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話

----------------------------------------------

小時候,我住在歌連臣角。

相信是港島人都應該知道,那裡整個山頭也是墳場,一入黑,基本上可以說是連車都甚少路經此地。

然而,小時候的我,最喜歡在這個山頭流連。



記得那時候,我有很多朋友,他們都說只有晚上才能出來玩;所以我就與他們在墓地間玩捉迷藏。

很奇怪,猜拳每一次都是我當鬼,但總是捉不到他們,直到我覺得悶了,我就會跟他們說回家;這是一段我很快樂的童年回憶,而當中最深刻的,就是有一個很漂亮的姐姐,她總是站在我身後,然後在我身邊笑著說:「嘻嘻……好快d返屋企喇……如果比佢地捉到…就冇得返屋企…」

那時候我還小,好像說過這句說話:「我大個左要同姐姐結婚!」

「嘻……咁你想幾時同我結婚丫?我大你好多架喎~」漂亮姐姐嫣然一笑。

「28歲。」我胡言亂語的說出這一個數字。



「喂,阿京。」是阿峰的聲音,為什麼會有阿峰的聲音呢?

「醒下喇喂!咪訓喇!」阿峰再次呼喚我。

-----------------------------------------------

我張開眼睛,再重新整理一下剛才發生的事……我應該是剛剛回到公司,但不見阿峰蹤影,所以就徑自趴在枱上,開始睡了過去。

這陣子怎麼了?怎麼老是夢到兒時的事情呢?



看來我回塘了。

「啪。」阿峰將一疊文件放在枱上,然後擺出一副好兄弟的樣子說:「阿京,靠你喇!」

「出去等個客啦。」我笑道,阿峰聽罷立時狗衝了出去,剩下我在休息室。

我將所有文件填好後,已經是10點半的時候。

「阿峰,d文件搞掂喇,你攞去影印等陣比個客啦。」我叫喊道,但外邊靜得很,靜得像是…與世隔絕似的。

等了良久,我還是決定不等他,阿峰你這死仔,總是做事甩甩漏漏的。

我走到影印房,將文件放到影印機裡。

                                      「京,幾時同我一齊呀。」



嗯?是我剎那間的錯覺嗎?好像有人在跟我說話。

「啪達——」影印房的光管熄了一枝,剩下另一枝以微弱的燈光照著整間影印房。

「日光日白,冇野既。」我正在欺騙自己,因為我曾聽過同事說,影印房終日不受陽光照射,是很邪門的。

我急忙把影印了的文件拿出去,不想再留在這個地方。

------------------------------------------------

到了會客室後,我見到除了阿峰以外,還有一對年約四十的富貴扶婦。

女的穿金戴銀,卻身穿一件灣仔街市$50一件的長裙;男的戴著勞力士、穿著G2000的西褲,上身卻穿著U記的tee,哈,這對夫妻果然很合襯。



「你同事做野咁冇效率,有冇搞錯呀?」那個女人率先開口,阿峰急忙解釋道:「Sorry呀李太,我同事唔太舒服,手腳慢左d姐。」

他媽的,要不是阿峰幫口,我還真想在這個李太面前,將所有文件撕掉然後跟她說:「你個盤已經比個好有錢既人買左,你買過其他啦,So鳩9ry。」

但站在專業角度和公司立場,我知道這樣說完後,我肯定連工也返不了。

你有種!李太,這口氣我為阿峰吞下。

阿峰將兩份合約放在桌子,推到李生李太面前,等他們簽署後,這筆生意就成了。

幸好,過程無風無浪,總算簽好了。

「依份合約而家生效,兩位而家開始已經可以搬野去新單位度架喇。」阿峰恭敬的說。

我把合約影印後,交到李太手上,李生滿意的點了點頭,與李太一起離開。



「搞掂!唔該晒喎阿京。」阿峰拍了拍我的肩說。

我拿出一包Mild Seven香煙,放到嘴裡說:「下不為例。我趕住搵阿惠,今餐Lunch同我hold住先,聽日再同你食。」

「收到。」阿峰興奮的說。

---------------------------------------------------

李生李太沒有立即到新居,反而是回到舊居。

二人回到舊居時,已經是晚上11點。

「老婆,我地好耐冇咩過喇喎……不如今晚……」李生露出貪婪的表情,李太這肥師奶,一見老公想要,便扮上菜的說:「係今次架咋。」



李生聽完立時化身成一頭飢狼,撲到李太身上。

「咪住咪住…」李太突然叫停李生,好像察覺到一些異樣。

李太拿起手袋裡的合約出來,署名人並不是自己,而是一個不認識的名字。

「點解個簽名寫住藍悅君架?邊個黎架?明明係我簽依份野架喎。」李太發火了,李生只好安慰李太道:「可能係個經紀拎錯左姐,算啦算啦,聽日再去過啦…」

「你呀,聽日記住陪我去呀!」李太大喝,李生點了點頭後,拿出一套陳年AV說:「我想照住入面D動作做呀。」

「嗯…」李太坐在李生身旁,肥大肉厚的手一直在李生的重點部位來回撫摸。

「做咩今日你碌野咁凍既?」李太邊問邊看去,赫然發現有另一雙蒼白的手與她一同在摸著同一枝肉棒。

「嘩——」李太尖叫出來,嚇到彈到一旁。

李生呆望李太,完全不明所以。

「係咪我碌野大過平時,你嚇親呢?」李生開玩笑道,李太細看之下,根本沒什麼手。

「繼續啦,一齊睇啦。依套野好勁架,聽我d朋友講,可以倒吊黎玩架。」李生捉住李太的手,繼續在自己的肉棒上來回套弄。

這套AV很殘舊,裡面影住一個女人與一個男人在逃亡,然後男人中了幾槍,女人站在男人身前保護他。

               「我藍悅君在此對天發誓,即使當鬼也不會放過你們!」
 
AV裡的女人這樣說時,李太和李生錯愕了。

突然,AV沒有再播了,電視變成雜訊。

家裡的光管都跳掣關上了,剩下李生和李太二人。

在漆黑一片的大廳裡,李生感到自己的下體被一雙冰冷的手捉住了。

「有怪莫怪…唔好搞我呀…」李生雙腿發軟,下體亦漸漸發軟。

「老公,咩事呀?唔好嚇我呀…」李太說罷,李生眼前的,不是妻子的面容,而是一張倒轉了、扭曲了、半張臉被長髮遮住了的臉容。

                「你—唔—係—好—鐘—意—倒—吊—黎—玩—架—咩?」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