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者思維》

在天馬和神山新都沉醉於一片幸福感之際,在不遠處有七人正在注視著。

「真幸福呢…」光瞬面無表情道。

「就讓他們幸福多一晚吧,明天就有好戲看了。」光祖陰笑說。

「三位大人,其實你們有什麼計劃呢?」大日荒尊還真禁不住問。





「我們的計劃就是……一步一步將如月天馬推到絕望。而第一步,將會先找這女孩下手。」光琳指著在寒冷的街道上失落徘徊的神武千秋。

「我知道了,光琳大人想我動手吧?」別西卜食指大動的樣子,雖然令一旁的大日荒尊、木靈和麻生希覺得嘔心,但暫時來說他們還是同一陣線,倒不會說什麼話。

「那麼接下來呢?我記得你在訂婚宴前說過吧……憤怒和貪婪都快覺醒了。」木靈又問,對於這問題,光瞬則是拿出一個水晶球來:「他們就是預言中的憤怒和貪婪。」

四個原罪往水晶球裡看,一個是雷俊的部下AK(出自黑道煞星2),那是貪婪;另一個是……天馬的摯友:神山新。代表…憤怒。

「哈哈哈哈,事情竟然會變得這麼有趣啊?」大日荒尊開懷大笑,事情發展已經遠超他的想像,對於天馬的未來,他感到非常有興趣。





「實行第一步後…就可以引虎出穴。然後……你知道現在誰是他最重要的人吧?」光瞬說罷,麻生希搶答:「那個三宗六門的女人……凌巧巧?」

「全中,我已經想到一個很有趣的遊戲。」光瞬說罷,水晶球裡的人物變了,變成一個從來都沒出現過的人。

那個人,叫凌霄。

「這樣好嗎?利用這夫婦倆的感情…」麻生希始終是女人,對「愛情」還是有感性空間的。

「記住!這一切都是逆天的錯。我們只是執行著自己的責任,讓命運的巨輪繼續運作而已。不論如何,先靜觀其變吧,但第一步就靠你了,暴食。」光祖用命令語氣說,思想單一的別西卜只知道這是一個表現自我的機會,當然毫不客氣,追上神武千秋。





「慢著,我有點不明白,那個叫凌巧巧的女人…你們會如何對付?她可不是容易應付的角色,我的手下水野薰也是死於她手中的。」大日荒尊問出重點來,光瞬嘴巴微微上揚道:「記得嗎?當年神帝和逆天兩個搶一個叫小凌的女孩……」

「記得。」大日荒尊和木靈齊聲道。

「那女孩就是我們所創造的傀儡,只是用來挑起神帝和逆天的戰爭而已。而恰好,這個凌巧巧…正是小凌的轉生。但更好玩的是,凌霄這傢伙可是凌巧巧的青梅竹馬,實力還是與你們同級數的人啊。試想像一下那個情況,這場戲將會變得多麼精彩?」光瞬笑得好可怕,這種發自內心的變態思維,就是三神官的性格。

而更可怕的是…三神官的絕望計劃……正式開始。

----------------------------------------------

《三人新世界》

回說天馬那一邊在纏綿之時,神山新這一邊亦鬧出不少笑話。

畢竟訂婚後,三人都想自己獨自生活,所以他們住在天馬不遠處的另一間三層別墅,硬要算的話也可說是鄰居吧。





「啊~好累。」神山新回到自己的別墅後就像懶蟲一樣倒在沙發上,此時早紀和翔子互相打了個眼色,突然各自捉住神山新的雙手和雙腳,硬是把神山新抬到房間去。

「哇~你們幹什麼!不要啊~」神山新還搞不清楚發生什麼事,只能高聲呼救。

「小男人給老娘閉嘴!現在我們要強姦你,今回就算你喊破喉嚨也沒有人救你的了。哈哈哈!」早紀突然變回以前那種豪邁的性格,與訂婚宴上那種小女人模樣相差十萬八千里。

「慢著!抗議!你們藐視人權!」神山新不斷呼喊,但兩女又豈會讓他逃走?眼下,神山新被兩女拋到床上,並用紅繩綁住。

「你們到底是什麼時候學會SM的?」神山新已經累得不想再叫了,只好放棄逃跑和反抗的想法,乖乖地讓兩女強暴。

「看你電腦裡的AV學回來的,說回來到底為什麼你那麼喜歡儲SM AV啊!」早紀邊脫著神山新的衣服邊自說自話,在一旁的翔子則是慢慢地褪下自己的晚裝,剩下蕾絲胸圍和小內褲。

「小笨蛋~人家都說男孩子的耳朵很敏感的,讓我看看是不是?」早紀用舌頭輕輕的舐了神山新的耳珠一下,但神山新的反應可大得很了,整個人都抖起來:「這裡不行!」





「啊~真可愛,讓我看看這裡是不是也很敏感?」翔子也用手指在神山新的乳頭上打圈圈,然後輕輕的用牙齒一咬,癢得神山新大叫:「不要咬我的小LinLin啊!!!雖然我不知道有什麼用!」

「那麼……你又不讓人家弄你的耳朵,又不讓人家弄你的小點點,即是讓人家弄你的……小新新吧?」早紀脫下晚裝後,裡面更是什麼都沒有,完全真空狀態。

但見早紀慢慢拉下神山新的褲子,然後用手指在神山新的內褲上打圈圈,神山新這下的反應更大,完全是雙眼反白,一副要高潮的樣子。

「敏感的小孩子啊…」翔子奸笑一聲,慢慢脫下自己的最後防線,早紀亦沒有閒著,把神山新的內褲都脫下,這下三人都玉帛相見了,未經人道的神山新自然感到尷尬,把旗幟升得高高的向兩女敬禮。

「還說自己不想要呢……你看,都硬起來了。」翔子用手上下套弄小新,叫神山新已經陷入一個精神迷糊的狀態。

「饒了我吧!!!嗚呀!!!」神山新吼了出來,對於還是處男身的他,這樣的行為完全是折磨。

「小早紀,想嘗嘗這小東西嗎?」翔子說罷,早紀慢慢將身子移到神山新的下體處,然後將硬直的小新放到嘴巴裡。

「啊!!!!!」在神山新的瘋狂呼叫中,神山新的第一道炮擊,就射在了早紀的嘴巴裡。





早紀猛地退後,摀住嘴巴,把口中污穢之物吐出來。

「雖然有點嘔心,但味道沒想像中那麼怪呢!」早紀吐了吐舌頭裝鬼臉說,翔子見狀亦不甘示弱,把小新放到嘴裡,本來有點微軟的小新立時變回長實狀態。

「壞壞的感覺啊~小新這傢伙。」翔子笑著,與早紀用舌頭不斷刺激著神山新的敏感點。

「怎麼辦,但人家還是第一次,但又有點想要了。」翔子望著早紀,早紀點了點頭後,開始教著翔子如何坐上去小新處。

「啊!」雖然很痛,但翔子卻感到無比幸福,畢竟沒什麼比起將第一次交給一生中最愛的人,來得更甜蜜更幸福。

只是神山新卻有點不堪入目了,雖然已經爽翻天,但卻在一分鐘的交戰後,發射第二炮。

「怎麼每次都這麼快啊!莫非老公你是早洩男?」早紀笑道,但這卻是令神山新開始懷疑……自己可能真的是早洩……不然為什麼會每次都這麼快?





「讓我坐上來試試。」早紀說得像是到超市試食一樣,完全沒有尷尬感,倒是神山新的臉已經紅得像個富士蘋果了。

早紀坐上神山新處後,前後擺動了幾下,那刺激的快感叫早紀不自覺的呻吟出來。

只是……結果也是一樣就是了。

一分鐘後,神山新將第三炮都發射出來了。

「唉呀……想不到老公你打架那麼厲害,原來是早洩的。」翔子雖然失望的說,但身體卻是很主動的再坐上神山新處。

「這又不是我想的……不要啊!!!又來????你們不累的嗎?救命啊———」

整夜,神山新都一直處於高潮的狀態,而在日出破曉的時候,三人亦因為累透了而互相依靠而睡。

幸福的日子……總算降臨到他們身上了。

但卻不代表,他們能一直過著這種幸福的日子。

------------------------------------------------

《悲劇重演》

翌日——

天馬與凌巧巧在浴室上演完春宮美圖後,由天馬扶著凌巧巧到大廳,好好享用美妙的早餐。

二人甫一出現,就立即成為眾人焦點,賀重光率先以輕功躍到天馬頭上,然後毫不留情就是一記重拳,轟在天馬臉頰。

「瘋老頭!你瘋了嗎?」天馬不知道發生什麼事,雖然與賀重光早已習慣這種相處方式,但還是有點不甘。

「混小子,你知道嗎?你昨晚放蕩的行為,讓我們都不能好好睡上一覺呢!」賀重光義正詞嚴的說,就連在旁的胖貓小白都連連點頭叫:「喵~」

「喵你媽的,你近來是與老頭混多了,加入他的陣形吧?連老大都不怕了嗎?」對於天馬的指責,小白只是很簡單的跳到天馬肩上,用那胖尾巴不斷的拍打著天馬的臉,叫凌巧巧嬌笑連連。

「啊!!!你們都欺負我!」天馬嘟嚷著,此時凌巧巧才哄小孩般的親了親天馬的臉道:「別生氣啦老公~老婆親親好了。」

「好浪漫哩!小雅我也要~」與賀重光混熟了的紅蓮也變得不正常了,以前他可是個絕對冷酷的男人,但自從跟賀重光混成好朋友後就變了……

更過份的是葉雅竟然也陪紅蓮一起瘋,在大庭廣眾吻了吻紅蓮的嘴唇。

葉小蝶則是比較含蓄,只是默默的將頭挨在風間涼介的肩上,兩人臉上都沒什麼表情,果然是很配的一對。

「早晨啊各位~」此時大門打開,是早紀和翔子。

「咦?新呢?」天馬四處張望都不見神山新的蹤影,此時像喪屍一樣的神山新才蹣跚地走進來道:「各位…早晨…」

對比起早紀和翔子的神采飛揚,神山新絕對是完全相反的寫照,看那喪屍的模樣,就知道昨晚被整得很慘。

「新你這樣子是幹什麼了?難道你們昨晚也……」天馬已經猜到了,看早紀和翔子一臉甜笑就可知道。

「老公,來吧,告訴天馬知道你昨晚的紀錄。」早紀自豪的說,此時賀重光裝出一個專家的樣子道:「三次。」

翔子:「錯!」

「我和小雅昨晚也做了兩次,你看我還是好端端的,我猜……五次!」紅蓮說罷,早紀還是說:「錯。」

「不會有六次那麼強吧?」風間涼介托了托眼鏡說。

「都錯。」兩女同時說,天馬吞了吞口水,說出心裡的答案:「不會是一夜七次郎吧?」

「全都錯啊!老公,告訴你昨晚的紀錄給他們知道吧。」翔子抱著神山新的左臂說,神山新無力的遞起手,舉出一個「9」的手勢。

「不是吧…?」眾人一片嘩然。

「一……一夜九次?你…沒事吧?」天馬給了神山新一根紅萬說,神山新接過後,點起來,說出今天第一句說話:「你看我的樣子會沒事嗎?」

神山新說這句話的時候,吐了一陣煙霧,加上那頹廢的臉孔,憂鬱的眼神,簡直比金城武更型,比王傑更浪子,比奇洛李維斯更毒……

「一晚九次啊……小蓮,我們今晚也試試好了。」葉雅躺在紅蓮的大腿上說。

媽的,這對情侶感情會否好過頭了?竟然有種在這麼多人的情況下,說今晚試試打破神山新的紀錄……

「先別說這種事情了,既然昨天晚上四個原罪和三神官有種直接來鬧事,即是說他們下一步的行動絕對會更激烈,雖然我還沒搞清楚他們的目的是什麼,但還是得好好備戰的。新,陪我練一下劍吧。你身體還沒回復過來,就先切磋一下吧。」

神山新吸了一口煙後,甩出竹劍道:「我可不認為切磋會有什麼得著,認真來打一場吧。反正一個月後三大家族會議,我們還是要打的了。倒不如現在先弄清楚對方實力,這樣才能有進步空間。但話說回來,我可是不會留手的啊。畢竟現在我算是赤城家的人了。」

「好啊,到花園去好了。小雅,麻煩一下你在花園佈下一個守護結界,我可不想把這個家給拆了。」天馬說罷,鬆了鬆筋骨,然後扶著凌巧巧到花園去,留下一個最佳的觀賞位置。

在葉雅準備好結界後,神山新把煙蒂弄熄,然後抬著竹劍走到花園去,進入守護結界範圍內。

由於這是消耗性結界(即用符或旗子佈下的結界,只能用一次),所以不用葉雅以法力維持住,現在葉雅正大模斯樣的躺在紅蓮大腿上,準備欣賞這場切磋。

天馬與神山新保護一個距離,然而卻只是一直在對望,沒有實際行動。

一種緊張的氣氛正漸漸蘊釀中。

「錚——」二人幾乎是同時出手,就在神山新破開竹劍的一刻,天馬亦已經祭出天叢雲劍,天叢雲劍與草薙劍同時交擊在一起,天雷之力與地火之力在劍身互相角力,但似乎兩邊實力在伯仲之間。

「想不到啊,天馬繼承逆天的力量後已經實力大增,但新以一個凡人身軀,卻能進步到能與天馬的實力不相伯仲,果然厲害。」賀重光碎碎念,他雖說是抱著娛樂性質看這場切磋,但同時亦在盤算著未來與七原罪開戰的話,己方的實力到底去到什麼地步,勝算有多少。

漸漸地,神山新落於下風,地火之力漸見後勁不繼。

但神山新卻沒有放棄,一記箭腿當下踢向天馬胸口。

天馬以藍電奔雷手回防,擋住那一腿後,神山新的劍勢已經殺到。

「神山劍道.一閃乾坤!」神山新使出新劍式的第一招,劍罡集中於一點,形成一道巨大劍影,劈向天馬。

天馬身子一轉,使出「神皇.劍疾」,以快打快,天叢雲劍的劍尖抵在草薙劍的劍鋒上,立時令劍罡爆得四散。

這一回合,還是打和。

「厲害多了啊新。」天馬笑說,神山新點了點頭道:「當然,你也不差。」

二人眼神一個交接,又再度打起上來,但花亂的劍罡將二人包裹住,叫外面完全看不到裡面的情況。

「嘭!」一聲爆炸,劍罡爆得散開,二人重現眾人眼前,但卻是已經分別召喚了戰鎧的情況。

有了鳳凰戰鎧的加乘,神山新不論速度、力量都強上許多,劍罡亦相對更凌厲,更剛猛。

但雷霆戰鎧也不是說笑的,雖然天馬一直保持守勢,但還是能將神山新的招數一一擋下。

「要分勝負了。」賀重光說著,情況果然如他所言,神山新聚滿劍罡的一式「一閃乾坤」,正準備當頭劈向天馬。

只是天馬卻是將天叢雲劍甩向神山新,當中包含著一道壓縮的內力真氣,就像鐵忠的「震紅塵」一樣,當天叢雲劍砍中草薙劍的劍身時,產生出一道小爆炸。

天馬趁著這時間,聚起天雷之力於手掌,使出紫電奔雷手,擊中神山新的胸口,將神山新打得從半空跌到地上。

神山新翻了個身後,解除戰鎧,示意這切磋已經完了。

天馬也解除戰鎧,然後拍了拍神山新的肩道:「還不錯啊新,厲害上很多了,看上去還快超越我呢!」

「不,輸了就是輸了。我的『神山劍道』還有一個月時間可以再練習呢,希望一個月後那場可以打得更激烈。」神山新答道。

「好,承你貴言。」天馬遞出拳頭,與神山新的拳頭碰了一下。

這場切磋,天馬略勝一籌!

「天馬!!!」此時,外面突然傳來中村綾音的聲音,天馬往外一看,中村綾音和前田舞正很趕的跑到花園來,似是發生了什麼的。

「怎麼了?跑得一額頭汗的?」天馬說罷,中村綾音喘著氣道:「千秋…千秋她出事了…」

「什麼!」天馬整個人登時晴天霹靂,昨天不是還好好的嗎?為什麼…?

「你快點去看看千秋吧!我怕她快不行了!」前田舞帶著哭腔的拍打著天馬的胸口,天馬望了望凌巧巧,凌巧巧只是默許的點點頭。

「千秋他什麼人都不想見,就是一直嚷著要見你。」神武孝造也來了,雖然一直以來的神武孝造好像只是利用著自己的孫女,但在這一刻還是禁不住,流下老人淚。

天馬知道,此行他不得不去了。

=================================================

東京.綜合科第二醫院——

「發生了什麼事!」天馬鐵青著臉問。在醫院隔離開的加護病房內,神武千秋面無血色的躺在病床上。從那軟弱無力的的心電圖看來,是離頻死不遠了。

中村綾音和前田舞抱在一起哭成一團,完全不知如何是好。三女從小一起長大,而現在她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姊妹慢慢的死去,這對她們來說絕對是一個精神上的折磨。

「等下再跟你說。去見那傻丫頭最後一面吧,這也是她最後的心願。」神武孝造將天馬推進病房內後將中村綾音和前田舞都叫了出來,然後靠在門板上也哭了起來。只留天馬和神武千秋人在房內。

天馬靠近神武千秋一看,她那蒼白如紙的臉龐讓天馬心驚。神武千秋見到天馬來了,眉毛微顫,似乎有話要說,只不過礙於臉上的氧氣罩發不出聲音來。天馬輕輕的揭開氧氣罩,把頭靠近神武千秋。

「你……你來……了。」神武千秋說話斷斷續續的,隨時都有可能香消玉損。

「是啊,我來了。你別說話,多多休息。」

「對不……起啊,可是……我忘……不了……你。」

「傻丫頭,這時候幹嘛說這些。我沒有什麼地方值得會讓人喜歡的吧。」天馬握著神武千秋的手,慢慢渡過去絲絲的真氣,企圖挽回神武千秋。對於這個昨天對他告白卻被拒絕的女孩,天馬是不會眼睜睜的看著她死去。

「咳咳……因為我感覺的到,你跟一般人都不一樣。算是女人的第六感直覺吧,總覺得你有什麼秘密。」神武千秋受到天馬的幫助,說話也慢慢的流利了起來。

「你真的想知道。」

「我能知道嗎?」神武千秋淡淡的笑著,不過笑容裡滿是絕望。

天馬一言不發,捉著神武千秋的手道:「我並不是一個人類。我是由上古龍神逆天所選出來的轉生,我天生就沒有父母……而且我亦不算是人類。昨晚你見到我的雙手變成像龍一樣的手臂,那不是什麼法術,而是確確切切的龍手臂。」神武千秋聽著激動得眼淚都掉了出來。

「乖乖的!我檢查一下你的傷口,看我能不能想出辦法。」天馬說完後,拉開蓋著神武千秋的被子,可是卻在她身上完全找不出一絲外傷。

「在這裡。」神武千秋拉著天馬的手往胸部靠近。天馬雖然會不好意思,但還是甩去腦中的其他雜念。目前先救神武千秋最重要,不管那麼多了。

解開神武千秋的上衣。那雪白的胸部上,居然出現一個令人觸目驚心的孔洞,像是什麼獸爪插進神武千秋的身體所造成的。天馬也有這種不屬於人的獸爪,所以知道。

天馬直覺的閃過一絲不妙的念頭,這種情況曾經發生過於翔子身上,雖然他不清楚詳情,但這次與上次的情況有點相似,天馬可是絕不願發生同類情況的。然而再仔細的查看後,證實了天馬的想法……

                                       神武千秋的心臟已經不見了。


這情況,曾經發生過。

從剛剛開始,天馬就感到神武千秋體內的血氣越來越少,這樣下去就算神仙也救不活。這到底是怎麼什麼回事?

「啊!!!」神武千秋摀著胸口突然尖叫起來。這一叫不但驚動了房外的神武孝造等人,連醫生護士也都趕來了。

天馬忙衝到神武千秋床邊握著她的手問:「怎麼了?」

「好痛……我的心好痛,好像正在被什麼東西嚼食一樣。」神武千秋哭喊著,但整間房子內的人都手足無措,不知如何是好。

神武千秋握緊天馬的手,用盡最後的一絲力氣說:「我真的……真的……很想和……你在……一……起。」

「我知道,我就在你身邊啊,你要堅持下去。」天馬也流下了眼淚,這是他生平第一次痛恨自己的無力。

神武千秋露出了一抹很幸福的笑容,然後閉上雙眼倒下,握著天馬的手也慢慢的垂落。而完全沉寂的心電圖更是說明了神武千秋已經離開人世的這個事實。

「不要啊!千秋!!」天馬吶喊著。空有一身力量,可卻連一個愛慕自己的小女生都救不了。這是笑話嗎?

中村綾音和前田舞抱在一起號啕大哭,神武孝造也轉過頭去對著牆壁掉淚。

天馬默默的走近神武孝造身邊說:「把事情的經過告訴我,然後擦乾眼淚。因為,流淚是討不回任何公道的。」

「你打算怎樣做?」神武孝造有點驚訝,甚至驚慌,因為這一刻的天馬,給予了他一種絕望的感覺。

於神武孝造而言,現在的天馬,比起他一生遇過的所有敵人都更危險。

這種危險,在於天馬本身。

一種毀滅一切的存在。

「我要為千秋討回公道,將做出這種變態事情的那傢伙揪出來,令他從今以後都在世上消失。我欠千秋太多,千秋失去的,我將會為她討回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