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對我老婆和朋友動手?你他媽的不可能再過到今天!》

大日荒尊詭異的笑容,燃起天馬心底的憤怒。

「終於有一點逆天的感覺了……果然啊…能讓我怕的,就只有逆天那傢伙。」大日荒尊笑著說,天馬龍化起雙臂和展出光翼,慢慢走近大日荒尊。

「告訴我,到底別西卜在哪裡?」天馬冷冷的說,千秋的死已經讓他怒火中燒,現在大日荒尊把他身邊所有的人都打成重傷,就連賀重光都被大日荒尊打至昏迷,這更令天馬燃起心中那道可怕的怒火。

大日荒尊聽到天馬的說話只是淡淡一笑:「三神官的計劃……我怎可能告訴你?那娃兒的死是命運的決定,與我們七原罪無關。醒醒吧,到底作為審判者的你,那該死的覺悟去哪了?」





「審判者嗎…?命運嗎?」天馬碎碎唸,然後又說:「那就對了,命運,讓我回來這裡。然後……他媽的好好審判你!」

聽到天馬最後一句說話,大日荒尊的臉色一變,這是他人生頭一回有這種感覺,接下來發生的事將不是被打至沉睡那麼簡單,而是真真正正的死亡。

「七原罪,驕傲即將除名——」天馬說罷,手中龍炎猛地一揮,又是那種純粹的破壞力量,大日荒尊已經失去白骨邪劍,可不敢硬接,只好再度展開黑暗領域。

可惜……在龍炎面前,黑暗領域只有被斬破的份兒。

先後被神山新和天馬斬破黑暗領域的大日荒尊已經走到末路,內傷之重亦無以復加,天馬的出現只是加速大日荒尊的死亡而已。





「媽的!就跟你拼了!」大日荒尊拼出最後全力,使出「萬古冤仇殺」的終極一式——「殺無赦」,一道黑暗旋風把天馬和大日荒尊自己包裹住,巧巧見狀立時撲出去大喊:「天馬!!!」

神山新把巧巧拉住,然後點了點頭道:「信任天馬吧,他可不是那麼容易死的男人。」

殺無赦這招的可怕之處,就是大日荒尊釋放出一個黑暗空間,把自己和敵人包裹住,然後不斷壓縮,直到雙方同時逼爆為止,這是同歸於盡的一招,過往大日荒尊自恃能轉生,所以曾以這招敗過別西卜。

但現在,他遇上的是上古龍神逆天的轉生——如月天馬。

在黑暗空間不斷壓縮之時,突然傳來一聲驚天動地的龍吟,龍炎的劍身劃破了黑暗空間,大日荒尊的「殺無赦」,第一次被人破了!





天馬從黑暗空間跳出,同時揪著大日荒尊的頭顱按在地面上。

「不…不要殺我…」大日荒尊第一次求饒,但對天馬來說,他沒有放過大日荒尊的理由。

但見天馬高舉龍炎,倒插在大日荒尊心臟處,大日荒尊立時痛呼起來,龍炎亦大放彩芒,就如當日吸收天馬的力量時一樣,但現在是逐步把大日荒尊吞噬,直到大日荒尊完全被龍炎吃掉。

龍炎的劍身越來越大,就連天馬也略見有點控制不了。

直到最後,整柄龍炎變成一座巨塔一樣立於別墅外的荒地(原來的草地)上,劍身大放彩光,握著劍柄的天馬就如螞蟻一樣,顯得特別細小。

「你他媽的給我安份一點!」天馬暴喝一聲,把龍炎的力量壓制下去,龍炎亦漸漸變回原來的五尺大小。

天馬收回天叢雲劍和龍炎後,望著眼前這個地方,已經沒有昔日風光如畫的光景,只是被破壞成一片荒地。

如今還算是屹立著的,就只有他們買下的那間別墅。





但既然沒有漂亮的風景,那就算保持了那個所謂的家,也沒有任何意思了。

不過最重要的還是愛人、朋友們沒事,天馬想到這裡,不期然笑了一笑。

此時姍姍來遲的藍夢終於趕到,望著滿目瘡痍的地方,藍夢有點感到害怕。

剛才……剛才這裡發生過什麼戰爭了嗎?

但很快藍夢就收回這種多餘的念頭,畢竟她的任務,是救人。

天馬帶著藍夢進入屋內,藍夢見到所有人都半死不活的躺在沙發和地上,甚至連劍宗宗主賀重光也受了重創,沒由來一陣苦笑:「到底是什麼人能把你們弄成這樣啊…?」

神山新笑了笑道:「哈,一個力量足以輕易摧毀世界的人,但可惜他從今以後都不能再作惡了,他已經死在天馬手上。」





藍夢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然後又開始進行治療工作。

這場戰役,在大日荒尊的死而結束,總算告一段落。

在一個由黑白兩色組成的空間裡,三神官用水晶球望著整場戰役的發生,沒由來一陣氣憤。

「竟然連驕傲那傢伙也給殺了!這些人類把我們的計劃打斷了!」光祖怒吼道,但冷靜的光琳卻有另類看法:「七原罪本來就只是我們的棋子,即使死了也沒什麼大不了。反倒是我覺得驕傲死得很有意義。」

「為什麼?」光祖有點不明白。

早已經捉到光琳思路的光瞬補充道:「第一,可以透過驕傲,弄清楚這群人的實力。現在我倒也有個底了。另一點就是……驕傲的怨念和他的魔軍,都已經處於血海裡了。」

水晶球裡的畫面變成一個血海,在血海裡可以見到含恨而死的大日荒尊正漂泊著。

「血海的力量開始強了,距離絕望計劃尚有半年,很快…很快就可以把這個世界回歸原點,然後重現我們那個自由自在的世界!」光瞬興奮的說,雖然大日荒尊是死了,但似乎一切都仍在三神官的計劃裡……





到底天馬一生還要面對多少個危機?平凡……是否真的已經離他而去?

但不管如何,

天馬就是天馬。

只要他還剩一口氣,他依然會保護這個世界,成為這個絕望都市中最後的希望曙光。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