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話

-----------------------------------------

「有冇搞錯…成晚唔見人架…」阿惠坐在大廳,看著電視播著粵語殘片,心裡一直抱怨著。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阿惠漸漸在寂寞中,在沙發中開始睡過去。



「阿京係我既人。」

突如其來的女聲,將阿惠完全喚醒過來,阿惠站直身子,看了看四周,電視在播放著廣告,根本就不可能發出這麼充滿戲劇性的台詞。

正當阿惠坐下來,想拿起GS2玩一下遊戲分散注意力時,一對瘦骨嶙峋的手從沙發下伸出來,將阿惠的手捉住。

「呀——」那雙手在阿惠的尖叫聲中,將阿惠拉倒在地。

痛楚間,阿惠往沙發底看去,那隻手的主人,擁有一雙血紅色的眼睛,那是讓阿惠畢生難忘的一雙眼。



阿惠努力地掙扎,將那雙手甩開。

「救命…阿京…阿京——!」阿惠不斷呼救,同時不停往後退。

「砰—」阿惠感到自己好像碰到了一些不應該碰到的東西。

那一刻,阿惠覺得心臟快要停頓了。

焦點,慢慢放向自己身後。



「仲.想.走.去.邊?」

阿惠的雙眼與血紅眼睛對望,剎那間,電視熄掉了;阿惠也不見了。

「你—死—左—就—可—以—同—我—爭—阿—京—喇…嘻—嘻—哈—哈—哈」

-----------------------------------------

我睡醒過來時,正身處在一個公廁裡。

昨晚喝得頭昏腦漲,現在竟然有點斷片的感覺。

我打開iphone,媽的,現在已經是7點,是時候要回公司了。

就在我想動身的時候,電話響起來,是一個不知名的電話,但我卻有種感覺,這個電話的消息,絕對不祥。



「喂?」我終於還是聽了這通電話。

「唐生,馮曉惠小姐係咪你未婚妻?」是一把不熟悉的男人聲,聽上去有點粗魯。

「係,請問咩事?」

「我地依度係西九龍重案組,係頭先我地有伙記發現馮曉惠小姐被殺,手法同之前兩夫妻離奇被殺案相同,我地會安排你黎做認屍既程序同落一落口供協助調查。」

什麼…?阿惠…死了?

我感到雙腳有點軟,失控坐了在地上。

「我即刻黎。」不可能,阿惠從來沒任何仇家,我要證實這不是事實!



掛掉電話後,我打了個電話給阿峰:「阿峰,頭先差館打黎話阿惠比人殺左,我而家要去搞清楚,你……」

「搞清楚?唔使喇…我而家已經係西九龍警署,你快d黎啦。」阿峰的語氣,就似是告訴我一個絕望的真相。

「哦…」我想反駁,但卻找不到反駁的理由。

可以做的,只是即時跑出這間充滿惡臭的公廁。

----------------------------------------

公廁位於歌連臣角,我在歌連臣角截了部的士趕往西九龍警署,期間我開始整理混亂的思緒。

看著iphone顯示的127個未接來電,我只覺鼻子一酸,眼淚不停往外流。

窗外風景如走馬燈般飛過,我與阿惠的回憶也如走馬燈般飛逝。



對了,昨晚我重遇小時候的那個漂亮姐姐,後來與她在歌連臣角公廁發生了關係…然後我就昏過去了,媽的!為什麼我要喝酒?為什麼我不陪阿惠?要是我能陪住她,或許她就不用死!

「先生,多謝你105蚊。」司機說時,我才驚覺已經到了。

我將一張$500給了司機:「唔使找。」

就在我推開車門之時,司機語重心長的對著我說:「先生,依輪你自己都要小心d。」

「我小心?我小心d咩呀?」我不滿的說,司機聽著,將一個護身符交給我說:「入到差館,搵一個叫梁正既師傅啦,佢係證物房度做既,你交個符比佢啦,我諗你咁既情況只有佢先幫到你。」

「司機,你可唔可以講白d呢…」

「我頭先一路揸車,你喊緊果陣,我一路見到有個女人坐係你身邊,挨住你膊頭係度笑…唉,所有野萬事自己小心啦,可以咁清楚日光日白見到既,一定唔簡單,總之記住!上到差館,搞掂要做既野,就搵證物房既梁正;你執意唔信既,我怕你唔止冇左條命,仲會搞到你身邊所有人,一個一個咁出事。」司機說罷就開車走了,我緊握拳頭,看著西九龍警署說:「我一定會還阿惠一個公道。」



我拖著沉重的步伐,往警署走去。

阿惠,等我。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