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世界》

「別西卜失敗了。雖然他的失敗是早已預見的,但是沒想到會敗的這麼快。而且還是被一個沒意思的小角色給殺了。」

「無妨,反正別西卜已經達到他的用處,我們所期望的事情也已經發生了,至於他死活的意義對我們而言並不大。倒是『那東西』的進度如何?」

「放心,已快完成了,由我親自監督的事情不可能會出差錯。」

三個人影正圍著一個巨大的白色圓桌站著。其中一人輕揮了下衣袖,桌面立刻變成一面平鏡,並顯現出某些影像。





影像裡所顯現的是一處沸騰的血池,或是該稱血海,因為它大的幾乎無邊無際。

在血海周圍,正有人不斷的把東西丟入血海中,而且數量多的驚人。

在那些「東西」中,有驚恐無助的婦女、尚在襁褓間的嬰兒、成年的壯漢、衰弱的老人、奇形怪樣的各界人種、兇猛的妖魔和野獸……

總之只要是活著的東西,一律毫不留情的被丟入血海中。

那是一個瘋狂的世界,淒厲的哀號與呼喚就像風聲一樣普遍。





母親哭喊著請求放過她的孩子,但苦苦的哀求並起不了任何作用,幼小的孩童被一腳踢落,在還沒掉下血海前就已先斷氣,發瘋的母親也跟著一躍而下,緊緊地抱著孩子的屍體。最後母子兩人的肉體慢慢地被血海所燒灼融化,變成骸骨沉入血海底。剩下的……只有無邊的絕望與怨念。

血海底,一層厚厚的白骨見證了一切。

慈悲和憐憫,並不存在這世界。

「這樣做是不是……」如此淒慘的景象,讓三個人影中的一個微微動容。

「記住!我們代表的是正義。這一切都是逆天的過錯,因為他不肯遵循命運,事情才會演變成今天這地步,所以逆天要負起所有的責任,我們只是在維護正義之名而已。」





「龍炎是天地間至強至聖的存在,是由萬物蒼生所打出的希望之劍;而逆天是代表毀滅和創造的審判者,他有能力決定世界的未來將是希望還是絕望。要將兩者封印,唯有用最深切的絕望與怨恨才行。」

「不提這些了,天界方面處理得怎樣?我不想事情進行到一半被那些垃圾大神壞事。」

「這點你放心吧!此刻神界所屬的地域正在發生大規模的叛變,所有大神正忙得分身乏術,在我們行動時是不會出現的。」

「這麼說來,一切都準備就緒了。」

「那麼,開始吧!偏移的命運將經由吾等的雙手獲得矯正。」

「在正義的名下。」

現在,三神官將開始他們真正的行動。

=====================================================





四個月後——

自當日三大家族會議後,天色一直變得很反常,世界亦開始出現不尋常的事件。

在天馬的大宅內,天馬打開電視,望著電視裡報導的新聞,心裡感到很氣憤,奈何自己現在不是時候出場,就只好把握機會回氣、習武。

「怎麼了天馬,今天的失蹤人口多了?」神山新抽著一根紅萬坐在天馬身旁,天馬不作一聲,似乎情況更嚴重了。

「以下是東京電視台的新聞報導,一名天文學家指出,近月來天空不尋常的血紅色是萬年難得一見的天文現像,因被一顆流星劃過而產生出大量紅色色素,無法於大氣中消散。專家指出,這情況只會維持多一個月就消失,各位市民無需擔心。」主播淡定的說。

「怎可能是正常,那道天之痕散發出來的魔氣強得可怕,根本就是三神官搞的鬼吧……」天馬說著說著,無從發洩,一拳轟在茶几上,把玻璃茶几輕易打碎,接著又說:「如果涼介還在人世的話,應該會好好教我怎辦吧…?」

「與其這樣乾著急,倒不如著手於失蹤案上。失蹤人口的數字上升得太不尋常,而且金勳還在這種時候變成新興起的宗教,還是先解決這兩件事吧。」神山新拍了拍天馬的肩安慰道。





此時早紀從二樓走下來,拿著一大堆文件道:「阿新,幫幫忙把文件的地區分好,希望事務所近來太多委託了,光靠紅蓮、小雅、小蝶他們根本解決不完。」

「知道了,老婆大人。」神山新接過文件後,細心的分類著,早紀一臉累透的躺在沙發上,望著天花板道:「看來還是得要我和翔子出手才行。」

「我早已經準備好了。」翔子拿著女神之刃走下來說,早紀提起魔法杖和玫瑰道:「那就出發吧。」

「小心點啊兩位老婆大人。」神山新笑了笑說,早紀在桌上拿起幾份東京區的委託,離開了這個溫暖的家。

「真羨慕啊!你有兩個能幹的老婆。」天馬開始抱怨了,巧巧突然出現在天馬身後,一拳敲在天馬的後杓子道:「現在我很差嗎?」

「不不不!巧巧你是最好的!」天馬急忙哄著巧巧。

「真有情調啊!我兩個老婆整天就只會SM我…」神山新裝出一個痛苦的表情說。

突然,電視傳來一則新聞,把三人的眼光吸引住。





「歐洲某國公主菲麗雅.曼托,昨日驚傳出遊時遭歹徒綁架,而從歹徒留在現場的消息來看,他們只接受一名叫『逆天』的人士出面談判,若是周末前『逆天』還尚未出面的話,他們會以最殘忍的手段殺死菲麗雅公主。」

聽到這,正在喝水的天馬忽然被嗆到,接著盡數噴了出來。要不是坐旁邊的神山新閃得快,早淋了一身都是了。

天馬三人面面相覷,趕緊專心聽著新聞上接下來的報導。

「因為歹徒和菲麗雅公主至今的行蹤全然不明,目前該國皇室正全力找尋『逆天』的下落,也提供高額懸賞給能提供線索的人,並且透過全世界各地的電視台發送尋人啟事。」

接下來電視上在說些什麼,天馬三人已經沒興趣再去留意。

「天馬,你真的紅了,人家花大錢在全世界的電視台找你……」神山新有點暈了。

「公主被綁架關我什麼事?幹什麼找我?」天馬壓低聲音小聲的說。





神山新則是想到了什麼,趕緊從文件中翻啊翻,過了一會後說道:「真的有委託。」隨即將委託資料轉過來給兩人看,委託者正是該國皇室。

「接不接?」巧巧沉著問,這次的事很明顯是專衝著天馬來的。

根據資料,那位菲麗雅公主可是歐洲各國皇室名流公認最美麗的女子,而且向來以溫柔仁慈的心性廣受人民愛戴。

假如到最後天馬真的撒手不管,導致那位公主死亡的話,肯定內疚一輩子。可是這件事看來就擺明有陷阱等著天馬跳,不管接與不接,都是十分棘手的事。

不過他目前深思的是,到底是誰在設計他……是金勳?七原罪?還是三神官?

天馬手指在桌面上敲了敲,心裡也慢慢有了決定。

看來,這趟是非走不可了……

「這次我得親自走一趟。」天馬望著巧巧說。

「可這擺明是陷阱……」巧巧焦急的回答,不過卻被天馬給打斷了。

「我知道這可能是個陷阱,但與其情況這麼曖昧不明下去,我寧願跳入這陷阱中讓事情早一點解決。我知道大家最近心裡都因為血色世界感到非常不安,所以這事情該讓他有個結束了。」

「既然這樣,那我陪你去。」巧巧定了定心神說。

「小傻瓜,你都說了這是陷阱,我怎可能還帶著你往裡面跳。就算真的是陷阱,我相信以我的能力小心點就能應付得來,有你在身邊可能會讓我分心照顧,那就不好了。」

巧巧一聽,也知道天馬說的是事實,便不再堅持下去。畢竟天馬心臟被捅穿了還能死而復生,她可沒這個能力。

「那你什麼時候要走……」

「等等吧,我先收拾一下行李,這次一去可不知會去多久。我怕我不在這段時間三神官會對這裡下手,所以閃雷、金鷲、小白、修羅我會讓他們留下來,你自己出入時也要小心點,不然我回來看到你出事了,那我可心痛死了。」

「知道了…臨別之前…先執一劑吧。」巧巧突然改變態度,嚇得天馬愣住了。

「又來!?」天馬被巧巧撲倒,神山新識相的回自己的大宅,順手關門。

「今天,我要強姦你。」巧巧伸出舌頭說,天馬反過來把巧巧撲倒道:「看看是誰強姦誰,嘿嘿。」

天馬並不打算長期逗留在歐洲,所以只帶幾件簡單衣物而已,當一切都準備好後,天馬十分冷靜的坐在沙發上。

「不管你是金勳或七原罪還是三神官,這次……你們就走著瞧吧,惹怒我是什麼下場,我會讓你們好好知道的。」天馬緊握拳頭說。

巧巧捉住天馬的手,輕輕的把頭挨在天馬肩上道:「要小心一點。」

「放心吧,我是不會死的。」天馬輕吻一下巧巧的嘴唇,然後提起背包,離開了這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