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話

--------------------------------------

到底阿峰為何會跳樓?是與阿君有關嗎?我不能理解那一句:你一定會後悔。

我撫心自問,做了這麼多年人,雖無功但亦無過,沒做任何傷天害理的事,為什麼阿惠和阿峰會死得那麼慘?為什麼我會被阿君這女鬼纏上?一切一切的根源,到底是從何開始?我該怎樣解決這段恩怨?

我不知道,我很無助,唯一的摯愛和摯友都相繼死去……我再沒有任何人可以依靠了……



正叔沒有強留我,只是平靜的說:「所有野,等我地黎搞,你返屋企透下先,話唔定…仲有機會見到你想見既人。」

見到想見的人?阿惠嗎?阿峰嗎?

我已經不敢再強求什麼,只要能夠見到他們多一面,已經足夠……一面就好了。

回到家裡時已經是晚上7點。

我點起一枝Mild Seven,任由香煙在大廳裡燃燒。



阿峰,我記得你喜歡Mild Seven的香味的,求求你…快回來吧。

我走進廚房,打開雪櫃,裡面有幾塊牛扒、一些新鮮蔬菜,看著這些食材,我終於還是忍不住,跪在地上崩潰地哭起來。

三日前,我與阿惠逛SOGO時買的,我還想說今天是我們相識六週年的紀念日,這些食材,是預備我親自下廚給阿惠吃的……

阿惠,雖然你不在了……但我可以依舊煮一頓美味的晚飯給你,希望你會回來看一下我……

我煮了兩碟蒜泥牛扒飯,阿惠不喜歡吃辣的,所以我特意把這些蒜泥弄得香一點,吸引一下她。



「阿惠,食飯喇。」我對著空洞的房子叫道,但再沒有人回應……

我獨自吃著我的牛扒飯,放在我對面的牛扒飯依然沒有任何動靜,Mild Seven亦已經燒光了。

說的也是,阿惠和阿峰已經死了,我只是在做一些會令自己更傷感的事情打飛機。

只是,這樣打飛機,真的會令自己更開心嗎?阿惠和阿峰……不會再回來…

咦?

一陣怪風吹過,我嗅到一陣熟悉的體香。

「阿惠?」我往門口看去,一個虛弱的白影在門口浮游。

「阿惠!係咪你呀!阿惠!!!」我行近白影,電話驟然響起。



來電顯示:44444444。

我知道,是阿惠!阿惠回來了!

「喂?阿惠!係咪你呀?」我緊張的問道,電話的另一邊回應得很微弱:「燈……好辛……蠟燭…」

阿惠!是光管令你不能現身嗎?我明白的了!

我把全屋的光管都關了,然後點起幾枝蠟燭,微弱的火光,能讓我清晰見到阿惠的樣子。

真的是阿惠!

我走到阿惠那邊,正想抱住她,但……阿惠只是幻影…我觸不到她…只能見到她…



「京…頭七…小心…藍…君……有……兩……個……」阿惠的說話就像傳說中的鬼食泥一樣,完全聽不清楚。

「咩兩個?」

                       「佢—話—有—兩—個—藍—悅—君—呀。嘻—嘻—嘻—嘻—京.介.我.黎.喇。」

(待續)