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光陣》

隨著魔物的攻勢,天馬一方可說是以狂風掃落葉的姿態殺敵的。

魔將和異形的攻勢雖猛,但遇上由小白、金鷲、閃雷、修羅和那迦五頭靈獸組成的前線戰陣,根本完全沒有任何可能踏入後方範圍半步。

自從在通天塔被那種可怕的戰鬥不斷的磨練後,紅蓮和風間涼介的感官變得更敏銳了。

每當有異形和魔卒想偷襲,紅蓮總是會用上適當的招式應付;風間涼介則是完全擺脫了近戰無能的問題,雖然五行拳不算是什麼大殺傷力的招式,但要於近戰保護自己,還是足夠的。





神山新就更不用說了,自從與木靈一戰後,神山新很清楚自己往後的敵人不會再只是魔卒魔將那種簡單角色,而是整個金勳、SOD,甚至是七原罪和三神官。

所以與木靈一戰後雖然重創,但神山新絕對沒有閒著身子,一直努力訓練自己,並練習賀重光為自己所創的劍技「神山劍道」。

在這一場戰鬥上,神山新光是使最「神山劍道」中最弱的一式「一閃乾坤」,就已經將一頭魔將秒殺,這種力量的水準甚至猶勝紅蓮之上。

賀重光從小白身上跳了下地面,御起太極雙絕,雙手合十,緊閉起雙目,聯繫太極力。

「穿越紅塵不擾關,」賀重光施以自創劍法「紅塵劍法」最強三式的第一式,起手就已經凝起一道劍意,在場中完全成為最強掃蕩的存在。





「迴旋天地不復還!」賀重光串連起兩式劍式,劍意從一開始的平靜掃蕩勢,到後來變得狂飆起來,剎那間將現場的魔物清減了大半。

「老頭,殺那麼快幹什麼啊!我還沒表演呢!」天馬說到這裡,突然解除雷霆戰鎧,收回天叢雲劍。

「天馬!別亂來!」賀重光喝止道,他已經大概知道天馬想幹什麼。

「放心吧。」天馬說罷,聯繫上陽極力,並把雙手龍化。

「老公……不是想拿這些魔物想試招吧?那可是會造成大傷亡的啊…」凌巧巧見識過龍炎的威力,自當知道這種終極神劍不能在這種地方用,開玩笑,毀了這裡怎麼辦?





「放心吧巧巧,我會把這裡好好加固的了。」葉雅說罷,本來合十著,以法力支援著保護結界的雙手猛地甩出幾道旗子,以輕柔的嬌姿在會場四個角落插上旗幟。

葉雅落回後方,盤腿而坐,閉上雙眼,大喝:「守護之靈!現在我以葉家門人的身份,召喚你附於這守護結界之上,好好保護這座建築!」

葉雅說完召喚守護之靈結界的咒語後,本來藍色半透明的保護罩一下子擴散得更大,一頭半透明、有著西方古將軍形相的守護之靈在保護罩上漸漸出現。

一頭異形成功闖過天馬那邊的防線,但一碰上保護罩,就立時被守護之靈捉住,一下子扯開成兩半,可見這守護結界並非等閒的結界,而是一個攻守兼備的結界。能操控到這種術法,葉雅還真不愧為葉家門近年最有潛質的一人。

回說天馬那邊,由於龍化後,天馬體內的狂亂內力又再發作,令天馬痛苦非常,所以只能於原地不動,先試圖將力量壓下控制。

但實在太多不懂死亡恐懼為何物的魔卒纏上天馬,天馬已經覺得太煩了。

「媽的!全都給我死吧!」隨著天馬的一記怒吼,天馬掌心暴射出一柄五尺長的寬厚大劍,本來把天馬緊緊包裹住的魔卒在剎那間點滴不存。

龍炎的出世,讓在場所有人都看得傻了眼,那是因為龍炎的彩芒太耀目,但亦因為龍炎散發的威嚴,叫人不自覺敬畏起來。





天馬穩住龍炎,雖然龍炎今次出現再沒有怎樣吸收天馬的力量,但還是因為劍身過度灼熱而令龍化的雙手直接烤熟。

天馬只是一陣苦笑,憑著自己那股可怕的回復能力,這烤熟了的傷勢又算得上是什麼呢?

想到這裡,天馬輕輕一揮龍炎,一道簡單的力量向魔物散去,那是一種來自遠古的純粹破壞力量,碰上的魔物,全都只落得一個結果——死亡。

一劍,就只是一劍,已經可以把全場的魔物都殺敗,但同時亦帶來反效果。這可苦了在一旁支撐著整個守護結界的葉雅,只見守護之靈一開始還能壓制住龍炎的純粹破壞力量,但時間一長,整個守護結界還是被那道力量破壞得崩壞了。

雖然守護之靈和守護結界保護了所有人,但作為操控者的葉雅卻是一臉冷汗蒼白,畢竟她可是直接面對龍炎力量的人,感受自然最深最大。

天馬自知這劍不能於世上出現太久,亦不敢多作炫耀立時收回體內,立時把除小白外四頭靈獸收回。

神山新、風間涼介、紅蓮見危機已除,亦解除了戰鎧狀態。





剛才龍炎對建築並沒有造成多大損害,反而是那些魔物與往常不同,並沒有化成黑水,竟然詭異的維持著那個死翹翹的樣子。

突然,一個魔法陣出現於地面上。

「怎麼可能……這裡有人懂空間魔法嗎?」星野早紀愣了,即使是她自己,對空間魔法也沒有很深入的研究,只知道空間魔法是消耗極大的魔法,現在眼前這個血色光陣,明顯是要把那些魔物的屍體轉到另一空間的魔法,但又有誰會這樣做?或是應該問有誰念操控這種魔法?

血光陣慢慢地將魔物吸走,但對神山新、天馬等人卻沒有任何影響。

「這是什麼回事…」天馬望著血光陣道,這下就連天馬也傻眼了。

血光陣很快就消失,現在開始回復過來,就像從來沒有發生過任何事一樣。

--------------------------------------

《濃情蜜意聖誕夜》





整個晚宴就在這種奇怪的氣氛中結束,反正最重要的事情都已經宣佈了,神武孝造和赤城勇次亦不想再花多時間與那些老屎忽交流,所以以「突發事件,需要好好處理」為由,把大部份賓客都請走了。只剩下一眾主角們。

這時,窗外開始飄起了白雪。

「下雪了!」幾個女孩子全都擠到門邊看著。

「老公,今天感覺過的怎樣?」赤城翔子問道。

「驚險刺激,永生難忘。要不是妳老公我心臟夠強,妳就當寡婦了。」神山新邊說邊拉著兩女走出外面,做個邀舞的姿勢,這是他今天剛學的。

赤城翔子也依例回了禮,兩人就在這紛飛的白雪中翩翩起舞。其他人當然也來湊上一腳,像這麼浪漫的情景可是不多見的。只是大家都輪流著交換舞伴,這樣一來,天馬亦還是得要面對一個問題:就是他與神武千秋間的感情。

換著換著,天馬終於與神武千秋一對。神武千秋沒說什麼,只是輕輕的隨著音樂移動著腳步。





天馬看到神武千秋的眼淚都快掉出來了,於是伸手將它抹去,並嘆息著說:「把我忘了吧!去追尋屬於妳自己的幸福,別再流淚了,因為我不值得。」

「我知道!至少……在這一曲結束前,讓我滿足一下這小小的夢想吧!然後……我就會把你忘記,不再想起。」神武千秋把臉靠在天馬的肩膀,天馬可以感覺到神武千秋的淚水染滿了他的衣服。但其實天馬把一個更重要的問題放在心底裡了……自己真的是個君子嗎?真的只喜歡巧巧一人嗎?不知道,亦不想知道。這時候他媽的扮鴕鳥才上上策。

「傻丫頭……」天馬不禁感嘆。一曲結束後,神武千秋也很快的恢復正常,除了紅紅的眼眶外。

神武千秋輕輕在天馬臉頰上一吻,並說了一句:「謝謝。還有……再見。」

天馬為了一個月後的三大家族會議,特地以神武家的影響力,在東京近郊買了一間別墅,現在正與賀重光、小白、紅蓮、風間涼介、葉雅和葉小蝶同住。

而且因為希望可以有個照應,所以他們特地挑了一間在赤城家大宅附近的三層別墅,那裡位於山腰位置,鮮有人會去那種地方,而且這別墅可是間鬧鬼鬧得很兇的別墅。所以天馬乾脆把這裡買下,每逢回家後就把小白、金鷲、閃雷、修羅和那迦放出來自由活動一下,並讓葉雅長期在這裡佈下一個小型結界,將整個山頭的空氣淨化,模擬仙境的環境,讓靈獸們可以活得更自在。

回家後,天馬坐在沙發上仰望著天花板。直到凌巧巧走過來,輕輕的幫他按摩著。

「巧巧,看起來我只會讓女孩子流淚啊!自從我們認識以來,妳哭的次數比笑的還多。我做人……還真是失敗啊!」

「就是因為在意你,所以才會為你哭、為你笑啊!這也表示,你在我的心底,佔了非常重要的位子。你受傷了,我會為你流淚。你快樂,我也跟著高興。」

「這樣不會太累人了嗎?聽起來好像失去了自我一樣。」

「才不是這樣!心底有個人存在,生命中才會感到充實而不孤獨!有人分享,生命中的一切事物才有意義!老公,那你又是怎麼看我的?」

「假如有一天妳離我而去的話,我將再也沒有活下去的意義了。對我而言,妳是我的生命,我靈魂的全部。」

「今晚……讓我陪你吧!」凌巧巧羞澀的說完這句話後,就把頭埋在天馬懷裡。她已經被拒絕一次了,如果這次再被拒絕,那她以後都將提不起勇氣再說這件事。

天馬的回答就是,端起凌巧巧的下巴,狠狠的吻住,良久以後才分開。窗外的雪已經停了。不過凌巧巧知道,這個令她終生難忘的夜晚,現在才要開始。

天馬打開窗子,試圖讓冷風把自己亂成一團的腦袋冷靜下來。留在陽台上的還有些許殘雪上未消退,讓吹進房間內的冷風更增寒意。

這時門上輕輕的響起敲門聲。天馬深吸了一口氣關上窗子,對等等將要發生的事開始做心理準備。

打開房門,凌巧巧穿著一件白色絲質睡衣,並將長髮用緞帶綁在一起,打個大蝴蝶結。一向白淨的臉頰上,也因為緊張和害羞而染上一層薄薄的紅暈。看起來,真的……好可愛。

天馬意外的發現。原來看來似母老虎,作風大膽的詩函。居然也有這麼嬌小可人的一面,那麼惹人憐愛。

「看什麼看!」看到天馬站在門口看的兩眼發楞,凌巧巧不禁暗啐了一聲。

「沒,只是覺得你今天看來……特別可愛。」天馬不好意思的說著,閃開身子讓凌巧巧進來。凌巧巧也沒想到天馬會這麼說,說了聲「討厭」就走進房內。

「你真的覺得我今天很可愛嗎?」一進房間,凌巧巧就拉著天馬的手問,想再確定一次。畢竟,能得到心愛的人讚賞,是每個女孩子最高興的事。

天馬看凌巧巧這時就像一個小女生一樣,忍不住想逗逗她。於是伸手捏捏她的鼻子:「真的真的真的!全宇宙裡你最可愛了。」

凌巧巧聽到天馬的回答很滿意,臉上滿是甜蜜蜜的笑容。看著天馬的眼睛,凌巧巧慢慢的伸手解開睡衣的釦子,那手還在微微的顫抖著。

那件絲質睡衣順著凌巧巧光滑細緻的肌膚,靜靜的落到地板上。裡面除了一件白色的蕾絲小內褲外,什麼都沒穿。凌巧巧不好意思的別過頭去,兩手分別遮住上下的重點部位。

天馬坐在床邊,一時也看傻了。他本以為凌巧巧好歹也會在裡面穿件內衣,這一下子全脫光光,可帶給天馬不小的打擊。雖然有件內褲可以遮著,不過從顏色和透明度來看,天馬很懷疑能擋住多少春光。

雖然不是沒看過凌巧巧的裸體,不過天馬覺得那些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而且只是匆匆一撇。不像現在一樣,能讓他好好的看個仔細。

凌巧巧的胸部雖不是屬於波霸型的,但形狀大小配合上她的體型卻是剛剛好,是那麼的完美。纖細的腰身,豐滿的翹臀,修長的玉腿。從頭到腳,天馬只能說是上天的傑作,他再也找不出任何形容詞來形容凌巧巧身體的美。

「不……要……一直……看……啦!」凌巧巧害羞得話都快說不出來了。

「接下來,要怎做?」天馬吞了口口水。面對凌巧巧​​完美的身體,卻是完全不知從何下手。

雖然以前看過不少AV,從「毒處男」神山新那也學到不少。不過說和做之間常常是差了一大段距離,加上天馬現在緊張的腦內一片空白,那還會去想到神山新教過招數。

凌巧巧一聽到天馬的的話,頭冒青筋。一時也忘了害羞,捂著胸部的手握拳朝天馬的腦袋上狠狠的給他打下去。

「這時候還問女孩子要怎麼做,這像話嗎?」凌巧巧氣得握著的拳頭微微發抖。

「是!對不起。」天馬抱著自己的頭求饒著。自己一個大男人還問出這種問題,的確是有夠丟臉的。

凌巧巧的這個舉動同時也讓胸前的兩點嫣紅露了出來,傲然的聳立在寒冷的空氣中。天馬還是第一次這麼近看到女孩子的胸部,難免看的出神。

看到天馬又呆掉了,凌巧巧又賞了天馬一記暴拳說:「你這大木頭,不會想給我這樣看一晚上吧。」

「哇!你再打下去,如果我變笨都是你害的啦。有個笨蛋老公,你也光榮不到哪去。」天馬不依的叫道。

「笨蛋!」凌巧巧既是好氣又好笑,不知道要拿天馬怎麼辦。

經過一陣笑鬧,讓兩人之間尷尬的氣氛淡化不少。連帶天馬的思路也清楚了起來,這時天馬腦海裡響起他和神山新的一段對話。

============================================================

「記住!古今中外任何一則轟轟烈烈的愛情故事裡,都離不開親吻。這是男女主角兩人間,最重要也最神聖的事。」

「呃……這跟我們等一下要說的事有什麼關係。」天馬聽得不太明白。

「聽我說完!同理可證,在床上愛愛時也是一樣的道理。」

「等等……愛情故事和床上愛愛又有什麼關係了。」

「媽的!你很笨啊,男女主角最後不是都會到床上去愛愛嗎。不然他們談戀愛幹什麼?」天馬總覺得神山新好像誤解了愛情兩個字的定義,不過這不是重點,天馬也就懶得和神山新辯論。

「聽好!同樣地史上驚天地,泣鬼神的愛愛也是從一個吻開始的。」聽到神山新的用語,天馬額頭上不禁流下幾滴冷汗。

「不要小看這樣小小的一個動作,俗話說『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要是一開始的吻就做的好的話,那你就成功了。沒有吻的愛愛,就像是煮餸沒放調味料一樣。所以這點很重要,你一定要記住。你什麼都能忘,就是這個動作不能忘,不然可是會讓女孩子怨恨一輩子的。」

神山新義正嚴詞的說著。天馬聽的是似懂非懂,連連點頭。

「接下來。我就傳給你我神山大師的吻功心得,爾等洗耳細聽。」神山新說完,開始傳授給天馬他所謂精湛的實戰技術。雖然天馬覺得有九成都是神山新在鳩UP的,不過天馬還是聽的很用心。

「爾等資質愚鈍,若能從中體會出十分之一心得的話,已是能縱橫床場。記著,吻代表兩人的心結合在一起,吻到兩人心靈有所交流的境界才算略有小成。更甚者,兩人還能吻到立地飛升,破空而去。此乃最高境界,期望你能以此為目標,好好的加油。」神山新說到最後幾乎是快仰天長嘯了。

「好啊!說的好。」不知何時。神山新和天馬身邊圍滿了一堆男同學,對於神山新的理論紛紛叫好不已。天馬只是苦笑著離開現場,留下一堆人向神山新請益。

=============================================================

現在天馬想起來,還是覺得神山新是在捉弄他的,不過他現在也不知道該如何下手,就試試看神山新的話管不管用吧。

天馬拉著凌巧巧的手,讓她倒向自己。依照天馬的想法,應該是兩人就這樣嘴對嘴的倒在床上。不過事實上,沒實習過的動作千萬別輕易嘗試。

「好痛!」兩人同時叫了出來。因為天馬太用力,結果就是兩個人的牙齒很狠的撞在一起。本該很浪漫的場景現在卻變的很好笑,兩個人都摀著叫痛。

「你看!流血了啦。」凌巧巧水汪汪的看著天馬,她痛到眼淚都掉出來了。女孩子可不比男生。天馬痛一下就沒事了,但是凌巧巧細皮嫩肉的,可經不起這一撞。

「對不起對不起!我看看。」天馬不捨的說著。這種危險動作還是不應該隨便施展的才對。天馬看到凌巧巧的唇上泛著絲絲的血跡,十分心疼。於是伸出舌頭,將血絲舔掉。

凌巧巧可沒想到天馬會這麼大膽,一時不知如何反應。天馬心想反正都這麼進擊了,便順勢吻上凌巧巧的嘴唇。

這一吻下去可不得了。凌巧巧的眼睛蒙上一層矇矓的迷霧,她已經給天馬吻到七暈八素了。天馬看了嚇一大跳,沒想到神山新那死毒男說的話還真有幾分可性度。

天馬將雙手輕輕的在凌巧巧身上​​撫摸,同時心裡讚歎著女孩子的身體還真是奇妙,摸起來是這麼都舒服、柔軟。

慢慢地,天馬將雙手從凌巧巧的後背移到前面來,罩上她那高​​聳傲人之處。凌巧巧輕輕的叫了一聲,然後緊緊的抓著天馬的背門。看來凌巧巧的體質很敏感,輕輕一碰就變成這樣。

天馬故意挑逗著凌巧巧胸前那兩點。凌巧巧全身隱隱顫抖,極力的在忍受著不讓自己叫出來,並且身體變的異常的火熱。漸漸的,天馬將手往下移。準備尋找傳說中被稱為寶石,女孩子全身最敏感的那點。

只是一觸及下半身,傳來的濕潤感讓天馬覺得驚訝。他是知道女生一動情后,就會產生這種情形,可是沒想到會濕成這樣。凌巧巧那條蕾絲小內褲都濕成透明了。

天馬舉起手指,在指頭上還隱約可看到露珠。在幽暗的光線中,一閃一閃的。

「不要看。」凌巧巧自然知道那是什麼,羞的抬不起頭來,只不過小手很不安分的往天馬褲頭伸去。天馬把她弄得這麼糗,她當然要報復回來。

可是剛碰到那硬物,手上傳來的火燙和硬實的感覺都讓凌巧巧臉上感到燥熱及不安。雖然她親眼沒看過男孩子那東西,但從臨時惡補的A片和書籍上,凌巧巧自己對男人那話大概也有個底。只是……天馬那好像是太大了一點。

凌巧巧那不服輸的個性又在此時發揮出來。咬緊牙根,脫去天馬的內褲。雖然凌巧巧已經有心理準備,可看到那怒沖沖直指天花板的小天馬時,心頭還是一陣狂跳。

這,這東西等等真的要進到自己身體裡面嘛,自己承受的起嗎?

一連串的問題讓凌巧巧頭昏腦脹著,不過這時她也無力思考了。因為天馬已經找到她身上要害處,並加以攻擊。連連的快感讓凌巧巧迎向生平第一次高潮。

天馬看也該差不多了。舉起跨下凶器,慢慢的對凌巧巧的花園小徑展開突襲。

凌巧巧面對下半身的劇痛,卻是頑固的不叫出聲音,不過天馬從凌巧巧抓握著自己手掌的力道可以看出來凌巧巧真的很痛。

慢慢地,天馬感到有層東西擋住了去路。隨著天馬的深進,凌巧巧手頭上的力道也越大,指甲都快扎入天馬的肉裡了。

天馬停下動作,萬分不捨的說:「下次再來好嗎?不要再勉強自己了。看你這模樣,我很心疼的。來日方長,何必急於一時呢?」

滿頭大汗的凌巧巧只是微微一笑,吻住天馬。接著趁天馬不注意,雙腿夾著天馬的屁股用力一擠。天馬收不住勢,竟全根沒入。

凌巧巧痛得五官都扭曲了,淚水直流,只是吻著天馬才沒尖叫出來。不過雙手已經在天馬身上抓出了數條血痕。

天馬慌張的想退出來,不過凌巧巧雙手雙腿緊抱著天馬說:「不要動。」天馬也就不敢再亂動,怕傷到凌巧巧。

「傻瓜!這麼不愛惜自己的身體,受傷了怎麼辦。」天馬把凌巧巧濕透了的頭髮全理順,並且輕輕的愛撫著凌巧巧的臉龐。這女孩個性就是這麼倔強,有時做事都不考慮後果的。

凌巧巧大口喘氣著,好一會才平復下來。聽到天馬的話則是兇巴巴的回答:「我高興。怎樣,你咬我嗎?」

可天馬聽到後卻真的輕輕囓咬起凌巧巧的耳垂,兩隻手也開始作怪,開始攻擊凌巧巧胸前的重點。

「討……厭…​​…你……你還真……的咬……」凌巧巧好不容易平靜下來的呼吸又開始急促起來。

天馬感覺得到小天馬緊緊的被凌巧巧的火燙花徑包圍住,那觸感讓小天馬忍不住抖動了幾下。凌巧巧可是感覺的一清二楚,一連嬌喘了幾聲。

「還好吧?」天馬不安的問。

「嗯……你可以試著動動看。」聽到凌巧巧說的話,天馬才慢慢的開始前後擺動起來。不過不敢太用力,只是微微的擺動著。直到感覺到凌巧巧的花徑開始濕潤了起來,天馬才開始加快速度。

說實在的,凌巧巧的花徑將小天馬箍的死緊,每次進出都會帶給天馬很大的快感。天馬終於了解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人熱衷於男女之事。

可凌巧巧的感觸更強烈,天馬每次進出就像是要抽掉她的靈魂一樣。潮水般湧上的奇異快感讓凌巧巧連連失神,再次到達頂端。

「嗯……感覺……好……好奇……怪。」凌巧巧斷斷續續的說著。還不時發出嬌喘刺激著天馬,讓天馬更是獸性大發。到最後凌巧巧拋開矜持,狂野的叫著。

「不行了……喔,我不行了。」凌巧巧用盡所有力氣抱著天馬準備迎接第三次高潮的來臨。天馬雖然不知道女孩子到了最後為什麼都會說不行了,不過他還是猛烈的加快速度。在凌巧巧到達第三次頂點時,同時在凌巧巧體內灑下生命的菁華。

凌巧巧這時連抬起手指頭的力氣都沒有,就已經累的沉沉的睡去。天馬看到凌巧巧的樣子也不吵她,雖然那小天馬還在凌巧巧的體內,但天馬也只好就這樣抱著凌巧巧睡了。

一大早清早,天馬就被懷裡的一陣騷動吵醒。凌巧巧很不安在天馬懷裡扭動著,臉上滿是紅潮。

「怎麼?身上長蟲嗎?」天馬不明白的問。

凌巧巧則是白了天馬一眼,用細小的聲音回答:「還……還不……是你那東西在作怪。」

天馬尷尬的笑了一笑。男人嘛,正常的每天早上都會​​來給它個一柱擎天。只不過他這時又剛好留在凌巧巧的身體裡,所以就……嘿嘿。

看到天馬笑的好壞,凌巧巧嬌斥著:「還不弄出來,人家要去洗澡啦。」

「是!遵命,老婆大人。」天馬說完後開始緩緩退兵。

「喔,輕點!」凌巧巧緊抓著天馬的手臂,剛剛破身的她還是不能適應。看著床上的點點落紅和昨夜激戰所留下的殘漬,凌巧巧羞得不敢直視。

倒是凌巧巧下半身的紅腫和血跡讓天馬看了不忍,看來凌巧巧沒休息個幾天是不行了。天馬伸手彈了彈凌巧巧的額頭說:「笨蛋!你看把自己搞成這樣。這種事永遠都是女孩子受的傷害比男生大,加上你又特別亂來。」

「誰……誰曉得你那東西會這麼兇。」凌巧巧嘟嚷著說。天馬看凌巧巧那翹翹的紅唇,十分誘人可愛,於是忍不住偷偷的親了一下。

「怎樣,你還能動嗎?」天馬看凌巧巧連要下床都會皺著眉頭,知道昨夜她受創比自己想的還嚴重。於是直接伸手抱起凌巧巧走向浴室。

「怎突然來這樣?!」有點被嚇到的凌巧巧雙手忙摟著天馬的脖子。

「有事弟子服其勞啊。昨天把你整成這樣,這點小事是我該做的。」

「討厭!」

浴室裡,自然又是另一段春光上演。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