沒有計劃的同時脫口而出的,異口同聲,但心意相通,這種同步的說話,證明了兩女對神山新的愛也是同樣的堅貞。

「兩位老婆,我有說過我愛你們嗎?」

「沒有!不過從今天起,你可以天天對我說。」赤城翔子笑說。

「是啊!我愛妳,想讓人不愛妳,還真是難啊!」神山新摟著兩女的腰,不理在場眾人已經黑的像黑炭的臉,三人的嘴唇貼在一起,上演著一著美好的接吻戲。

無悔無怨、想做就做,這向來是神山新的人生,雖然赤城夫婦是大人物,但對神山新卻是有無比的信心。

接吻戲上演後,在場的人都鴉雀無聲,就只有一群不屬於商界、政界的小人物在鼓掌。

他們就是天馬、凌巧巧、紅蓮、葉雅、風間涼介、葉小蝶、雷俊妻兒、但丁、賀重光和小白。

「新!真有你的!恭喜你!我以你為榮!」天馬高興的呼叫道,絲毫沒有想過這場合上,自己的身份是多麼卑微。

卑微?真的嗎?真的是這樣嗎?

「小子,你誰啊!竟然在這種場合那麼不顧禮儀?」剛才那個急躁的富家子弟又說了,天馬笑了笑後,望了望神武孝造。

神武孝造點了點頭,此時凌巧巧、神武千秋、中村綾音、前田舞一同走到天馬身邊,天馬放聲道:「你不認識我還真抱歉啊。」

看到這裡,神山新已經大概知道,他這位摯友,將會有驚天動地的事要宣佈,這向來都是他的作風,不平則已,一鳴驚人。

天馬雙手各搭著兩個女孩的肩,走到台上,與神山新碰個拳頭後,望了望赤城勇次,似乎赤城勇次早已知道這種突發事情。

天馬接過咪高峰後,高聲宣佈:「各位,你們眼前見到拿著咪高峰的那個混小子,就是神武家未來的繼承人——如月天馬。」

隨著如月天馬的宣佈,在場陷入一片震撼當中,因為神武家一旦出現新的繼承人,就代表下個月的三大家族會議將會出現變數。

但更糟糕的是,赤城家繼承人與神武家繼承人是摯友關係,兩大家族,兩強聯手,這讓那些想聯姻的大鱷們和富家子弟們還能使什麼花招?整整大半個日本都已經被二人瓜分了。

天馬再與神山新眼神一個交接,二人同時遞高手於臉旁,張開手掌,伸手握在一起。

「啪—啪—啪。」三聲掌聲,不屬於在場任何一人。

四條身影,同時於大門慢慢走進會場,這四人,擁有不屬於這世界的可怕氣息,叫所有人都慢慢退開一條路。

穿上全白禮服的大日荒尊、一身黑色西裝的大胖子別西卜、全身火紅色西裝的木靈和一身妖艷晚裝的麻生希,四人慢慢走到台下。

驕傲、暴食、嫉妒、色欲,七原罪中來了四個,雖然他們一身禮服晚裝,但肯定不懷好意。

「你們來想幹什麼?」天馬直接問道,大日荒尊搖了搖頭,他用重生了的左臂伸向神山新:「沒什麼,來恭喜一下神山新而已。況且…今晚真正想來祝賀你們的,可不止我們四人而已啊。」

如果說四個原罪散發著死亡、恐懼氣息的話,那麼接下來的三道人影就代表著高貴、優雅、聖潔。

來人是兩男一女,但天馬卻對他們的樣子無比深刻。

突然,整個會場的燈光、電力供應出現問題,燈光閃著,一陣詭異的感覺叫那些賓客不安地開始私語。

「今天是你們的大日子,我們可是絕不會要你們難做的,只是想帶一份禮物給你們而已。」光瞬訕笑道。

此時,外面開始傳來一陣尖叫聲。

「好好享受這份禮物吧。」三神官說罷,與四個原罪一同消失。

神山新和天馬往外一看,簡直叫他們愣住了。

數以十計的異形、魔將和數以百計的成熟魔卒在外面開始撲倒賓客。

在會場中央的風間涼介見狀,率先祭出天鹿弓,將危及賓客生命的異形以快箭擊殺。

而葉雅則是負責將賓客疏散到後方,以結界守護著。

「停……」一頭魔將阻止住異形和魔卒的行動,就這樣形成一個對立狀態,似乎三神官並不志在殺那些賓客,只為破壞天馬和神山新的形象。

在紅蓮、賀重光等人的協助下,賓客很快就疏散到後方,在葉雅的保護下治療傷勢,幸好沒人被殺,不然這場訂婚宴可是由紅事變成白事。

「三.神.官!!!」天馬暴喝一聲,祭出天叢雲劍,躍到會場中間,跟紅蓮等人並肩在一起。

「敢在太歲頭上動土嗎…?放心吧岳父,今晚的事我會給你一個滿意的交代。」神山新也禁不住動手了,跳到台下,從人群中穿插。

星野早紀和赤城翔子雖想幫忙,卻是被凌巧巧阻止住了。

「信任他們,今天,就讓這群男人一盡所能,成為這個會場上所有人的希望吧。」凌巧巧微笑道。

「你們不是想知道我有什麼才能可以配得上翔子和早紀的嗎?我現在就來證明給你們看。」神山新背著所有賓客,甩出草薙劍高聲道。

「哈哈,你不是不愛出風頭的嗎?」天馬站前一步,紅蓮、風間涼介一個眼神交接,就知道接下來該幹什麼了。

「既然事情都鬧成這樣,那就讓他鬧得更大吧!」神山新高聲道,同時點起一根紅萬。

「殺…」隨著魔將的命令,一眾魔卒、魔將和異形開始慢慢向會場移動。

「敢在我的大日子鬧事?我可是絕不會饒了這些嫌命長的怪物啊。」神山新舉到半空,畫出一個圓環,一個火紅色魔法陣穿過神山新,鳳凰戰鎧披了在神山新身上。

天馬笑了笑,以天叢雲劍畫出圓環,召喚出雷霆戰鎧道:「三神官還膽敢在我宣佈到一半時打斷我,我絕對會讓他的傀儡後悔來到這世上的。」

「啊,想不到竟然在這種大日子要開殺戒啊。小雅回去肯定又要念我了。」紅蓮甩出銀月雙刃,畫出兩個圓環,召喚出銀月戰鎧。

「你們比我好呢,這衣服是小蝶送給我的第一份禮物,現在都弄得皺了。」風間涼介以天鹿弓畫出「8」字,召喚天弓戰鎧。

「兄弟!!!好好送他們一份聖誕禮物吧!金鷲、閃雷、修羅、那迦,你們也別閒著,出來玩玩吧!」天馬召喚出四頭靈獸,此時凌巧巧摸了摸小白的額道:「小白,有 笨蛋惹怒你老大了,快變大出來把他們打趴吧。」隨著凌巧巧的煽風點火,小白也跑到天馬身邊變成人虎狀態,與其他幾頭靈獸連成一線。

閃雷見到小白更是興奮的呼嘯一聲,這兩頭巨狼與人虎似乎早已認識,就像神山新與天馬的關係一樣。

「我也不能閒著了。」賀重光祭出太極雙絕,跳到小白肩上說。

赤城翔子逗趣的在這時候播上聖誕音樂,令幾人情緒更見高漲。

「那還等什麼?Lets the party fucking Rockkkkkkkkkkk!」隨著興奮天馬的一吼,聖誕派對正式開始。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