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禮》

今天,是千秋的喪禮。

天馬沒讓任何人跟來,自己往約定好的地點去。那是在殯儀館小小的一個角落,裡面設了個簡單的靈堂。而停放的,則是千秋即將焚化的遺體。

由於死者的意願,所以喪禮極為簡約。除了幾個親朋好友外,就沒有人到場了。在場只有天馬、巧巧、神山新夫婦三人、賀重光、神武孝造、中村綾音和前田舞在。至於三大家族的人並沒有來致意,畢竟其實一直以來大家都呈對立的態度,所以就算來也只會予人一種贈慶的感覺。

中村綾音和前田舞泛著淚光,眼光還紅通通的,正跪在一旁給千秋燒冥金。天馬上完香後拉著神武孝造走到門外去:「你沒和她們說千秋的事嗎?」





「你教我,我該怎麼說?」神武孝造無奈的舉起手。

「何況以千秋現在的情形,說給她們聽也是突增傷心罷了。這也是千秋最不希望見到的事。天馬,你想一想吧,我是千秋的爺爺,我也想千秋好好的離去,不要再留在世上。要是搞我綾音和小舞再傷心一點,千秋可能會不捨得的,你想看到這樣的結果嗎?」神武孝造把他的想法說了出來。天馬聽完覺得也對,便不在多言了。

這時一台黑色轎車停在門口,下車的幾人中天馬只認識一個管家,神武孝造趕忙迎了上去。在這些人經過時,天馬禮貌性的點了點頭,然後又繞到一邊去。那裡,千秋正在一個人發呆中。

比起上次見面,現在的千秋神情好了許多。平靜安穩的飄在半空中看著眼前的一切,看著天馬走過來也只是淡淡的一笑,不像前幾天那哭得令人為之心酸的表情。

反倒是天馬不知該說些什麼,難道要他去問千秋感覺怎樣嗎?對死者問她看著自己的喪禮舉行有什麼感覺,大天馬覺得這很惡劣,所以他是問不出口的。





場面頓時有點尷尬,而天馬​​也不是那種擅長挑起話題的人,讓他不知該怎辦事好。不過神武孝造交代他,要他來安慰千秋的這個重責大任不完成又不行。這不禁讓天馬有點急躁了起來。

看到天馬一臉著急,坐立難安的樣子,讓千秋感到有點好笑。結果還是由千秋先打破僵局開口說話,沒讓天馬繼續難堪下去。

「那幾位叔叔伯伯都是從小看著我長大的長輩,有些身體還是很不好的,撐不了幾年。」千秋伸手指了指正在上香的幾人:「只是沒想到……居然是我先走一步。」

接著千秋獨自一人在那小小聲的笑了出來,只不過天馬卻聽出了當中的悲苦與淒涼。除了嘆息外,天馬似乎找不出什麼話來安慰她。

「人生本來就是無常啊,也許下一刻又說不定我們身邊又有誰會離開我們,會發生什麼事誰也說不準。我曾經有想過放棄人間的一切,就這樣子與巧巧回仙境避世,但這樣可行嗎?不可行,今次是你出事,下一次又不知到誰出事。我已經很怕再有人離我而去了……你知道嗎?這半年來,我一直在做同一個夢,起初這個夢還只是一片模糊,但越來越清晰……直到近日,我終於完完整整的看到了整場夢如何……我夢見了…天空出現一條裂痕,裂痕裡不斷流著鮮血,大地、世界、天空都變成一片血紅色,原本我們好好生活的城市,變成魔物橫行的世界。有人在抵抗,有人被撕碎吃掉,完完全全是一個修羅場。而我,就在東京鐵塔上,與阿新、紅蓮、他們互相廝殺……我知道,我知道這一天一定會來的!所以我很怕……」天馬坐在椅子上抓著頭髮,與往常堅強的形象截然不同。





這時千秋飄到天馬的身前,直直的盯著他看。

「怎麼了?看得那麼出神,我臉上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嗎?」天馬摸摸臉頰。沒有啊,和平常一樣的蠢樣。

千秋搖了搖頭回答:「不,只是很想仔細的看看你而已。」

「有什麼好看的。還不是兩個眼睛一個嘴巴,每個人都有。」

「我是在想,為什麼我會對你這麼死心塌地的。我到底是看上你那一點呢?」千秋伸手搓揉著天馬的臉頰。雖然碰不到,不過還是裝裝樣子。

「別說你不明白,我自己也不明白。一見鍾情這種事我相信,可是那不該發生在現在的我身上,畢竟我平凡到一無可取啊。雖然不算很醜,但論帥的話絕對不是。」

「也許就是你的平凡吧,讓人在你身邊時感到一種令人很安心的感覺。」

「你和我老婆說話的口氣怎麼都一樣。」天馬感到有點好笑,這不知道是第幾次聽到這些論調了,怎大家都這麼說。





「你……很愛你老婆嗎?」千秋有點怯怯,很細聲的問著。還好天馬聽力好,不然還真聽不到。

「巧巧她……是我生命的全部。沒有了她,我的生命也就沒了意義。」天馬想也不想就回答。

「她很幸運。」千秋幽幽的說著。

「不,我才是那個幸運的人。沒有她,也就沒有現在站在這裡的我。」以天馬的個性,如果生命中沒有個值得奮鬥的目標,那他情願隨波逐流過一輩子,就算擁有非比尋常的力量也是一樣。

「那對你而言,我的存在又是什麼呢?」對於千秋的這個問題,天馬很難去回答。不過想了一想後,天馬還是將自己真正的想法說給她聽。

「千秋你的存在嗎……」

「或許我這樣問會好一點吧……你…喜歡我嗎?你愛我嗎?」千秋終於還是問出口了,她很清楚,要是現在再不問個明白,往後就再沒機會了。





「愛嗎…?或許吧…我自己也搞不清楚,我對千秋你的感情,大概像『姊姊』多於『愛人』吧,但不管如何…我欠你的太多了…」

聽完天馬的話後,千秋呆住了好一會,然後露出個燦爛的笑容。那是天馬見過最溫柔、最美的笑顏。

「這些我都知道。要是你盡用些甜言蜜語來哄我,我倒反而是看不起你了。因為我所喜歡的,才不是個那麼膚淺的人啊。我只是有些不甘心罷了。如果是我最先遇到你,也許結局就不一樣吧。」千秋淡淡笑著說。

「說到哄女孩子,阿新才是宗師級的人物。我怎比的上那位風流大少呢。」

「不一定喔!我聽巧巧說。在家裡時,你不也將她哄得服服貼貼的。」

「媽的!巧巧連這些事都說出來了啊。」

「多虧了巧巧這些天陪我說說話,不然我還真的不知道怎麼過下去。現在,我總算可以安心的走了。」

「走?走去哪!?」天馬聽千秋最後的幾句話有點怪怪的,好像在交代遺言一樣。





「嗯,我已經想通了。」千秋深呼吸了一口氣,接著說:「我……想再進入輪迴轉生,回到和一般人一樣走應走的道路。過一下一般人的生活。」

天馬並沒有去問為什麼,因為這是千秋的決定。

「當個女孩子是不可以太黏人的喔。」千秋伸手輕輕的點了點天馬的額頭:「就算我真的轉生成了所謂的天界仙人。可是在你和你老婆之間,難免會為了我的存在而產生隔閡,那不是我所願見到的。」

天馬不語。這些事他也曾假想過,只是沒想到千秋會自己提出來。其實千秋除了容貌出眾外,蘭心蕙質更是她難能可貴的一面,只是上天給了這個女孩一條不公平的命運。

「不要把女人的海量想像的太大,也許巧巧真的很大量,不過這並不代表她還願意看你還去接納其他女人。小心!當對你的怨對累積到爆發階段時,你就會嚐到女人的可怕。」

聽到千秋說得這麼恐怖,天馬也只有苦笑的說:「我會的。」

「可不要以為我在嚇你喔,呵呵。」千秋俏皮的眨了眨眼。





「我已經被嚇到了。」天馬搖了搖頭。

此時巧巧剛經過,見天馬依然一臉愁容,就馬上走了過去,千秋亦很識相,暫時走到別處,去看看親友們最後一面。

「怎麼了,你在想什麼?」巧巧走過來問,臉上似乎還有些擔心。

「不,沒什麼。」天馬的回答有點心不在焉的樣子。可巧巧心裡相當清楚,天馬老是把眼睛瞄向一個方向,似乎在等待某個熟悉的人影出現。

「在想千秋?」天馬這點心思哪能瞞得過巧巧?

「嗯。」天馬也沒有否認,只是微微苦笑了一下。老婆太聰明就是有這壞處,當老公的都沒什麼秘密可言,連私房錢也藏不住。但另一方面就是……他開始有點後悔,對千秋說了一個謊言。

「既然那麼在乎她,那就去用盡辦法讓她能正式留在你身邊!你是男人來吧?拿出男子氣概來吧!你不是逆天的轉生嗎?你一定辦得到的。」巧巧義正詞嚴的說。

「喂喂……男子氣概是用在這地方的嗎?你現在是叫你老公我到外面找女人啊!」天馬真的快昏了。

他這老婆好像不太在乎他這老公一樣,把他當聖誕節禮物送來送去的——說真的,內心有點受傷的感覺……

「反正我早巳經把千秋當成自己人,又不是放你到外面拈花惹草,兩種意義不一樣啦!還是說……你在害怕?」聽到巧巧最後一句,天馬整個人都沉默了下來。

「以往……有很多人叫我怪物,老實說我並不在乎,但我現在很害怕這兩個字會從千秋口中說出來。」天馬說這話時聲音都有些顫抖了,而這一切,千秋都看在眼內,聽在耳裡。

巧巧不捨的從後面緊緊地抱住他:「你愛她,對吧?千秋在你心中的份量遠比你想像的還多,只是你到現在才發覺她對你有多重要。所以……當初你才會不管一切為她報仇。」

「愛……」天馬遲疑了一下,將手掌放在胸前輕輕覆蓋著巧巧的雙手。

比起天馬寬大的手掌,巧巧的手就顯得纖細多了,白晰柔嫩的十分好摸。

天馬因為拿武器戰鬥慣了,手掌反顯得粗糙,不過對巧巧來說,這雙手給她的溫暖和安全感,在這世界上是沒有任一雙手比的上的。

「你說得對,我愛她。」天馬臉上露出了笑容。

但這句話還是讓巧巧心裡稍微揪了一下,畢竟她最心愛的男人在她面前承認他愛別的女人,雖然這是她在一旁推波助瀾的結果,可巧巧依然會感覺到心痛。

不過,天馬話還沒說完。

「但是不是你想像的那種男女之愛。與其說我把千秋當成情人,倒不如說我心裡一直把她當成姐姐一樣看待。我現在的心情就像一個做錯事的小弟弟一樣,心中戰戰兢兢的等著姐姐的責罵。很傻對吧?」

「你這人還真沒良心。人家這麼全心全意的為你付出那麼多,到後來你居然只把人家當成『姐姐』。」巧巧的口氣可酸了。

「愛情這種東西又不是有付出就有回報,感情的事,由不得人啊!譬如說我會很想抱你,讓你的身體為我燃起熱情,可是對千秋,我就生不出半點綺念了。」

巧巧在房間以外的地方臉皮還是薄的很,聽到天馬說得這麼直接,整個臉頰都紅通火辣的,不禁嬌斥道:「少來口甜舌滑了!你還是先顧好你自己吧!但說實話,你真的對千秋只是像看『姊姊』一樣嗎?」

「是真的。」

「我不介意你對著我撒謊,但你能面對自己嗎?有些事,就算你騙盡天下人,也不要欺騙自己。你不需要答我,因為你心裡早已經有答案。好吧,你先靜靜的在這裡想一想,還有什麼應該對千秋說吧,你應該知道,現在不說,永遠都沒機會再說了。」巧巧說完就放開天馬,靜靜離開,在一個角落,拿出一張紙巾,悄悄地抹了一下眼淚。

「巧巧她…真的好溫柔呢。」千秋飄到天馬身邊說。

天馬這時靜了下來,手指比在嘴巴前意示禁聲。千秋雖然不明其意,但還是凝神靜聽。不一會,悠揚的笛聲就傳遍了這整個地方。帶著淡淡哀愁的笛聲,就像現在在靈堂等著要送別死者的人一樣的心情。

「好美的笛聲……天馬,你知道是誰在吹嗎?」千秋聽得有點痴了。

「一個不該出現在這的老朋友。」天馬聽這笛聲就知道是誰。但為什麼他會出現在這地方,這天馬就不了解了,不過肯定是出了事。

正在天馬想事情的時候,眼前的千秋身上卻開始產生異變。千秋那原本半透明的身體開始散發出淡淡的光芒,並且不斷的增強著。最後連沉思中的天馬也不得不回神過來看著她。

「這是……?」天馬不知所措的看著千秋,現在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我的時間到了。」千秋的口吻非常平靜。雖然不知道原因,可是她自己就是知道她離開人世的時候已經到了。

「老頭,怎會這樣!」天馬急忙叫賀重光過來看看。

賀重光過來後只是揮著手讓天馬閉嘴,自己對千秋說:「想通了?」

「嗯,我都明白了。」千秋點了點頭。

天馬看著兩人,完全不明白他們在說什麼。看到天馬迷惘的樣子,賀重光才向他解釋。當迷失的靈魂大徹大悟後,會自動的再轉入輪迴中,不需外力介入。

這時千秋身上的光華越聚越多,連中村綾音和前田舞兩個沒開過天眼的人也察覺到不對勁,可是苦於雜務纏身,只有讓神山新夫婦跑了過來。看到神山新一臉咋舌樣,天馬只好把剛剛賀重光的的話重複一次。

「珍重。」神山新聽完​​後想來想去不知道要說什麼,最後只說了兩個字。

「我會的。」千秋點點頭回禮,同時說:「還有我喜歡的那個男人往後也要多多的麻煩你們費心了。」

「放心!」這是神山新給千秋的保證。

突然,一道從天空中筆直射下的光明中,有四個身著古式華衣的女人緩緩降臨到千秋身邊,在場只有天馬、巧巧和賀重光能見到。

千秋被突然降臨的四個「仙女」圍住,有點手足無措的直望著天馬。

四位仙女微微的向千秋欠身含首致意。其中一個仙女則是說:「你的遭遇,天界的一位天將留意到了,他很同情你,所以希望引渡你到天界,以仙人的身份繼續生活。」

天馬聽到仙女這樣說,只是淡淡一笑,終於……千秋還是要帶著那個叫她失望的答案,飛昇天界成仙。

繼續欺騙自己,欺騙千秋,真的好嗎?真的好嗎如月天馬?

仙女頭領衣袖一揮,四仙女和千秋的身體慢慢地往上升。

「雖然只是單相思,但對於這段日子發生的事我從不後悔過。」千秋的眼裡依稀泛出淚光,伸著手想拉住天馬。

「傻瓜!我有哪裡好的呢,把我忘了吧。」天馬也伸出手想送千秋這最後一程。不過這時有個仙女剛好飄過來擋在他們倆之間,天馬的手停頓了一下後,又換個地方遞出手掌。很巧的,天馬這個不經意的小動作,卻全被仙女頭領看在眼底。

原本兩人都以為自己是碰不到彼此的,所以當手指頭上傳來熟悉的接觸感時,兩人都愣住了。千秋更是哇一聲哭了出來,眼淚直流。

天馬用力一扯,將千秋抱在懷中:「答應我,別再哭了。」

「嗯。」千秋不捨的眷戀著這最後的溫柔,天馬伸手抹去她臉上的眼淚。

真的不說嗎?如月天馬!機會只有這一次而已啊!他媽的不管吧,要是現在不說,可能就再沒機會說了啊屌你老母!

「千秋!!!你要好好的活下去!!!相信我!!我一定會來天界找你,不論什麼人阻止我,我都不會再放手的了!因為我愛你啊神武千秋!!」

看到天馬這舉動,四個仙女都皺起了眉頭。其中一個甚至還準備有所動作,但是被仙女頭領制止住。

隨著千秋的身體越升越高,天馬和千秋倆的身體也不得不分開。千秋緊抓著天馬的手臂,卻一路往上滑到手腕、手掌,最後連糾纏在一起的手指頭都甩掉了。

千秋眼神有點恍惚的看著自己的手指,但隨即笑了笑:「即使是謊言,我也很開心。這句說話是我一生中聽過最高興的說話,即是最美好的禮物……謝謝你啊天馬,我愛你。永別了。」

千秋一行人的上升的速度越來越快,自天空籠罩下來的光圈也開始收縮。這時仙女頭領略帶深意的轉頭看了天馬一眼,然後幾人和光圈全都一起消失在空中。

「走了。」神山新望著天空,呆呆的說。因為神山新看不見仙女,所以看事情單純了許多,不像天馬一樣。

「是啊,走了。」天馬有點嘆氣。這下千秋被天界的人接走,以後會如何還不知道。對千秋來說不知是幸還是不幸。可是天馬心底有種預感,他和千秋未來還會有見面的一天。

天馬和神山新這時步入靈堂內,只見神武孝造紅著眼框走過來:「她走了?」面對著神武孝造的這個問題,兩人也只有無言的點了點頭。

從剛剛神武孝造見到那陣光華時起,他心裡就有種千秋即將離開的預感,只不過他一直不敢走出去和千秋見上最後一面。上次千秋身亡對他已經造成了很大的打擊,他可沒有信心能承受看著千秋再次離開他們的表情,所以乾脆躲在裡面不出去。

可經由天馬和神山新證實了千秋的離開後,神武孝造還是忍不住黯然落淚。

在場的人都是以為神武孝造在為將要焚化的千秋傷心。不過真正的情況,只有天馬和神山新心底明白。

將千秋的遺體焚化好之後,天馬愣愣無言的站在那不動。

看著以往站在自己面前活生生有說有笑的少女,現在卻只變成一堆碎骨粉灰的裝在一個小小的罐子裡,天馬的心整個就被揪了起來。

生命真是脆弱啊。

人活了一輩子到底是為了什麼?忙碌了一輩子之後,換來的卻是一堆白骨飛灰,什麼都不存在。可是這個問題天馬也說不上來,因為他自己也不知道答案。

根據千秋的意願。她想把骨灰撒在北海道神武家大宅她一手照顧佈置的花園裡,那是千秋最喜歡的地方,有空時就會在那待上一整天也不一定。

但由於三大家族會議即將舉行,所以送回北海道的事就只能押後了,神武孝造亦希望千秋能「看」到整場會議的結果,一睹心上人威風凜凜的英姿。

天馬答應了神武孝造的要求,亦答應了將會在三大家族會議上認真對決,那即是表示,他與神山新將會有認真對決的時候了。

一個月的時間很快就過去。

天馬等人的住宅已經建成,整個山頭亦已經回復原貌,甚至比以往更美,這一切都要多謝葉雅的功勞。

眾人的傷已經痊癒,是時候出發了。

巧巧為天馬整理一下衣著,天馬今天穿上一身黑色西服,看上去就像年青有為的社會人才一樣。

「很帥啊,老公。」巧巧滿意的笑了笑說。

另一邊,翔子和早紀亦為神山新整理衣裝:「帥得殺死人了,老公要加油啊!」

隨著兩邊都整理完畢,終於在大宅的大門碰頭。

「即使是兄弟,也要堂堂正正的打一場,不要留手時,亦不要記仇啊。」天馬和神山新異口同聲說,二人互相有一種無形的默契存在,雖然大戰在即,但卻沒有什麼敵意,只有無限戰意。

兩位主角的拳頭互相碰在一起,印證著那無比堅固的友情。

同時,亦宣告著,三大家族會議,即將開始。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