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拼命守護著這裡啊!混蛋!》

不久前——

賀重光追上大日荒尊的步伐,只是越追得前,賀重光越感到有點不對勁。

這片山頭一直以來都受著葉雅的結界淨化著空氣,應該不可能會感到這麼濃烈的陰穢之氣的,除非……有一隊龐大的魔物軍隊。

龐大的意思,不是以「千」作單位,而是以「萬」為單位,眼下如此壓迫性的陰穢之氣,照賀重光估計,最少有十萬魔物軍隊已經從魔界偷偷上人界,並包圍了整個山頭。





大日荒尊已經消失於叢林中,賀重光停下腳步,等待後方的神山新、涼介和紅蓮。

「怎麼了?」涼介問道,但霎時就已經知道發生什麼事:「看來我們的敵人……不止一個啊。」

紅蓮和神山新亦隨後趕上,眾人一致感覺到濃烈的陰穢之氣,正緩緩向山上移動。

「快回頭!回屋裡保護女人!」賀重光說罷,下方開始傳來號角聲,還有類似龍的低吼,看來八歧大蛇和魔軍亦快殺到。

一想到自己的愛侶可能將會被魔物包圍,眾人的腳步更是加快,不消一會就已經回到屋裡,途中還會合上早紀、翔子、巧巧和葉雅。





「小蝶呢?」涼介關切的問道,不會是剛才與成瀨心美一戰發生什麼事了吧?

「在樓上,她受傷了…還出了禁招…」葉雅話沒說完,臉色蒼白的葉小蝶就慢慢從屋裡走出來,涼介見到臉上多了兩道傷痕、本來烏黑的秀髮亦變得花白的葉小蝶,心裡沒由來一陣心痛。

「對不起啊…涼介…」葉小蝶就像小女孩一樣低頭自責,對於葉小蝶的反應,涼介只是緊緊的抱著她。

「就算你變成怎樣,你依然是你,這樣就夠了。好好休息吧,接下來將會是一場苦戰,我可不希望你帶傷上陣。」涼介溫柔的說,葉小蝶點了點頭,然後回到屋內去。

「老頭,有什麼對策,接下來這一仗可不易打啊。」神山新點起一根紅萬說,賀重光以太極雙絕一敲神山新的額頭說:「對策?還可以有什麼對策,打就打吧。誰怕誰?反倒是要好好保護巧





巧她們,你們都是感情的動物,要是女人受任何損傷,我想你們會立馬抓狂吧?」

「我們不是小女孩了,自己保護到自己的了。」翔子高舉女神之刃說,早紀的動作更是過份,只是合起雙眼,然後高舉法杖說:「高級雷系魔法.雷電風暴!」

隨著早紀的說話,法杖頂端的魔法石突然亮起藍光,在山腳上空突然出現一個巨大藍色魔法陣,無數雷電在那一刻劈下去,然後就是魔物的痛呼聲和怒吼聲。

「老婆…你是什麼時候學會這麼可怕的魔法的?以往你不是用一次就快昏倒的嗎?為什麼現在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的?」神山新有點驚訝。

「這顆魔法石是你岳父送給我的,這可是上等的魔法石啊!就像超級電池一樣,要用盡它的力量,隨非我在剛才把雷電風暴連續使用一萬次左右。」早紀自豪的說,神山新有點滴汗了,為什

麼他身邊的女人都這麼可怕。

「天馬不在,我要好好保護這個家。」巧巧緊握望舒道,這個家對她來說太重要了。

「雖然我的術法都是輔助系,但要保護自己綽綽有餘了。」葉雅笑了笑說,紅蓮摸了摸葉雅的頭髮後,抬起銀月雙刃說:「來了。終於殺到了。」





「要拼命守護著這裡啊!混蛋!」賀重光露出可怕的笑容,然後高舉太極雙絕,畫出一個圓形。一個紫銀色的魔法陣穿過賀重光,披上一套霸氣十足的戰鎧。

「什麼!?」眾人都看傻眼了,他們根本沒聽過賀重光懂得召喚戰鎧。

「這是……曾與黃金戰鎧鬥個不分上下的…風雲戰鎧。原來當年曾經與爸爸打了一日一夜的人,就是你啊…賀叔叔…」早紀愣住了,賀重光笑了笑說:「老骨頭了,現在披著風雲戰鎧也覺得

自己無力。」

開玩笑,賀重光嘴裡是這樣說,但就憑著他見到第一頭魔物出現,然後輕輕的以太極雙絕刺出一道劍氣,就知道風雲戰鎧的可怕。

一道劍氣有如激光般穿過那頭魔物,但力量卻是大得把周邊的樹林都砍開了,這還只是賀重光「輕輕出手」而已。

「好了,玩夠了,準備打這場硬仗吧。涼介,你上天台作遠程攻擊;小雅、紅蓮到北面守住;早紀、阿新、翔子守住東面;巧巧與我守住西面;絕對不能讓這個家毀於那些混蛋手中。」賀重





光下完指令後,巧巧提出了一個致命性問題:「那南面呢?」

「將會由一個很可靠的傢伙守住,這傢伙可是曾經與天馬出生入死過的啊。」賀重光似乎對這個人很有信心,但這個人會是誰呢?

這個人,現身解答所有人的疑問。

「賀宗主,我來了!」一個滿身精鍊肌肉,外表看上去豪邁霸氣的男人落在現場,這個人雙拳特別發達,他就是鐵家門的鐵忠!

「鐵忠,你到南面去吧。」賀重光說罷,鐵忠身子一躍,立在南面的位置。

「師父,你是怎樣通知鐵忠的?」巧巧一直都在現在,她可沒留意到賀重光有任何時間通知過外援啊。

「當人習武到一個程度時,自可做到千里傳音,傳達心聲的力量。」賀重光自豪的說,當然,他活了五百年,確有自豪的本錢。

眾人的神經都崩緊到臨界點,準備迎接接下來的硬仗。





良久,在樹林中,出現密密麻麻的黑點。

大地,因為一頭龐然大物而震動。

全身白衣的大日荒尊站在八歧大蛇頭上,慢慢出現於眾人眼前。

八歧大蛇並沒有作進一步行動,大日荒尊只是輕輕以白骨邪劍指著天馬的別墅,下方的魔物就開始緩緩進擊。

魔物的低吼聲傳遍整個樹林,涼介從箭筒中拉出十枝箭,仰天發箭。

帶有冰勁的箭矢全數射中魔物,被射中的魔物就如病毒源頭一樣,產生連鎖效應,散發出冰勁將旁邊的魔物一隻接一隻凝結成冰,直到冰勁完全分散。

涼介的第一擊已經搶了先機,為眾人幹掉最少二百頭魔物,但面對著這種數量,死二百只是冰山一角,後方的魔物全力一推,魔物結成的冰陣已經完全破碎。





「把他們撕成碎片!上!!」在大日荒尊的怒喝下,魔物全都像瘋了一樣,衝向眾人。

面對像如狼似虎的魔物,眾人不能慌亂。

冷靜,叫他們的攻勢更沉穩有力。

「早紀、翔子,你們在後守住,我衝前鋒先打出缺口!」神山新說完,手中草薙劍火勁一吐,「神山劍道」中的「乾坤巽風」立時以直搗黃龍之勢刺向魔物,劍氣雖密集,但配上火勁和招式

本身產生的風勁,令密集劍氣四散,瞬間將大量魔物刺成碎片。

一招完,另一式接連起。

「地水破軍!」此招一出,本被包圍的神山新立時以草薙劍砍出如浪潮般的劍勁,劍勁帶有火勁,完全達到「破軍」的效果。

兩式串連,足以把魔物大軍打出缺口,但神山新的目標尚未完,第三式緊接而來!

「離火燎天!」但見神山新身子一躍,烈火劍勁往上方的敵人八歧大蛇和大日荒尊襲去,同時做成一個火旋渦,所經之處,魔物全被烈火劍勁砍成焦屍碎肉。

三式串連,把魔物大軍打出缺口,同時亦是第一個能接近八歧大蛇和大日荒尊的機會。

「坤崙斷岳!」神山新的身子跳到八歧大蛇的其中一顆蛇頭旁,使出此招,這招沉穩無比,威力無窮,破壞力強得把兩顆蛇頭砍了下來。

四式串連了,整個動作就在一瞬間完成,快得連八歧大蛇都反應不及,就掉了兩顆蛇頭,接下來,該找這場仗的主謀算仗了。

「震雷霹靂!」這招最強之處在於「快」、「疾」、「猛」,以及引發出的天雷之力,神山新一腳踏在斷蛇頭上,借力跳上大日荒尊附近,使出此招,數道天雷打在草薙劍上,帶有天雷之力

和地火之力的劍罡疾刺向大日荒尊的頭顱,大日荒尊沒料到神山新的進步神速,雖能急忙以白骨邪劍施出快劍力抵神山新,但還是免不了掛彩,被劍罡刺中手臂、大腿。再加上劍罡的附帶效

果,叫大日荒尊絕不好受。

「喝!」大日荒尊祭出黑暗力牆,將神山新一下子擊得退開。

神山新在空中翻了一個圈,猛地使出致命招數——「一閃乾坤」!

「死吧!」神山新的攻勢疾若流星,大日荒尊勉強以黑暗力牆擋住草薙劍,但卻擋不了劍罡,脖子立時出現一道血痕,這一劍差點就能把大日荒尊的頭顱砍下來!

神山新知道甜頭已經拿盡了,再鬥下去自己一定吃虧,立時以重腿踢在大日荒尊胸口,吐出火勁,同時借力退回地面,使出「澤地歸元」。

「澤地歸元」一式大有收招之妙,當神山新跳往早紀和翔子身邊著地後,草薙劍往地面一插,立時沿著地面往外散發出天雷地火劍罡。

東面的魔物大軍在神山新的「神山劍道.七式串連」下,滅了大半,就連大日荒尊也在神山新手底下吃了虧,可想而知神山新的實力,絕不遜於天馬。

要是神山新他朝有一日能將自己修練至餘下三式:地轉星移、天滅地絕、十方俱滅,都能串連使用,恐怕要擊敗天馬,也絕不是夢想。

天馬有的,是與生俱來的力量。

神山新有的,是後來聰敏的學習能力。

但七式串連虛耗甚大,神山新就像一下子被抽乾了內力似的,連鳳凰戰鎧也支撐不住,自動解除。

神山新坐在地上,以草薙劍撐住身子,點起一根紅萬說:「兩位老婆大人,老公我累了,你們接力好嗎?」

翔子笑了笑說:「笨老公啊,以為自己很厲害,結果你看弄得自己那麼累了……乖乖坐在這裡看老婆出手吧。」

早紀也不惶多讓,以法杖擋在神山新身前說:「嘿嘿,我學了很多高級元素魔法也未找到人試招,這些魔物不正好讓我試招嗎?」

早紀說罷,八歧大蛇似乎聽得懂她的說話,加上剛剛斷了兩顆頭,憤怒叫八歧大蛇對著神山新夫婦三人怒吼。

「閉嘴!」早紀高舉法杖大喝,「高級火系魔法.神跡火焰!」隨著魔法石亮起紅光,八歧大蛇身處的地面突然燃起一道火柱,把八歧大蛇的身軀都烤熟了,痛得八歧大蛇立時滾到山下,就

連大日荒尊也難免受到神跡火焰的傷害,當機立斷躍到樹林下,靜觀其變,順道回氣。

神跡火焰破壞範圍太廣,叫一眾東面攻來的魔物被爆得七七八八,接下來就是翔子的表演了。

「早紀這麼厲害,要是我不好好表現一下自己,我怕老公今晚只碰你不碰我!」翔子說罷,衝向剩下的魔物群處。

東面的魔物大軍早已經被早紀和神山新打得怕了,見到翔子這麼強勢,怕得要命,但一想到大日荒尊的可怕力量,就只有硬著頭皮迎上。

陣形再度回復,但數量只剩下不到二千。即是說早紀和神山新剛才已經屠殺了兩萬多頭魔物。

「臭魔物!本小姐不發威你以為本小姐好欺負嗎?讓你們看看赤城家『五論譜』的威力!」翔子口中的五論譜,為赤城家世代相傳的槍法,是以戰鬥時人類會犯上的缺點作藍本的槍法。五論

譜,分別為第一論.以柔制巧、第二論.以雜解疾、第三論.以疾破猛、第四論.以力克繁和第五論.以殺殲敵。招如其名,實而不華,專破別人招式的缺點。

現在眼前是以殺敵為主,翔子自然是毫不猶豫用上「以殺殲敵」一式。

鋪天蓋地的槍罡將眼前魔物刺成串燒,一招過去,翔子用上一半的內力使出這招,但倒算把別墅東面守住了。

翔子突然想起大哥赤城翔一的說話,記得赤城翔一曾以五論譜大挫黑木家,但卻因為這槍法實在過於殘暴,所以赤城翔一放棄修習;相反翔子則是因為沒有適合自己的武學,而一直苦練著五

論譜,現在實戰起來,收效竟然猶勝於赤城翔一使用,要是赤城翔一還在人世的話,相信應該會為翔子而鼓舞吧。

在樹林中的大日荒尊暗叫一聲可惡,但現在尚未是他出手的時候,反正這些魔物本來就是為了送死,用作消耗神山新、賀重光等人的戰力之用,現在魔物被清空也無礙大局,反正三神官也樂

於見到這種情況,現場早已被三神官佈下結界,一切死掉的魔物都會墮入血海。

但只有這十萬多魔軍……還未夠,還未能令血海翻起血浪。

既然東面失利,只好看看南面了。

南面只有鐵忠一人力抵數萬魔物,即使有涼介在天台支援,也總比神山新那邊三個人應付大壓力。

但鐵忠,是一個頂天立地的男人。

他所自信的拳法,也是頂天立地的拳法。

教導他這套拳法的男人,更是頂天立地的真漢子。

「天地霸拳」,為鐵家門不外傳的拳法,武宗宗主顧神洲為一名武痴,除了早年曾敗過於至尊門主手上外,從未嘗一敗。

直到十五年前,他打聽到鐵家門一個名為「鐵漢」的男人,曾以天地霸拳將氣宗宗主柳宗玄擊敗,於是在一個夜晚,把鐵家門大量門人殺掉,引出鐵漢。

鐵漢在盛怒下以「天地霸拳」的前九式就將顧神洲打至重傷,霸道的拳法,令顧神洲無比畏懼,但卻又心生恨意,只好將鐵家的後裔貶到人界,也就是將鐵忠貶到人界。

鐵漢看得出鐵忠的天份聰穎,亦看得出鐵忠那份純真,於是將天地霸拳傾囊相授,但亦在教授第十式「唯我獨尊」的時候,鐵漢因病而逝。

鐵忠很清楚,天地霸拳這套拳法過於霸道,前七式以消耗內力真氣為主;但後三式卻是以生命打出無匹的力量,所以鐵忠並未試過使用後三式。

今天,鐵忠將會因為守護著他萍水相逢的朋友的家,而打出他人生中最漂亮的一役。

魔物大軍很快就已經欺近鐵忠,但鐵忠依然是緊閉雙眼,不知在想什麼。

「嘎——」魔物的嘶叫聲越來越接近,鐵忠憑著感覺,張開眼睛,開始他的戰鬥。

「天地霸拳——」隨著鐵忠的暴喝,他那充滿肌肉的身軀亦躍到半空,「怒海嘯!!」

怒海嘯,為天地霸拳的第一式,充滿壓力的密集拳勁有如海嘯般霸道,將眼前魔物一下子轟得血肉橫飛,形成「血海嘯」衝擊後方的魔物。

魔物受阻,但鐵忠決不會罷手。

「第二式!!!千嶽崩!!」鐵忠大喝一聲,雙拳轟在地面上,把前面一公里的地面都轟得裂開,拳勁從地面傳上來,把一大堆魔物轟上半空。

「第三式!!!狂飆卷!!」接二連三的猛招,鐵忠的拳頭凝成旋風,旋風中帶有拳勁,把魔物吹得漫天飛之餘,拳勁亦同時將倒楣的魔物給轟爆。

連環使用三式天地霸拳,確實是很耗內力,但鐵忠沒有放棄,但見鐵忠深呼吸一口氣,借著魔物一頭接一頭躍上半空,整個南面的戰況立時一目了然。

「還有這麼多魔物啊……我要是放你們出去,那可會為禍人間的!!!吃我的第四式!!火雨蓋!!」鐵忠聯繫上陽極力的拳勁帶有烈炎,成千上萬的烈炎拳勁儼如火雨,落在地上,將魔物

轟得烤焦。

魔物們痛苦的叫著,有些比較強的魔物,則是帶著火焰,撲向鐵忠。

「覺我太熱了吧?那就嘗嘗天地霸拳的第五式!!蒼茫冷!」鐵忠往撲向自己的那頭魔物轟去,陰極力凝成的強大拳勁立時四散,把四周都凍結起來,就連花草樹木都是一樣,整個南面的魔

物大軍,近半成為冰雕。

連續用上五式,鐵忠把握機會盤膝打坐回氣。

魔物大軍則是把冰雕一個接一個打碎,雖是間接把自己的同類殺死,但要是讓這人類有回氣的機會,那接下來死的只會是自己,這是所有魔物心裡的意識。

良久,魔物大軍已經殺到。

鐵忠依然在盤膝打坐,眼下魔物大軍已經張牙舞爪,準備大快朵頤,把眼前這男人給殺掉,但鐵忠依然不動如山。

魔物,一頭接一頭撲到鐵忠身上,慢慢蓋過鐵忠的身影。

難道上天真的那麼殘忍,要把一個頂天立地的漢子,就這樣給殺了?

不,剛才的只是熱身,接下來才是鐵忠真正熱血燃燒的時候。

但見鐵忠雙拳互相一轟,一道力牆把身邊所有魔物都震開。

「第六式!!震紅塵!!!」鐵忠大喝一聲,一道熟悉的紅芒往前方的魔物轟去。

紅芒破壞力甚高,猶勝於當日於魔窟時的力量,完全是霸道的拳勁轟向一個方向,一下子把數百頭魔物給殺了。

「來吧!!你們這些害人魔物!!」鐵忠殺紅了眼,竟然衝向魔物大軍裡。

鐵忠故意被魔物大軍包圍,雙手分別聯繫上陽極力和陰極力,然後猛地一轟,在一聲巨喝:「第七式!!日月變!!」產生出一陰一陽的分身,陽分身向左方使出火雨蓋;陰分身向右方使出

蒼茫冷,雖然效果不及本尊使出那麼強大,但也一下子殺敵過千。

陰陽兩個分身收招後,回到鐵忠體內,凝成一道接近「太極力」的力量。

終於,要燃燒生命了。

「第八式!!星宿滅!!」鐵忠雙拳一握,產生的強大吸力有如黑洞一般,將所有魔物吸過去。

鐵忠的雙拳舉在半空,星宿滅一式造成的強大引力把南面的魔物大軍盡數吸到鐵忠拳上,無形的力量不斷將魔物絞碎,一個血肉巨球漸漸成形。

直到南面的魔物都被鐵忠所吸後,一個直徑約二十米的巨形血球,被鐵忠以陽極力燃燒起來。

早已留意到幕後黑手的他,決定回禮!!

「好好嘗一下——正義的禮物吧!!!震紅塵!!!」鐵忠把震紅塵的壓縮拳勁改為星宿滅造成的巨形血球,猛地轟向大日荒尊的方向。

大日荒尊展開黑暗領域,準備迎擊,但他可沒信心接這巨形血球。

或許基於主僕心靈相通,八歧大蛇明知不可為而為之,以龐大身軀硬接這一擊。

「嘭!!!!」八歧大蛇在這一招中終告陣亡,巨形血球擊中八歧大蛇後產生爆炸,天空開始灑起血雨。

雖然死了八歧大蛇,但大日荒尊卻沒有任何感覺,反而有點興奮。

這……這才有點混亂的樣子嘛,更值得慶賀的是,他感應到於異空間的血海因為血雨而起了反應血雨落在地上並沒有形成窪地,反而是像被「吸收」了似的,這很明顯,是三神官搞的鬼。

鐵忠躺在地上喘著氣,這是他頭一回連續使出八式天地霸拳,威力的確…很可怕,很霸道,他開始有點明白為什麼鐵漢一直警惕他不要胡亂使用,這種力量,要是在城市中使用的話,恐怕會

把一座城市給轟成廢墟吧。

血雨,一直在灑著。

但滴在眾人身上的血雨,卻詭異的被「吸收」了,不留一點痕跡。

這叫紅蓮和葉雅十分擔心,好像有什麼事在發生似的,但眼前的形勢,叫二人不得不凝神以對。

披上銀月戰鎧的紅蓮正以銀月雙刃不斷砍殺著魔物,與神山新和鐵忠不同,賀重光所授紅蓮的「狂龍八斬法」雖然威力強橫霸道,但換來的副作用卻是引發紅蓮潛在的暴戾意識。

要是硬是找個比喻的話,紅蓮好比遊戲中的狂戰士,長年擔任劊子手的職責,令紅蓮有著暴戾之氣,以及狂暴意識,紅蓮一直都是以自身的修行逐步將這種意識淨化,但尚未能完全壓下,要

是過份使用狂龍八斬法,好大機會令紅蓮狂暴化,將身邊所有活物和地方都破壞,直到發洩完畢。葉雅就是怕紅蓮會進入這種狀態,所以一直都不準紅蓮用上狂龍八斬法。

雖說眼前魔物大軍沒完沒了,但葉雅自信憑著紅蓮的刀,與及自己的術法足以應付,不需使用那麼強橫的大範圍招式。

葉雅的術法不同於早紀的元素魔法,葉家門世代相授的術法是以輔助為主,雖然也有攻擊系術法,但並不多,而且有個缺點,就是不能像早紀一樣可接連出招,必須在使用完畢後,讓法筆冷

卻十至二十秒時間,不然法筆將會因承受不了而破壞;還有一點就是不能雙重使用同一個屬系的術法,即假設用完「金系」術法,不能再同樣使用「金系」術法,這就是法筆的限制。而術法

全都以「五行」為主,即金、木、水、火、土,像葉雅現在所使出的「太陰神雷」,就屬於「金」中的一招強招。

「太陰神雷」從葉雅法筆上的金符陣湧出,就像一道由電組成的大劍,隨著葉雅的法筆走位,掃蕩著眼前魔物大軍。

葉雅與紅蓮配合得天衣無縫,在葉雅使完術法後,這段回氣期間,紅蓮立時補上,銀月雙刃砍出重重刀光,掩護葉雅。

十秒時間很快過去,紅蓮退到葉雅身旁,葉雅把握機會,以法筆一指眼前魔物大軍大喝:「痴木狂嵐!」法筆上木符陣再現,祭出無數巨形飛木,這些木強如子彈,疾如火箭,又將一大群魔

物給撞成肉碎。

但不知何時,卻有一頭魔物偷偷竄至,以利爪撲向葉雅。

紅蓮毫不猶豫就是一刀刺在那頭魔物身上,刀身猛地一旋,將魔物分成數件。

「小蓮你好厲害啊!」葉雅高興的說,紅蓮再把幾頭漏網魔物砍死後笑道:「當然啦,我答應過會永遠保護你的。」

法筆冷卻完後,葉雅跳到紅蓮肩上,仰天施出「霪雨霏霏」,天空出現一個巨大的水符陣,下著能融化魔物的強酸雨。

又是冷卻時間,紅蓮重施故技,砍殺起魔物來。

近戰搏鬥,最容易忽略身邊的人,尤其是在打得順風的時候。

紅蓮犯上一個令他後悔的嚴重錯誤。

在紅蓮作戰期間,數頭巨型魔物鉗制著紅蓮的行動,紅蓮自當不把這種魔物放在眼內,銀月雙刃刀光一閃,數頭魔物頓時被砍成數件。

但葉雅不同,法筆一旦冷卻,葉雅等同全無反擊之力。

一頭魔物繞過紅蓮,將葉雅撲倒在地,利爪把葉雅手臂一大條肌肉撕了下來,傷口深可見骨,痛得葉雅登時驚呼。

「小雅!」紅蓮回首一望,葉雅已經滿手鮮血,當下紅蓮就不管一切,把銀月雙刃的其中一柄飛向那頭魔物,那頭魔物瞬間被銀月刃貫穿身體。

紅蓮奪回那柄銀月刃後,扶住痛得意識有點薄弱的葉雅。

「小雅!還好吧?」紅蓮察看一下葉雅的傷勢,傷口不斷湧出黑血,似乎那頭魔物的爪上帶有毒性,葉雅的臉色越發蒼白,叫紅蓮的心更亂。

「嘎——」在這段期間,魔物大軍已經再度殺至,盛怒的紅蓮,已經顧不及會不會暴走了,眼下最重要的就是把眼前這些可恨的魔物全都給砍了。

「去你媽的全都給我滾開!」紅蓮使出「狂龍八斬法」的第一招「迴龍逆斬」,但見紅蓮自身快速旋轉兩圈,將刀拋出,形成圓形刀刃不斷迴轉,銀月雙刃在不斷旋轉下,形成一個刃罡旋風

,所經之處的魔物全都被刀罡砍碎,無一倖免。

紅蓮單手抱起葉雅,另一隻手接住回來的銀月雙刃,使出第二招「一字斬陣」,向魔物大軍劃出一道近乎直線雷射的一線刀氣。

魔物的痛呼聲此起彼落,紅蓮的雙眼亦漸漸變得血紅,這是狂暴化的先兆!

「小蓮……不要…」葉雅虛弱的說,但紅蓮卻是不自控的繼續屠殺。

「夜龍一炬!」紅蓮的手緊緊握住刀柄呈側身馬步姿勢,極速用力向前方地面劃出約三百度的紅光圓弧刀網,被刀網所波及的魔物無不感到火焰灼熱感,及被強橫刀氣給震死,由此可見紅蓮

的刀招一招比一招霸道。

「廬山不動.一刀無痕!」紅蓮已經被狂暴所征服,用上可怕的第八式,瞬間體能發揮到最高巔峰,全身散泛出陣陣逼人銀芒,銀月雙刃猛地橫空一斬,劈出威力至極的毀滅性一擊。

刺眼的銀光霎眼消失,但北面戰場上,再沒有任何活著的生物。

紅蓮解除銀月戰鎧,以僅存的理智將昏倒的葉雅抱到天台處,將葉雅交給涼介。

「涼介,求求你,先幫小雅療傷,我快撐不住了,我需要好好發洩!」紅蓮不斷深呼吸著,涼介將葉雅平放在地上,以玄冰之力將葉雅的傷口凍結,此時紅蓮竟然突襲,以銀月雙刃砍向涼介

!涼介在千鈞一髮間,聚力於拳,打出「金形拳.截擊勢」,硬是將紅蓮打退。

紅蓮仰天暴吼一聲,拋開銀月雙刃,赤手空拳對上涼介。

涼介嘆了口氣後說:「就叫你不要對自己那麼自信嘛,你還沒完全控制到狂龍八斬法的,你還是好好冷靜一下吧。」涼介以「木形拳.遊縱勢」把紅蓮的拳全都避過了,漸漸紅蓮亦見有點喘

氣。

「給我冷靜下來!」涼介雙掌印在紅蓮腦門,玄冰之力瞬間滲透紅蓮全身,紅蓮的血瞳亦漸漸褪色。

這是涼介以往的經驗,一旦紅蓮狂化,就只有用上低溫幫他「冷靜」,但每次令紅蓮冷靜下來,總是叫涼介吃不少苦頭的,今次是旱有地涼介沒受什麼苦頭。

紅蓮回復神智後,立時盤膝打坐,務求盡快回復意識。

涼介亦不作多話,只是專心地幫葉雅療傷,以陽極力將毒力消除,再逐步輸送真氣,維持葉雅的心脈運作。

還好魔物大軍已經消滅得七七八八,最少有三個方向的魔軍已經盡數殲滅,不然涼介可頭痛了。

回說西面,賀重光和巧巧兩師徒合作無間,一直以消耗內力最低的招式應戰,二人不同於鐵忠、神山新等人的無保留打法,賀重光很清楚這些魔軍只是頭盤前菜,主菜是大日荒尊,那將會是

比魔物大軍難應付上百倍的東西,所以保留戰力是必須的。

「師父,如此沒完沒了的魔物可殺之不盡啊!怎麼辦?」巧巧一直只以雪山劍法應戰,連壓箱底的本錢——賀重光獨授的劍訣「寰宇八劍」都不敢用,雖能做到自保,但沒完沒了的魔物亦是

一直在消耗著巧巧的體力。

賀重光亦然,只維持著用紅塵劍法應戰,完全沒有使用過任何強招,更見魔物的殺之不盡。

「不要輕易用上寰宇八劍啊巧巧,那可是強橫絕倫的奇招,我怕會連這個山頭也吃不消。」賀重光的攻勢穩紮穩打,比起巧巧的蠻衝直撞,賀重光更見其不動如山的守勢固若金湯。

「但要是大日荒尊突然出手怎麼辦?總得把這些魔軍先殺了比較好吧?另外三面都已經解決了,只要我們把這面也解決,倒也可以爭取回復的時間啊。」巧巧的說話不無道理,賀重光立時進

入思考領域。

在這分神之際,賀重光被數頭魔物襲擊。

「媽的,就憑你這種魔物也想偷襲我?巧巧,你有道理,快退到一旁!讓我把這裡的魔軍解決掉。」賀重光的說話字字鏗鏘,亦為巧巧帶來無比安心,畢竟寰宇八劍算是她一生見過唯一能與

龍炎神生訣看齊的劍訣。

巧巧退到賀重光身後,魔軍依然瘋狂的衝向賀重光,但賀重光卻是不疾不除的閉上眼睛,唸起寰宇八劍的口訣:「灸炎極,華光萬丈,普照天地。」

賀重光緩緩遞起太極雙絕,突然大喝:「日之劍訣.日照無華!」寰宇八劍的日之劍訣是寰宇八劍中殺傷力最低的一式,但見太極雙絕形相的劍影組織成灼炎劍罡,一波接一波的朝著魔物大

軍湧去,正如口訣所言:華光萬丈,普照大地。

一式,足以把過萬魔軍殺得全軍盡墨。

沒有一頭魔物能在這一招中活下來,這才是賀重光的真正實力。

但寰宇八劍的厲害之處,在於串連式使用,就如神山劍道和龍炎神生訣一樣,巧巧天資好,也只能做到三式串連,但賀重光早已達成八式串連使用的境界,同時曾以八式串連對付過上古魔神

檮杌,而當時是在通天塔裡使用的,都險些把通天塔的結界給毀了(不同於天馬把傳送陣毀了,要是結界毀了賀重光將永遠走不出那無盡空虛的黑暗空間),可想而知寰宇八劍何等可怕。

一式破萬軍,八式滅蒼生,這就是寰宇八劍的寫照,亦是賀重光一直教導巧巧不要輕易使用的原因。

日之劍訣的劍勢延綿數里才完全消散,本來美麗的山林在眾人的摧殘下已經滿目瘡痍,昔日美景再不復存在。

賀重光解除風雲戰鎧,回家會合鐵忠、神山新和涼介等人。

「先整理一下現在的形勢吧,小白、小蝶、小雅受傷不能再戰,就留在家裡好好療傷,我已經通知了藍夢,她應該會很快就趕到;阿新、鐵忠、紅蓮,還能再戰吧?」賀重光問道。

「我已經完全回復了,再來幾多都通殺啊!」神山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說。

「內力回復了八成,再給我多一點時間就可以回復十足功力。」鐵忠憨笑說。

「總算學懂控制自己的狂暴力量了。」紅蓮嘆了口氣道。

「我的箭還多得很。」涼介托了托眼鏡說。

「我們還可以啊,剛才只是熱身罷了。」翔子主動提出,早紀亦在一旁附和:「對啊,剛才的魔物太不堪一擊了。」

「我要堅持到天馬回來。」巧巧言簡意賅,表示將會加入下一輪的戰團。

賀重光滿意的點點頭,同時點算著己方的人馬。

神山新、鐵忠、紅蓮、涼介、翔子、早紀、巧巧,加上自己一共八人,就憑七個人能敵得過大日荒尊嗎?

「對了,那很多頭的蛇被我轟死了。」鐵忠的提點,令賀重光笑得更燦爛了,畢竟少了八歧大蛇,他們可輕鬆多了。

「轟!」別墅突然受到重擊,開始搖晃起來,守護結界亦見缺口。

眾人自知不能再久留於別墅,立時趕出外面,在外守住別墅總比在內發呆來得實際。

「要來的……終於還是要來。老人家可吃不消的啊操你娘的大日荒尊。」賀重光鬆了鬆筋骨說。

「來吧!」鐵忠雙拳互相一打,神氣十足。

「真過份呢……都不讓人卿卿我我一下,啊……又快沒煙了。」神山新點起一根紅萬,抬起草薙劍望著山下的情況。

「老公~要是今天打嬴了,你晚上可得要好好跟我和早紀玩啊。」翔子嬌笑道,早紀補充一句:「是我們兩個一起來。」

「哈哈,老公滿足老婆天公地道,你們放心吧,肯定幹到你們叫救命!」神山新豪邁的笑著,早紀一拳敲在神山新後杓說:「在人前說髒話,你是要我們好好教育你對不對?」

「對不起啦老婆~來!不要生氣了~親親~」神山新吻向早紀,但早紀卻不反抗,乖乖的讓神山新親了親臉頰。

「我也要!」翔子淘氣的說,神山新擺出幸福的表情道:「當然少不了你啦翔子~」神山新親了親翔子的臉時,手亦不忘抓上翔子和早紀的胸部一把,看得眾人目瞪口呆。

「要不是大日荒尊不知何時出手的話,我深信我應該會第一個把這個他媽的混帳小子給砍了。」賀重光沒好氣的說,涼介補上一句:「哈哈,他能兇多久?晚上還不是像喪屍一樣?」

眾人聽罷都笑了笑,叫神山新有點想挖個洞把自己給埋了。

巧巧則是望著天空,她心裡惦記的人……天馬,到底何時才會回來?

在歡愉的氣氛下,天空突然被黑暗籠罩。

眾人都很清楚,這是來自大日荒尊的黑暗力量,但令天空變得像黑夜一樣……似乎有點誇張吧?

「這…就是大日荒尊的真正力量。」神山新突然認真起來,愁緒的臉容吐出帶點不安的煙霧。

眾人都開始感覺到自己的生命力正一點一滴被抽走,看來要是不盡快解決大日荒尊,只會死於黑暗領域底下。

黑暗領域把整座山頭都籠罩住,令那裡成為一個與世隔絕的地方。

但賀重光倒是對此甚為滿意,敵人竟然幫自己建立屏障,這倒讓他省下擔心戰鬥波及城市的問題。

面對黑暗,只有用光明對抗。

「大家合上眼睛,巧巧,你知道要用哪一招吧?」賀重光說罷,巧巧點了點頭。

賀重光和巧巧兩師徒同時唸起口訣:「瞎眼目,暗無天日,不見五指。」

剎那間,二人同時高舉手中的望舒和太極雙絕,往天空大喝:「光之劍訣——光耀眾生!」

二人同時向天空劈出一道無匹劍氣,光芒在剎那間照亮整個黑暗領域,甚至將黑暗領域破開,把大日荒尊的眼睛照得短暫失明。

光芒過後,眾人的眼睛雖感不適,但未致失明。

「好可怕的招式,竟然連黑暗領域都斬破了。」神山新驚訝道,賀重光笑了笑:「黑暗領域要斬破當然難了,但要是本體受創的話,自然會影響到釋放出的力量。剛才一式,把大日荒尊的眼

睛刺得短暫失明。而我們要應付的大日荒尊……其實一直就在那邊躲著。」賀重光話畢,大日荒尊閉著雙眼,手持白骨邪劍,散發著凌人氣勢慢慢走向眾人的方向:「劍宗宗主賀重光果然厲

害,但老頭就該留在家裡享享清福,不應該走出來打架啊。」

賀重光聽完只自冷冷一笑:「對比起你大日荒尊的萬歲高齡,我還年青得很。」

大日荒尊似乎受不了一次又一次失勢於賀重光,當下就憑感覺向眾人疾刺出自己引以為傲的劍訣「萬古冤仇殺」。

神山新、涼介和紅蓮當下就已經認得出這就是曾經令他們吃盡苦頭、一招敗陣的招式「恨怨無邊」,無數由怨靈和詭異綠火包圍的劍罡圍繞著的劍意刺向眾人,叫眾人不得不提起精神應對。

「高級冰系魔法.冰堡圍牆!」早紀手中魔法杖一敲地面,一道由冰所組成的圍牆把眾人包圍住,但「恨怨無邊」一式的劍意強橫無比,一下子就把冰牆破開了。

早紀的守勢失效,鐵忠補上!

「天地霸拳第九式.天地寂!」鐵忠的拳頭轟在地面,周遭所有一切都變得緩慢,無論是有形、無形都變得緩慢,就連人的反應都是。

正當大日荒尊意外的時候,鐵忠已經朝著大日荒尊轟出霸道拳勁。

天地寂一式的拳勁過於霸道,把大日荒尊的意識都轟得有點模糊,這亦為之後的攻勢奠定一個良好基礎。

反擊的時候終於來了。

鐵忠的拳頭驟起旋風,這是天地霸拳的第三式.狂飆卷!

狂飆卷造成的拳勁化成數道龍捲風,將「恨怨無邊」的劍意盡數轟散,大日荒尊先機失利!

「形勢逆轉了!你這壞人!」鐵忠大喝,天地寂帶來的效果未除,鐵忠就已經殺到大日荒尊面前。

「千嶽崩!」鐵忠跳到大日荒尊上空三尺位置,如山嶽般重的拳勁猛地狂轟大日荒尊的腦門,轟得大日荒尊頭痛欲裂。

天地寂的效果消散,大日荒尊強行以黑暗領域製成的力牆震開鐵忠,才能勉強回氣。

但鐵忠的攻勢可不止於此,被震上半空的鐵忠把握機會,轟出遠程拳招「震紅塵」!

紅芒直轟向大日荒尊腦門,大日荒尊滾地一避,避過霸道的拳勁。

就在鐵忠糾纏住大日荒尊的時候,眾人已經分散到不同位置,包圍大日荒尊。

「嘯——」一道箭矢如激光般穿過大日荒尊的大腿,這無疑是涼介的箭,但更重要的是能把大日荒尊的下半身暫時凝固成冰。

失明對於大日荒尊來說似乎影響甚大,竟然連涼介的箭都避不了。

要是對上十足狀態的大日荒尊,相信剛才鐵忠的千嶽崩不會轟得中,涼介的箭亦不會射得中。

「把握時間!他快恢復視力了!」賀重光暴喝一聲,其聲音雄渾有力,影響大日荒尊的聽力,造成耳鳴,為眾人爭取多一點機會。

失去視力,聽覺受阻,令大日荒尊失去了作戰必須的感官力。

「狂龍不悔!」紅蓮躍上半空,像飛龍一般,旋轉跳往半空中,快達最高點時,以重力加速度將凝聚內力於剎那間貫注於刀鋒垂直對著大日荒尊猛力一砍,揮出長達三十公尺多的驚人刀氣。

大日荒尊憑著觸覺感覺到上空有一強大壓力,但四方都是敵人,無從躲避,只好強行以白骨邪劍抵擋,但刀氣過度強大,雖然大日荒尊能勉強抵擋,但還被被刀氣所傷,俊美的臉龐留下一道

刀傷。

「全都給我滾!」大日荒尊再度以黑暗力牆震開紅蓮等人,但卻無阻神山新和翔子的合拍攻勢。

「滾?這才應該滾蛋!」神山新串連「一閃乾坤」和「乾坤巽風」兩式,兩招皆以快為主,既疾且銳,硬是破開黑暗力牆,刺中大日荒尊的肩胛。

神山新得手後立時抽出草薙劍,他很清楚嘗到甜頭還貪得無厭只會落得被對手殺掉的結果,所以並不敢久留於大日荒尊身邊。果然,當下神山新抽走了草薙劍後,大日荒尊變得更狂亂了。

以往優雅、長期佔上風的大日荒尊何曾試過被人壓制得如斯慘烈?雖說大日荒尊今回也是犯上輕敵的錯誤,但他亦低估了眾人的進步能力。神山新、涼介、紅蓮等人已經今非昔比,即使是放

到魔界和天界,也會是赫赫有名的強者,所以大日荒尊會被打得那麼慘,絕不止因為輕敵,亦因為對手強大了。

「仇深血海!」招如其名,劍意凶悍非常,直撲向收招的神山新。

翔子不作思慮,女神之刃挺槍一刺,使出「以疾破猛」。

翔子和女神之刃勢如破竹,將白骨邪劍的劍意劃破,大日荒尊自知已經來不及用白骨邪劍擋住,只好空手入白刃,以手掌接住女神之刃槍頭。

「嘿!」翔子穩住下盤,借力一拋,將大日荒尊拋上半空。

早已經著地的鐵忠又來了,但見鐵忠雙拳互相一轟,使出日月變,陰陽兩個分身分別使出火雨蓋和蒼茫冷,一下子把大日荒尊轟個體無完膚,但更叫大日荒尊痛苦的是,今回鐵忠是完全豁出

去的了,連本尊都轟出一式震紅塵,連環三式天地霸拳開始叫大日荒尊有點吃不消,胸骨、肩胛骨的碎裂叫大日荒尊猛吐鮮血,鐵忠得手後立時退開,讓下一個接力。

早紀閉上雙眼,輕輕一說:「高級火系魔法.天降火鳳!」法杖上的魔法石頓時亮起紅芒,一個火紅色魔法陣出現於大日荒尊上空,一道火鳳猛地擊在大日荒尊身上。

「很熱吧?我讓你先冷靜一下吧!」涼介將箭筒的箭全都抽出,以玄冰之力凝成一枝巨形冰箭,天鹿弓猛地一拉,冰箭立時化成一道藍芒暴射而出。

箭矢穿過大日荒尊的身軀,大日荒尊跪了在地,然後倒在地上。

眾人這種有默契性的互補攻勢,叫大日荒尊連還擊的機會都沒有。

然而,就在眾人以為終於戰勝的時候,大日荒尊慢慢站起來,但卻像地獄中的魔神一樣,身體燃起綠火。

這與神山新的純陽之炎不同,神山新那一種是以自己的生命燃燒;而大日荒尊那一種是以怨念燃燒的地獄鬼火。

「媽的!竟然這樣也打不死他!要快了,他動怒了!」賀重光繼續在旁指揮,雖然他一直沒出手,但卻是等待著一個機會。

就像獵人一樣,需要捕捉一個僅有的機會……一擊必殺。

「上!!!」紅蓮、神山新、鐵忠、翔子、巧巧五人同時以近戰攻擊,早紀和涼介則是遠程輔助。

但一切……都已經太遲了。

大日荒尊張開眼睛,視力已經漸漸回復,一片血紅的雙眼叫大日荒尊變得更可怕詭異,叫人不寒而慄。

「你們今日全都要死!!!」大日荒尊將黑暗力牆完全釋放,一下子把眾人全都給震開,就連賀重光亦逃不過這個命運。

大日荒尊高舉白骨邪劍,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然後在半空畫出一個圓環……

「什麼!?」眾人當場錯愕,他們可沒想到大日荒尊也能召喚戰鎧,而且還是加藤鷹的——魔神戰鎧。

「沒有人能走得到,我要這個日本的人都和你們一起陪葬!!!」大日荒尊將黑暗領域展開,今回可是完全把日本都籠罩住了,以大日荒尊為中心開始,身邊所有土地、人、水份、樹木都漸

漸化成碎粒,吸向大日荒尊。

「有幸見識到萬古冤仇殺的殺招,你們倒算幸運啊!仇.無.盡!」大日荒尊突然快速升上半空,白骨邪劍往地面一擲,立時倒插在地,以白骨邪劍為中點,無數血色劍罡、綠火怨靈劍意往

眾人撲去。

紅蓮是最接近白骨邪劍的一個,雖然紅蓮已經豁盡所能,以狂龍八斬法應對,但還是被劍罡、劍意所傷,紅蓮黑血一吐,整個人跪在地上,連戰鎧都自動解除。

這些劍罡、劍意都極其詭異,不論以魔法、劍氣、拳勁還是刀罡都不能破開,鐵忠、翔子、神山新、早紀、涼介一個接一個被「仇無盡」所敗,只有神山新還在強行硬撐,但鳳凰戰鎧早已經

支持不住而自動解除了。

對著這種戰果,巧巧並不意外,反而是站在賀重光身旁,準備為那個「時機」而出手。

現在,是時候了。

「徐緩慢,一日三秋,度日如年。」巧巧唸起口訣,賀重光亦開始唸起口訣:「終停止,守株待兔,不動如山。」

「電之劍訣——電閃雷轟!」

「風之劍訣——風行萬里!」

巧巧和賀重光同時分別打出寰宇八劍中的其中兩式,巧巧的「電閃雷轟」以快為主,率先刺向尚在半空的大日荒尊。

大日荒尊雖想回擊,但卻發現自己的行動被「電閃雷轟」一招的奇效所克制,就像被鐵忠的天地寂打中時一樣,行動慢了許多,反觀巧巧卻快若迅雷。

引發天雷的一劍擊中了大日荒尊,大日荒尊雖然受創,但還是強行握著望舒,然後以掌代劍,打出「仇雲慘霧」,一道血霧黑氣從大日荒尊的雙手湧現,同時擊中巧巧小腹,將巧巧打得飛到

地面去。

巧巧為賀重光創造出一個機會,令大日荒尊中門大開,滿身破綻,賀重光絕不會放過這機會,太極雙絕緊緊刺在大日荒尊胸口,「風行萬里」一式所造成的罡風將大日荒尊帶得遠離戰場。

「大日荒尊!你的力量為禍世界,把你留在人世只會令更多人受傷甚至死亡!你就他媽的給我——死吧!!!」賀重光咆哮著的同時,太極雙絕刺得更深,但相對地賀重光太接近黑暗領域的

中心,也就是大日荒尊,所以身體化成碎片被吸走的情況也更見嚴重。

「吔!!!」賀重光繼續咆哮,大日荒尊不斷痛呼,身上的鬼火燒得更盛,將賀重光震飛。

用上全力的一招,竟然還不能把大日荒尊給殺了,反倒是自己被他震得飛開了……賀重光心裡邊想著,邊感覺得身體輕得要緊,剛才一招用上過多內力了,現在意識都有點昏沈。

賀重光最後一眼見到的人,是一個沒了右眼的女人——葉小蝶。

「師父,我回來幫你們了。」葉小蝶抱著昏去的賀重光,把賀重光放置到別墅的沙發上,眾人剛才只是苦苦以兵器支撐著身體,現在見到多一個強援,總算放鬆一點,登時全都坐在地上。

大日荒尊慢慢一步一步走向眾人的方向,神山新和鐵忠是回氣回得最快的兩個,回復五成功力的他們,眼見大日荒尊雖受重創,但仍然充滿壓逼感,就不自覺與葉小蝶並列在一起。

「翔子、早紀,你們先和涼介他們回屋內休息吧,這裡有我們撐著。」神山新點起最後一根紅萬說,翔子以女神之刃撐住身體道:「我不要!要是阿新你死了怎麼辦?」

「不要任性!你們先回去!」神山新突然語氣變得嚴厲,翔子只好低頭扶著身邊倒下的人,回到屋內。

現場,就只剩下葉小蝶、神山新和鐵忠。

「哈哈哈哈……你們所謂的正義,也敵不過我,還說什麼要保護這個世界?絕望吧,你們這些微不足道的人類。」插著太極雙絕於胸口的大日荒尊慢慢走向神山新那邊,並取回白骨邪劍。

「連老頭的太極雙絕也……」神山新開始絕望了,賀重光實力勝過在場任何人,都不敵於大日荒尊,而且還連神器都失去了……

大日荒尊將太極雙絕拔了出來,用力一握,太極雙絕立時失去應有的光彩,被握得碎開。

「連三宗六門的劍宗宗主都不是我對手!哈哈哈!你們就迎接美好的絕望吧!」大日荒尊狂笑間,鐵忠、神山新和葉小蝶的最後殺招已經殺到。

「十方俱滅!!!」神山新燃起純陽之炎,以草薙劍使出神山劍道最後一式,破壞力最強的「十方俱滅」,這招已經超脫了劍氣、劍勁、劍罡和劍意的階段,而是強得像龍炎那種一樣,是純

粹破壞的力量,但神山新這一擊比起天馬當日於訂婚宴所用的一劍更可怕,因為「十方俱滅」一式,就是追求毀滅的一式。

神山新一劍得手,砍中大日荒尊,魔神戰鎧立時出現一道劍痕,同時黑暗領域亦出現一個缺口,開始漸漸崩潰。

但神山新的殺招,豈止如此程度?

剛才那一劍,將魔神戰鎧,強行斬毀了。

換言之,魔神戰鎧,從今以後沒有任何人再有可能召喚到、接觸到。

「冤無窮!」大日荒尊雖然失去魔神戰鎧,但本身的戰力亦是頂級的,自有反撲之力,即使黑暗領域和自身的力量開始崩潰,但要解決神山新三人亦是綽綽有餘。

白骨邪劍揮出連綿不絕的劍意,就像招名「冤無窮」一樣,將神山新刺個千瘡百孔,神山新頓時昏倒在地。

「老公!」早紀和翔子同時叫了出來,但自己卻什麼也做不了……

「王.八.蛋!」鐵忠已經陷入瘋狂狀態了,他實在怕得要緊,要是今日不殺大日荒尊,他日世界必被大日荒尊所亡。

「星宿滅!」鐵忠的拳頭引出的強大吸力,並不能把大日荒尊吸去,但白骨邪劍畢竟只是普通魔劍,自然會被強大吸力所引。

「毀了這劍!等同先斷你一臂!」鐵忠全力轟出一擊「天地寂」,霸道拳勁,把白骨邪劍逐步轟得出現裂紋。

「不——」白骨邪劍是大日荒尊的愛劍,現在愛劍快被轟爆,大日荒尊自然慌亂。

「你死期到了!」葉小蝶緊握玉衡劍,使出「孤蝶六劍訣.名動山河」,刺出一道巨大劍影,就像一柄巨形玉衡劍刺中大日荒尊似的,大日荒尊急忙以雙手夾著劍影,但還是被玉衡劍所傷。

「給我滾!」大日荒尊隨便一掌就已經勁道十足,把本來已經重傷的葉小蝶轟得飛往別墅,要不是葉雅來得及在窗戶以法筆祭出一個泡沫接住葉小蝶,恐怕葉小蝶已經肝腦塗地。

「還我劍來!」大日荒尊以掌代劍,使出「冤絕人寰」,但論拳肉搏的話,看來大日荒尊還不及鐵忠的霸道,鐵忠的身體燃起一道藍色火焰,那是屬於他的生命之火。

換言之……那一招,要出來了!

「天地霸拳.第十式!!!!」鐵忠的起手式很單純,就只是仰天一舉而已,但卻令天地風雲變色,地動山搖。

「唯.我.獨.尊!!!!!」鐵忠的拳甫接觸到大日荒尊的掌,無匹的純粹破壞力量就已經把大日荒尊的右臂給轟斷,強大的拳勁就連白骨邪劍也受不住,變成粉末。

大日荒尊被鐵忠轟得吐血彈飛到天上,被一隻強而有力的手捉住,鐵忠見到來人,才放心的微笑:「你……終於來了……」

說罷,過度虛耗,令鐵忠倒在地上。

大日荒尊在半空中痛苦掙扎著,剛才與賀重光等人一戰他已經覺得非常要命,但現在捉住他的人,卻是比賀重光等人更麻煩的——天馬!!!

飛在半空的天馬用力地將大日荒尊拋到山腳,然後降落到別墅外,扶起神山新和鐵忠進入別墅內。

「天馬…」巧巧痛苦的望著天馬,剛才一戰她受的傷很重。

「什麼都不用說,我不應該對你發脾氣,那是我的錯。」天馬輕撫一下巧巧的秀髮,臉上滿是溫柔的目光。

「大家辛苦了,我回來接手這個爛攤子吧。」天馬點起一根Peace說,此時神山新恢復意識,見到天馬立時高興的說:「你終於回來了!」

「對啊,我一回來他就注定要死了。」天馬冷冷的說,眾人把充滿希望的目光投放在天馬身上,天馬慢慢走出別墅,此時大日荒尊已經回歸了,滿身創傷的大日荒尊看上去更見可怕。

「去你媽的大日荒尊,敢對我老婆和朋友動手?你他媽的不可能再過到今天!」天馬突然雙眼大放精光,此時龍炎和天叢雲劍已經緊握於天馬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