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倩女幽魂》

大日荒尊一戰後,赤城家、神武家都分別調派了五百人到別墅山頭進行重建工作,由於別墅經此巨戰後,受到一定程度的破壞,所以天馬索性把別墅重建擴張,建成一座屬於他們的大宅。

大宅由數座三層高的別墅所組成,佔地極廣,但距離城市依然有一段時間,所以亦算是一個世外桃源。

藍家門亦派了幾個門生進行治療工作,畢竟眾人與大日荒尊一戰受創不輕,故此由藍家門人肩負起療傷工作。

至於復仇一事,天馬亦只好暫時放下。





葉雅知道天馬與千秋的關係不淺,既然千秋的死令死馬打擊如斯大,那就施一點小法術,讓他看到千秋。

但想不到,天馬、巧巧的修為早已經能看到靈體,這令葉雅更是感到傷感,明知道千秋死了,但又偏偏見到、觸不到,真諷刺。

想到這裡,葉雅又再哇哇的哭起來,嚇得紅蓮馬上安撫道:「又哭什麼啦?整天都在哭?又痛了嗎?」

然而,葉雅卻不是因為肉體的痛楚而哭,而是心靈上感到傷感。

千秋的靈魂徘徊在門口暗自啜泣。巧巧嘆了口氣,陪著千秋走下樓來。她也很同情千秋的遭遇,可是她能做的……好像不多啊。





想不到在這個看似平凡的時代中,依然有魔物四處流竄著,而且為害的情形居然還那麼嚴重。巧巧有點感慨,不管在何時,這騷動好像都沒有停止的一天。就好像是當初那……

奇怪!怎麼想不起來呢,巧巧覺得納悶。自己又不是一般人,記憶沒有遺忘的可能才對。那怎會有這個感覺?

巧巧搖了下頭,可是依然想不起任何事。她不喜歡這感覺,可是又無可奈何。

天馬坐在沙發上,情況比趴在樓上的神山新和涼介等人好很多。畢竟他底子太雄厚,大日荒尊那一戰雖然也叫他消耗了不少元氣,但調息一下就能回復過來。

「千秋……」天馬愁眉深鎖的吸著手中那根萬事發,現在生氣也沒有用,事情已經告了一個段落,最重要的的是該如何善後,千秋又該何去何從。這也是現在讓幾人大為傷腦筋的問題。





千秋的情況比較特殊,以正常的情況來說,讓千秋再入輪迴對她而言是最好的決定。不然她一輩子就只能當個無形無體的孤魂野鬼,一直的孤獨飄零下去。

可是神武孝造不管說什麼就是不放棄他這個好不容易再相逢的孫女兒。連千秋本人也不願跟隨賀重光的人到仙境用特別方法進入輪迴之道,只見千秋眼光大部分都停留在天馬身上。眾人當然知道千秋的心思。

巧巧知道自己的老公桃花運強到難以置信的地步,對於這件事到也不大驚小怪。現在她反而比較同情千秋。

如果千秋真的決定留在天馬身邊。那她要面對的,將是明知道所愛的人在身邊,可是自己卻連摸也摸不到他。只能舉無止境的看著他和別的女人親匿,自己得要永遠的忍受著那孤獨感。

這對千秋而言,反倒成了不幸了。不過天馬現在只想回房間睡覺去,全都沒想到幾個女人之間在流轉的心思。

一夜過去。

大清早的,眾人還在房間內呼呼大睡,天馬等人也睡的正熟時。只有千秋獨自坐在庭院裡對著天空發呆。

不是她不想睡,而是她一點倦意都沒有。或許該說,她的身體已經沒有任何感覺了。因為她的肉體已經不存在,怎會有感覺?也許,她真的該選擇離開這塵世吧。





只是她捨不得與自己一起長大的好姐妹、那個語氣嚴厲但其實很疼愛她的頑固爺爺、甚至是……自己所愛的人。這一切的一切都是讓千秋所掛念的。

不過如今。以往最讓千秋感到幸福的人、事、物,現在卻是她心中的最痛苦的來源。

傳說中。鬼魂在陽光的照射下會魂飛魄散,型神俱滅。可是千秋打從第一抹曙光出現開始,她所期望的毀滅卻沒有來到。

陽光穿透她那半透明的身體,灑落在她身後。原本該有的影子,現在已經不再出現了。千秋想哭,可是就連半滴眼淚也流不出來。這些事全都落入了巧巧的眼裡。

巧巧靜靜的跟在千秋身後已經一整晚了,都沒讓她發現到。只是現在巧巧躊躇著腳步,有件事她不知該不該上前和千秋說。最後巧巧還是踏步向前,因為她不想再看到千秋這麼傷心的樣子。

在巧巧的記憶裡。目前只有一個方法能解決千秋的事,且讓她獲得新生。只是……用了這方法後,千秋的未來將變得無法預測。

巧巧嘆了口氣後,舉步向前。





天馬縮在被窩裡睡的正香甜,可是這時卻有人伸手搖著他。不過天馬理都不理,這些天他已經打得太累了,除非他睡飽,不然誰都別想叫他起床。

床邊之人試了幾次都不見回應後,也就沒有動作了。本來天馬以為自己這樣就能安安心心的睡下去,可是他放心的太早了點。突來的巨力將天馬踹下床去。就在天馬整個身體差點就要撞上牆時,天馬趕快清醒過來,翻身穩住。

只見巧巧用種很不雅的姿勢,大刺刺的舉著玉腿,完全不顧裙下春光外洩。顯然剛剛那下就是出自於我們巧巧姐玉腿的傑作。

「巧巧!你瘋了啊。」天馬有點火。巧巧叫人的舉動太過分了點吧。

「沒!只是很想扁你而已。」巧巧收回玉腿,理了下長裙。口氣漫不經心的說著。

「又怎麼了?」天馬聽的是一頭霧水,他最近有做了什麼讓巧巧不開心的事嗎?

巧巧也懶得和天馬解釋,直接用心靈交流的方法把千秋的事全塞到天馬的腦袋裡。打從天馬與巧巧交合後,不知是天馬體質的問題,還是二人的修為已經到達一個新境界,現在二人已經可以透過心靈交流互相溝通。

天馬消化完巧巧傳遞過來的消息後,垂頭喪氣的坐在床上。他沒想到千秋雖然已經被解救,可是伴隨而來的,卻是更多的痛苦與辛酸。





「現在你能做的只有三件事。」巧巧對著天馬比出手指頭。

「第一,將千秋交給葉家的人渡化,然後讓她帶著悔恨與痛苦離開這人世。」

「不行!」天馬猛搖頭。先不說神武孝造和一票姊妹會不會答應,就連天馬自己也過不了自己這關。這整件事的起因在他,真的這麼讓千秋走了。別說他往後不敢面對神武孝造,連他自己也會因為這事而痛恨自己一輩子。

「第二。」巧巧比出第二根手指說:「讓千秋就這樣停留在人世,永遠的承受孤獨與飄零之苦。別忘了靈體是沒有壽命的,這表示千秋要獨自的在這世上徘徊,直到永遠永遠。」

「這更不可以!」天馬懊惱得很。現在叫千秋走也不是,留也不對,究竟他該怎麼做才好……

「那第三條路呢?你會跟我說,想必心中已經有了解決的辦法了吧。」

「有是有,可是我盡量不想去用到這方法。」





「別婆婆媽媽的,有話就說啦!」天馬為了千秋的事已經煩心了一段時間,他可受不了巧巧再賣關子。

巧巧有點吞吞吐吐的說:「就是讓千秋轉生成為……天界仙人。」

「什麼!」天馬嚇得從床上跳了起來。

在客廳裡,眾人都已經起床且一臉沉重的坐在沙發上。他們已經聽說了千秋的事,同樣也沒想到事情要演變成這樣。

巧巧也是坐在一旁,天馬則是在客廳中來回走著。巧巧則是拉著千秋,向他們解說了千秋的唯一去路。

「轉生之後。是不是能再保有原來的面貌與記憶,這我並不給你們一個正確的答案。不過至少,千秋不必以靈體的樣子漂泊在這世上。」

「老婆,你確定你的想法能成功嗎?」天馬很慎重的問,這種事是不能說笑的。

巧巧脫口回答:「以前有過一個這樣的案例,是由人類的靈魂經過龍炎而轉生成功的。」

只是回答之後,巧巧怎樣都想不起來那人是誰,賀重光察覺到巧巧神色有異,心跳突然加速,他可不希望「那件事」在這時候曝光。

千秋也在這時表達出自己堅定的意願。無論如何,她都想試一試。

「那我該怎做。」天馬嘆了口氣,看來是勢在必行了。

「我不知道!」巧巧回答得很乾脆,不過天馬聽了差點昏倒。媽的!搞了半天,結果不知道怎麼做。

「我想,有人該知道怎麼做。」天馬望著賀重光。

「老頭你應該知道吧?不然巧巧怎會知道?」天馬已經沒辦法了,只能求賀重光意見,他活了五百年,相信應該會知道什麼的。

「由靈魂經由龍炎轉生成天界仙人的案例,以前是成功過沒錯。不過最主要的,還是要看該靈魂本身的意志力。不然就是等上千百年,也無法轉換成功。」

「那你說的那個案例,花了多久才轉換成功的。」

「二十年!」賀重光很乾脆的回答。天馬聽了差點昏過去,這太久了吧。

「不過那人的情況比較特殊,一般人類的靈魂大概沒這麼久。可是被轉換的靈魂會遺忘過去的一切,轉生成一個完全的新的生命體。就像是張白紙一樣。」

「有辦法恢復記憶嗎?」

「照理說,在靈魂內心深處的烙印是無法抹滅的。但是否能再重新記起,就要看她自己了。加上這是第一次由人類進行轉生,會發生什麼結果,我無法給你個確定的答案,你自己決定吧。不過生命自有它的輪迴過程,我勸你還是不要強行插手。」

天馬想了一下,這事可不能交由他自己決定,還得看千秋本人的意願。眾人聽完賀重光的話之後大傷腦筋,這三條路都不好走啊。

最後所有人都望向千秋。千秋的人生只有她自己能決定,別人無從插手。所以大家都不開口,以免讓自己的話語左右了千秋的決定。既然走也不是,留也不對。千秋想來想去,決定依照賀重光告訴她的去做。雖然不知結果會如何,但總算是個機會。

當千秋說出她的決定時,大家只是漠然不語。這個決定沒有人能說是對是錯,只有交給時間來驗證一切吧。

天馬給了千秋一個禮拜考慮。這幾天內,千秋能去好好想一想自己的決定。也能到處去看一看所熟悉的人事物。一旦進入轉生,千秋將與外界完全隔絕。而且轉生後,千秋也可能失去過往的記憶。算是千秋最後一個追念人世的機會吧。

看著千秋飄在神武孝造身後離開的背影,天馬懷疑自己是不是又做錯了。自己對於千秋並沒有更進一步的感情在,那為何自己還要給她這個希望?就算千秋真的轉生成功了,自己又該如何對待她呢?

天馬突然好想逃避這一切。只是在看到旁邊緊緊抱著自己雙手的巧巧時,天馬知道自己什麼地方都去不了。這是他無可逃避的責任,身為一個男人所該負起的責任。

進門前,天馬隨手拿起閃雷放在房門口的早報。也不知是誰教它的,不過閃雷每天早上都會將送到山腳下的早報、食材這些東西咬上來。

在客廳裡,天馬一翻開報紙後,差點口吐白沫暈過去。報紙隨便一扔在沙發上後,又悶聲的蹲坐在沙發上。還有一件讓他傷腦筋的事還沒解決。

巧巧好奇的接過報紙一看。內頁是張照片,是天馬給予大日荒尊最後一擊時的畫面。照片中半龍化過後的天馬雙翼大振,右爪的龍炎刺向大日荒尊的胸膛上。氣勢威風凜凜,宛如天神將世。

「哇──!」巧巧發出讚歎聲,這張照片的角度取得太好了。除了面孔因為高度拍得很模糊外,其他方面都很完美。尤其是那隨著暴風狂飆的長髮,熟一點的人一看就能認出來天馬這明顯的特徵。

報紙上寫著「不明生物大鬧東京市郊」的大標題,整張報紙內都是在討論這事。

雖然有專家學者認為是因為暴風雨加上雷電產生出不同時代同磁場的影像,可是目擊者太多,加上許多照片和影片。所以這種說法沒多少人相信。這是叫天馬十分不滿的,媽的,早知道就不貪圖方便只用翅膀飛往現場,現在可好,原來一路引來不少目擊者。

接著當天的新聞報導也出現了許多關於這些生物的消息,並請了許多人上電視訪問。其中包括學者和目擊的民眾等等,事情可以說是鬧得滿城風雨。

「唉啊啊!天馬,你現在可出名了。」神山新拿著報紙走到天馬的屋內,上面滿滿都是有關於不明生物的消息。當事人的天馬倒也沒什麼反應,只是隨便望了一眼。

「大不到時回仙境隱居好了。」天馬淡淡的說。所謂紙包不住火,天底下沒有遠遠的秘密,天馬是該及早為自己和家人準備條退路。

不過算了,目前自己還是少出現為妙,等風聲過去再說。只要自己不出現,他們自然也沒有搞頭玩下去。這是天馬的結論。

「那千秋怎樣,她還好吧?」神山新突然問起。這幾天有巧巧和賀重光跟著她,應該出不了什麼意外才對。

「還好,看起來冷靜多了。只是整天對著自己的身體發呆,我看了叫人有點不忍心。」天馬一臉愁容的搶過神山新衣袋中的紅萬,點起來,深深的吸了一口。

「難道就沒有復活的方法嗎?三宗六門涉獵的範疇眾多,不可能只是轉生吧?」神山新也點起一根紅萬說。

「我有問過了。」天馬只是苦笑:「可是千秋的肉身已是生機盡絕,沒有還陽的可能。」這是天馬向藍夢問的。最近幾天他也是一直在嘗試著找出更好的辦法,只是一無所獲。

「那只好照著千秋的意願,將她的肉身以龍炎火化了。」天馬很無奈,不知千秋能不能承受這打擊。看著自己的身體在自己的眼前化為一堆灰燼,那滋味可不好受。

「不過……阿新,你真的認同讓千秋進行轉生嗎?」天馬想聽聽神山新的心裡話。

「說實在的,我不知道。這幾天我好好的想了一下,依然不知道什麼結局對千秋而言才是最好的。也許只有她自己能決定吧。」神山新無力的抽了一口煙,唉,離別總是叫他心裡有點悲傷。

「如果我們一開始就在奈落村被大日荒尊給殺了,今天也就不會發生這麼多事情。」天馬自嘲的笑著。

「別傻了。既然事實已無法改變,再想那麼多也沒用,還不如想想往後的日子吧。現在你的名聲可以說是遠揚海外,相信金勳、七原罪和三神官也將你視為眼中釘。兄弟,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

「和以前一樣吧…每天陪陪老婆,然後無所事事的混吃等死。」天馬本來就是隨心所欲的人,人生也沒什麼高遠的目標。以靜制動是他能想出來最好的辦法,畢竟雙方都處在暗處,誰都無法掌握住對方的舉動。

「金勳的人可不會讓你好吃好睡的。」神山新也知道他這兄弟懶到什麼地步。就算擁有一身非凡的力量,天馬還是會把它丟在一旁閒閒的過自己想要的生活。既沒野心也沒壯志,老天爺會讓這樣的一個人獲得無與倫比的力量還真是愛開玩笑。

「來就讓他來吧!不過到時,我可是不知道什麼叫做手下留情的。」金勳的所作所為已讓天馬看不下去。就算金勳不來找自己的麻煩,自己總有一天也要對上他們的。

可能就如同大日荒尊所說的,這是逆天與七原罪的宿命之戰。既然金勳與七原罪已經合作,那自己和金勳的衝突亦是無可避免的。何況七原罪現已有一個原罪隕歿,那將來與七原罪、三神官的戰爭可能只會更激烈。

「明天我會將千秋的肉身送到火葬場火化。天馬,你也來吧。」神武孝造突然出現。

「怎這麼快!」天馬很訝異。

「是千秋自己決定的。她說既然人已死,那就早點將肉體火化好了,免得徒增傷感。」

「嗯!我會到的。」天馬點了點頭。千秋的事天馬有著無可避免的責任,如果不是他,事情也不會搞成這樣。雖然這並非天馬所願,但在他心底總是個陰影。

也許自己該早早到仙境隱居去吧。

天馬會這麼想也不是沒原因的。說真的,最近發生的許多事都讓他起了離​​世的念頭。

如果自己不在了,這世界又會恢復原來的樣子吧。天馬自從覺醒逆天的力量後就一直風波不斷,所以直覺上以為事情都是自己引起的。只要自己不在,不就沒那麼多問題了。

但……真的有那麼簡單嗎?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