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回地獄去吧你這賤女人!》

隨著成瀨心美展開黑暗領域,曾在黑暗領域中戰鬥過的巧巧,已經知道這就是當日令她吃盡苦頭的奇怪力量。

然而,雖然黑暗領域足以把巧巧、葉雅、葉小蝶、早紀和翔子籠罩著,但對比起大日荒尊那種層次的黑暗領域,成瀨心美的黑暗領域甚至比水野薰的還要弱。

巧巧知道這一點,所以試探性的使出一劍。

「雪花六出!」巧巧手中的望舒一抖,帶有陰極力的劍罡四散,但攻擊目標並非黑暗領域,而是成瀨心美。





巧巧很清楚,黑暗領域只有極霸道的終極力量才能將之劃破,不然就只能削弱本體的生命力,這才是上策。

成瀨心美以鐮刀迴轉一擋,突然消失不見。

「小心啊巧巧!」葉雅感覺到巧巧上方湧現強大的刀勁,立時祭出法筆,指著在巧巧上方的成瀨心美大喝:「狂殤水擊!」

葉雅說罷,法筆的筆尖上出現一個水藍色的圓形符文,與魔法陣的形相極似,共通點是力量都是從這個符陣裡釋出的。

狂殤水擊一招湧出一道龍形水柱,沖擊在成瀨心美處,將成瀨心美與其鐮刀施出的刀勁一同沖走。





此招攻擊性不重,勝在能制服對方,緊急救人。

成瀨心美雖被擊退,但瞬速已經回氣,立起身子,轉起鐮刀,揮出鋪天蓋地的刀勁。

「在我面前使刀勁?雕蟲小技!」葉小蝶猛地躍出,玉衡劍刺出無數水藍色劍罡,將刀氣硬是破開。

玉衡劍的劍鋒很快就殺到成瀨心美眼前,刀勁始終並非成瀨心美專長,她專長的是——硬拼!

但見成瀨心美的鐮刀硬擋玉衡劍後,成瀨心美一吐勁,配合黑暗領域造成的力牆,猛地將葉小蝶轟開。





在一旁留意著整場戰局的翔子和早紀,心裡已經有個底了,這裡還未是自己出場的時候,光是葉小蝶和葉雅就已經足以把成瀨心美解決,反倒是兩女心裡同時湧現一種不安,不安並非源自黑

暗領域,而是源自外頭的腥臭味和陰穢之氣。

只是,這種時候並不容許兩女再分析。

成瀨心美見無法取下葉雅和葉小蝶,竟然想拿早紀和翔子開刀!

可惜,她踢中了超硬的鐵板,早紀和翔子比起葉雅和葉小蝶,雖不能說更強,但亦絕不會有半分遜色。

但見早紀甩出玫瑰,向成瀨心美開了幾槍,掩護翔子。

翔子把握時機,祭出女神之刃,槍鋒瞬間刺向成瀨心美。

成瀨心美沒料到翔子和早紀之間竟然會如斯合拍,當下連鐮刀都擋不住女神之刃的槍鋒,只能赤手接住。





硬接女神之刃的結果自然不會好到哪,成瀨心美整個人被翔子順勢拋出外面,翔子可不願意破壞這個美好的家。

「追上去!」巧巧提起望舒說,葉雅亦當機立斷,祭出旗子,插在別墅的幾個位置,施出守護結界。

成瀨心美還不死心,吐了一口鮮血後,負傷提著鐮刀再次強行闖入別墅範圍。

然而,招待她的,是早紀毫不留情的一記重腿,而且還狠狠的踢了在成瀨心美的臉上。

腿勁強而有力,將成瀨心美踢得退飛十米。

早紀之後,又是葉小蝶的玉衡劍。

葉小蝶成瀨心美短兵相接,成瀨心美越發越被葉小蝶壓制,終於在葉小蝶的強烈攻勢下,撤去黑暗領域。





但相反,卻是把黑暗領域貫注於鐮刀刀身上,注入黑暗領域力量後的鐮刀的攻勢變得詭異絕倫,從一開始有跡可尋,到現在,鐮刀根本就沒有固定的軌跡,就像鞭一樣,隨著成瀨心美的意念

所發出攻勢。

葉小蝶的劍術飲譽劍宗,就是巧巧也有所不及,但如今竟被一個成瀨心美壓制得毫無還手之力,光是這一點已經叫葉小蝶煩躁不已。

早紀、翔子、葉雅和巧巧也想加入戰場,但無奈成瀨心美的刀勢太詭異,一個不小心,可能會誤傷葉小蝶,所以如今只能為葉小蝶乾著急。

「臭女人!敢劃破我的臉!是時候付上你的代價了!」成瀨心美攻著時,葉小蝶因忙於應付鐮刀的攻勢,竟忽略了成瀨心美還有陰險一著。

但見成瀨心美聚勁於五爪,一道爪勁狠狠地劃在葉小蝶臉上。

此爪傷得極深,葉小蝶臉上留下兩道血痕,看上去完全是破相了,即使康復後也會留下頗明顯的傷痕。但更可怕的是,葉小蝶的右眼已經被爪勁所傷,爪勁之重,極有可能導致失明!

「葉小蝶退到一旁,成瀨心美亦在原地回氣,畢竟剛才與葉小蝶一戰虛耗不少,要把握時間回氣才能有一拼之力。





葉小蝶摸了摸臉上的傷口,手中的玉衡劍不自覺抖動起來。

這種情景,曾出現過一次,就是葉小蝶雙親死去的時候,巧巧和葉雅可是親眼見證著的。

「糟了……快躲回進屋裡,加強結界,不然可危險了。」葉雅說罷就回屋內,其他人不疑有他,也跟著回來。

在一旁有如靜止了的葉小蝶不發一言,只是一直在低頭,滴著的鮮血有如淚水,一滴一滴落在地上。

「怕了嗎?哭著向我道歉的話我可以考慮一下原諒你的啊。」成瀨心美絕想不到她的這句說話,就是她在人世最後一句說話,亦是她唯一的遺言。

「萬眾伏誅,鋒芒傲世,逆我者死,名動山河,劍霸天下,唯我稱皇!滾回地獄去吧你這賤女人!」隨著葉小蝶流著血淚的暴吼,玉衡劍首度散發出凌人氣勢,藍芒暴發,但葉小蝶的頭髮亦

漸漸變白。





這一招,是葉小蝶的禁招之一,因為這一套劍法是葉小蝶偷學的,劍法雖強,破壞力亦很可怕,但要用陽壽作代價,所以賀重光一直警惕葉小蝶不能胡亂使用。

但今次,葉小蝶的怒火已經到達臨界點,這套「孤蝶六劍訣」,亦重現人世。

成瀨心美被葉小蝶的強勢所嚇倒了,更可怕的是,死亡就近在眼前。

「孤蝶六劍訣.萬眾伏誅!」葉小蝶使出了劍訣的第一式,沒有華麗的劍罡劍芒,只是簡單的一劍,但卻是可怕的一劍。

成瀨心美急忙展開黑暗領域,但遇上「萬眾伏誅」,卻是像白紙一樣輕易被玉衡劍所撕開。

葉小蝶的劍,穿過了成瀨心美。

下一秒,成瀨心美全身被無數玉衡劍形相的劍罡破開,就連鐮刀和黑暗領域都連同成瀨心美一同被劍罡所切成碎片。

或許,該是說連肉碎也看不到,只是灑著一陣血雨。

劍罡破壞力強得可怕,就是將成瀨心美殺掉後,亦不受控的四散,當下天馬的家就成為首當其衝的目標。

「小心啊!」葉雅意識到守護結界未必經得起劍罡的破壞,只好著所有人自我保護了。

劍罡很快就破開守護結界,葉雅擋在大門前以法筆一指向天大喝「守!」,一道黃色圓形符文出現,僅僅能保護葉雅一人的保護罩將葉雅緊緊包裹著,劍罡雖擊中葉雅,但沒對葉雅自身做成

任何傷害。

翔子亦以巧妙槍法將劍罡擋住,沒有任何大礙。

早紀甩出法杖,召喚出一道土牆,硬是把劍罡擋下來。

只有巧巧,來不及擋住劍罡。

突然,一道白色身影撲倒巧巧,將所有劍罡擋下來。

劍罡餘波,總算告一段落。

「不要啊——!!!!」巧巧尖叫了出來,救了她的白影,不是什麼人,竟然是天馬和巧巧都很喜歡的靈獸小白!!

「嗚…」人虎化的小白將全數劍罡都硬擋住了,保住了巧巧的性命,但自己卻受了重傷,只能痛苦悲鳴。

葉雅跑了過來,一摸小白就不禁大叫:「不好了!小白的氣息很弱!」葉雅話沒說完,小白的體形亦由人虎,瞬間變成小白貓。

變回小白貓的小白滿身都是觸目驚心的劍傷,血不住往外流,看上去已經奄奄一息了。

葉雅抱起小白後說:「我先帶小白上房間急救,你們去看看小蝶,我怕她會出事!」葉雅說罷就走,似乎小白的情況真的危急得很。

巧巧、翔子和早紀對望一眼後,一起跑了出外面。

此時葉小蝶已經跪了在地,流著血淚。

「小蝶,你沒事吧?」巧巧扶起葉小蝶說,葉小蝶虛弱的躺在巧巧身上道:「對不起…」

「別這樣說吧,錯不在你身上,別自責。」早紀微笑說,葉小蝶搖了抱頭,一臉愁容的說:「要是讓涼介知道了…他應該會很生氣才對吧…我知道他心裡仍然有那個女人…我是因為妒忌…才

主動出手的…但現在卻換來毀容、右眼看不見東西了…但我真的好怕!好怕涼介會再回到那女人身邊!現在涼介是我身邊最重要的人!我很怕失去他!」葉小蝶說到這裡,眼淚又再開始流出

來了,握著玉衡劍的手一軟,連玉衡劍也掉在地上。

「放心吧,涼介可是個最理智的人啊。你看,我不也殺了水野薰嗎?天馬也沒怪我啊!他們可是很理性的人,絕不會怪你的。」巧巧的說話似乎為葉小蝶帶來一點安心,但葉小蝶亦因為剛才

一式消耗近八成內力,現在的葉小蝶,完全四肢乏力,不能再戰了。

「我先扶小蝶上樓休息,你們去幫師父他們吧,我等會就來!」巧巧說罷,早紀和翔子點了點頭,就這樣分頭行動。

巧巧扶著葉小蝶上樓休息後,轉過頭往小白的房間去。

小白經葉雅一輪搶救後,傷勢已經好了點,血勢亦已經止了,但小白的神情依然不是太好。

「對不起啊巧巧,我終究不擅長醫術,看來還是要交給藍家的人處理了。」

「不,錯不在你亦不在小蝶,而是在於大日荒尊那混蛋。」

「對!」

「小白,你大嫂我要去幫你老大打壞人,你要乖乖的躺在床上休息,等老大和大嫂回來啊!」巧巧吻了吻小白的額,小白露出牙齒笑了笑後叫了聲「喵~」,示意加油。

「小雅,是時候了。」巧巧提起望舒,又再回復那個女劍神的模樣。

「好的!」葉雅點了點頭後,與巧巧一起衝出別墅,趕往下面與早紀、翔子會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