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正帶我到了警察部的飯堂坐下,叫了兩杯咖啡後,我見他神色凝重的看著我:「唐生…如果我叫你做阿京,你有冇問題?」

「隨便你,不如你入正題啦。」我冷冷的說。

「頭先咩情況,你應該睇得好清楚。我亦唔怕話你知,你而家既情況唔止撞鬼咁簡單,普通鬼魂,我可以好肯定咁同你講,對你無傷害;但依隻,已經超越左我當差咁多年所理解既範疇……可以咁絕咁殺左李氏夫婦同馮曉惠,我諗佢應該怨氣好深…最少有六、七十年既道行,加埋佢既怨氣,佢而家已經再唔係普通猛鬼怨靈……至於可以叫佢做咩,我都唔知。」

「咁你可以幫到我d咩丫…?」我一想起阿惠的死,我就已經很內疚…什麼鬼?管他媽的。

「你回答我幾個問題先:你由幾時開始出現左疑神疑鬼既情況?」



「兩日前。」

「隻鬼話你要娶佢,到底係咩一回事?」

「我唔知。」

「快d答我!」梁正的語氣開始有點嚴厲。

「我唔知…」我低頭道。



「我叫你快d答我呀!!答唔答呀!!」梁正突然拍枱道,我不斷搖頭說:「我唔知我唔知我唔知呀!!」

霎時,腦海閃過了一段回憶。

===========================================================================

                                 『我大個左要同姐姐結婚!』

                       『嘻……咁你想幾時同我結婚丫?我大你好多架喎~』



                                          『28歲。』

                                         『我叫阿君。』

                        『我想搬架,但係…果度太多野係上面,搬唔到。』

============================================================================

「正叔…我諗我知道咩事喇…」我冷靜下來,將所有事情整理在一起。

「終於記起嗱?唔使急,飲啖咖啡先,慢慢黎,我可以幫到你。」梁正點燃起一枝紅萬香煙,我亦點起我的Mild Seven,深深的吸了一口。

「係呢?我記得你有個朋友…好似叫阿峰架嘛?叫埋佢黎,佢有野幫到手。」梁正說罷,我打了個電話給阿峰:「喂?阿峰,我而家係差館Canteen度,係黎搵我丫。」

「Ok。」阿峰爽快的回答道,我掛斷電話後,將所有事情整理好,娓娓道來:「如無意外,隻鬼係我好細個,我就已經見到佢。」



「嗯?咁離奇?」梁正噴出一道煙,我笑了笑後說:「細個果陣住歌連臣角,成日係d山墳之間,同d我以為係細路仔既細路仔玩捉依因……後來撞到有個姐姐,果個應該就係依隻鬼。我果陣唔識野,曾經講過大個要同佢結婚,仲講埋28歲會同佢結婚……如無意外,應該就係依單野。」

「佢而家搵返你,目的應該真係想同你結婚……仲要係場冥婚。」梁正的表情變得凝重起來,我將煙蒂弄熄後說:「Sorry,我係唔會比佢如願以償,因為我最愛既,係阿惠。」



我的心突然感到有種不安,讓我朝著窗外看去。

一個黑影從天而降,這種跡象正是——跳樓。

                                     「嘭!」

我往窗外一看,跳樓的,是我一生中唯一的摯友……



「阿峰!!!」我失控狂呼,正當我想轉身跑下去時,那隻女鬼……不,阿君就以恐怖的外表站在我身前:「我—講—過—要—你—後—悔—架—啦。」

恐懼感再度湧上心頭,但我此刻看著她,憤怒感已經蓋過一切。

「你仆街啦!我係唔會同你結婚架!」我抄起煙灰盅,砸向阿君。

阿君消失了,我再跑出窗邊看下去,真的是阿峰……但現在的阿峰,腦袋已經像西瓜一樣,爆開了…

「阿峰——!!!呀!!!!!!!!!!!!!!!!!!!!!!」我仰天長嘯,同時心裡暗暗決定,只要解決所有事情後,我就會下來陪阿惠和阿峰。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