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惰》

大阪.岩手大樓——

大日荒尊死後,三神官急忙把其他原罪召集到位於大阪的岩手大樓,這裡是金勳的其中一個重要大本營,而且每層都駐以重兵駐守,所以三神官絕對不擔心會有人打擾到他們與原罪們之間的會議。

別西卜、木靈、麻生希相繼到場,還有一個不認識的,看來那就是貪婪或懶惰。

光祖拍了拍那人的肩道:「這位就是甦醒不久的貪婪。」





「你好啊!貪婪。」別西卜伸出手說,貪婪把手一撥,甩開別西卜的手:「別裝熟,而且……我不大喜歡別人稱我為貪婪。還是叫我『AK』或『瑪門』會動聽一點。」

「據說懶惰也已經甦醒了,他人在哪了?」木靈有點不太耐煩。

光瞬冷冷的道:「強者總是姍姍來遲,在最重要的關頭才會露面的。而且,懶惰的存在亦是我們今天召集各位執行者(指眾原罪)的其中一個原因之一。以往的武值力量排行,一向以憤怒為首,驕傲居次,暴食為三,嫉妒為四,貪婪為五,懶惰為六,色欲守尾。但現在……看來有點調動了。」

「為什麼?」木靈有點意外,畢竟他生性嫉妒,萬年之前他曾分別與憤怒和大日荒尊一戰,輸後才心服口服,但如今竟然說突然有調動,這令木靈開始重新思量到底三神官在打什麼算盤。

「驕傲已死,亦不會再復活,這是不爭的事實。而且懶惰的實力之強,甚至已經超越出我們所能控制的範圍……」光琳開口道,似乎懶惰的甦醒,已經化身為一個連三神官都怕的存在。





「誰是懶惰!給我滾出來!且看誰比誰強?」木靈狂吼之際,一道金色劍芒無聲無息地劃過木靈的臉龐,正當木靈想反攻之時,已經被來者一腳踩在地上。

木靈全身的力量完全被壓制住,連還擊的機會都沒有。

甚至……連反擊的念頭都沒有。

來人的實力之強已經超越大日荒尊之流,完全是達到審判者的實力階級!

「你到底是誰……」木靈不安的問道,此時他才看清楚來人的樣子。





那是一張連天馬等人都熟悉非常的臉孔。

但戴上金色面具後,卻又變得陌生無比。

「歡迎,新七原罪之首——懶惰,或是應該稱呼你為……至尊門主?還是……星野豐?」光瞬少有地露出笑臉,雖然語氣溫和,但懶惰卻不賣光瞬的帳。

一道金色劍芒在光瞬身邊掠過,叫光瞬把嘴巴乖乖閉上。

「什麼都好,只是一個稱號。你們有屁好放了,我不太喜歡別人浪費我的時間。」在金色的面具下,沒人能猜透懶惰的心思,但卻只能服從於那超越三神官控制的氣度和力量。

三神官知道懶惰並不是空口說白話,光瞬立時正色道:「現在只剩下憤怒尚未覺醒,我知道他們將會在一座荒島上舉行三大家族會議;而能令神山新進行憤怒狀態的,就只有向他的兩個女人下手;木靈,這事情我想交給你去辦。至於如月天馬,暫且先不要動他。待神山新與如月天馬決戰後,他們雙方一定會各有所傷,這時候別西卜、懶惰、木靈,你們突襲,只需把他們打傷就成了;小希,你懂易容之術,你的任務是在他們回到東京後,易容為如月天馬的容貌,動神山新的兩個女人,令他們兄弟決裂。『絕望塔』計劃快要來了,血海亦已經完全成長。陣答應了我們,將會透過血海,釋放魔物大軍到人界。到時候,人界將會成為人間煉獄,而接手管理人界的,將會變回你們六個原罪!哈哈哈哈哈!」

「知道了,三神官大人。」一眾原罪恭敬的說,除了兩個——木靈與懶惰,二人心底裡各自在打不同的想法,但卻無人能猜得透他們的思想……

---------------------------------------------





《宿命對決》

三大家族會議是在日本南方的某座小島上舉行,天馬等人雖然有專屬的交通工具能搭乘,但到達南方的海港時已經是下午四點多,他們要在這裡搭上前往會場小島的船。

「人怎麼那麼多?」

天馬一行人到達海港時確實是嚇了一跳,因為現場足足還有兩、三百人之多。天馬還發現,這裡所聚集的人不單單只是東方人,可說是世界各地的人種都有,儼然像是聯合國一樣。而且這些人都有一定水準以上的實力,現場可說是高手雲集。

天馬有點迷惑了,他們要參加的到底是三大家族會議,還是世界嘉年華會?

天馬這時才發現,三大家族會議到底是個什麼性質的聚會,他一點都不知道。他這神武家主可說是當得糊里糊塗的,直到三大家族會議當天還搞不清楚這會議到底是幹什麼的。

海港邊停著幾艘大船隻正在接送這些人,天馬等人也上了其中一艘船。只是航行的路途蠻久的,約一個多小時的航程才抵達目的地。





「這座島的靈氣好重,附近的海域也是。」船才一靠近,巧巧就感覺到島上不合常理的濃厚靈氣。

眾人都點了點頭表示贊同。

「歷代的三大家族會議之所以都在這座島上舉辦,就是因為這裡的地理環境非常特殊,濃厚的靈氣能讓各位勇士發揮出他們最強大的力量。」神武孝造大致為他們介紹了一下。

發揮出最強的力量?天馬聽神武孝造的語意,三大家族會議好像就跟武鬥大會差不了多少,都是以武力來區分高下。

可世事就是如此,誰的拳頭硬誰就是老大,這是很簡單易懂的硬道理,不然神武家也不用費盡心思拉攏自己,甚至把自己拱上神武家主的位置。

「那到底三大家族會議的作用是什麼?我以為這單純只是三大家族的聚會。可看這種陣容,各國的人都有,要不是我事先知情,還以為是要召開聯合國大會。」關於這點,天馬就不懂了。

「三大家族多少與各國各地的特殊組織團體有所往來。三大家族會議的參加者之中,部分是那些組織派來的使者,還有部分是妖魔獵人之類的流浪者,他們聚集在此交換情報或進行買賣。甚至有特殊需求的富豪,也會到此尋覓自己想要的東西或人才。」天馬聽到神武孝造的回答後,總算是有點了解的點了點頭。

天馬等人的船隻與船隊分開,獨自停泊在島上一個臨時的小碼頭邊。這是因為考慮到島上的港口人多繁雜,為了防止意外發生,所以神武家特別安排在這接應。





當天馬一下船,大隊人馬就簇擁他而去,在神武孝造的授意下,天馬被抓去讓一票人仔細地打扮,為即將開始​​的開幕儀式作準備。畢竟天馬是神武家主,代表著神武家所有的人,所以儀表上絕不能丟人。

看到天馬像個人偶一樣任人擺佈,巧巧則是抱著小白,笑嘻嘻地坐在一旁的沙發上看著他,並不時的插上兩句,惹得天馬用極為哀怨的眼神看著她。

「啊~早紀和翔子不在真的悶死我了!小雅和小蝶又會遲到,你看我現在多無聊?」巧巧開始抱怨起來。

賀重光笑了一笑,吃著一根旺寶雪條道:「不知道阿新那混小子正幹什麼呢?」

「可能已經準備好了吧?看她那兩個性欲強的老婆,肯定又不知在用什麼姿勢……」天馬話沒說完,就被巧巧一拳轟在腦袋上,敲得天馬痛得要命:「又怎麼打人啦!」

「誰讓你總是在笑我的好姊妹。」巧巧裝出一個鬼臉說,天馬搖了搖頭後,巧巧拔出望舒道:「老公,不如我們就練一下師父教的『同心劍訣』吧。」

自當日與大日荒尊一戰後,賀重光察覺到天馬與巧巧之間的默契感,故將一套男女同時使用的劍訣授予二人,雖然威力不比寰宇八劍強,但勝在靈活性高,能殺人一個防不勝防。





天馬柔情萬分的牽著巧巧的手,祭出天叢雲劍,與巧巧開始舞起這套「同心劍訣」,一切濃情蜜意,盡在不言中。

「不如去看看阿新他們吧。」

終於,眾所矚目的三大家族會議終於要開始了。只是這時,另一邊的神山新卻已經遇上自己的麻煩。

在荒島上一間臨時搭建的雙層屋子裡,早紀和翔子細心的幫神山新整理著衣服,他們夫婦三人把所有下屬都遣走了,畢竟還是由妻子幫丈夫理好衣裝,才是最浪漫的事。

然而,一個不速之客突然殺到。

此人身手高超,飛簷走壁於無形之間,要不是神山新夫婦三人實力非比尋常,肯定察覺不了。

「老婆,有人。」神山新說話期間,竹劍已經橫空刺出,劈向來者。

來人凝勁於爪中,一把抓住竹劍,豈不料竹劍突然破開,化為草薙劍。

光是這一點時間,就已經叫刺客被早紀、翔子和神山新包圍。

神山新御起草薙劍,回到自己手中,然後以草薙劍指著刺客道:「停下來!我不想傷害你啊……大舅。」

翔子錯愕之際,刺客脫下面罩,正是七原罪中的——木靈。

「外表上,我是你大舅,但心底裡,赤城翔一早已死了。我今天來只是為了執行一個任務,就是殺了你兩個老婆!」木靈說罷就動手,凝起爪勁攻向早紀。

「你敢!」神山新怒喝一聲,在狹窄的房間裡使出「一閃乾坤」,快得叫木靈連避的空間都沒有,手臂已經被刺出一條血痕。

「今非昔比了啊…神山新。」木靈冷笑道,然後回首又是一爪,神山新以劍柄截住,打出「火形拳.破擊勢」,重拳打中木靈鼻門,硬是將木靈打得退了。

「醒醒吧!要是你真的那麼絕情,剛才就不會故意裝出先找早紀下手,而且保持勁道不會傷及早紀和翔子,你根本早已經覺醒了!你不是木靈!你是赤城翔一!」神山新暴喝道,木靈痛苦的摀住腦袋怒吼:「不要試圖猜想我的心思!很多事情你們不知道的!」

神山新揪住木靈的衣領,衝著木靈的臉轟了一拳,把木靈打得倒在地上。

「早紀,給我把方圓三里範圍佈下空間結界。今天,所有事情都會完結。我一定要救回臭條子。」神山新說罷,揪著木靈破窗而出,二人雙雙跌到在外面的沙灘上。

早紀不疑有他,祭出魔法杖,施以空間魔法,神山新和木靈立時消失掉。

「早紀,他們會去哪裡?」翔子急著問道,一個是自己親兄,一個是自己摯愛,兩邊她都不想出事。

「放心,他們在我的『黑白世界』裡,除非他們的力量強得把空間打爆,不然只有我才能放他們出來。裡面的戰況能在魔法石裡看得一清二楚。」早紀凝視著魔法石,再略施小法,令魔法石的映像投射到白色的牆壁上。

「區區黑白空間,豈得困得住我木靈?」木靈祭出一柄長槍,刺向神山新,神山新對這柄曾叫他吃盡無數苦頭的制裁之矛絕不陌生,於是先避其鋒。

「你他媽的還說自己是木靈,上一次與我打的木靈,連長槍技都不會,只會用大自然之力。而現在……你卻已經能召回制裁之矛,不要說笑了!你是赤城翔一啊混蛋!」神山新再度使出「一閃乾坤」,但今回竟然被木靈以「五論譜」中的「以雜解疾」破了,這令神山新更是肯定眼前的人已經快變回真正的赤城翔一。

這情況就連在黑白世界外的翔子都看得著急了,只見翔子不斷搖著早紀的手說:「把我送進去吧!」但早紀卻不想翔子的出現影響二人的戰果,所以三番四次阻止。

「別逼我!」木靈槍爪並施,滿身散發著紫色的死亡之氣。

「你以為我就只懂五論譜嗎?很可惜啊,我始終堅信自己的『誅仙槍法』才是最強的槍法。」木靈高舉制裁之矛,畫出一個圓環,召喚出白夜戰鎧。

只是…現在的白夜戰鎧與往常的有點不同,以往的白夜戰鎧純白聖潔,但現在的白夜戰鎧則是黯淡無光,散發出死亡氣息。

「好啊,你要認真,我就陪你瘋。」神山新衝向木靈,使出「地水破軍」,無數劍罡從地面突刺,劍罡之勢亦有如江水般源遠流長,殺木靈一個措手不及。

神山新躍到半空,斬出「震雷霹靂」,同時借劍勢畫出圓環,挾著鳳凰戰鎧以霹靂之勢從天而降。

「旋魄絞肉!」木靈以制裁之矛向上方一刺,強烈槍勁拉出一道旋渦,再加上毒辣邪勁把神山新的劍罡悉數抵消,甚至把神山新吞噬於槍勁當中。

但只有這一點程度的話,可是難不到神山新的。

「離火燎天!」神山新以猛烈劍勁撲出,破開槍勁,直搗黃龍,草薙劍眼下就要刺中木靈。

木靈棄槍用爪,把「誅仙槍法」應用於爪功上,一式「奪魄抽筋」扣住神山新的手腕,叫神山新動彈不得。

「惹怒我?你以後都不要拿劍好了!」木靈正想發勁,廢掉神山新的手腕,但此時卻有一柄長槍貫穿了他的身體。

是女神之刃,翔子也進來了。

「是你…?」木靈痛苦的說著,此時神山新把握機會,聚勁於掌,轟在木靈腦門。

「啊!!!!」現在突然刮起強烈的陰風,木靈的臉色越來越差,身上的陰氣邪勁則是不斷被抽走,凝成一個詭異的樹人形相。

被抽走魔氣的木靈變回赤城翔一,但見赤城翔一虛弱的倒在地上,翔子立時抽出女神之刃,把赤城翔一扶走到一旁。

「他才是真正的木靈,交給我對付吧。翔子你先帶臭條子離開這裡。」

在外的早紀聽到神山新的說話,立時強行帶出翔子和赤城翔一,一別大半載,終於能兄妹重逢。

赤城翔一蒼白的臉孔慢慢回復紅潤,傷口亦開始癒合。

早紀專注為赤城翔一施以治療法術,所以不能開口,翔子則是抱著虛弱的赤城翔一,不斷痛哭。

「哥!你知道嗎?我好想你!」

「妹…你成長了…我知道這些都是阿新的功勞…」

「哥,你先不要說話!好好休息。」

回說黑白世界內,神山新與木靈的戰鬥正進入白熱化階段。

「七魄噬靈!」木靈以爪施出殺招,神山新定一定神,斬出「神山劍道.天滅地絕」。

草薙劍刺在木靈身上,木靈痛苦的不斷狂嚎。

要是在人類世界被消滅倒還好,木靈尚有甦醒的機會,但要是死於這種異空間,那就真的是永遠都死了,不可能復活。

「木靈!你已作惡多時!你就好好去陪大日荒尊吧!」神山新說罷橫空一斬,木靈就消失於黑白世界中。

早紀見狀及時將神山新抽出黑白世界,然後將黑白世界不斷壓縮、繼而粉碎。

繼大日荒尊後,木靈成為第二個被人類所殺的原罪,換言之,除去神山新,就只剩下四個原罪要解決了。

神山新累透了的坐在地上說:「竟然誤打誤撞…把臭條子救回了。」

然而,他卻想不到,嫉妒的死亡,卻然是他覺醒為憤怒的開始。

「阿新!」天馬牽著巧巧的手來到,但天馬所見的,卻是神山新累透的坐在沙灘上,而理應死去多時的赤城翔一,則是重現人世。

天馬很清楚,眼前這個人,是木靈而不是赤城翔一。

或者應該這樣說,他還沒搞清楚,木靈已經死了。

當下天馬就祭出龍炎,衝向赤城翔一。

「不!天馬——」神山新、早紀和翔子同時喝道,但龍炎的劍身……已經刺中了赤城翔一的軀體。

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

「不————」赤城翔一的身體在龍炎的高熱下,瞬間燒成飛灰,神山新三人望著眼前這情景,心,沒由來一陣破碎。

神山新感覺到了,心底裡一陣狂暴之氣在翻滾。

憤怒,要覺醒了。

「如.月.天.馬!——」

----------------------------------------

《狂者無懼》

「想不到啊,計劃比想像中順利,憤怒已經覺醒了。」光瞬在不遠處正觀賞著整場鬧劇,一切一切,都盡在三神官的掌握之中。

「但犧牲了木靈,我們會欠一個強大助力啊。」光祖說。

「用一個木靈換取一個憤怒,這交易化算得很。何況,我們還有三宗六門的那個笨男人作棋子。」光瞬雖然把一切都想得很美好,但看來他的如意算盤打不響了。

「看來,是誰在算計著誰,還不清楚呢?」一道身影慢慢走向三神官,面對著這個身影,就連三神官都不敢造次,只敢冒出冷汗,聽侯發落。

「誰?」光祖正想出手,但已經發現對手把劍放在自己的頸項上。

「與我為敵是一件壞事。」神秘人說,見到三神官都暫且不敢動手,神秘人才收劍道:「放心,你們只是三個笨蛋而已。你們大可以繼續玩你們的所謂算計遊戲,我的目標就只有一個,就是如月天馬。我要取回我『屬於我的東西』。」

「屬於你的東西?那是什麼?」空有一身武力卻最沒大腦的光祖開口問,神秘人此時凝起一道劍勁,穿過光祖的身體,在數重來回穿透後,一道「劍鎖」把光祖的力量封住。

「笨人就該踏實做自己的事,不要問那麼多。『盤龍劍鎖』只會鎖住你的力量數天,時間一到就會解封。」神秘人說罷,正準備揚長而去時,放下一句說話,令三神官更為害怕:「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想幹什麼,你們想利用我與如月天馬相爭,我早已經知道了。但很遺憾,即使與他正面一戰我亦立於不敗之地。我不太想結怨,所以你們只管做你們的事,我只會取回我要的東西。你們可別以為能再算計到我,不然即使你們逃到真魔界,我也會把你們給滅了。」

隨著神秘人的身影消失,此時光琳才鬆了一口氣。

「那個人到底是誰?」光祖問道,光琳嘆了口氣道:「真的時代不同了,本想利用他,但卻反受制於他。他的力量太可怕了,即使懶惰也不及這男人……」

「即是誰?」光祖死心不息。

「凌巧巧的青梅竹馬,當年被陣的座騎死亡魔龍吃掉後,在真魔界把陣打傷,然後從真魔界打至魔界,最後隱居於人界的男人——凌霄。」光瞬當下就理解了,同時亦理解到原來自己一直也只是別人的玩物而已……

世界,是無限大的。

慶幸的是,擁有這種可怕力量的人,沒有破壞世界之心,他只是想愛人巧巧回到他身邊。

不幸的,只會是天馬。

但現在,天馬已經在面對一個人生交差點了。

-----------------------------------------

《兄弟決裂》

「新,別被那幻像影響,翔一早已經死了!即使木靈被你驅走,那也不過是幻像!翔一根本不可能再活下去!」天馬雖然極力為自己辯護,但怒火燒心的神山新根本管不了什麼。

「翔一雖然是討厭!但我已經把他從木靈身上救走了!你為什麼要打破翔子的希望?」神山新揪起天馬的衣領說,但天馬卻是完全不能解釋。

「好了好了!不要再吵了!先冷靜下來吧!」巧巧將兩人推開,但換來的卻是神山新無禮的一句:「滾開一點吧!」

「你瘋夠了!」天馬忍耐不住,無情的一拳,打在神山新臉上,亦宣告兄弟關係正式破裂。

神山新摀住了臉頰,怒火已經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點點的恨意。

「你為了個女人打我?」

「不,阿新,你聽我說……」

「你什麼都不用說,什麼都不要講,總之做兄弟的——到.此.為.止!以後我神山新與你如月天馬各行各路!」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