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話

--------------------------------------------

我錯愕之際,iphone突然響起,倒影的人臉亦隨即消散。

細看一下,來電顯示著阿峰。

「喂?」我用晦氣的語氣說道,但心裡其實很感謝阿峰,這傢伙倒是把我喚回「人間」。



「我岩岩買左份東方睇,琴日買我個盤果兩公婆……死左…仲死得好離奇…」阿峰語氣中帶點驚愕,但我的注意力仍然放在剛才的人臉上。

儘管阿峰再不安,我也只能依正常途徑,把合約取消。

「我睇到,你而家係公司架嘛?拎份粉紅色既文件出黎啦,依張單唔輪到你做,Cancel左佢啦…喂?喂…?」媽的,阿峰這混小子,怎麼突然掛線了?

「我.好.掛.住.你。」

突如其來的女聲,把我嚇得將iphone掉到一旁。



然而,當我以為這女聲是由電話裡傳出來的時候,但竟然不是。

「你—幾—時—娶—我?」

我不敢想像接下來發生的事情,但好奇心著我將目光,循著聲音的方向看去。

音源,在我的正後方。

我慢慢看向那邊,說出這兩句的,是一個長髮女人。



「講電話就咪鬼陰聲細氣啦!八婆!」媽的!原來剛才的只是錯覺……我怒喝後整部車的人都看著我,情況尷尬。

我抄起iphone,不敢再留在巴士上,只有氣沖沖的走下車。

「頭先個西裝友咁野蠻,唔怪得佢女朋友淨係敢坐佢隔離唔出聲啦……」一名乘客說。

--------------------------------------------

我下車後,拿出一枝香煙,手不斷的抖動著,花了近十秒才能把煙放到嘴中。

「啪—」我點燃起香煙,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今天發生的事情太詭異,叫我一時間,完全無法接受。

我撥打了一通電話給阿峰,但卻飛到留言信箱了。

「喂,死仔,你好忙咩?今日我發生左D野,有d不安,想今晚同你落吧飲兩杯傾下。」



留了言後,我看了看鐘,已經快5點了…那位客人應該已經到了吧?

想到這裡,我在路邊截了一部的士,往目的地出發。

------------------------------------------

夜——

阿峰還沒有回覆我的電話,我坐在吧枱前,喝了好幾杯芝華士,企圖麻醉自己。

「King BB~聽電話喇~」手機響起,是阿惠。

「妖!好煩呀!我唔想再聽到你把聲呀!」在酒精的影響下,我沒頭沒腦的說了這一句話,將iphone關掉。



很煩惱,我很怕再遇上這種詭異的事情。

酒,越飲越多。

神智,亦開始不清醒。

在腦海一片混沌間,我見到一個很面熟的女人坐在我身旁。

是小時候跟我玩捉迷藏的那個姐姐。

「做咩咁唔開心咁既?」姐姐問道。

「唔關你事…係呢,果陣冇問到你叫咩名…你其實叫咩名?」

「我叫阿君。」



「你住邊架?」我繼續追問道。

「咪歌連臣角囉。」

「哈,咁多年都冇搬到屋?乜果度真係咁好住咩?」

「我想搬架,但係…果度太多野係上面,搬唔到。」

「咩上面呀…」我開始聽不懂,也不想思考。

「你唔好理啦,不如我同你行下街丫。」阿君扶起我,我在那一剎,將阿君,當成了阿惠。

我的吻,親在了阿君的嘴上。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