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折不斷的斷矢》

初步釋放出憤怒的力量,神山新已經感覺到源源不絕的力量湧上心頭,就似是要把眼前的一切事物摧毀似的。但更可怕的是,那種潛藏的暴性。

憤怒,故名思義,令人憤怒、狂暴,即使神山新已經努力抑制住憤怒的力量,但還是難免令自己挑動起憤怒的情緒,使戰況可以漸漸偏離他預想的軌道。

包括,他的獸化,釋放出的憤怒力量,甚至是竟然能把天馬的氣團給壓下,這一切都不是神山新的計劃之內的。

但既然事情已經來到這個地步,沒辦法了,只好一錯再錯。





天馬祭出龍炎後,龍炎發出不尋常的震動,就如當日接近大日荒尊一樣,這是龍炎天生對原罪的抗拒。

「來吧!」神山新拋開草薙劍,龍化的雙拳釋放出地火烈焰,轟向天馬。

「既然你執意這是我的錯,那我只好打敗你了!兄弟!」天馬也不再留手,聚起紫電於雙拳,天馬與神山新兩條龍臂甫一交鋒,天雷與地火交擊,產生出一道強烈爆風,將結界逼破,力量四散直逼現場的所有人!

騷亂,令現場尖叫聲四起,掩蓋了其他原罪的聽覺。

神山新知道機會來了,而且是只有一次的機會。





雙方的拳頭沒有鬆開,而是繼續較勁,因為就只有這種近距離,他們才能對話。

「天馬!你聽著,這一切都只是瞞住三神官的圈套!我早已經知道自己是憤怒的身份,我必須把握這個身份,去套取他們的計劃!你就只管配合我好了!」神山新說罷,撤去拳勁,裝作被轟開。

懶惰在觀眾席上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離開現場,去做他需要做的事。

天馬沒有再動手,而是靜靜的留意現場所有人。

早紀和翔子似乎已經感覺到計劃成功,知道天馬已經清楚事情發展,所以才放心地離去。





巧巧、涼介、紅蓮、鐵忠等人則是緊張得很,畢竟他們不知道內情,只能靜觀其變。

說起來,從昨晚開始,賀重光就已經失去了蹤影,不知到哪去了,據巧巧所知,賀重光好像去找什麼東西似的。

神山新躺在地上,擺出一個昏倒的姿勢。

「真沒用的東西,看來我要再重新評估憤怒的力量。」別西卜激動的說。

光瞬則是在一旁滿意的笑說:「所以就說,你這胖子真的不長腦,這小子已經不是憤怒,憤怒早已受他所控。這兩天發生的事,全都只是一場戲而已。即使這些能騙得過你,但絕不可能騙到我。」

「那我該怎樣做?即是說憤怒已經站在他們那邊了?」別西卜顯得更迷茫了。

「不止憤怒,就連懶惰也早已經把我們背叛了。但可不要緊,既然憤怒有種玩弄我,那就讓他付出代價吧。別西卜,等會公佈結果後,你就一舉把現場所有人給吃掉吧。即使打輸了也不要緊,最重要的是為我們拖一點時間,我們得趕往東京鐵塔準備『絕望塔』的事情。」光瞬說罷就走,光琳和光祖亦已有會意,一同離去,並著麻生希隨他們一起離去,畢竟麻生希還大有用處。

此時,評判開始公佈:「本屆三大家族會議,正式結束,勝出者為神武家!」





神武孝造聽到這消息後,沒有預期中的高興,為了這場會議,他犧牲了一個孫女兒了。

「千秋……你在天之靈見到這賽果,應該也很高興吧…?」神武孝造黯然的自說自話,此時賀重光拿著一柄古劍在神武孝造身邊著地,身上散發出無比的靈氣。如果說以前像仙人的話,現在就如一個神般,叫神武孝造既敬且畏。

「前輩,你這劍是…?」神武孝造問道,賀重光輕撫手上的劍說:「失去太極雙絕後,我一直在尋找上古神劍軒轅劍,想不到……原來就在這小島上。」

這樣一來,所有事情就解釋到了,賀重光的失蹤,是去尋找軒轅劍。

天馬扶起神山新輕聲道:「阿新,有點奇怪,所有原罪和三神官都不見了,就只剩下別西卜那胖子。你的計劃……可能已經被識破了。」

神山新聽到這裡,心底突然一寒,但現場已經出現變掛了。

別西卜突然仰天怒吼,天空立時風雲變色,這一切的異像,都是因為別西卜而起的。





天馬越想越不對勁,立時大吼:「所有人快逃!這裡很危險!」

別西卜的身軀越變越大,亦變得越來越像傳說中的魔神,光是那三米的身高,加上胸口長出的血盤大口,還有鋒利的爪子、用血肉組成的翅膀,令整個形像變得更為可怕恐怖。

「這就是別西卜的真身了嗎…?」天馬說著,本來一片烏雲的天空,突然被一道流星劃過,劃出一道長長的痕,長得完全見不到盡頭。流星過後,天空的雲團開始變成一片詭異的血紅,看來這種異像與三神官離不開關係。

「快逃啊!」人群開始意識到危機,就紛紛逃走,別西卜隨手從身邊拿起兩個無辜的服務人員,拋到胸口的嘴巴裡,一下子把兩個人類咬開。

血腥,令所有人挑動心中的恐懼。

傳說七原罪中的暴食一旦回復原來的形態,就會把身邊所有東西吃盡,但猶其喜歡吃人,眼見別西卜越吃越多人,天馬和神山新也忍不了動手。

「一閃乾坤!」

「神皇.劍疾!」





兩道快如疾電的劍光刺向別西卜,但見別西卜蠻力一打,硬是將兩人打得連人帶劍飛到一旁。

「為什麼二人合力,連接近那傢伙也做不到?」紅蓮有點驚訝,此時賀重光邊疏散人群邊揮出數道劍氣直擊別西卜道:「天馬和阿新剛才一戰已經消耗了不少力量,現在還要應付的是最麻煩的暴食原罪,從古到今,把暴食打至沉睡狀態的,全都是同歸於盡的。我可不建議在這種地方死,先疏散人群再說吧,最重要是不要再讓這傢伙殘害更多無辜人類。」

「吼——」在人群疏散之際,別西卜突然展開肉翅,以與龐大身軀不成正比的速度撲向碼頭方向。

「媽咪——救我…」一個不足五歲的小女孩嚇得傻了,愣住當場,這對別西卜來說無疑是最美味的點心。

由於事出突然,眾人相距太遠,根本沒可能救到這小女孩,早紀的魔法需要時間,葉雅的術法亦不夠距離,其他全是近戰類形,要一下子趕往遙距救人,根本沒可能。

有的,還有一個人能救到這小女孩。

「嗖——」一枝帶有玄冰之力的銳箭穿過別西卜的腹部,把別西卜暫時凝結成為冰,能有這種能力,射出例不虛發的箭,就只有一個人!





「這種魔頭,絕不能留他於世上。」一直沉默的涼介突然走出來,就連葉小蝶都察覺不了涼介的行動。

「對!」紅蓮拔出銀月雙刃,正想迎上去,卻感到一陣巨力把自己一下子推到碼頭去,其他人亦然,就只剩下涼介在校場上,繼續發射著他的箭。

「謝謝你啊……老頭,這正是我所想的。好好把他們帶走!他們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去辦!」涼介說著,別西卜已經破開冰封,帶著滿腔怒火,衝向涼介處。

「涼介!不要啊涼介!」天馬咆哮說,但巧巧卻是努力地拉他離開小島,巧巧明白,涼介既然作出覺悟,即是說他已經沒有離開的想法,只想把別西卜永永遠遠的消滅,不再為害人世。

女性在這一個時刻倒是清醒得很,早紀和翔子、葉雅亦分別拉住神山新和紅蓮離開,賀重光向著涼介點了點頭,心裡欣慰之餘,卻又有點悲傷。

葉小蝶則是冷冷的望著自己心愛的男人正與別西卜在死戰,自己卻是什麼都做不了。

曾經有一刻,葉小蝶與玉衡劍想衝前。

下一刻,卻被賀重光制止住。

「涼介已經做到這個份上,難道你還不明白嗎?你身為他最愛的女人,難道你就不明白他的用意嗎?」賀重光義正嚴辭的說,叫葉小蝶一時間完全不知如何回答。

「小雅!快組織出結界!困住涼介與別西卜!」賀重光大喝道,葉雅立時跑到賀重光身邊,祭出數枝旗子,把通往碼頭唯一的出口的幾個方向插上旗幟,然後拿出法筆,施出結界。

一道透明的晶體幕牆把兩邊阻隔住,葉小蝶隔著幕牆望著愛郎的身影,心,已經開始滴血。

回說涼介那邊,別西卜雖然速度快,但每當撲到涼介之際,總是被涼介的箭射中,距離開戰已經一段時間,別西卜的戰力亦開始呈弱勢。

「吼吼!」別西卜瘋狂的揮著爪子,涼介竄到別西卜身後,以天鹿月的鋒刃位,全力砍下去,終於把別西卜的翅膀給砍了下來。

涼介借力跳上別西卜頭上,全力轟出「火形拳.破擊勢」,把別西卜細小的腦袋給轟得凹下去,痛得別西卜七暈八素。

「加油啊……涼介……」葉小蝶祝福著,其他人則是已經上船,準備離開。

「就讓小蝶……好好見涼介最後一面吧。」賀重光黯然的說,眾人雖然已經早已知道涼介這樣做,絕不可能有活下去的機會,但從賀重光口裡確實得到這消息,只會更消沉……

[插入!音樂(請留意歌詞):[http://youtu.be/7uySE9S-Ajw]

涼介躍到高處,俯瞰別西卜,然後輕撫一下天鹿弓道:「天鹿弓……你跟隨我生活多年,我還真有點捨不得你,就讓我們……最後一次,好好共肩作戰吧,戰友。」

「吼!」痛楚刺激別西卜的戰意,但見別西卜雙腳一蹬,跳向涼介處。

「來吧!天鹿弓!」涼介以天鹿弓畫出一個「8」字,召喚天弓戰鎧。

涼介翻了一個筋斗,令別西卜先撲個空,再借自己著地之勢,從下而上發出一根注入自己生命之火的箭矢。

箭矢穿過別西卜的血盤大口,叫別西卜更是痛苦的狂叫,再度撲向涼介。

「這箭一定要成功啊!」涼介把生命之火注入剩下僅餘的一枝箭上,漸漸地這箭矢由藍色火焰,變成綠色火焰,再變成白色火焰,這是屬於涼介的生命之火。

「死吧!!」隨著涼介響徹雲宵的咆哮,涼介的身影化為一枝長長的白焰箭矢,把別西卜完完全全的穿過。

「涼介——!!!」葉小蝶不斷敲打著水晶幕牆,眼看心愛的男人犧牲,但自己卻什麼都做不了,就連道別的機會都沒有,這令葉小蝶更加痛心。

別西卜被涼介的一箭穿過後,化回人形,雖然虛弱得很,身體的創傷亦無以復加,但留下來還是人類的惡夢。

「嘎——女人…的…心臟…」別西卜用帶有黑氣的拳頭,轟在水晶幕牆上,結界立時被強大魔氣所破,水晶幕牆亦立時破碎。

葉小蝶望著眼前這胖子,竟然被嚇得怕了,雙腳都軟了,這是從來沒發生過的事。

「涼介…救我…」葉小蝶無力的坐在地上,看來就只能祈求心愛的男人,成為她的天使,救她一命。

「我要去救小蝶!」巧巧提起望舒就想離開船,但賀重光以軒轅劍阻止了她:「涼介絕不可能這麼快就完的,雖然剛才那一箭已經把他的靈魂、生命之力消耗得七七八八,但絕不可能就這樣灰飛煙滅。」

果然,涼介拾起幾枝箭矢,插在別西卜的背門。

「別傷害我最愛的小蝶啊胖子!!」雖然涼介已經臉無血色,但還是堅持要保護自己的愛人。

愛,可推動人去做出任何事情,尤其是這種曾經經歷過生生死死所成就的——究極之愛。

「別…阻我!」別西卜以蠻力一揮拳頭,把涼介的箭矢折斷,再轟到一旁。

「涼介!不要再打了…」葉小蝶無力的跪在地上痛哭,此刻的她,被恐懼所折磨,又被失去所煎熬,她快要崩潰了。

「別哭!小蝶!保護世界,成為世人的一點希望,犧牲我一個換取一個原罪,化算得很!」涼介還欲再戰,但望了望箭矢,都已經被折成兩段了……

「放棄吧……你的箭已經折斷了……乖乖做對同命鴛鴦吧……」別西卜張開嘴巴,嘴巴越張越大,就像是要把涼介一口吞掉似的。

涼介慢慢站起來,突然用凌厲的眼神盯著別西卜說:「不!還沒有!」

「什麼?」別西卜似乎估計不了涼介竟然還有一鬥之力,被涼介以折箭近距離刺穿咽喉而出。

                                                       「我!我還沒被折斷!」

「真難看啊…身為弓箭手…難道你做到這個份上就是想刺穿我嗎?」

                                   「這就是我!永折不斷的箭矢!記住我的名字,我叫風.間.涼.介!」

涼介說到最後,用盡最後一點氣力,將箭矢的力量推到最大,別西卜雙目張得更大,在痛苦和不甘中,爆開成為一團巨大黑氣,永永遠遠在這世上消失。

「涼介他……成功了。」天馬跪在地上說,但他卻不想聽到神山新所說的話:「他的成功,是用生命換取的。我們將會永永遠遠的失去這個好大哥…」

「涼介!涼介!你怎樣了?」葉小蝶除去了對別西卜的恐懼後,定一定神,立時走到涼介那處,扶住快要倒下的涼介。

葉小蝶跪在地上,讓涼介躺在自己的大腿上,同時輸上真氣給涼介。

「沒用的…小蝶…放棄吧…我已經把生命都……耗盡了…」

「涼介…你要是就這樣死了…那我怎辦…?我不捨得你啊…」

「不捨得……也得要習慣……以後我不在你身邊照顧你…你就不要再那麼衝動了…好好輔助天馬他們…你要記著…你不是孤蝶…你要成為這個世界的…希…望…」

涼介的身體化成一堆粉末消失,葉小蝶在涼介的一聲「我愛你」中,抱著一堆粉末,迎接涼介的死亡。涼介,就這樣離開了。剩下的,只有一柄失去靈氣的天鹿弓。

                                                          「涼介————」

==============================================

葉小蝶在船上,一直望著天空那個帶點血紅色的月亮。

曾經,涼介帶過她看過相似的月亮,在通天塔。

「涼介,假如有一天我毀容了,我瞎了,你還會對我這麼好…帶我看月亮嗎?」

「當然會了,即使我下輩子變成豬,也一定會找你這頭母豬,一起生很多小白豬,每晚吃飽就看看月亮,過無憂無慮的生活。」

「說過就是了啊!不要捨棄我啊!」

曾經,涼介抱著一絲不掛的她,在上田組分部。

「你啊,怎麼不告訴他們我跟你正在交往?」

「給他們一個驚喜啊!我希望有一天,能與阿新、天馬、紅蓮幾兄弟一起行婚禮。」

「我想,這一天很快會來臨的。」

「哈哈!我也有這種感覺。」

曾經,涼介即使身負重傷,亦不眠不休地照顧她,在天馬大宅。

「涼介……我現在不漂亮了…還瞎了…你會嫌棄我嗎?」

「怎麼會?我愛你葉小蝶,不單愛你的外表,更愛你的內心。」

「你知道嗎?我有了你的孩子。」

「是嗎!?真的?太好了!該叫什麼名字好呢……啊!男的就叫風間誠,女的就叫風間和香吧!」

「都依你的好了…」

「我竟然當人爸爸了…小蝶,我愛你。」

「真的嗎?愛到什麼時候?」

「直到死亡把我們分開。」

「你那麼厲害,怎麼可能會死?那即是說,你永遠都不會捨下我一個了?」

「我答應你,我永遠不會捨下你一個。」

想起一切一切與涼介的回憶,葉小蝶的淚,流到飄逸的白髮上。

葉小蝶摸了摸自己的腹部,悲傷的心情,已經叫她失控落淚。

「涼介…你怎麼就這樣捨下我和孩子了…你讓我們以後怎麼辦…」

「喂,別哭了。」

突如其來的聲音,把葉小蝶的聲音吸引了過去。

聲音的來源,是葉小蝶身旁的天鹿弓。

「涼介……」

可能,一切都只是幻象。

可能,一切都只是幻想。

但涼介與葉小蝶之間的愛,絕對是確確切切存在過,而且……他們曾經驚天動地愛戀過。

然而,涼介的犧牲,換取了別西卜的性命。

那麼下一次,又將會用誰,換取三神官的性命?

沒人知道……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